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765章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765章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字體大小: A+
     

    就在秦楓引起紫武仙府聖子關注的同時,在萬劍殿與紫武仙府呈掎角之勢的烈陽仙宗看台上,秦楓也成功引起了這一個超一流宗門的注意。

    「這傢伙真這麼強?」

    烈陽仙宗聖子一身金衣金甲,衣上飾神鴉章紋,燁然若太陽天神,此時卻是眉頭緊蹙。

    「輕輕鬆鬆擊敗了赤虎,還吸幹了他的聖體本源?」

    與紫武仙府聖子身邊面白無須,諂媚討好的內侍不同,立在烈陽仙宗聖子邊的是一位長髯老者,鶴髮童顏,仙風道骨。

    「須知高手過招,最難的不是一招斃命,而是點到為止。」

    老者分析說道:「他可以吸干赤虎的聖體本源,卻不傷他性命,代表他的實力應該還凌駕於赤虎……」

    「當然了,老夫也聽說了,他手裡那把黑劍詭異無比,可能是件旁門左道的地仙器,所以才能出奇制勝,將赤虎殺得大敗。」

    「但不管是自身實力,還是憑藉外物,他的實力都不容小覷,須得當心此人才是。」

    烈陽仙宗聖子微微沉吟道:「譚伯,您說的很有道理,但這秦楓先與玄月宗勾結滅了天鶴宗,來到這宗門大會,又打了熾焰宗的臉……」

    「熾焰宗乃是我們烈陽仙宗的附屬宗門,甚至很多長老都原本是熾焰宗的弟子,被掐尖到了烈陽仙宗來……」

    「如果不為熾焰宗出頭,恐怕其他聖子會在老祖那嚼舌根,說我軟弱可欺吧!」

    聽得烈陽仙宗聖子鞭辟入裡的分析,白髯老者捋了捋鬍鬚,微微點頭,卻是笑道:「老祖之處,長年閉關,不問宗門俗世,倒是無須擔心。反倒是要好好看看這秦楓才是……」

    烈陽仙宗聖子略微詫異道:「看他什麼?」

    白髯老者笑道:「聖子不妨將他與熾焰宗,一齊放在天枰上稱上一稱,也未嘗不可!」

    ……

    很快,宗門對決初戰就開始了。

    說是初戰,其實也就是為二流宗門遮羞的說辭罷了。

    其實自始至終,參加的只有二流宗門。

    與其說是初戰,不如叫二流宗門菜雞互啄更加合適。

    因為二流宗門,若沒有十座以上的城池,就沒有資格跟一流宗門叫板對決。

    一流宗門也不會閑得蛋疼,跟二流宗門,一座,兩座修鍊城市地賭下去。

    所以初戰的作用就是讓這些二流宗門贏到十座以上的修鍊城市,然後再來給一流宗門的大佬們送菜。

    一般來說,這些二流宗門會不斷對決爭奪,直到拼殺出兩個修鍊城市超過十座的宗門或者聯合勢力,進入大會的次級賽。

    只要這兩者可以擊敗其他一流宗門,將對方的城市數打到八座以下,對方就會被取消一流宗門的資格。

    這也是在宗門大會之前,玄月宗之流哪怕鋌而走險,也要儘可能多佔據修鍊城市的原因。

    宗門大會是奪得修鍊城市最快,成本最低的方法,也是二流宗門躍升一流宗門的龍門所在。

    散仙界強者為尊,若是有宗門打輸了想賴賬,那也是不可能的,畢竟一流宗門和超一流宗門的大佬都在萬劍殿上坐著呢!

    至於丟掉了修鍊城市的宗門,是利用人手和資財去重新開闢,建立新的修鍊城市,還是去其他宗門巧取豪奪,這就完全不在宗門大會要考慮得範疇之內了。

    拳頭大,拳頭硬,就是散仙界最大的規矩,除此之外,百無禁忌,別無他法。

    不過今次的初戰,跟往年又有了很大的不同。

    因為原本死氣沉沉,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沒變過的二流宗門裡,少了好幾個宗門,卻來了兩個萌新。

    玉山劍宗還是第一次來參加宗門大會。

    寒冰門自從姬澄宇隕落之後,直接從一流宗門跌成三流宗門,就沒參加過幾屆宗門大會,勉強也算是萌新了。

    但各個二流宗門的領隊長老卻又很犯愁。

    「要說這柿子挑軟的捏,肯定要先收拾玉山劍宗才是……可他們好像跟寒冰門是聯盟啊!」

    有長老盯著手裡的勢力表琢磨道:「萬一挑戰玉山劍宗,跳起來應戰的是這寒冰門的怪物,那可就麻煩了……」

    又有其他宗門的長老小聲嘀咕道:「要不我們隔岸觀火,等二流宗門裡最強得玄月宗跟他們先拼一波?」

    「對對對,消耗消耗那怪物的體力也是好的。」

    可就在這時,忽地就宗門長老拉了拉他的袖子,低聲說道:「別做你們的白日夢了,你看那邊……」

    「看什麼看啊!」

    那建言獻策的長老不耐煩地說道:「你不留心看勢力圖,想法子,你瞎看什麼呢?」

    哪知那長老只順著朝那個方向看了一眼,就低下頭不說話。

    但見玄月宗聖女夕月與寒冰門聖子秦楓並排而坐,中間隔著一張勢力圖,兩人在圖上用手點點劃劃,似是在劃分勢力範圍似的……

    最叫人難以置信的是……

    「夕月居然笑了?」

    「玄月宗女魔頭啊,居然笑那麼開心?」

    「完了完了完了!」

    幾個其他宗門的長老都是一頭黑線,面面相覷。

    「寒冰門跟玄月宗肯定達成什麼私下交易了!」

    當即就有人賭氣似的一推面前攤著勢力圖的桌子,無奈道:「沒得打了,這初戰沒得打了!」

    「這都內定了,打毛線!」

    又一個大佬推了桌子,目光一下子就被旁邊盯著夕月和秦楓看的弟子吸引了過來。

    「你盯著看什麼呢?」

    哪知那年紀輕輕,血氣方剛的弟子冷不丁飆出一道鼻血來,手忙腳亂地用衣袖捂著鼻孔道。

    「想不到,想不到這玄月宗的小魔女笑起來這麼好看的啊……」

    「那秦楓身邊的姑娘也好漂亮,哎,真是羨慕他啊!」

    那宗門長老白了這小子一眼,冷冷道:「丟人現眼!」

    其實也不怪這小子定力差,上次在醉仙樓里,夕月是一身颯爽男裝示人。

    今次宗門大會,不知是不是要跟徐語嫣刻意比上一比的緣故,竟是一身純白裙裾,飄然若九天仙子一般,更兼與秦楓說話時媚眼如絲,語氣溫婉。

    秦楓在中土時,群芳環繞,自是對夕月視若無睹,倒是這其他宗門的弟子無辜躺槍了。

    「好了,那就暫時按照這樣排好了。」

    秦楓的手在勢力圖上按了一按說道:「保證我們雙方都能得到十座修鍊城市出線,然後到了次級賽,各憑本事……」

    夕月聽得秦楓的話,似是故意要她賣自己一人情,捋了捋如海藻般的長發,嬌嗔道:「事成之後,你可得好好感謝本宮才是……」

    「若是本宮執意與你相爭,想來你也不可能這麼順利就通過這宗門大會的初戰。」

    哪裡知道秦楓聽得這話,全無有半點憐香惜玉之意,直起身來笑道:「早就聽聞玄月宗強者如林,只可惜寒冰門大殿那次,不得親身討教,秦楓一直深以為憾……」

    「要不,你們派點人上來,跟我比劃比劃?」

    聽得秦楓的話,夕月的俏臉頓時一白,低聲啐了一句:「不識好歹的大傻瓜!」

    接著她轉身就走了。

    看到秦楓每次都這樣懟夕月,立在椅背上的大鳥不禁賤笑了起來:「尊主大人,本大爺想,這應該就做『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對是不對啊?」

    秦楓白了它一眼,淡淡說道:「落花有沒有意,我不知道,一會宗門大會結束,要有一隻『落湯雞』,肯定是真的!」

    小灰得意得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就在它縮著腦袋,不再說話得時候,忽聽得萬劍殿上方,萬劍宗一名長老氣沉萬里,覆壓全場。

    「宗門大會初戰開始!」

    「第一輪每局賭注為一座修鍊城市,上台之前,請將城防秘鑰交割給我宗代為保管。」

    「接下來,大會將抽籤決定第一對上台比拼的宗門!」

    這些都是例行公事,眾人也沒留心去聽,忽聽得下一句話,眾人登時都驚住了。

    「請寒冰門與玄月宗上台!」

    不止是秦楓和夕月,就連其他宗門的人都驚呆了。

    二流宗門足足有二十多個,哪裡能這麼巧就抽籤抽到寒冰門和玄月宗?

    唯一的可能就是……

    有黑幕!

    秦楓和夕月對看一眼,夕月眼神之中俱是焦慮之色。

    秦楓卻是旋即朝萬劍殿上看了一眼,神念放開,瞬間就感知到了兩道立在看台上的人影。

    烈陽仙宗聖子和紫武仙府聖子居然都在此觀戰。

    那麼事情就很容易理解了,僅僅是萬劍宗還不敢公然玩黑幕,讓本來計劃好,共同出線的寒冰門和玄月宗自相殘殺,否則其他一流宗門必然不會放過他們。

    萬劍宗居然連宗門大會都敢作假,那名聲也將臭不可聞。

    但如果是兩大超一流宗門的聖子,都希望寒冰門和玄月宗打,那事情就另當別論了。

    「他們應該是希望通過我與玄月宗的對決,看出我實力的深淺……」

    秦楓立刻就分析出了這一步棋背後得深意。

    「若我實力強悍,這兩個超一流宗門應該不會插手我跟熾焰宗的恩怨……」

    「若我名不副實,烈陽仙宗可能就會對我和寒冰門動手,周知整個散仙界與他們勢力做對的下場,以儆效尤……」

    「這一戰,進退兩難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