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649章 最終試煉,界域之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649章 最終試煉,界域之門!字體大小: A+
     

    熾烈火光映在秦楓的臉上,霎那之間連他也驚住了。

    「澤沐!」

    劇烈的爆炸之中,即便沒有被烈焰吞噬的機甲部分,也因為失去了整體架構的支撐,迅速在重力之下被徹底壓成了粉碎。

    只有那枚金令倖存下來,在深不見底的黑暗之中穿梭而出,最終落回在了秦楓的手中。

    感受著掌心裡足以將皮膚灼傷的炙熱,秦楓終於難以抑制心底的悲痛,右手用力抓住自己的胸口,似是痛的要將心都給摳出來。

    「澤沐……」

    就在此時,張澤沐的聲音忽地就從金令之上傳來。

    語氣還帶著在這妖界死星內重力過大導致的遲滯。

    這是他新錄的,也許就是張澤沐的遺言了。

    「師尊,你常說『人死有輕如鴻毛,有重如泰山』。」

    「徒兒亦時常決定,有朝一日當為大義而死。」

    「中土不可一日無師尊,天外天前路也不可無師尊……」

    「如此……徒兒之死,就不再是輕飄飄的鴻毛了。」

    聽到這裡,秦楓的眼淚終究是止不住地掉了下來。

    只聽得金令里張澤沐的話音最終低沉暗啞,語氣卻是越發地堅定:「願來世,仍與師尊再續師徒之緣。」

    「師尊,永別了!」

    聽得張澤沐的絕語,秦楓只覺得心如刀絞,指甲深深嵌入到了肉里。

    但他卻是無能為力。

    即便他在中土已經成為了大帝,但面對這界域層面的手段,卻依舊無能為力。

    此時此刻,已經進入隧道朝前走去的其他眾人,遲遲沒有等到秦楓等人跟上來,竟又去而復返。

    登時他們就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浩渺星芒之下,處變不驚,往往天塌不驚的秦楓,竟是捶胸頓足,潸然淚下。

    身邊秦嵐更是哭得如淚人一般,一直喃喃地說著「對不起」。

    再看這幾人,連上他們區區不過十五個人,此時竟少了一個身影。

    「張澤沐……張澤沐哪裡去了?」

    面對眾人的詢問,丁毅忍著悲痛說道:「張夫子為了保護秦尊,已經……」

    「他已經……」

    聽到這裡,所有人在看到秦楓手裡攥著的金令,登時都明白髮生什麼事情了。

    秦嵐哭著說道:「都是我沒用,如果不是我的機甲出了問題……」

    「怎麼可能連累攸月姐,連累哥哥,繼而害死了澤沐大哥……都是我沒用!」

    眾人都沒有想到,界域之門還沒有到,團隊里居然就開始死人了。

    而且一死就是張澤沐這樣的核心人物。

    此時此刻,雖然隧道之內因為處在妖界核心的緣故,不再受到一億倍中土鍾離的影響。

    但隧道內的人,卻一點都不比萬斤壓身來得好過。

    尤其是秦楓自己。

    但是作為團隊的核心,他只得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輕聲說道:「人死不能復生……」

    「已經沒有回去的路了,我們繼續走吧!」

    死星之內的隧道,寂靜得叫人不寒而慄。

    不是石頭製成的,而是無數細密的,如液體般的物質澆鑄而成。

    穿梭在其中,就好像是走在滴水的洞窟中一般。

    也不知就這樣走了多久,終於,所有人來到了一扇封閉著的古門面前。

    不知名的材料製成的巨門,足足有一座天穹那麼高,那麼大。

    其上似青銅澆鑄出了無窮無盡玄奧的花紋,自下而上,散發出無窮無盡的浩瀚氣息。

    仿若立在眾人面前的不是一座銅門,而是一座宇宙那般。

    雖然看不懂這古門上的文字,但毫無疑問,這是先於中土世界,甚至先於這一域之前就存在的神跡。

    足以讓強如真武至尊的人,都望而卻步。

    甚至真武至尊在這金屬巨門之前,都好像是螻蟻那般。

    「這就是界域之門了嗎?」

    秦楓身邊的鐵木真抬起頭來,看向銅門上澆鑄的花紋,喟然嘆息道。

    「我等皆是中土睥睨天地的強者,在這一扇銅門之前,卻是渺小得如同螻蟻一般。」

    就在眾人等待的時間裡,只見界域之門周圍,幽暗的漆黑光芒中,不斷地有通路開啟又關閉。

    「想來,所有死星的深處,都有隧道通向這界域之門。」

    「這裡就是此方世界修鍊者的終極試煉之地了。」

    秦楓看向周圍空間里,不時開啟又關閉的通路,分析道。

    「殊途同歸的最終歸宿嗎?」

    但卻沒有其他世界的強者到來,有的時候,開啟的通路會帶來一些遺物和屍骨。

    雖然各個世界的修鍊方法和層級都不一樣,但從骨骼上就可以看出,這些絕對都是隕落在通路中的真武至尊級別的強者。

    甚至有的獸形的強者,類似於洪荒巨獸,從骨骼強度上來看,實力比起人族強者來,還要更強。

    但應該是吃了孤軍奮戰的虧,最終也隕落在了不知名的死星深處。

    如果不是秦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不僅一堆強者一起飛升,還最大可能地利用了帝君星艦和機甲的作用。

    否則的話,他們恐怕也沒有可能站在這界域之門之前了。

    秦嵐等人立在這高如天穹的界域之門,卻是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一齊看向秦楓。

    「我們雖然到了界域之門,可是我們又該如何開啟他,或者穿過他呢?」

    正當眾人困惑不解的時候,只聽得一聲清音響起。

    「諸君,請聽我一言。」

    一道白衣人影已是緩緩化出,立在眾人面前。

    正是中土人族天道。

    眾人看到著陡然出現的中土人族天道,皆是一驚道:「道先生?!」

    「你明明沒有跟我們一起上帝君星艦,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此地?」

    秦楓解釋說道:「中土人族天道曾經與我合而為一,後來又從我身體中分裂出來,成為了如今新中土的天道。」

    「所以他有一道殘魂分身是與我共生的。」

    「只不過這道殘魂力量有限,只能夠出現一次。」

    也就是說,此時站在界域之門之前的並不是真正的中土人族天道,而只是他的一具分身。

    等於是中土人族天道過來指導了一下秦楓等人通過界域之門而已。

    秦楓朝著中土人族天道拱了拱手問道:「道先生,還請教給我們通過此門的方法!」

    聽得秦楓向自己請教,中土人族天道不禁笑了起來:「沒有什麼方法,自然是推開此門即可!」

    「推開此門即可?」

    跟在秦楓身後的嚴武忽地就詫異了起來:「飛升難道這麼簡單啊?」

    「你不會是在誆騙我們吧?」

    中土人族天道見又是嚴武在搞事,這傢伙也不是第一次說他誆騙眾人了,當即臉上露出些許不悅之色。

    「你看來簡單的事情,未必就簡單……」

    「你看來複雜的事情,也未必就複雜。」

    中土人族天道似是故意刺激嚴武說道:「你若覺得簡單,你便試試去就是了!」

    嚴武聽得中土人族天道有意埋汰自己,也是一股子「真武至尊」的驕傲襲上心頭。

    「老子堂堂真武至尊,難道會連個門都推不動嗎?」

    嚴武一邊說著,一邊就擼起戰袍的袖子:「老子這就推給你看!」

    秦楓本來想阻止這小弟瞎來,但在這界域之門之上,他還沒有感受到什麼殺意。

    嚴武又是真武至尊境界,最多也就吃點虧而已。

    「此時眾人都被這界域之門的氣勢所震懾,根本沒人膽敢上前……」

    「倒是正需要一個這樣胡鬧的,去試試看這界域之門的底細。」

    秦楓雖然心裡有點對不住嚴武,但還是沒有阻止他。

    界域之門當然不會被嚴武這樣輕輕鬆鬆就推開了。

    所以他很快就遭麻煩了。

    嚴武一開始還大搖大擺,拽得二五八萬地朝著界域之門走去。

    才走到距離界域之門百步的地方,連門邊都沒有摸到就……

    「噗通」一聲,嚴武直接雙膝就跪了下來,像瘋了一樣磕頭如搗蒜。

    嘴裡喃喃自語不說,把頭都給撞破了,都不曾有絲毫的停歇。

    簡直就像是中了夢魘一樣!

    更兼渾身哆嗦,又像是被嚇的一般。

    秦楓看到這一幕,當即一聲厲喝做浩然吼:「智者不惑,仁者無憂,勇者無懼!」

    「咻……」

    被秦楓用浩然吼轟中,嚴武發瘋似的舉動才停了下來,臉色煞白,如同虛脫一般跪坐在地上。

    他嘴裡還喃喃自語道。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秦楓走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嚴武,將這已經嚇傻掉了的真武至尊,幾乎是拽著拖了回來。

    扁素心上前搭著嚴武的手脈,又給他吞了幾顆安神的丹藥,這才讓他回過神,緩過氣來。

    眾人看到嚴武的模樣,都是好奇問道:「你靠近那界域之門的時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嚴武出了一大口粗氣,方才說道:「天道威壓,不是我們可以抵禦的……」

    「我們回去吧,這……這界域之門,真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我們回去吧!」

    說到這裡,這明明已經真武至尊境界的大男人,居然像孩子似的一把抓住秦楓的胳膊,哇地一聲哭了起來:「老大,我怕!」

    聽得這話,秦楓的眉頭剎時就皺了起來。

    「回去?又哪裡有路可以回去?」

    秦楓的話,一語就點醒了幻想可以「知難而退」的嚴武。

    「難道你覺得,憑藉我們的肉身,可以飛得出這妖界死星嗎?」

    聽得秦楓的話,嚴武的哭聲一下子就止住了。

    整個界域之門前,是死一樣的寂靜。

    如果不能打開界域之門,飛升域外,所有人都將被困死在界域之門之前。

    進也得,不進也得進!

    就在這時,中土人族天道緩緩開口說道:「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意志不夠堅定,所以被界域之門的威勢所攝。」

    「如果不是秦尊你以儒家浩然吼將他震醒,可能他會直接磕頭把自己磕死。」

    眾人聽得中土人族天道的話,臉上憂慮的神色越發重了起來。

    秦楓卻是反問道:「也就是說,只要念力足夠強大,就可以安然無恙地推開這界域之門?」

    中土人族天道看了看秦楓,凝重說道:「理論上來說,是可以的!」

    聽得這話,眾人更是覺得無望了。

    就拿面前的嚴武來說,武力雖強,念力卻差得太遠。

    還沒走到界域之門之前,就被天道威嚴震懾得差點把自己給玩死了。

    但如果是念力足夠強大的儒生,身體素質恐怕也很難讓他們穿過妖界死星深處的隧道來到此地。

    當然了,張澤沐這樣乘坐帝君星艦和機甲來的除外。

    秦楓反倒覺得沒有什麼問題。

    畢竟當年天帝自天外天降臨中土傳法給人族時,就是儒武雙修的。

    只是後來儒、武兩道各自分流,成了現在的體系。

    「也就是說,可能最後有資格推開界域之門的,只有秦尊或者丁毅?」

    蒙攸月有些沮喪地分析道:「除了張澤沐以外,只有他們兩人是儒武雙修,其他人的念力強度恐怕也是不夠的。」

    嚴武因為修鍊偷工減料,好吃懶做,屬於念力強度幾乎沒有的弱貨,完全是靠著秦楓的提攜,硬拉上來的真武至尊。

    其他人就算有一些真武至尊的念力,但也與儒道至聖級別的念力,相差甚遠。

    那豈不是說……

    鐵木真看了看面前的界域之門說道:「我們妖族的修鍊方式,命魂一體,用的是伐毛洗髓的淬鍊方法,妖力也融合武力和念力,等於是人族的儒武雙修。」

    「我們應該也可以嘗試看看,推開這界域之門。」

    但是……

    其他人怎麼辦呢?

    聽得這話,其他眾人的眼神皆是黯淡了下來。

    雖然臨行之前,所有人都想過可能會犧牲在天外天的路上。

    但就這樣進退不得,被困死在界域之門,未免也太叫人憋屈了一些。

    但就在這時,秦楓忽然開口了。

    「此事無妨,我必不會讓大家被困死在這裡……」

    「就由我在前為諸君開路吧!」

    聽得秦楓的話,中土人族天道的目光驟然一變,竟也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秦楓,你瘋了嗎?」

    「你難道要以一人之力,承載他們所有人通過界域之門時的天道威壓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