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892章 斃墨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892章 斃墨河!字體大小: A+
     

    沒等風宗師反應過來,墨河竟是縱身一躍,直接朝懸崖下跳去。

    風宗師一愣竟是拽他不住,反倒是明明可以出手阻止他的秦楓也沒有動手。

    只見那下方的深淵感受到有人靠近,竟是如剛才一般,驟然塌陷,直接就將墨河吞了進去。

    這一下,連風宗師都詫異了。

    「墨河這廝自己求死?」

    秦楓卻是淡淡說道:「必然不是。」

    下一秒,只聽得一聲咆哮從深淵之中傳來。

    一道巨大人影如擎天巨人,猛地從深淵之中掙扎站起,身軀竟是比這懸崖還要高,直接探身就可以看到懸崖上的秦楓與風宗師。

    只一眼就能夠看出,那足足有千丈的怪人,正是墨河!

    「死……吧!」

    與這深淵之中力量合一的墨河咆哮出聲,手中巨掌毫無花巧地直接朝著秦楓和風宗師抓來。

    「這麼慢的動作,誰會怕你!」

    風宗師根本不以為意,直接閃避開來,正要出手的瞬間……

    「煞!」

    整個藏寶閣內,牆壁之上,天花板上,幾乎所有的地方,層層黑氣伴隨鬼嘯涌動,竟是直接朝著兩人襲來!

    「風動嘯!」

    風宗師看到這一幕,登時大驚,雙手合一,登時狂風席捲,護住周身。

    就再他以為自己鬆一口氣的時候……

    「嘶嘶!」

    鬼氣直接穿透風牆,徑直就將他如困獸一般鎖在了牆上,旋即,道道黑氣越纏越緊,直接就將風宗師給朝牆內拖去!

    「秦兄,救……救我!」

    眼見著風宗師像是陷進了沼澤地里一般,越陷越深,秦楓卻沒有動手搭救他。

    他縱身一躍,直接朝著深淵中立起的墨河衝去!

    「找——死!」

    墨河看到秦楓居然直接朝自己沖了過來,整個藏寶庫內竟是同時傳出他的獰笑來。

    下一秒,高高躍起的秦楓,手中騰龍金筆一閃,直接朝著墨河刺來。

    按理說,墨河應該知道騰龍金筆的威力,應該躲之不及才對。

    但是叫人匪夷所思的是,墨河竟是絲毫沒有躲閃的意圖,而是……

    黑氣凝成的巨大手掌破風而下,徑直朝著秦楓抓了過去。

    秦楓手中騰龍金筆散發出的浩然正氣,在抵到那黑氣凝成拳頭的瞬間,竟是毫無反應。

    不害怕浩然正氣的鬼物?

    或者說,這巨大黑氣凝成的人影居然不是鬼物!

    「嘿嘿嘿!」

    墨河似是猜准了秦楓會用浩然正氣來對付自己,根本絲毫無懼,手掌直接抓住了秦楓。

    然而,就在這時,半空之中的秦楓驟然加速。

    「蹭!」

    一腳踩在黑拳的側面,身影竟是如鷂鷹逆勢而起,先落在手臂上,再躍上肩膀,就在墨河化身的黑氣巨人意識到自己抓偏了,揮拳要拍飛秦楓的時候……

    「嗖嗖嗖!」

    秦楓身影已是如閃電一般,直接飛上了這巨人的頭頂。

    任由這黑氣巨人拚命伸手去抓,又哪裡抓得到敏捷的秦楓?

    「錚!」

    秦楓手中青芒耀眼,霎那之間,天帝青玉劍在手,雙手反握,重重刺下!

    霎那之間,青光如瀑。

    青色劍芒,夾雜著無窮黑氣,驟然如新星爆裂開來。

    整個藏寶閣之內,皆是凄厲的慘嚎聲。

    無論這黑氣巨人如何搖頭晃腦想將秦楓甩下來,但都無濟於事……

    從頭部開始,整個黑氣巨人不斷粉碎崩解。

    不過是幾息時間,墨河與黑氣結合起來的巨人就轟然崩潰。

    黑氣剝離乾淨的瞬間,一道單薄的身體,皮膚骨骼,乃至元神都隨著黑氣一同化為萬道烏光徹底消散開來。

    誅滅這黑氣巨人,一道人影手握青玉長劍,穩穩落在了懸崖之下。

    與這高愈千丈的黑氣巨人相比,這一道手握青玉長劍的身影何其渺小,卻是如傳說之中誅殺巨魔的神聖騎士,光焰萬丈。

    他抬起頭來,只見黑氣巨人粉碎開來的瞬間,在懸於藏寶閣的千層燈塔照耀之下,剎那如雪。

    就像是化成了道道皎潔的明月光似得。

    秦楓抬起手來,黑氣化為片片月光散落,最終在寶庫最中央的位置上如堆雪一般化為一株植物。

    寸寸抽芽,迅速長到半人高度,翠綠根莖之上,五片幽蘭顏色的花瓣映襯在綠葉之上。

    有些像是月見草,但比起紫瓣紅蕊的月見草,這幽蘭色的五瓣小花更顯神秘與別緻。

    「原來,這就是靈月草!「

    秦楓看到這雪白月光化成的植物,方才意識到了,剛才為什麼他的浩然正氣對於那黑色巨人沒有偶效果了。

    因為與墨河融合的並非是森森鬼氣,只不過是至陰至寒的月華之力而已。

    甚至那懸崖之下,化為琳琅寶庫的混沌深淵,居然也是這五瓣靈月草所化。

    其中種種神異,當真不愧是靈月宗的鎮宗聖物。

    秦楓想到這裡,收起之前的不羈,恭恭敬敬朝著那五瓣靈月草作揖,如在跟一位修鍊者對話一般:「家妻蒙難,迫不得已,借靈月草一用,日後對你一族,當有回報!」

    若是風宗師此時在秦楓旁邊,一定會暗笑秦楓的迂腐。

    這靈月草不過是一株仙草,就算有一定的靈性,也絕對達不到修鍊者的層次。

    跟他說話,有什麼用,還日後當有回報。

    這不是對牛彈琴,又是什麼?

    可就在這時,似是聽懂了秦楓的話,幽蘭色的六瓣靈月草,花瓣驀地升騰起來,直接變為了銀白色的月光飛入到了秦楓的手掌之中。

    再看時,秦楓掌心裡的靈月草也不再是幽蘭顏色的模樣,而是直接變成了純白如月光的顏色。

    就像是一朵純白的蓮花。

    顯然,這是靈月草的最後一道自我設防。

    如果秦楓只是蠻橫地直接將靈月草扯下,想要據為己有,也許現在它已經徹底自毀了。

    秦楓可能會白忙一場,甚至還因為毀掉了靈月宗的至寶,惹來一身的麻煩。

    就算沒有徹底毀掉,手裡得到的也不可能會是這完整無暇的靈月草。

    也許正是秦楓的彬彬有禮,有禮有章,打動了這一株靈月草的性靈,甘願為他所用。

    秦楓感受到自己手裡的靈月草,其中純凈無暇的仙力波動,也是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

    「哎,哎呦!」

    之前被靈月草化出的黑氣纏住,拉進甬道里的風宗師噗通栽倒在了地上。

    身上的黑氣瞬間化成細碎月光消散開來,風不平看著自己的雙手,雙腳,詫異地看了看面前的秦楓。

    「秦……秦兄,你救了我?」

    秦楓微微點頭,風宗師又追問道:「墨河呢?」

    秦楓淡淡說道:「被我斬了!」

    他抬起手來,指了指上方的千層燈說道:「他融合了靈月草的仙力,被我誅殺后化出了原形。」

    風宗師聽得秦楓有了靈月草,卻沒有絲毫的驚喜之色,反而面露憂色道。

    「墨河一死,師尊,不,靈月真人必然會得到訊息。」

    「若是他直接衝到這裡來,我們豈不是……」

    秦楓卻是目光淡淡,冷冷說道:「他來不好嗎?」

    「我正要將他調虎離山才好!」

    風宗師目光微微一凜,詫異道:「秦兄,你……你當真能殺得了地仙五劫的真人嗎?」

    秦楓淡淡一笑:「你覺得呢?」

    風宗師還沒有理解秦楓說話的意思,忽地就聽得甬道之外,機括轉動的聲音伴隨著雜亂得腳步聲一齊傳來。

    「來得這麼快?!」

    風宗師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只見甬道盡頭,兩道人影領著數百名弟子快步沖了進來。

    風不平正要詫異,卻見一身魁梧金甲的金宗師,以及身穿板甲,渾身結實肌肉的土宗師沖了進來。

    原本他們以為能夠撞破什麼秘密,如爭搶功勞一般闖了進來。

    可此時此刻,在他們面前的卻是……

    一身漆黑長袍,包裹全身,只留一對眼睛露在外面的墨河,立在千層燈塔之下,冷冷看著闖進來的兩人。

    在他的身邊,正是水宗師水梟。

    「墨,墨長老?!」

    衝進來的金宗師和土宗師根本不曾想到,他們之前都以為墨河可能有異樣,哪裡知道眼前的畫面平靜無比。

    「火……火焱去哪裡了?」

    墨河冷冷看了這兩人一眼,淡淡說道:「關你們屁事!」

    墨河這一句話一開口,旁邊易容成水宗師的風不平差點就給他豎起一個大拇指來。

    秦楓易容成的墨河,不要說模樣了,就連說話的聲音,神態,甚至那種倨傲無比,誰都不妨在眼裡的欠打語氣,都一模一樣。

    若不是明知道這墨河是秦楓易容的,風宗師都要把秦楓當成是真正的墨河了。

    金宗師和土宗師被秦楓這一句話一嗆,目光驟然懷疑。

    兩人同時用傳音入密交流起來。

    「藏寶閣的守門弟子分明說的進去的是三個人……」

    「這藏寶閣里又沒有別的出口,怎麼我們衝進來好好地三個人變成兩個人了?」

    若說此事沒有蹊蹺,這又怎麼可能?

    「墨長老,您最好解……」

    金宗師想了想,正要開口。

    秦楓易容成的墨河冷冷看了這金宗師一眼說道:「本座一生行事,什麼時候需要跟你一個小小宗師解釋了?」

    「話說回來!」

    他看向闖進的兩名宗師,冷聲道:「宗師什麼時候有資格擅自進藏寶庫了?」

    「你們兩人一點規矩都不懂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