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778章 一流宗門圍殺寒冰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778章 一流宗門圍殺寒冰門!字體大小: A+
     

    近在咫尺。

    秦楓未殺陳凱南?

    之前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陳凱南只覺得渾身發顫,劫後餘生的驚喜與瞬間落敗的羞愧,瞬間襲上心來,不知該下台,而是該死戰時……

    秦楓手腕一翻,闕武劍向著陳凱南一抖:「勝負已分,不要枉費性命!」

    話音落下,陳凱南終是長嘆一聲,朝秦楓拱了拱手,用被燙的滿是血泡的手,拖起砸落在地上的大鎚,落寞地走下了試練場。

    陰長生雖然很想動怒,但陳凱南再戰下去,也毫無意義,只得從鼻子里冷冷「哼」了一聲,轉而對身後熾焰宗眾強者說道:「誰還願意為宗門榮譽上台與這廝一戰?」

    眾多熾焰宗強者皆是默不作聲。

    昨日,秦楓在醉仙樓擊敗赤虎,有見過的,有沒見過的,但好歹還知道兩人你來我往過了幾招,哪裡像今日這般,電光石火之間就擊敗了陳凱南?

    「雖然面前這秦楓看起來只有散仙境六重,但絕對是隱匿了自身的境界實力……」

    「就是啊,哪裡有這麼荒謬的事情?散仙境六重這麼輕鬆擊敗散仙境七重的高手。」

    「那我們必是修了一個假仙了!」

    聽得身後的熾焰宗強者們用神念這般交流,如何能瞞得過陰長生的感知。

    原本,他的打算是讓陳凱南上台被秦楓當場格殺了,到時候必然會有同宗同門,同仇敵愾,對著秦楓發動車輪戰。

    哪裡想到,秦楓居然沒有殺想要取他性命的陳凱南。

    連廢掉他的靈體本源都沒有下手。

    只是輕描淡寫,點到為止地扔下一句:「不要枉費性命」。

    這把他的如意算盤全都打亂了,反而把陰長生推到了無比尷尬的境地去。

    畢竟,能下死手的時候必然要下死手,這是爭強鬥狠,弱肉強食的散仙界里的潛規則啊……

    哪裡有秦楓這樣行事的?

    要知道,熾焰宗可是秦楓的敵對宗門啊!

    眼見著熾焰宗這邊無一人願意上台,觀戰的萬劍殿看台兩側已是開始有噓聲了,陰長生只得說道:「上台得勝者,獎勵宗門秘煉仙丹一瓶。」

    話音落下,別說是其他人了,就連熾焰宗自己的強者都心裡暗笑「呵呵」了。

    上台得勝才一瓶秘煉仙丹,那也要得勝才行啊……

    活著不好嗎?幹嘛要上去給自己找虐?

    看到身後眾人還是紋絲不動,陰長生又不好再像之前一樣點名讓人上去了。

    畢竟如果眾人都出工不出力,丟的是熾焰宗自己的臉,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他只得道:「上台應戰者獎秘煉仙丹一瓶……」

    陰長生見眾人還是興趣不大,只得咬著牙說道:「得勝者可入宗門寶庫任擇一件仙器,地仙器,亦可取的!」

    這一下,很多熾焰宗的強者眼紅了,只要上台就有一瓶秘煉仙丹,只要沒死,都是大賺啊!

    要是車輪戰之下,還能夠僥倖擊敗秦楓,那直接就可以得一件地仙器啊……

    當即,熾焰宗眾多強者的貪婪就被調動了起來。

    「我熾焰宗陳焱來會你!」

    「熾焰宗百里玄火請教聖子閣下的高招!」

    「讓你看看我熾焰宗上官烈的厲害!」

    之前無人敢上台,此時卻是一下子冒出三名強者主動要求挑戰秦楓。

    可這火熱局面才僅僅持續了十幾息時間就……

    「三個人?」

    秦楓笑道:「好吧,壓三座修鍊城市?」

    眾人皆是一愣,只有陰長生冷冷而笑。

    可就在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一起上吧!」

    秦楓這般託大?

    只有三名熾焰宗強者對看一眼,登時狂喜。

    「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須怪不得我們……」

    「任你實力再強,難道還能同時對付我們三個散仙境七重不成?」

    「真是狂妄至……極!」

    話未說完,只見秦楓劍出如風,刀光如雪。

    左手出劍,右手出刀。

    左手闕武劍抵住陳焱的攻勢,右手鳴鴻刀橫斷百里玄火的一擊。

    就在上官烈以為自己抓住了機會,揮舞著玄火戟兇狠地刺向秦楓時……

    秦楓的身影驟然消失,速度快到令人眼睛都跟不上的一腳,狠狠踹在上官烈的後背上!

    「嘭!」

    三道人影直接對撞在了一起,三人都想搶頭功,自是不遺餘力全體出手,登時一個個撞得頭破血流。

    脾氣最暴的陳焱正要開罵,陡然秦楓一腳一個,直接就將這三人全部踹下試煉台去了。

    就在三人以為自己不過是落敗了,又沒有受傷,反而還能撈來一瓶秘煉仙丹,不但不虧,還賺了的時候……

    陡然……

    「喀喀喀!」

    接連三聲脆響從三人的丹田位置傳來,剛才還面露竊喜之色的三人,登時臉上表情就像是天塌下來了一般。

    旋即閉目內視,霎那之間,紛紛面如死灰,捂住丹田痛聲哀嚎了起來。

    「秦楓,你居然毀了我們的靈體本源!」

    「你怎如此歹毒?!」

    看到疼的都要在地上打滾的三人,秦楓淡淡而笑,卻不說話。

    這三人與陳凱南的情況不同,陳凱南乃是為宗門所迫,不得不戰,身不由己。

    秦楓也不會妄下殺招狠手。

    然而這三個傢伙卻是投機取巧,想要從秦楓身上攫取利益。

    若是不把他們打疼了,給他們終生難忘的教訓,後面不知道會有多少投機取巧之輩,前仆後繼地上來挑戰秦楓。

    那這就不是一念之仁了,而是自找了無窮無盡的麻煩!

    「秦楓,修士的本源一旦廢了,生不如死,你怎能如此歹毒

    陰長生眉頭緊皺,厲聲喝斥。

    秦楓卻是淡淡說道:「好死不如賴活,生死決鬥之下,我沒要他們的命,已是仁至義盡了!」

    他側過身來,看向台下的陰長生道:「如果陰長生感覺我做得過分,不如上來賜教如何?」

    陰長生被秦楓這樣一嗆,此時也是有些尷尬,但他何等老謀深算,又怎麼可能被秦楓一句話就激得上台去?

    他目光一轉,在自己宗門的眾人身上一掃而過,已是看出了,熾焰宗眾人此時膽氣已失。

    赤虎,他們尚可以安慰自己是僥倖。

    陳凱南他們可以認為是他自己技不如人。

    但目睹了秦楓輕鬆地擊敗了三名強大的熾焰宗長老,縱使是鐵人,心理防線也要崩潰的。

    就在畫面僵住的時候,驀地玄月宗的聖女夕月開口了:「若是熾焰宗無人能夠再戰,那陰長老還是願賭服輸的好!」

    正說話之間,忽地一人陰險笑了起來。

    「久聞秦風聖子實力超群,在下袁煞很想來討教一下閣下的高招!」

    聽得這話,秦楓驀地就笑了起來:「熾焰宗無人應戰,所以準備讓給血刃宗來參戰了嗎?」

    哪知袁煞冷笑道:「我叔父是熾焰宗外門護法,我從小亦在熾焰宗長大,先入熾焰宗,再入血刃宗,此事眾人皆知…………」

    「我如何不能代表熾焰宗參戰?」

    聽得這近乎無恥的話,頓時全場噓聲。

    誰知血刃宗的長老笑道:「此事我亦知之……」

    話音落下,全場的噓聲更大了。

    只有秦楓發覺事情不太對勁了。

    因為一開始,這血刃宗的袁煞偷襲玄月宗得手,秦楓要為玄月宗眾人出頭,這袁煞是根本不敢應戰的。

    此時卻主動上來叫陣,如何不叫人覺得生疑。

    別人看不出來袁煞的變化,秦楓擁有天仙境的元神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袁煞雖然面上看不出變化,元神力量卻是比原來強大了一倍不止。

    如果說之前袁煞的元神是火苗,現在的元神,至少是燭火了。

    若不是他隱匿了自己的境界實力,現在的袁煞等於從散仙境七重,暫時提升到了九重。

    也就是說,傳功給袁煞的人,除了要拿出極其珍貴的禁藥,自身至少也要是一個散仙境八重的大能。

    那人在場下給袁煞傳功了,並且幫他壓制了境界,來麻痹對付秦楓。

    要知道,正常一個人面對不戰而退的手下敗將,都不可能不生出驕傲之心來。

    然而,在暗算秦楓的人眼裡,這點驕傲,足以要了這個年輕天才的命。

    「血煞宗與熾焰宗並不是盟友,為何要讓自己的強者為熾焰宗而戰?」

    夕月身邊的尚玄不禁問道:「而且血煞宗與熾焰宗好像還分屬於不同的超一流宗門,這未必也……」

    聽得尚玄的話,可以說是場內很多人的困惑所在,夕月卻是一語道破了天機。

    「也許是秦楓的所作所為已經讓兩大超一流宗門都感受到了威脅吧……」

    「如果任由秦楓的寒冰門這樣打下去,兩分散仙界的天下,說不定會變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聽得自家聖女的分析,一眾玄月宗強者皆是詫異道:「真的有這麼誇張?」

    「寒冰門在一個多月前,可是連一座修鍊城市都沒有的沒落宗門啊!」

    「怎麼可能有宗門崛起得如此之快?」

    只有夕月面看向場上的秦楓,淡淡說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也許這只是紫武仙府對寒冰門和秦楓的一個試煉也說不定……」

    「畢竟,這一切都要看秦楓能不能夠贏下袁煞再說!」

    尚玄又聽得夕月說「能不能贏下袁煞」,更是詫異道:「秦楓,也會輸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