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779章 秦楓會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779章 秦楓會輸?字體大小: A+
     

    血刃宗的袁煞手握一柄猩紅長刀,刀尖如滴血一般。

    他雖面帶謙恭笑容,卻是不由自主地透著一股邪氣,朝著1拱手道:「在下袁煞,請賜教!」

    秦楓點了點頭,算作回禮。

    然而,下一秒……

    袁煞周圍湧出一陣血色迷霧,迷霧逐漸擴散開來籠罩全場。

    「死!」

    秦楓忽覺脖頸后一陣寒意,袁煞陰冷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

    如果不是秦楓有所防備,這麼快的速度,連他都幾乎要跟不上了!

    「叮!」秦楓反應神速,抽劍格擋。

    刀劍相擊的瞬間,秦楓只覺得自己的元神驟然一顫。

    「桀桀!」

    強烈的神念衝擊,剎那之間順著血刃長刀朝著秦楓襲來!

    「嘿嘿嘿,獻祭你的靈魂,乖乖成為我的食物吧!」

    一時間,袁煞的周身,血氣升騰,整個萬劍殿竟是化為滔天血海。

    所有看台上的修士竟是被這血海吞沒,只一個瞬間就變得猙獰如厲鬼一般,甚至連立在台下的徐語嫣和小灰都是霎那之間面孔猙獰,眼瞳充滿血絲。

    隨著袁煞長刀一指,整個萬劍殿里的所有人,驀地從血海上躍起,紛紛怪叫著或劈或砍,似殭屍,又如蝗蟲一般朝著秦楓撲來!

    台下的徐語嫣最是猙獰,又距離秦楓最近,第一個撲到身前,原本姣好面容慘白如殭屍,十指的指甲如尖刀,直朝秦楓的心臟挖去!

    然而,就在這時……

    秦楓乾淨利落,直接抬手一劍,劈在了徐語嫣雪白的脖頸之上。

    當即,一道血線飆出,秦楓的耳邊響起來的卻是一個妖異沙啞的男人聲音。

    「額……啊!」

    霎那之間,血河消失,一切如故。

    台下的徐語嫣,雖然臉色微微發白,但還是雙手合十,似在為台上的秦楓祈禱一般。

    就連立在她身邊,呱噪的大鴿子,此時都是少有地閉了嘴,一雙小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台上的一切。

    半晌,它方才疑惑地開口道:「這小子是傻了嗎?怎麼自己就撞尊主大人的刀口上去了?」

    「就算想不開,一心求死,也沒有他這樣上來送人頭的啊?」

    唯一的變化,只有襲到秦楓面前的袁煞,連續退後十幾步,難以置信地看著一道從頸部向下,直劈到肋骨的傷口,喃喃道。

    「秦楓,你……你,你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識破我的……幻術……」

    話音落下,眾人方才意識到了什麼。

    「袁煞趁著刀劍相擊的瞬間,用自己的幻術襲擊了秦楓……」

    「只是沒有想到,秦楓居然元神比他更強,看破了他的幻術,結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又有人困惑不解道:「秦楓不是才散仙境六重嗎?怎麼可能看破袁煞的幻術……」

    聽得這話,終有人嗤笑了起來:「如今這萬劍殿上,還把秦楓當做真的是只有散仙境六重的,恐怕除了傻子就是你了!」

    「你見過哪個散仙境六重,一招敗三名散仙境七重,還順便碎了別人本源的?」

    聽得這話,其他一流宗門的強者也是個個靜若寒蟬,如坐針扎。

    「這寒冰門的秦楓究竟是什麼實力?」

    「剛才袁煞在使用幻術時,使出了全力,他應該是用外物提升了自己的神念強度,怕是地仙以下都不能免……」

    「這秦楓居然沒有受影響……」

    諸多一流宗門大佬皆是細思恐極,低聲道:「難道說這秦楓的元神堪比地仙不成?還是說,他是上界下來的謫仙人?」

    聽得「謫仙」兩個字,眾一流宗門大佬,皆是個個齒寒。

    地仙界的實力,可不是這些一流宗門惹得起的。

    就算是超一流宗門都不敢跟地仙界下來的強者叫板,如果秦楓真的是地仙界下來的謫仙,不要說與他為敵了,當儘快修復關係才是……

    就在一流宗門眾多大佬年頭複雜,各自打著算盤的時候……

    試煉台上,秦楓看向面前捂住胸口掙扎的袁煞冷冷道:「你慣以幻術暗算害人,終究要有此報,怨不得別人!」

    哪知此時此刻,生命已如風中之燭的袁煞,看了看自己胸口不斷溢出血水的傷口,陰森冷笑了起來:「秦楓,你這蠢貨,不要太得意了!」

    正說到這裡,他的眼神之中竟是流露出了嘲諷之色,嘴唇微動,低聲笑道。

    「你還是趕緊回你的寒冰門看看去吧……」

    「可能會有巨大的驚喜,等著你呢,桀,桀桀桀桀……」

    話音未落,只聽得「轟」地一聲烈焰爆響,只見一條幽藍色的森冷火焰,竟是從袁煞的背後襲來,直接就將他的身軀點燃了。

    那沒有來得及發出的冷笑,瞬間就變成了凄厲的慘叫。

    在無數修士得注目之下,一道陰森冷火從袁煞的後背點燃,很快蔓延全身,只不過十息不到的時間,居然就將他渾身的血肉燒乾,變成了一句蜷縮著的焦屍倒在了地上!

    幽冥冷火,擁有這種詭異能力的人,只有熾焰宗大長老陰長生!

    「陰長生,你是什麼意思?!」

    看到袁煞代表熾焰宗出戰,結果最後反而被熾焰宗的大長老出手暗算奪走性命,血刃宗的諸多強者皆是爆吼了起來。

    陰長生冷笑:「臨死之人,話還這麼多……」

    「本座不過是為他結束痛苦,給他一個痛快而已!」

    血刃宗諸強者此時更是怒不可遏,徑直就要朝熾焰宗的區域衝殺過來……

    陰長生卻是一拂衣袖,徑直跳到了試練台上,甩下冷冷地一句話道。

    「等我收拾了秦楓,再來對付你們這些話多的雜魚!」

    看到陰長生殺袁煞滅口,自己也終於站到了試練台上……

    秦楓的眼神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驚愕之色。

    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那般……

    陰長生見秦楓鎮定自若,不禁冷笑道:「秦楓,你在這秋原城大殺四方又如何?」

    「你終究將失去你所有的一切!」

    他咬牙切齒道:「你會知道,得罪我們熾焰宗,以及得罪兩大超一流宗門的代價!」

    陰長生似不解恨一般,故意道:「就像當年你們寒冰門的那個蠢貨掌門姬澄宇一樣,蚍蜉撼樹,狂犬吠日,不自量力!」

    聽得陰長生這般故意拿中土摯友姬澄宇身死道消的事來刺激自己,秦楓的臉上再沒有了任何的表情。

    所有熟悉秦楓的人都知道,一旦秦楓的臉上沒有了表情,就意味著他真的動怒了。

    誰若是侮辱秦楓,無論何種方式,最終必是自取其辱。

    所以秦楓從來不擔心來自對手的侮辱。

    但如果有人侮辱秦楓的親朋,就是他的逆鱗。

    尤其是拿已死的兄弟作為切口,更是他逆鱗中的逆鱗!

    「陰長生……」

    秦楓冷冷笑道:「你以為我不會防備你偷襲寒冰門的本山嗎?」

    陰長生的陰謀被秦楓一語道破,目光之中原本就存有的疑慮,瞬間化為震驚。

    但那震驚神色也就一晃而過,他冷聲笑道:「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們做的?」

    「袁煞已經死了……」

    他陰森低沉道。

    「再說了,你當真以為你寒冰門是鐵壁銅牆嗎?」

    「你以為能擋得住玄月宗,天鶴宗這樣的層面,就可以擋得住我們熾焰宗嗎?」

    就在這時,秦楓忽地冷笑了起來:「區區一個赤虎,我還真的對付得了……」

    「哦,還有那萬劍宗的百子灣也去了應該……」

    「但,你們那點陰謀詭計,實在是不夠看的!」

    1看向已經目光失驚的陰長生,語氣不帶一絲情緒,森冷如冰,卻好像是鋒利的手術刀,直接肢解了陰長生全部得計劃。

    「你們可能有什麼大人物幫赤虎重塑了本源,或者說,為了防備本宗天才凋零,有了什麼別的保護手段……」

    「這樣一來,赤虎襲擊寒冰門的時候,故意露出了什麼馬腳,你們馬上就可以把關係撇得一乾二淨。」

    「因為誰都知道,本源被廢,絕對不可能這麼快恢復……」

    秦楓繼續冷冷說道:「你也不必殺了袁煞滅口,徒然給你們熾焰宗拉上血刃宗的仇恨了……」

    「因為我這裡不僅有其他證人,而且……」

    秦楓的臉上終於流露出了笑意,只不過是不屑得冷笑:「而且還很多!」

    陰長生頓時惱羞成怒。

    他的全盤計劃都被秦楓看破,必然他準備了萬無一失的後手,也就是說,此時此刻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了……

    陰長生的笑聲令人不寒而慄道。

    「秦楓,你真是自誤!」

    「原來本座還存了滅掉寒冰門,殺掉你身邊所有人,留你一人性命,叫你生不如死,寄人籬下,過豬狗不如的日子……」

    「此時此刻,本座就只好殺掉你了!」

    話音落下,冰冷的幽暗火焰霎那之間從陰長生的雙手升騰起來,旋即,丹田之中,火焰纏繞周身。

    無窮幽暗陰火,將他映照得如同魔神一般。

    下一秒,以陰長生為中心,一片一片的幽暗火焰,竟是如曇花次第綻放,瞬間連綴成火焰,點燃了整座試練台!

    足以承受地仙境一擊的地面,竟像是乾裂的農田,不斷地板結粉碎開來。

    與袁煞釋放出來的血河不同,這不是幻覺,而是絕對的真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