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890章 殺你易如反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890章 殺你易如反掌!字體大小: A+
     

    見過秦楓這支金筆之威的墨河還算鎮定,反倒是風宗師驟然一驚。

    「居然有附帶浩然正氣屬性的仙器!」

    「那豈不是所有鬼物的剋星嗎?」

    秦楓自是沒有時間與他們多話,左手闕武劍挾雷鳴狠狠斬向渾身浴火的火宗師,右手騰龍金筆猛地如短矛一般戳向復生的水宗師。

    左右開弓,使用的都是鬼物最害怕的武器,而且一人面對屍變之後實力暴漲得兩位宗師竟是沒有絲毫落於下風得跡象。

    至於衝上來的其他屍變,幾乎就跟砍瓜切菜一樣變成了劍下,筆下的炮灰。

    連秦楓的衣角都摸不到。

    簡直讓旁邊的風宗師看得目瞪口呆,如痴如醉。

    前後不過十個回合,秦楓看準機會,手中的闕武劍一抖,先是虛晃一劍,騙的火宗師揮拳格擋得瞬間。

    「唰!」

    左右手交錯,秦楓左手的騰龍金筆格開身後水宗師揮來的利爪,右手闕武劍蘊雷霆之威,「轟隆」一聲狠狠扎進了他的身體里!

    下一秒,「嘭」地一聲悶響。

    雷霆與水宗師體內得屍氣仙力驟然碰撞,兩相結合,霎那爆裂開來。

    漫天骨骼碎肉如血雨狂雨,爆裂而下。

    可就在這時……

    秦楓身影一扭,這一次,依舊是騰龍金筆先到,闕武劍後到!

    騰龍金筆直接穿透了火宗師的手肘,闕武劍旋即在秦楓躍起的瞬間,直刺對方的喉嚨。

    眼看就要得手的瞬間……

    「煞!」

    一道烏光驟然劈至。

    墨河出手了!

    顯然,墨河也不曾想到,秦楓居然實力強悍到這等地步,居然能夠在不動用仙力得情況之下,輕鬆殺死屍變后的宗師。

    要知道,這兩名宗師沒有屍變時,實力就達到了地仙境三劫五層,六層,與墨河自己相比,不過是少了一些功法,也沒有聖體傍身而已。

    屍變之後,雖然不能再使用仙術了,但本體實力卻直逼四劫強者的境界。

    居然都被秦楓這樣輕鬆殺死……

    他再不出手,難道還能夠有機會嗎?

    秦楓看到墨河出手,也不驚訝,但他必不可能讓屍變的火宗師再有機會偷襲自己。

    「咔!」

    左手騰龍金筆被這烏光所阻,他竟是腳步飛錯,整個人掠開,從另外一個角度出手。

    騰龍金筆脫手而出!

    下一秒,屍變后的火宗師驀地發出一聲慘嚎。

    騰龍金筆直接刺在他的臉上。

    陣陣浩然紫氣,與屍氣接觸的瞬間,簡直就像是硫酸一般,瞬間讓他的整張臉爛掉了。

    繼而,巨大的身軀亂顫亂抖,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

    墨河看到自己好不容易屍變出來的兩名宗師強者被秦楓一一擊破,也是暴怒出聲。

    「你這傢伙!」

    「我……本座,本座一定要殺了你!」

    秦楓右手闕武劍不斷格擋著墨河劈來的刀勁,好整以暇笑道:「哼,這話你說了我都不記得多少次了!」

    墨河登時惱羞成怒,右手漆黑戰刀驟然變招,竟是陣陣鬼嘯從他身後。

    只聽得狂風殿內鬼嘯連連,陰風狂吼,隨著墨河的出刀,竟是一道比一道凌厲。

    每揮出一刀,都會產生一道鬼影朝秦楓擊來。

    這些鬼影隨著墨河出刀的數量越來越多。

    一道鬼影等於是出刀的時候多了一個角度和方向。

    須臾之間,已經有了數十道鬼影纏繞墨河手中長刀之上。

    等於是墨河的每一道都有數十個不同方向得進攻角度。

    讓人防不勝防。

    「死吧!」

    果然,積攢了數十道鬼影加持之後,墨河那與右臂連為一體的長刀驟然破口,以比之前任何一道更強的威力暴斬而下。

    可就在墨河冷笑,以為自己穩操勝券的時候。

    這一刀戳下的瞬間,一刀直接將秦楓透體而過。

    意想不到的順利背後,是墨河喉頭一冷。

    一道人影從墨河的身後驀地出現。

    原本扎在火宗師屍體上的騰龍金筆,不知何時,已是抵在了墨河的喉頭上。

    立在墨河身後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秦楓。

    至於之前被墨河以長刀直接刺穿得身影,則慢慢化為雷芒消散開來。

    那是秦楓的天道至尊分身!

    天道至尊分身,面對如太子,白起這般屢次與秦楓交手得宿敵,也許還瞞不住他們。

    甚至有可能會提前被對方看破是分身,自投羅網,造成破綻。

    但是對於第一次交手,或是第一次遇到秦楓這天道分身的人來說,則是巨大的優勢。

    畢竟誰也不可能想到,對方居然真的有一個可以與自己一模一樣,實力還相差無幾的分身。

    就算是煉製的身外化身,也不可能如此逼真,也沒有人會把自己好不容易修鍊出來的身外化身這般浪費掉。

    誰曾想到,秦楓的天道分身每隔幾個時辰,最多一天就可以產生一次。

    尤其是分身配合神文「天地心」效果可以隱身,配合神文「兼愛非攻」效果可以與本體互換位置。

    簡直就是一個作弊神器。

    無怪當騰龍金筆抵住墨河的喉嚨時,這名靈月宗最年輕,最自負的長老也一時錯愕得說不出話來。

    「你……你,究竟是……」

    秦楓自是沒有閑工夫跟他廢話,冷冷說道:「藏寶閣怎麼進!」

    「說了,給你活命,不說,你就跟他們一樣!」

    墨河聽得秦楓的話,目光驟然一動,冷冷說道:「你想要去藏寶閣盜寶?」

    他冷笑道:「你死了這條心吧!」

    秦楓當然知道墨河是個硬骨頭,也不說著急,淡淡說道:「你這麼想死?」

    墨河卻是不徐不疾,冷冷笑道:「你有本事殺了本座!」

    「本座是靈月宗長老,本命長生牌位都在師尊閉關的祖師殿里。」

    「人死,牌位必碎!」

    他有恃無恐道:「所有人都知道本座來狂風殿找風不平這狗賊問罪。」

    「看你如何能擋得住師尊的真人之威!」

    他見秦楓並不說話,還當是秦楓失策,有些怕了,更是得意說道。

    「你殺了本座便是了。」

    「本座只要能逃出去一縷殘魂,一樣可以奪舍重生,大不了重修一世。」

    「而你呢,你死了,就真的死了!」

    墨河說著得意道:「若你現在向本座求饒,並立下心魔大誓效忠本座,本座就……」

    墨河的話還沒說完,只聽得「滋滋滋」肉體燒焦的聲音,旋即他就慘叫了起來。

    只見秦楓手掌里攥著的騰龍金筆隱隱向下一寸,浩然正氣嫉惡如仇,還沒有與墨河的身體接觸,就已是「嘶嘶」如飛龍吐炎,灼燒起墨河的皮膚來。

    「這是可以徹底毀掉你鬼道修為的浩然正氣,你應該認識!」

    秦楓的聲音決絕如審判。

    「我只要注入你身軀一點點,這股力量就會不斷地吞噬,吸收你的鬼道仙力。」

    「兩者水火不容,你的身體就會變成他們兩方勢力征戰的殺場。」

    「你就會像是中了不治之症一樣,每日痛不欲生,求生不得,只欲求死!」

    秦楓淡淡說道:「若你想要吞掉這些浩然正氣,我勸你不要妄想。」

    「浩然正氣,遇強愈強,剛正不阿,你這樣做,就等於是抱著柴薪救火。」

    秦楓的語氣,傳在墨河的耳邊,如同邪音鬼魅一般,讓他心頭劇顫:「要麼你自行了斷,要麼你廢除此生鬼道仙力,重新修鍊……」

    「你選一個好了!」

    墨河咬牙切齒道:「你有本事就殺了本座!」

    話音落下,秦楓冷冷,也不說話,手中騰龍金筆驟然向下一紮。

    「滋滋滋滋!」

    皮肉焦枯的聲音,伴隨著肉體燃燒的惡臭霎那彌散開來。

    只見騰龍金筆之上,浩然紫氣升騰,劃過墨河的部分皮膚瞬間燃燒起妖異的磷火。

    所過之處,焚皮燒骨,看著都叫人覺得汗毛倒豎。

    更不要說身受此痛苦的墨河了!

    墨河不禁慘嚎道:「你……你幹什麼!」

    秦楓冷冷說道:「你既嘴硬,便叫你嘗嘗這身不如死的苦楚吧!」

    他看了看身邊的風宗師道:「風宗師,帶我去藏寶閣,我變成墨河的模樣進去!」

    「至於這個傢伙!」

    他冷冷看了一眼身前被注入了浩然正氣,像大蝦一眼痛苦扭動的墨河,冷冷說道。

    「將他扔在這裡,在狂風殿里放火,叫他自求多福吧!」

    風宗師聽得秦楓的話,真是要在心裡給秦楓豎一個大拇指了。

    真是鬼道妖人怕什麼,秦楓就給他來什麼。

    浩然正氣侵入身體,再來一個烈火焚身,如果死了,必然是最慘的死法。

    若是活著,更慘,那叫生不如死!

    別說是墨河了,風宗師自己聽了都覺得害怕。

    而且秦楓那一句「我變成墨河的樣子」可謂是擊穿墨河心理防線的最終一擊。

    也就是說,墨河死與不死,跟秦楓能不能進藏寶閣沒關係了。

    秦楓之所以要挾墨河,要他交出進藏寶閣的方法,不過是圖省事,求個穩妥的保險方法而已。

    既然墨河不配合,以兩人如今的讎隙,必是不共戴天,不弄死墨河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風宗師之前也沒受墨河的欺壓,此時此刻,聽得秦楓乾脆利落的處置,也是獰笑一聲道:「此事交給我吧!」

    他說完,直接從隨身得須彌戒指里取出一枚散發著赤紅顏色得寶珠來。

    顯然這是一件火屬性的仙器,一旦捏碎,就可以產生極強的爆炸效果。

    就在這時,秦楓驀地抬起手來,一壇酒直接扔到了風不平的手裡。

    給一壇酒是什麼意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