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814章 我現在慌的一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814章 我現在慌的一比!字體大小: A+
     

    「如果真的是扁素心,那就好了!」

    秦楓輕輕打了打手背說道:「若真的是扁素心,那徐語嫣就有救了!」

    聽到秦楓這樣說,譚鵬和嚴武皆是一驚道:「嫂子怎麼了?」

    「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異樣的啊?」

    譚鵬卻皺眉道:「難道是因為徐語嫣從小世界復生的事情?」

    秦楓點了點頭說道:「語嫣只有一魂一魄,所以化出的元力不能凝練元神,體質也非常虛弱。」

    「沒有元神就不能修鍊,而且更容易受到外部環境的侵襲……」

    他稍稍停頓,繼續說道:「體弱之人,稍稍吹風,就會感冒發燒……」

    「體格強健之人則不會有事。」

    「語嫣現在等於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若只是感冒發燒也就罷了,她每次卻都是在鬼門關前走一遭。」

    強如中土大帝的秦楓,此時竟也是語氣中流露出了無奈之意:「我們都幫不了她,只有靠她自己渡過難關……」

    「縱使我能幫她一時,又如何能保證次次我都能在她身邊?」

    聽得秦楓的話,譚鵬也是會意,點頭說道:「老大在西北軍時虧欠徐姑娘太多,好不容易等到她轉世重生,必是不可能再讓她有什麼三長兩短的……」

    嚴武撓了撓頭說道:「老大,那你就趕緊飛升啊!」

    秦楓搖了搖頭說道:「我必須把語嫣帶去地仙界,我沒有去過地仙界,萬一我去了回不來了,語嫣豈不是在這裡自生自滅嗎?」

    這一下譚鵬和嚴武皆是為難了起來。

    「我聽他們說,老大可以通過自身實力將人直接帶到散仙界……」

    「畢竟老大你當時不是地仙也是散仙境的高階,直接帶個人上散仙界也許不難……」

    「但徐語嫣不能修鍊,等於就是散仙界里的平民,要直接帶去地仙界,這簡直逆天啊!」

    秦楓淡淡笑道:「你們跟隨我時日最久了……」

    「這一路上,我雖秉持大道,時常順天而行,知天命而用之……」

    「但我若一心想做成的事情,幾乎逆天的事情,做得還少嗎?」

    譚鵬忽地就想起來了什麼,「說起來,老大,我倒是想起了一個法子……」

    「也許還真的可以一試,只是風險有點大!」

    嚴武看向譚鵬,目光一下子就不對勁了。

    「老譚,你……你不會,是想打那位大人的主意吧?」

    「這事可使不得……」

    嚴武哭喪著臉說道:「那位大人一個能打十個我們倆,找死不是這樣找的啊!」

    這樣一說,秦楓卻是驀地自己笑了起來。

    「你們倆現在好歹也是地仙境實力,能打十個你們倆?有點言過其實了吧!」

    嚴武說話一向沒譜,愛吹牛,也愛誇大其詞,秦楓早就習慣了。

    只是不曾想到,老成持重的譚鵬卻是皺了皺眉,沉聲道:「雖然不至於打十個我們倆,但也確實差不多……」

    「那位大人確實非常厲害,恐怕我們與老大一起,都沒有十全的把握!」

    秦楓聽得這話,淡淡說道:「你們莫不是要對紫霄劍宗的人動手?」

    譚鵬和嚴武對看一眼,皆是如驚弓之鳥一般,發覺自己如今置身於絕對不可能被竊聽到的中土世界,方才心事重重地點了點頭。

    可以看得出來,此方散仙界想要擺脫紫霄劍宗的控制已經很久了。

    而且肯定連兩大超一流宗門在內,都付出了無比慘痛的代價。

    看到嚴武和譚鵬這樣的精神狀態,秦楓甚至有一個大膽的推測——在兩人之前的超一流宗門老祖宗可能就是因為反抗紫霄劍宗而被除掉的。

    所以才挑選了其他強者當中最韜光養晦,看起來最沒有野心,也最沒有威脅,可以乖乖做傀儡被他們擺布的嚴武和譚鵬。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散仙界與紫霄劍宗的恩怨,當真可以寫一部史書了。

    譚鵬咬了咬嘴唇,心一橫道:「紫霄劍宗手裡有一件可能是天仙器的寶貝,叫做彼岸橋。」

    「只要有地仙實力,消耗一部分神念就可以來往於散仙界和地仙界。」

    「只是各個層級的世界之間,能量的流動是自上至下的……」

    譚鵬沉聲說道:「所以地仙界的人在擁有了彼岸橋之後,是順流而下,達到散仙界幾乎不會有什麼損失……」

    「他們有源源不斷的地仙可以下來,我們散仙界卻是死一個少一個……」

    「我看這事……還是算了吧!」

    譚鵬灰心喪氣道:「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吧,應該會有其他辦法的!」

    這個計劃是譚鵬最初提出來的,卻由他自己否定,足見此行的危險程度。

    奪不到彼岸橋也就算了,可能還要將自己的性命都給搭進去。

    他看了看如驚弓之鳥般的兩人,笑了笑說道:「我倒是很想會一會紫霄劍宗的大能……」

    「看看這些地仙界的高手,比我們這些在散仙界里修到地仙的人,有什麼特別的本事!」

    嚴武卻還是慫巴巴地說道:「老大,我看這件事情……還是……還是算了吧!」

    「狗……狗命要緊啊!」

    哪裡知道秦楓抬起手來,在他腦門上輕輕拍了一下道:「真武學院的時候,你不是打架都沖最前面嗎?」

    「不要慫,就是干,不是你掛嘴邊的話嗎?」

    「怎麼現在沒幹就慫了?」

    嚴武被秦楓這一巴掌一拍,就好像一下子被點燃了隱藏在心底的熱血一般。

    「對啊,我們仨這一路上怕過誰啊?」

    「不要慫就是干啊!」

    他一拍手掌心道:「反正天塌下來有老大頂著,我怕個毛啊!」

    嚴武說完話,立刻目光就對上了秦楓犀利森冷的眼神,他瞬間就後悔了。

    「我……我……我的意思是……」

    他抬起手來,指了指頭頂,支支吾吾道:「我……我的意思是,舉頭三尺有……有神明!「

    「老大在,我們怎麼……怎麼可能輸呢!」

    秦楓聽得嚴武都有點口吃了,冷冷一笑道:「哦?」

    「真的是這樣嗎?」

    「你現在說這話,難道不慌嗎?」

    嚴武吞了吞口水,終於是喪著臉無可奈何道:「慌啊,我現在慌的一比!」

    ……

    但秦楓畢竟不是莽夫,也從來都不敢輕視任何一個對手。

    於是在中土世界的最後一天時間裡,幾乎就是秦楓與智囊團在書齋裡布置計劃了。

    首先由譚鵬和嚴武分別說出紫霄劍宗的情況,以及可能下來的強者情況。

    實力如何,戰力如何,人數多少,慣用的武器是什麼。

    以及根據他們的回憶寫出來的一些細章。

    比如說彼岸橋一次開合的時間,對方逗留的時間一般是多長等等。

    收集完了所有的資料之後,秦楓竟是提起筆來,正襟危坐地將所有的要素都寫在了鋪滿書齋的大白紙上。

    面對眾人不明就裡的表情,他看向所有人說道:「給大家半刻鐘的時間,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看看如何儘快解決掉這些地仙界下來紫霄劍宗的人!」

    秦弒摸了摸留著胡茬的下巴琢磨道:「要殺地仙,還要一下子殺掉這麼多,恐怕要從長計議,這樣倉促肯定是拿不出完美的方案來的……」

    秦楓卻是笑了笑說道:「我當然知道,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絕對不可能拿出完美的方案,但時間寶貴……」

    「留給我們的時間,可能只有最後一天了。」

    面對譚鵬、嚴武以及一眾散仙界下來的人等困惑不解的目光,秦楓鞭辟入裡,淡淡分析說道。

    「紫霄劍宗一直以來都分別操縱烈陽仙宗與紫武仙府,挑起此方散仙界的內鬥,以此消耗散仙界的修士實力,維持自己的掠奪、榨取和統治……」

    「如今烈陽仙宗和紫武仙府的老祖宗居然背底下關係好得可以穿一條褲子,一直把紫霄劍宗蒙在鼓裡……」

    「然後你們又公然認我一個冒出來的寒冰門聖子做老大……」

    秦楓笑了笑說道:「這消息若是傳到紫霄劍宗,他們不立刻趕下來查看情況,處置這種突發事件,那才叫奇怪了!」

    他正色說道:」中土世界與散仙界的時間流速是三比一,也就是中土世界一天,散仙界三天。「

    「之前已經浪費了兩天,所以說,留給我們的時間只有最後一天了!」

    聽得秦楓的話,原本還以為可以慢慢制定完整周密計劃的譚鵬和嚴武等人皆是驚住了。

    甚至嚴武手裡端著的酒杯都翻了,氣味濃烈的二鍋頭,不不不,太尉酒就這樣翻在了書齋的地板上。

    一時間滿室皆是酒香,卻根本無人有暇受用。

    眾人越驚慌,秦楓卻是越鎮定,正襟危坐說道:「既然大家都沒有時間去拿出完整的方案,不如將每個人的所思所想都直接說出來……」

    「群策群力,也許反而能拿出一個十全十美的方案來也說不定……」

    「在座的每個人都把自己的想法說上一說……」

    聽得秦楓的話,忽地小灰和二哈對看了一眼,咋舌道:「我們也要說嗎?」

    秦楓笑了笑說道:「人人發言,也許反而相互啟迪,觸類旁通呢!」

    「我把這套方法叫做——頭腦風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