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701章 殺個長老還受傷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701章 殺個長老還受傷了!字體大小: A+
     

    秦楓的動作快若迅雷,,所有大部分人都沒有看清他是如何由劍變刀,橫空出手的!

    即便是小部分看清楚的人,除了熟悉他的小灰以外,其他皆是完全驚愕得不明所以。

    因為秦楓的刀,實在是太快了!

    右臂受傷,青玉劍脫手的瞬間,右手握住一柄帶鞘長刀。

    左手握住,抽刀,劈斬一氣呵成!

    快到讓人的眼睛根本跟不上出刀的速度。

    等所有人聽到那一聲銳利刀響時,一切已經太遲了!

    秦楓出其不意的刀芒瞬間粉碎掉了易雲天斬出的幻劍。

    劍海粉碎,刀芒消散!

    這場驚天動地的比斗居然是以平局告終。

    金銘調整著自己一波三折的呼吸,卻還是大聲說道:「勝負已分了!」

    「易雲天長老毫髮無傷,秦楓這小子的右臂已是伶仃欲斷……」

    「你們還有什麼話說?」

    金銘趾高氣昂,眼高於頂,冷冷哼道:「如果你們還想保住你們聖子的命,最好叫他現在跪下來跟宗主大人認錯,並向易雲天長老求饒!」

    「這樣一來,也許他還會放你一條生路!」

    聽得金銘說的這番話,所有天鶴宗弟子乍聽之下,還沒有發覺出問題。

    陡然小灰卻賤笑了起來。

    「幹嘛要跟一個死人求饒?」

    死人?!

    聽得這話,所有的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

    忽地就有人驚叫了起來。

    「易長老……」

    只見,一道整齊的刀痕,不,確切地說,是一把戰刀,從易雲天的后肩劈下,肋下劈出。

    幾乎完整地沒入到易雲天的身體里。

    但秦楓的刀實在是太薄了,也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除了易雲天自己之外,誰都沒有發現。

    直到……

    那一具身體順著刀痕一分為二,一前一後地栽倒在試煉台的青磚上。

    至於身體裡面的血,早就因為逆仙魔丹的作用下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滴在這青磚之上,是扎眼得要命!

    關鍵易雲天的臉上至死都流露著,好似他才是最終贏家的笑容。

    一個死人是不要什麼面子了,他丟的面子,是整個天鶴宗的面子!

    「他的刀……難道說又是一件天仙器?」

    這一下大長老金銘徹底驚住了。

    畢竟這已經是短時間內第三次被秦楓同一個人打臉了。

    先說秦楓不可能破神鵬搏龍陣,秦楓破了。

    又說秦楓手裡的天帝青玉劍會碎,青玉劍不但沒碎,還破了鶴羽千幻劍。

    最後,他又說秦楓輸了,要他跟天鶴宗主和易雲天道歉求饒。

    這下更好,秦楓直接把易雲天給斬了!

    金銘簡直都要被秦楓打臉打出魔症來了!

    也許他不開口,情況可能還不至於會這麼糟糕……

    或者說乾脆說反話算了,也許秦楓反而就輸了呢!

    但金銘心裡不甘心啊,他哪裡甘心啊!

    而且他覺得完全不合理啊!

    機緣巧合得到一件天仙器,是完全合理的。

    畢竟這個事情上總是會有運氣好的人。

    但是,如果隨便拿出來一件武器就是天仙器,這未免也太誇張了一些。

    「不,不是天仙器……」

    天鶴宗主沉聲說道:「只是因為快,他那把戰刀沒有品級,只是他對力量的控制精確到毫釐,爆發出了散仙境四重九層最強的速度和力量……」

    秦楓的鳴鴻刀,乃是天照刀的底子,拿到散仙境來,的確就是沒有品級的凡物了。

    其中的鳴鴻刀魂,也沒有覺醒,天鶴宗的判斷並沒有錯。

    可是能夠以一把凡兵,僅僅以快的速度來斬殺一名天鶴宗的長老。

    這事情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而且連天鶴宗主都想不明白,為什麼秦楓的出刀,居然可以快到接近光速,甚至超過光速。

    以至於在刀芒與劍芒對撞之後,還能穿透過來,一刀斬殺易雲天!

    這不科學!

    可就在這事,更打臉的事情來了。

    秦楓撇下受傷的右手,左手隔空一收,神念外放,將那柄斬殺了天鶴宗長老的戰刀收了回來,緩緩推入鞘中。

    他左手信然拈起出一枚丹藥,捏碎了灑在右臂肩膀的傷口上:「居然還受傷了……」

    「算了,流了一點血,就當買個教訓好了!」

    這是什麼意思?

    他殺的可是天鶴宗的長老,而且還是吞了逆仙魔丹后,實力暴漲的天鶴宗長老啊!

    難道不應該是他被易雲天斬殺嗎?

    能夠反殺易雲天,不過才受了一點皮外傷,還要怎麼樣?

    居然還說買個教訓!

    這一下前來觀禮的其他宗門強者皆是搖頭:「要麼此子有天大背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才有這麼大的口氣……」

    「要麼此子就是太過膨脹自負,遲早一點就要倒大霉的!」

    就在所有人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天鶴宗被秦楓斬了一個長老,也只能打掉牙齒往肚子里咽的時候……

    秦楓又開口了:「我戰勝了易雲天,如此一來,婚約一事,應是自動作廢了吧!」

    話音落下,金銘頓時咆哮了起來:「小畜生,你休要欺人太甚!」

    「討了便宜還賣乖,你在我天鶴宗地盤上連殺兩人,連傷百人,你還要怎麼樣?」

    「當真以為我們天鶴宗不敢拿你怎麼樣不成?!」

    金銘此時已幾乎要氣炸,口不擇言道。

    「你信不信今日老夫就拚卻臉面不要了,將你擊殺當場?」

    金銘此時已經氣炸了,秦楓卻是冷冷而笑,愈發地冷靜。

    他抬起手來,一枚留影寶珠緩緩托起。

    其中映照出來的場景,正是秦楓與金銘等天鶴宗長老在煉神塔立下賭約時的場景。

    當時的金銘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今時今日這樣的情況,冷笑著滿口答應了下來。

    這就尷尬了,這就非常尷尬了啊!

    「難道金長老自己說的話,都不願意承認了?」

    秦楓拍了拍衣袖,將寶珠塞回到自己的衣袖裡說道。

    「人跟動物最大的差別,應該是言而有信……」

    小灰也是在後面賤笑道:「不然說話跟放屁有什麼差別?」

    「你……你……」

    金銘的臉已經因為憤怒而抽搐了。

    第四次打臉了!

    這已經是在短時間內,被秦楓第四次打臉了。

    這真的是打出魔症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