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891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891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字體大小: A+
     

    風宗師困惑不解地看著把酒罈子扔給自己的秦楓。

    給他一壇酒是什麼意思?

    要做大事了,喝酒壯膽?

    還是……給墨河喝酒送行?

    這明顯都不是啊……

    正當風宗師困惑不解的時候,秦楓淡淡一笑說道:「潑在這廝得身上!」

    「記得潑均勻一點,別浪費了!」

    「一會燒起來的時候,肯定有意思極了!」

    這一下,墨河直接崩潰了。

    「你……你……」

    風宗師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秦兄,你這是從哪裡來的這麼多折磨人的法子!」

    秦楓淡淡說道:「惡人自有惡人磨,墨河罪有應得,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跟他客氣的!」

    他收起了騰龍金筆,淡淡說道:「好了,不必在他身上浪費太多的時間了。」

    「不值得!」

    風宗師笑道:「秦兄,遵命!」

    可就在酒液潑到墨河身上的時候,墨河驀地掙扎著站了起來。

    語氣之中,竟是帶有哀求之色。

    「秦,秦上仙,你高抬貴手,你救救本座吧!」

    秦楓眉頭微微一挑,冷聲笑道:「你要我幫你驅除浩然正氣?」

    墨河忙不迭地點頭道:「求求您了,藏寶閣里的東西,都是外物,都可以給您!」

    「只求您留我一條性命!」

    秦楓聽得這話,目光驟然一冷,淡淡說道:「對不起,本來我還想留你一條性命。」

    「可惜你太不識相了!」

    「但我現在只能做到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墨河一時錯愕,呆愣原地,秦楓忽地說道:「除非你不僅帶我去藏寶閣,再帶我進祖師殿!」

    墨河的眼神驟然困惑了起來:「你……你要去祖師殿盜寶?」

    秦楓冷冷一笑,不置可否。

    但墨河的眼珠驟然「咕嚕」一轉,竟是點了點頭。

    「只要你答應驅除我身體里的浩然正氣,也留下我的性命,我可以帶你去!」

    聽得這話,風宗師的目光驟然一變,眼神之中已是寒意閃爍。

    他眼神微動,用傳音入密對著秦楓說道:「靈月真人對他視如己出,什麼好東西都給他,甚至這次還浪費了一件接近於天仙器的寶物為他接續右臂……」

    「誰曾想到,他居然為了自己的性命,誰都可以出賣!」

    「這墨河當真不是一個東西!」

    聽得風宗師憤憤不平的話,秦楓卻是冷笑道:「我正是看準了墨河是這樣的人,否則如何能讓他就範?」

    說完,秦楓抬起手來,隔空用手指畫了一個神文「嚴」字訣,手指一推,已是將神文推進了墨河的身體里。

    沒等墨河反應過來,秦楓已是說道:「我暫時封禁了你身體里的浩然正氣,但你若是耍什麼花招,我立刻可以叫你爆體而亡!」

    聽得秦楓的話,墨河先是一愣,旋即閉目內視,片刻之後,目光睜開,俱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你……你居然……」

    可以說,秦楓露了這一手,更是高深莫測起來。

    風宗師和墨河俱是心頭震驚無比。

    秦楓能夠使用上界仙門,至少也是地仙界聖地才有人能使用的浩然正氣,已經很叫他們吃驚的了。

    此時此刻,居然還可以輕而易舉地封禁別人體內得浩然正氣。

    別看是雕蟲小技,但卻代表他在浩然正氣上的造詣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墨河的眼神之中,對於秦楓的忌憚更甚,秦楓卻是絲毫不以為意,淡淡說道:「前面帶路!」

    旋即,秦楓抬起手來,順手寫了一個神文「易」字訣,他的身形驟然變幻,一寸寸皮膚就好像是粒子效果下換了一張皮似的,須臾變成了火宗師的高大模樣。

    「不要耍花樣,否則,你體內的浩然正氣瞬間就會爆發,把你連元神在內一起爆成碎片!」

    聽得秦楓的威脅,墨河咬了咬牙,不甘心地點了點頭。

    ……

    片刻之後,藏寶閣外,一身黑袍的墨河與易容成水宗師的風宗師和秦楓一同前來。

    看守藏寶閣的弟子剛要盤問,墨河已是左手抬起,一枚月牙形狀的玉質令牌被他托在手心裡。

    「師尊密令,進藏寶閣取一件寶物有急用,休要廢話!」

    好在靈月宗上下都知道墨河跋扈囂張的性格,任何人只要頂嘴,至少也是一頓法鞭。

    故而也沒有人膽敢質疑墨河的話,守護寶庫的弟子點了點頭,十名弟子一齊過來將手按在了庫門上,各自掌心裡流出一滴血,匯入到大門最中央的凹槽之內。

    那凹槽之中的一頭凶獸模樣的浮雕,得了這十滴鮮血,方才緩緩張開嘴來。

    伴隨著一聲機杼轉動得「轟隆」聲,寶庫得大門這才從凶獸張開得血盆大口裡顯露出來。

    秦楓看到這一幕,心裡也是微微一驚。

    他是沒有想到,靈月宗的藏寶閣居然戒備這麼森嚴,甚至連秦楓都差一點進不去。

    如果光是變成墨河的樣子,沒有那一枚令牌,或者是墨河魚死網破,直接把這令牌偷偷銷毀掉了。

    秦楓到這邊要求進寶庫,又拿不出令牌來,肯定是要露餡的。

    到時候,還不知道是多危險的境地。

    就算秦楓可以擊敗幾名寶庫的弟子也沒有用,十名守護弟子要一齊把手放上來,還要獻祭鮮血。

    這等於是杜絕了一切有可能混進寶庫的可能了。

    就在秦楓思索的時候,只見守門弟子朝著墨河鞠了一躬,沉聲說道:「墨長老,請吧!」

    他又補充說道:「一如之前的慣例,請您準時出來!」

    秦楓聽得這話,留心對身邊的風宗師問道:「有時間限制?」

    風宗師點了點頭,用傳音入密對秦楓說道:「對的,只有一炷香的時間。」

    「超過了,寶庫就會自動關閉,到時候除非師尊親自開門,誰也出不來,也進不去了。」

    秦楓聽得這話,微微點頭,正要進門。

    卻是冷不丁被守門弟子給攔了下來。

    秦楓正要說話,只聽得寶庫守護弟子道:「兩位宗師請在這裡等候,就不要進去了!」

    秦楓聽得這話,眉頭正一皺,那墨河驀地轉過身來,眼神一動,已是漆黑長刀直接架到了那弟子的脖子上。

    「少管閑事!」

    看到墨河刺來的冰冷刀鋒,哪怕是一頭驢都知道該怎麼做了。

    「是……是!」

    那守門弟子趕緊退後幾步,對著秦楓和風宗師道:「兩位宗師,裡邊請!」

    秦楓和風宗師也是跟了進來。

    可是隨著大門徐徐關閉,守門弟子卻是忽地意識到了什麼。

    「不對啊……」

    「雖然墨長老跟水宗師,火宗師的關係都不錯,但從來這藏寶閣只有他一個人能進去,怎麼今天……」

    旁邊的守護弟子冷冷說道:「你哪裡來這麼多的為什麼?」

    「幸虧墨長老進去了,若是被他聽到,估計你一條胳膊是肯定不在家了。」

    這質疑得弟子皺了皺眉頭,卻還是眼神微動,抬腳就走。

    「你去哪裡?」

    那弟子敷衍道:「我去解手!」

    此時此刻,秦楓與風宗師和墨河穿過長長得甬道,終是來到了一片寶庫之前。

    與幽暗陰森的甬道不同,寶庫最上方,一盞百層的長明燈,高高懸於上方。

    其中燈火長年不歇。

    燈光映照在下方層層堆積的仙器,寶玉,鎧甲之上,明晃晃地幾乎讓人以為到了仙宮裡一般。

    「前面就是我宗的藏寶閣了!」

    墨河抬起手來,指著甬道盡頭,懸崖下方的寶庫說道。

    秦楓沉聲問道:「靈月草何在?」

    墨河想了想說道:「就在寶庫之中,具體在何處,我並不知曉!」

    秦楓點了點頭,忽地手腕一翻,墨河臉上的表情驟然痛苦,不由自主地捂住腹部慘嚎了起來。

    「你……你做什麼?」

    秦楓冷冷說道:「鬆動了一下你體內浩然正氣得封印而已!」

    「若你再跟我搗鬼,我不介意讓你在這藏寶閣里爆體而亡!」

    聽得秦楓的話,墨河正要爭辯,秦楓已是抬起手來,直接信手抽出繳獲來的水蛇彎刀拋了出去,扔到了懸崖下方!

    「秦兄,這可是一件地仙六品的仙器,您怎麼辦……」

    風宗師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得原本金碧輝煌的寶庫之內,竟是如深淵大口,竟然收縮。

    無窮混沌之氣伴隨陣陣鬼嘯驟然向內塌陷收縮,如深淵巨口,驀地就將扔下來的水蛇彎刀吞了進去!

    在風宗師難以置信的眼神之中,深淵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之前琳琅滿目的寶庫形象竟是如被撕開的畫卷,慢慢地彌合起來。

    不過兩息時間,又恢復了原狀。

    就好像是立在牆頭上吸引男人自投羅網的美女蛇,簡直叫人寒毛倒豎。

    風宗師驀地就朝墨河沖了過來,狠狠一拳砸在他的臉上,墨河現在身體力量都在與浩然正氣對抗,竟是被風宗師一拳轟得向後踉蹌好幾步,重重撞在了甬道上。

    風宗師旋即一把將他拎了起來,咆哮道:「你居然還敢耍花招!」

    「要不是我們機警,現在豈不是你已經得逞了!」

    秦楓就沒有風宗師這樣情緒激動了,反而淡淡地說道:「若下方當真有這麼多的奇珍異寶,為何我卻感受不到一星半點的仙力波動,你這樣的陷阱,未免太拙劣了一點!」

    他看了墨河一眼,語氣帶七分寒意:「反正藏寶庫也進了,你也沒用了,我自己想辦法吧!」

    此時此刻,墨河卻是獰笑出聲:「你以為你沒上當?」

    「你馬上就會是個死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