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710章 前有狼,後有母老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710章 前有狼,後有母老虎!字體大小: A+
     

    聽得秦楓的話,原本對他有意見的寒冰門眾多長老,皆是一愣,旋即對他的惡意與偏見都消解了許多。

    畢竟秦楓這句話,確實為寒冰門長臉了。

    玄月宗的聖女夕月也只得咽下這一口不平之氣,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說道:「好,我們到偏殿喝上一杯茶,稍事休息就離開!」

    「不過茶歇期間,還請聖子殿下作陪,帶本宮看看這寒冰門的古迹名勝!」

    夕月見秦楓嘴唇微動,似是還要拒絕的模樣,不禁嘴角彎彎,少有地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

    「既然聖子殿下口口聲聲說『寒冰門曾躋身過一流宗門』,『還曾經出過震撼過超一流宗門的天才掌門』,想來我等一直徘徊在二等宗門的玄月宗,必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夕月說的謙遜,卻是以秦楓之矛攻秦楓之盾的斗轉星移手段,直叫秦楓無法拒絕她這個請求。

    哪知秦楓笑著回答道:「我加入寒冰門時間,都不到一個月,其中近半個月還在天鶴宗,對寒冰門的陌生程度與聖女殿下不相上下……」

    「聖女殿下若是真要遊覽寒冰門的古迹名勝,倒不如請姬長風長老作陪了!」

    聽得秦楓居然又要推辭,夕月終於急眼道:「秦楓,你這是什麼意思?」

    「本宮難道是能把你吃了的凶獸嗎?」

    姬長風似是覺得秦楓太有點拒人千里之外了,只得尷尬地咳嗽了一聲說道:「聖子,你與玄月宗聖女皆是年輕人,也是同輩,由你作陪更合適一些……」

    「莫要被其他宗門說我們寒冰門落入了三流宗門,也失了以前該有的禮數!」

    姬長風既然都開口,秦楓也只得拱了拱手應允了下來。

    經過大殿交鋒這麼一出,跟著秦楓回來的百名寒冰門弟子,一個個都變成了同門眼中的香餑餑。

    一個個端茶遞水,敲腿按肩,央著他們說秦楓聖子在天鶴宗鬥智斗勇,以及生擒叛徒楊雄的精彩故事。

    這些寒冰門的弟子們當然願意為自己崇敬的聖子秦楓鼓與呼。

    他們便將天鶴宗如何才進門就陷害秦楓,秦楓又如何通過煉神塔狠狠打臉,定下七日之約后,先戰百名弟子,再誅寒冰門,再在半路擊敗被禁藥狂化后的楊雄,如此這般,添油加醋地講了出來。

    尤其是那李蒙,原來不過是一個雜役弟子,即便在小小的寒冰門,也是人見人欺的角色,此時儼然變成了寒冰門裡的大紅人了。

    那些個外門弟子,內門弟子一個個都口稱「李蒙師兄」不迭。

    就算再沒有眼力勁的人,也看出來秦楓是寒冰門的新貴,這李蒙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升護法了。

    還不得把大腿趕緊抱牢了去?

    李蒙也是以秦楓的親隨自居,成為了他最忠實的擁躉。

    只見他手邊斟了一大碗茶,邊說邊比劃著。

    「當時那寒冰門的一劍,斷的是嚇人啊,劍氣如山,那叫一個,翻,翻江倒……」

    「哎呀,倒什麼來著,哦,倒海!」

    邊說,他還邊砸著嘴,做出類似劍氣縱橫的「嗖嗖」聲來。

    「但你們猜聖子殿下怎麼地?」

    這李蒙一拍大腿,說到激張處,大聲道:「一刀劈下,可斬鬼神啊!」

    「一刀就把天鶴宗中長老排名前五的寒冰門給斬了?」

    圍觀的弟子們一個個都是張大了嘴巴,一副」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的表情。

    李蒙不禁咂嘴道:「也不怪你們不信,要不是我親眼所見,我也不信啊!」

    「那一刀斬的,天鶴宗主都給嚇傻了!」

    聽得李蒙的話,周圍弟子俱各喝彩,更有人信心滿滿地說道。

    「如此一來,天鶴宗想要吞併我們寒冰門的陰謀,算是徹底破產了!」

    「我們寒冰門終是又以平等的姿態,重新立於各大宗門之中了!」

    「此皆賴秦楓聖子之功啊!」

    「真是姬掌門在天有靈,不絕寒冰門後嗣,降下了這傳奇的秦楓聖子啊!」

    但就在這時,忽地有一名年齡稍長的內門弟子摸著下巴上短而粗的鬍鬚沉吟道。

    「走了一個天鶴宗,來了一個玄月宗……」

    他似是故意說話嗆這些志得意滿的弟子,好潑他們的冷水,又好似是真是憂心於寒冰門未來的命運一般。

    「前有狼,後有虎,哪裡有得我寒冰門的立身之處哦!」

    ……

    其實,他說的話,也未必不對。

    寒冰門現在的的確確是前有天鶴宗這頭餓狼尚未死心,逡巡不去。

    後面又有玄月宗的母老虎,虎視眈眈的狀態。

    就比如現在,秦楓與夕月在這寒冰門的後山散心,分明一個是俊秀少年,一個是窈窕淑女,咳咳,至少看起來是窈窕淑女。

    按理說兩人也不是初次見面,之前夕月還是楚湘雪的時候,就跟秦楓在劍城的眠月樓里認識了。

    但此時此刻,月上中天,良辰美景,兩人卻是沒有一星半點的旖旎情愫出來。

    或者說,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才對。

    終於,夕月實在按捺不住了,一把拉住身側秦楓的手,氣鼓鼓地說道。

    「秦楓,你這沒良心的!」

    「我這一路上好心護你助你,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夕月急聲說道:「你的確會覺得楚湘雪和夕月是一個人很古怪,但你可能不知道,楚湘雪一直是我煉化的元神分身。」

    秦楓一聽到「元神分身」,也是微微一驚。

    秦楓跟小灰閑聊的時候提起過「煉製元神分身」這門秘術。

    這是正常情況下,地仙境都不一定能施展出來的手段。

    除非是有元魂聖體?

    秦楓對天鶴宗聖女的羽衣聖體嗤之以鼻,那是因為羽衣聖體,不過是天生就可以御空,而且擁有一層防護羽衣而已。

    真正作用與秦楓的青天琉璃體比起來,簡直就是天淵之別。

    但這元魂聖體則不一樣,凝練散仙元神就可以凝練元神分身。

    元神分身奪舍肉身之後,即便本體被毀,也就實力受損,境界都不會跌落。

    除非將本體與分身相繼殺死,不給分身以喘息之機,否則分身變為本體,實力恢復又可以繼續凝練元神分身。

    連壽元限制都可以忽視,等於是不死不滅的聖體。

    「你是元魂聖體?」

    秦楓發問,夕月也不掩藏,大大方方地承認道:「本體坐鎮玄月宗,分身在眠月樓收集情報……」

    「分身會與本體在性格上有一些差異,僅此而已!」

    秦楓微微一愣,卻聽得夕月如連珠炮一般說道:「你以為尚玄為什麼好好地去天鶴宗觀禮?」

    「為什麼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你跟寒冰門對決的時候指點你?」

    「你以為我是收到了尚玄的什麼神念傳音,才前來相助的嗎?」

    「我根本從你們離開天鶴宗期,就一直在暗中跟在尚玄後面!」

    玄月兀自說道:「以你的你心智,你該不會一直以為,你就是這麼運氣好,人人都喜歡你,偏偏要護著你周全吧?」

    秦楓聽得玄月的話,抬起頭來,望向長空皓月,淡淡一笑說道:「正是因為事有蹊蹺,所以我才一直都覺得,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

    秦楓微微轉過身來,看向月光之下的少女,語氣依舊淡淡,卻是帶著一絲威凌與寒意。

    「人貴有自知之明,我知自己的斤兩,若是你做了這麼許多,僅僅只是因為喜歡我……」

    他笑道:「秦楓實在愧不敢當。」

    「所以,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想來,你必是對寒冰門有所圖謀,我說的對是不對?」

    秦楓明明與夕月是舊事,之所以反而對玄月宗的聖女夕月有很深的戒心,也正是緣於有「自知之明」。

    若是在中土世界,他權勢滔天,武道卓越,儒道風雅,什麼樣的女人喜歡上他,都不會奇怪。

    但在散仙界,秦楓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散修,就算成為了寒冰門的聖子,也不過是三流宗門的聖子。

    比起尋常散修可能也就稍微好上一點,在二流宗門眼中,可能都羞於提及。

    若是楚湘雪那樣的風塵女子也就罷了,偏偏楚湘雪的真實身份又是玄月宗的聖女夕月。

    這事情就大大地有蹊蹺了。

    夕月見秦楓說破,似是終於下了決心,也不再跟秦楓繞彎子了,沉聲說道:「玄月宗想要吞掉寒冰門和天鶴宗之心久矣……」

    「我知道。」

    秦楓沉聲說道:「否則你也不可能將一個寶貴的元神分身放在劍城的眠月樓里。」

    「雖說是眠月樓賣藝不賣身的頭牌,但畢竟是煙花柳巷,你捨得下這樣的血本,必是因為玄月宗覬覦劍城,我沒說錯吧!」

    夕月淡淡說道:「原本一切計劃天衣無縫,只等挑起天鶴宗武力吞併寒冰門,我們再以黃雀之姿,捕殺天鶴宗這頭愚蠢的螳螂即可……」

    「只是千算萬算,卻偏偏少算了你這異數!」

    夕月似是苦笑道:「更沒想到你這個上位十幾天時間,位置都還沒坐熱的聖子,居然解除了天鶴宗與寒冰門的婚約……」

    「這樣一來,玄月宗的很多計劃,都難以繼續推行了!」

    夕月看向秦楓,語氣似帶七分威脅,另外三分卻又似玩笑一般。

    「其實宗主給我命令是叫我今日一劍殺了你!」

    「以絕後患,一了百了!」

    她笑著,意味不明道:「但我不想這麼做,我想給你一個我們聯手合作的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