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716章 被姦細踏破了門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716章 被姦細踏破了門檻字體大小: A+
     

    秦道直和張憶水皆是一驚道:「二十一天,怎麼可能考完?」

    秦楓笑了笑說道:「很簡單,只消考上一場試即可。」

    「不需要從鄉試開始,層層選拔了……」

    「採用勢力和學院推薦與學生自薦相結合的形式。」

    聽得秦楓都話,秦道直不禁一拍大腿道:「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根本不需要層層選拔考試了啊,直接讓所有想考得人到大澤聖院來不就好了嗎?」

    「路遠又閉塞的,我們可以派空行樓船去接,這樣十五天,二十天時間的話,考生們差不多也到齊了,再花一天閱卷不就得了!」

    秦道直正自鳴得意,冷不丁「嗷」地一聲尖叫起來,卻見張憶水在桌子下面狠狠掐來他的大腿一下,低聲道:「全中土的考生得有多少萬?你要大帝一天看完?」

    「你自己閱卷試試看?一天看一百封卷子,怕是你就要瘋了!」

    聽得張憶水的話,秦楓卻是笑了笑說道:「有中土人族天道輔助我,一天閱完所有考卷並不難……」

    「那我需要再多留出一天時間,安排殿試。」

    秦道直不禁問道:「殿試是什麼?當庭問答嗎?」

    秦楓搖了搖頭,笑著說道:「諸聖殿堂,前十名進諸聖殿堂去考試!」

    這一下連張憶水都驚住了:「前十名直接進諸聖殿堂試煉?」

    「這難度會不會太……太難了?」

    秦楓笑了笑說道:「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不如今呢?」

    「在龍門關前,你不是也險些擊敗了我嗎?」

    張憶水聽得秦楓提及龍門關舊事,知道他是抬舉自己,也是臉上微微一紅。

    這哪裡叫險些啊?

    如果張憶水這樣都叫「險些擊敗秦楓」的話,那這世間能「擊敗」秦楓的人未免也太多了。

    秦楓笑了笑說道:「就這樣安排下去吧……」

    「不過要補上兩個條件!」

    「第一,考試地點不在大澤聖院,選在稷下學宮。」

    秦楓笑道:「第二,每個報名的考生,需交一個銀銖的報名費!」

    考試地點放在稷下學宮倒還好理解,秦楓畢竟是怕大易聖朝的一眾腐儒反彈,說大澤神朝網羅天下英才而用之,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但這一人要交一個銀銖的報名費,這是個什麼鬼?

    秦道直和張憶水皆是疑惑地看著秦楓。

    一名考生一枚銀銖,要這些錢幹什麼?

    大澤神朝現在查抄了奸佞們的家產,也不缺這幾千,幾萬枚的銀銖啊?

    別說是銀銖了,金銖也不值錢啊?!

    「老爹,你這是鬧哪一出啊?」

    秦道直困惑不解道:「難道你搞個考試,還打算盈利啊?」

    秦楓笑道:「一枚銀銖,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籌措起來還算簡單……」

    「若是不收取費用,豈不是全天下的人都視這次考試如兒戲一般?」

    「人人不管腹內有幾斤幾兩的學問,都來考上一考,反正又沒有成本,萬一被我,被天道看中了呢?」

    「這不就變成無本萬利的買賣了?」

    聽得秦楓的話,張憶水忽地就反應了過來,眉眼彎彎,笑著說道:「我明白大帝的意思了,這是不是就是扁神醫所說的,『但凡施恩於人,必要取償,非圖其利,乃望其念恩』的道理?」

    秦楓聽得張憶水提起「扁神醫」,眼神一時黯然。

    從秦傲留在寒冰門的寶珠來看,眾人在散仙界的發展不但不是順風順水,可能還遭遇了極大的危機。

    如今扁素心也是生死未卜,如何能不叫他擔心?

    秦道直哪裡知道秦楓憂心忡忡的原因,激動地拍著大腿附和自己老婆道:「對對對,就是收了他們的錢,他們反而對你感恩戴德……」

    「不收他們的錢,他們反而覺得很廉價,老爹收一個銀銖還收少了啊!」

    秦楓回過神來,已是嗤笑道:「你這廝就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

    「一枚銀銖,足夠百姓吃一頓紅燒肉了。」

    「你老爹我當年在真武學院剛成為武者的時候,身上也只有十幾個銀銖而已,去吃一頓飯都差點要賒賬……」

    「你說的倒輕巧,一枚金銖作為考試費用,你叫貧寒學子到哪裡籌措去?」

    「大澤神朝差這幾千幾萬枚金銖嗎?」

    哪裡知道,秦道直居然跟財迷一樣兩眼放光,小雞啄米般地頻頻點頭道。

    「缺啊,誰不缺錢啊!」

    「這年頭,錢這東西不是多多益善嗎?」

    看得秦楓和張憶水都是對他投來了鄙夷的表情。

    秦楓更是按了按自己的額頭,苦惱道:「你這貪財如命的性格,到底隨的誰啊?你爺爺秦弒?」

    「難不成還真是隔代遺傳啊!」

    ……

    就在秦楓這邊在中土世界緊鑼密鼓地張榜天下,廣招天下英才前往稷下學宮的時候,散仙界,尤其是寒冰門已是炸開鍋了。

    這兩天時間,原本門可羅雀的寒冰門,熱鬧得簡直門檻都要被人給踩斷了。

    玄月宗聖女夕月剛被聖子秦楓氣走,第二天中午,天鶴宗眾長老到,居然護送著天鶴宗聖女,羽衣聖體的上官羽兒來到寒冰門主動提親。

    各方勢力幾乎都大跌眼鏡,誰也想不清楚,明明天鶴宗可以將聖女作為一件聯姻利器招攬一個強力的盟友。

    即便是送給超一流宗門的實權派作為妾侍,也可以恃嬌得寵,為天鶴宗提供庇護。

    為何要將聖女執意下嫁給寒冰門?

    而且更叫人費解的是,還是在寒冰門聖子秦楓上門明確退掉這門婚事之後,依舊把聖女送上門去。

    這不是自降身價嗎?

    「莫不是寒冰門內傳言有祖師姬澄宇留下的秘藏,所以天鶴宗才這般盯住寒冰門不放?」

    幾乎所有的人都想到來這個可能性。

    一時間,寒冰門內借著拜訪為名,行刺探之實的各宗門探子,絡繹不絕。

    甚至連一流宗門的探子都出現了。

    要知道,自從姬澄宇隕落之後,寒冰門這樣一落千丈的宗門,早就不在一流宗門的監視名單之上了。

    時隔幾十年,竟又踏足了寒冰門之地。

    也許是寒冰門實力有限,也有可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任由各大宗門的探子來來往往,根本不加限制。

    不過倒也沒有探子覺得奇怪,因為寒冰門內如今也是分歧巨大,宗門內部間隙極大。

    大長老姬長風堅持要求婉拒,實權長老林南天卻堅持要求接受這一門親事。

    各大長老又分成支持姬長風和林南天的派系,彼此爭執不休。

    有幾次甚至當著各個宗門探子的面,差點在大殿里動手直接火拚打了起來。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就連探子們都看出來了,同意聯姻與否,哪裡是一道選擇題,簡直就是一道送命題。

    拒絕聯姻,等於給天鶴宗以口實,天鶴宗必然惱羞成怒,直接進攻寒冰門。

    從天鶴宗眾長老直接駐紮在寒冰門的山門之下等消息,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來,天鶴宗是隨時做好「動手」準備的。

    同意聯姻,以寒冰門目前的實力,等於兩宗準備合併,寒冰門被天鶴宗和平吞併。

    橫豎都是一個死字。

    與其坐等別人打上門來,不如選擇聯姻,還可以保存寒冰門一段時間。

    但這就是姬長風有意思的地方,他寧可這件事情拖著不表態,不表決,就是不給一個痛快。

    直到天鶴宗的大長老金銘前來拜訪,暗示說他們已經在山下等了三天三夜,寒冰門的行為已經失禮的時候……

    姬長風才終於把鍋甩了出去,卻不是甩給林南天,而是甩給了秦楓!

    眾人這才想起來,寒冰門之前在天鶴宗時大放異彩的傳奇聖子秦楓,這段時間居然低調的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各個其他宗門的探子們只看到聖子秦楓每日在自己房間里讀書,看書。

    除了李蒙之外,幾乎不與其他寒冰門弟子交往。

    低調得簡直不符合他在天鶴宗時都張狂性格。

    直到長老會請他到了大殿之上,當眾詢問他對於這門婚事的意思時……

    秦楓方才笑了一笑說道:「婚姻大事,豈可草率就下決定?」

    「更何況我之前還明確拒絕了這一門親事,如今舊事重提,我自是要好好地權衡利弊……」

    「還請給我思量一天的時間。」

    金銘正要發作,卻聽得姬長風為秦楓開解道:「婚姻大事,也不可能讓聖子現場表態,金長老三天三夜都等得了,難道還怕再多等一天一夜嗎?」

    金銘聽得姬長風的話,只得捏了捏鼻子,撂下一句「明日我聽你們的答覆」,冷哼了一聲下山去了。

    這哪裡是上門來送親的,簡直就是上門來討債的。

    眾長老散去,姬長風輕嘆了一聲,扳了扳手指頭盤算道:「已經四天時間了,再拖一天,就是第五天了……」

    「爭取再拖兩天吧!」

    但他還是看著空空蕩蕩,人去樓空的寒冰門大殿,似是自己也沒有什麼信心一般,喃喃自語道:「父親大人,聖子秦楓是您定的,可以進入秘藏得人選……」

    「你若天上有靈,一定要保佑寒冰門能夠平安渡過此劫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