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817章 紫霄劍宗問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817章 紫霄劍宗問罪字體大小: A+
     

    高懸於散仙界長空的天外虹橋,就如同懸於所有人頭頂的利劍,隨時都有可能墜落下來。

    雖然秦楓嚴格要求對紫霄劍宗即將來襲的消息保密,小道消息卻還是漫天飛舞。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地仙界大能要群體下降清洗散仙界的事情。

    兩大超一流宗門的老祖宗等於是合謀欺騙了一直以散仙界主人自居的地仙界大宗門,這樣的行為自然叫他們感到難以容忍。

    尤其是一直被這個大宗門培養來相互制衡的烈陽仙宗和紫武仙府,竟是一齊以寒冰門的秦楓馬首是瞻,更是徹底踩到了這大宗門的底線。

    現在,報復來了!

    有的宗門忙著搬運珍寶細軟進密室避難。

    畢竟地仙界的宗門強者對散仙界發動報復,肯定是散仙界的一場驚天浩劫,各自保命吧!

    有的宗門到處求爹爹告奶奶,希望找根金大腿抱一抱。

    偏偏大家都是自顧不暇,誰還能管的上這些個牆頭草。

    但也有包括玄月宗在內的十幾名個一流、二流宗門已是封閉了與外界所有的消息,就好像從人間蒸發了一般。

    只有兩大超一流宗門裡,人聲鼎沸,運載不知名物件的修士,御劍飛行排成長龍接連不斷。

    所有人都一言不發,也不進行絲毫地交流。

    一股肅殺,甚至是詭異的氣氛幾乎凝固在了兩大超一流宗門的上空。

    短短四個時辰,在散仙界的無數人看來,如同過了幾個千年一般漫長。

    遠處,看著長虹掛天而來,即將碰觸到散仙界的彼岸橋投影,秦楓看了看身邊的眾多散仙界強者笑道:「諸位,看來紫霄劍宗來的比我們預想的要快得多……」

    「此戰若成,則散仙界再不用受上界奴役之苦,再不需要做被地仙界鄙視的人下之人。」

    立在玄月宗主身邊的夕月也應聲說道:「此戰若不成,也不過是血濺蒼穹,以酬先人遺志……」

    「當年無數前輩尚不畏死,我等死又有何懼?」

    更有宗門強者說道:「我等既是要對紫霄劍宗復仇,便沒有想過能夠全身而退,即便我們全宗殞命,能殺一名紫霄劍宗的地仙,也足以告慰無數先烈在天之靈了。」

    「若是僥倖最終能夠得勝,凱旋之時,以一壺濁酒告慰我等,我等就含笑九泉了!」

    聽得這些與紫霄劍宗有血仇的宗門強者的話,秦楓卻是笑了起來:「雖然事態緊急,但也不代表我們全無勝算。」

    「雖然散仙與地仙的實力差距巨大,但也未必完全沒有可能……」

    「大戰當即,大家也不需要如此妄自菲薄。」

    秦楓說道:「諸位宗主,還請各回宗門準備我所布置給諸位的大事吧!」

    其他強者皆以為是要跟紫霄劍宗來人決一死戰,不曾想到,秦楓居然讓大家各自回家,正疑惑不解的時候,十幾位宗主皆是拱手說道:「我等靜候大人的捷報!」

    言罷便一個個御空而起,朝著各自宗門飛了出去。

    眾人皆走,倒是有一個人留了下來。

    正是玉山劍宗的李獨秀。

    秦楓看到他留了下來,不禁詫異道:「李兄為何不走?」

    李獨秀笑道:「我們玉山劍宗又沒有前輩大能隕落在紫霄劍宗手裡……」

    「我們宗門裡也沒有什麼高手,就我一根獨苗……」

    說到這裡,他驀地擎劍在手,看向秦楓說道:「秦聖子,你對獨秀如何,獨秀心知肚明……」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今日還請獨秀與您並肩作戰,共死同生,略盡綿薄之力!」

    ……

    終於,四個時辰之後,散仙界的上方,霎那之間,黑雲壓城,烏雲遍布。

    就好像太陽發生了日食,被整個吞進去了一般。

    整個散仙界內皆是漆黑一片,僅僅是這樣的氣氛將人壓抑的幾乎要崩潰了。

    只見滾滾黑雲之中,無數道強大的地仙威壓如狂風怒號,席捲散仙界全境,所過之處,即便是散仙境大圓滿的強者都感覺到背脊心發涼,甚至兩股戰戰,連站都站不穩了。

    層層黑雲之中,道道劍芒竟是如雷龍撕裂長空。

    一道劍芒就似可以將蒼穹一劈為二,此時此刻,十幾道,數十道劍芒齊落,頓時就將像是要將散仙界的天幕直接給撕扯成碎片一般!

    一劍分乾坤,這是地仙的手段。

    紫霄劍宗一來,就來了數十位地仙高手!

    「這些都不是尋常的地仙高手……」

    處在雷雲正下方,也是彼岸橋落點的三人當中,譚鵬面色凝重對著秦楓說道。

    「這是紫霄劍宗的紫霄劍奴,雖然都是戴罪弟子和宗門俘虜充當……」

    「但都用了禁藥激發實力,而且一人終生飼一劍,雖然實力只有最基本的地仙一劫,但因為失去了自主意識,所以作戰悍不畏死,勇猛異常……」

    嚴武則是更加局促不安起來:「僅僅是第一批,就來了十幾個紫霄劍奴,後面幾批還得了嗎?」

    「死定了,死定了,我們這次真的是死定了!」

    哪裡知道,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秦楓的身影竟是化為疾風,掠天而起。

    秦楓一方只有三名地仙,對方這第一陣就足足有幾十名相當於地仙的紫霄劍奴,遇到這樣的事情,應該是避虛就實,避其鋒芒才是……

    秦楓居然主動飛身而起,朝著紫霄劍奴發動了逆襲!

    實力懸殊這麼大,這是……瘋了?

    不只是地下面的譚鵬和嚴武被震驚了,就連天空中不斷墜落下來的紫霄劍奴們都有些驚住了。

    雖然他們沒有自我意識,幾乎變成了自己所飼仙劍的奴隸,但依舊不妨礙他們有最基本的情緒。

    在面對這樣看起來剛剛晉陞沒多久,完全不知死活的地仙時,幾乎所有的劍奴都不由自主地發出了桀桀的冷笑聲來。

    不知這冷笑是他們發出的,還是控制他們的仙劍發出的。

    但是下一秒,所有的人都被打臉了!

    「上古拔刀術!」

    秦楓的左手握住刀鞘,右手空握住刀柄,看準面前下落的紫霄劍奴大部隊,猛地深吸了一口氣,雪亮刀光在一個瞬間,脫鞘而出!

    「錚!」

    鳴鴻刀有靈性,在這樣大規模劣勢的情況之下,不但沒有削弱它的能力,反而似是其中永不屈服的青陽氏之魂鼓舞激發之下,爆發出了遠遠超過先前的力量!

    一刀斬出,風雲變色。

    僅僅是最普通的一文字斬,只一個照面就將沖在最前面的一名紫霄劍奴直接連人帶劍,一削為二!

    旋即,一刀的刀勁剛散,秦楓已是右手驟然變招。

    一文字斬變十字紋切斬!

    當即,又是一道比剛才威力更強的刀勁,直接貼著之前的一刀刀勁,以九十度角的詭異角度飆飛!

    瞬間,兩名跟在後面的劍奴,一人被梟首,一人則右手僅僅被刀勁帶到,居然就被連根斬斷。

    一刀出,斬一名地仙。

    一刀再出,兩名地仙一死一傷!

    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紫霄劍奴們收起之前對秦楓的蔑視,凌空解劍,準備以劍技對秦楓發動進攻的時候……

    一切似乎已經太遲了。

    這些紫霄劍奴的速度已經夠快了,只可惜秦楓的速度更快!

    腳下踏天迷蹤步發動,秦楓的身影是快如迅雷,瞬間閃入到了紫霄劍奴的人群當中。

    當其中一名實力最強,銀髮滿頭的劍奴首領看到秦楓的剎那,手中重劍驟然一挫,口中已是發出了警報一般的咆哮。

    霎那之間,幾十名紫霄劍奴立刻轉攻為守,立刻將「自投羅網」的秦楓包圍了起來。

    可就再包圍圈形成的瞬間……

    秦楓的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

    「嗡!」

    鳴鴻刀以光速飛掠而過,脫手而出!

    之間從這些紫霄劍奴們最脆弱的喉骨下手,刀刀致命封喉!

    就在鳴鴻刀飛旋脫手的瞬間,左手天帝青玉劍,又是闕武邪劍的秦楓如一名斗戰不息的神王,朝著數量十數倍於自己,實力境界只在自己之上的對手發動了逆襲!

    「困獸猶鬥!」

    紫霄劍奴們竟是瞬間以合擊姿態一齊取下身後的仙劍,霎那之間,三十多道仙劍,劍影縱橫,朝著秦楓如暴雨疾風,一齊穿刺下來!

    要知道,這可不是尋常的仙劍,這些紫霄劍奴以生命溫養的仙劍,至少都是地仙器,甚至有可能是僅次於天仙器的珍品!

    面對刺來的無窮無盡劍意,秦楓渾然不懼右手闕武劍融合墨子劍法真意,重劍無鋒,大巧若拙,竟是盤繞周身,護住幾乎所有要害。

    幾乎所有轟擊在闕武劍上的仙劍,都是一聲銳響轟鳴,旋即無功而返。

    闕武劍是用萬象冥鐵製成,雖然是下界材料,但卻是最強材料之一,即便是遭遇地仙器的轟擊,亦不會破碎。

    但想要擊碎地仙器的仙器,也不是易事。

    可就在這時,天帝青玉劍在左手,如劍破萬法,隨著他的身軀迎風而上,漫天呼嘯的仙劍,在這樸拙無奇,甚至看起來怪異無比的蛇形玉劍之下竟是如碎玉般紛紛斷裂。

    一時間,長空之上,飛花碎玉,橫飛亂舞。

    秦楓手中的玉劍,極有可能是一件天仙器,這一點很多散仙界的大能心裡都有數。

    天仙器能夠斬斷地仙器,並不奇怪。

    可是當一聲脆響之後,漫天陰雲因為爆炸而瘋狂消散時,所有的人都驚住了。

    「老大居然把劍奴首領溫養的天仙器給……給打碎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