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889章 以一擋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889章 以一擋百!字體大小: A+
     

    就在墨河陰森森地說要將秦楓的魂魄與肉身拆分開來,分別煉成兩件邪物,叫他魂魄永遠都不安身的時候。

    在墨河身邊的火宗師卻是面色無比難看,黃豆大的汗珠不斷從面頰上滾落下來,神色都顯得狼狽極了。

    待到墨河用眼角餘光發覺火宗師異樣的時候,火宗師只得用傳音入密說道:「墨,墨長老……」

    「咱們跟外面的人聯繫不上了!」

    話音落下,秦楓的話音已是在兩人耳邊一齊響起。

    「你們覺得,我會給你們聯絡其他人進來幫忙的機會嗎?」

    秦楓冷冷說道:「你們作惡多端,今日當有此報,死吧!」

    這一下,火宗師和墨河都流露出了活見鬼的眼神來。

    剛才火宗師與墨河的對話用的是神念傳送的傳音入密,對方居然直接能夠聽到,還用傳音入密來反嗆了他們。

    這意味著什麼?

    秦楓的神念可能比墨河還要強!

    要知道,墨河因為常年煉製鬼鴉,神念強度在靈月宗內僅次於宗主靈月真人。

    靈月真人也當眾誇過墨河的神念強度相當比五劫一層的真人了。

    若是秦楓比墨河還要強的神念,那是什麼概念?

    神念直接相當於真人?

    要說最受打擊的人是誰,必然就是墨河了。

    他之前負傷回來,師父靈月真人耗費了不少仙力,又自廢了一把僅次於天仙器的血河鬼刀給他補上了右手,這才因禍得福,實力不減反增。

    本想著再遇到秦楓時,好好地蹂躪折磨他,報上一臂之仇,出上一口惡氣。

    哪裡知道這才幾天不見,這該死的秦楓竟也如有神助,居然實力又得到了提高。

    「上次見他時,他展露出來的實力是地仙二劫三層,如今這才幾天不見……」

    「水梟的境界實力是地仙三劫六層,居然被他一刀秒殺……」

    墨河在心內盤算道:「這廝的實力就絕對不止三劫……」

    「三四天時間就從二劫三層晉陞到了三劫?就算是天賦資質再好的,至少至少也要三四個月……」

    「難道這廝也有什麼奇遇不成?還是說,他後台有不遜於師尊的高人?」

    墨河眼神急動,無數念頭一齊如雪片般飛過。

    「是了,必然是這樣了。」

    「不然他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修士,怎麼敢這樣肆無忌憚地大鬧靈月宗?」

    「擒下他來,實在不行殺掉他,也要從他身上找出證據來,看看是誰在跟我們靈月宗作對!」

    可就在墨河心頭定計的同時,秦楓已是抬起手來,已是將水蛇彎刀收進了須彌戒指里,轉而烏光一閃,闕武劍穩穩落在自己掌中。

    「誰先上來受死!」

    墨河眼神一冷,看向身後百名弟子說道:「他既要維持能困住我們在此地的仙陣,必然實力大打折扣……」

    「能夠誅殺這廝,獎勵一件天仙器!」

    「能夠擒住這廝,便是下一任的風宗師……」

    墨河驀地左手反手一爪,隔空攝拿一人到了面前,未等那無辜弟子反應,已是五指一攏,直接捏碎了頭蓋骨。

    沒等眾人悚然反應過來,墨河已是冷聲道:「後退者,立斬!」

    誰也不曾想到,墨河居然直接殺了一個無辜弟子來立威。

    但不得不說,墨河這等殘酷的方法效果很好,而且非常好!

    陷入恐懼中的所有人頓時瘋狂地朝秦楓撲了過來。

    「錚!」

    秦楓當然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對於靈月宗這些壞事做盡,殺人不眨眼的弟子更是不會手下留情。

    劍鋒一挑,直接斬飛了一名弟子的頭顱,血如噴泉,飛濺而出。

    隨即,他腳步一旋,一劍刺穿一名弟子的胸膛,手裡的闕武劍飽飲鮮血,興奮地泛起妖異的紅色。

    下一秒,劍刃完全穿過身體,秦楓身影如蝴蝶穿花,掠到那名弟子的身後,穩穩握住了長劍。

    明明是像砍瓜切菜一樣的殺人現場,在秦楓手中,卻偏偏像是在製作藝術品一般。

    眼見著身邊弟子飛速地倒在秦楓的劍下,火宗師終於忍不住了。

    「臭小子,我來斬你!」

    火焰驟然從他的雙手當中噴涌而出,直接凝固為一人高,燃燒著熾熱岩漿的戰斧,隨著身體高高躍起,雙手握住斧柄,重重劈斬下來!

    一斧劈下,赤紅岩漿幾乎都要甩到秦楓的臉上。

    但秦楓臉上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愈發鎮定。

    「唰!」

    漆黑長劍如靈蛇出洞,徑直擋在了戰斧劈下的必經之路上。

    「咔!」地一聲,劍斧相撞,原本所有人都以為秦楓手裡的劍至少會在這樣的重擊下豁口,甚至可能會斷掉的時候。

    「嗡!」

    長劍紋絲不動,秦楓紋絲不動!

    最關鍵的是,火宗師已是雙手握斧,全力壓上,秦楓卻僅僅只是用了一條右手而已!

    「你……你敢看不起我!」

    火宗師驀地就感受到了極大的屈辱,伴隨著強烈的憤怒,澎湃襲來。

    回答他的是秦楓嘴角一絲淡然笑意。

    不帶譏誚,卻是勾起了對方無邊的怒氣。

    「你連被我看不起的資格都沒有!」

    話音落下,漆黑劍身之上,第一枚散發著耀眼紅光的器脈寶石驟然璀璨。

    幾若焚天的烈焰登時衝天而起,先燃燒了秦楓手中的長劍,既然吞噬掉了火宗師那戰斧上的熔岩。

    下一秒,火宗師的目光驟然大變。

    當他想要抽手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巨大熱浪帶著磅礴衝擊,直接將這壯實的大漢渾身焚火,掀飛出去。

    「嘭!」

    渾身燃燒著熊熊烈火的火宗師狠狠撞在了牆壁之上。

    登時發出如野獸一般的慘叫咆哮來。

    可就在這時……

    「唰!」

    一道烏光筆直地刺向動彈不得的火宗師。

    而且直接是刺向他的喉嚨。

    「不!」

    火宗師慘嚎一聲,不到最後一刻,他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這刺向他咽喉的一擊,烏光並不是闕武劍所化,而是……

    「唰!」

    墨河驀地抬起手,右手接上的漆黑血刃驟然一道刀勁,直接穿喉而過。

    喉嚨貫穿,那一枚火宗師還燃燒著的頭顱,瞬間無力地垂了下來。

    他到死也沒有想到,墨河居然會對他出手!

    可就在幾秒之後……

    「吼!」

    原本垂下腦袋的火宗師,驀地睜開眼睛,原本還因為燒傷而睜不開的眼睛里,沒有了瞳孔,眼白卻是陰森地叫人不寒而慄。

    魁梧的身軀之上,兀自燃燒著火焰,卻像是再也不知道痛苦一般,「轟隆」一聲穩穩踩在了地面上。

    與此同時,另外一幕妖異的畫面也出現了。

    直接被秦楓一刀斬成兩斷的水宗師,倒在地上的身軀緩緩站了起來,連在下方身軀邊的左手慢慢捧起來掉在地上的半截身體,緩緩拼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上來。

    一樣眼眸無神,眼白森冷。

    莫要說是敵人了,就連與這兩名宗師一起來的百名靈月宗弟子,都已是嚇得兩股顫顫,連站都站不穩了。

    「屍——變了?!」

    這些弟子顫抖著的話音還沒落下。

    只見墨河驀地仰起頭來,「煞」地一聲尖嘯,從他口中傳出。

    秦楓只覺得耳膜微微刺痛,眉頭微蹙。

    竟是連風不平都不得不捂住耳朵來抵擋著音波攻擊。

    就在這時,所有聽到這音波的靈月宗弟子紛紛七竅流血,很多人還站立著就死過去了。

    但就在一息之後,這些「死」過的人,又睜開了眼睛,化身悍不畏死的怪物,隨著墨河右手的漆黑邪刀甩動,奮不顧身地朝著秦楓撲了過來。

    「墨河你真是太心狠手辣了!」

    風宗師看到這一幕,當即暴喝道:「你居然主動殺掉自己的弟子,把他們屍變成怪物!」

    墨河卻是冷冷笑道:「本來指望他們派點用場,誰曾想到居然連消耗你們的仙力都做不到!」

    「當然是利用他們最後的一點價值了!」

    「這些屍魔是皮膚硬化后,用刀劍是殺不死的,你們總得用仙術吧!」

    墨河年輕的臉上,目光陰沉道:「你們何必怪本座,還是怪你們自己吧!」

    「若是你們乖乖就犯,這些廢物,說不定這次還不會死!」

    風宗師的目光登時暴怒,爆吼出聲:「狗屁!」

    這到底是個什麼狗屁邏輯?

    這些人被墨河自己殺了,因為你們沒有乖乖就範,害得墨河只好殺了他們……

    罪魁禍首難道不應該是墨河自己嗎?

    可就在這時……

    秦楓看向朝自己撲來的屍變弟子,冷笑出聲:「誰告訴你說,不用仙術殺不死?」

    話音未落,兩頭屍變的宗師已是同時咆哮,一左一右,直接朝秦楓怪嘯著撲來。

    秦楓的右手握住的闕武劍上,火光灼灼之中竟是「霹靂」一聲炸響,雷芒閃耀。

    火屬性,雷屬性,雙屬性的仙器?!

    墨河的眼瞳驟然一縮,竟是不由得流露出忌憚之色,但又不自覺地流露出了覬覦之色。

    不得不說,仙器有兩種屬性,實在是太難得了。

    而且雷屬性,乃是至高至陽之物,又是克制一切鬼物得存在。

    如果有一把雷屬性的仙器,對於墨河的戰力提升,絕對是很大的一部分。

    可就在這時,秦楓的左手一抖,騰龍金筆竟是穩穩落在了手中。

    下一秒,浩然正氣如龍,滾滾磅礴而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