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639章 秦尊醒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639章 秦尊醒來了!字體大小: A+
     

    從秦楓胸膛升騰起的清光里的,赫然托著《天帝極書》。

    這本《天帝極書》自從秦楓昏迷之後,就一直沒有人再見過。

    畢竟秦楓的底蘊之一,最重要的就是《天帝極書》。

    另外兩件底蘊,《吞天神功》已經有很多人學會了,天帝葯園也被秦楓轉贈給了鐵木真。

    唯獨這《天帝極書》不見了。

    以至於連小灰等《天帝極書》里的魔寵都猜測,是不是這本書在書中小世界轉化為中土世界的時候融入其中消失了。

    或者是能量超過負荷直接粉碎了。

    直到此時此刻,才重新出現在了秦楓的身邊。

    清光籠罩下的書頁無風而動。

    只見其中雖然記載秦楓歷程的書頁還在,但繪有小世界的書頁卻是全部變成了空白一片。

    在「唰唰唰」地不知翻過了多少頁之後,攤開的兩頁之上,赫然是一枚破碎的琉璃寶珠模樣。

    琉璃寶珠緩緩升起,懸浮在了秦楓身體的正上方。

    無數光華流轉,寶珠之上雖然破碎,卻依稀是中土世界的形象。

    倘若此時此刻,中土人族天道在這裡,一定會驚呼出聲。

    因為《天帝極書》里冉冉升起的,正是中土世界的殘破之心。

    原本被武帝林淵全力一劍轟得幾乎粉碎的世界之心,此時經過了三個多月的時間,居然大半都修復完畢了。

    就好像是沙漏一般,秦楓周身的力量受到《天帝極書》的吸引,紛紛朝著書上聚攏過來,旋即書上清光更盛。

    就好像有一雙巧手將清光捶打成修補世界之心的碎片,一片一片地捶打鍛造,再一片一片地拼接在殘破的世界之心上。

    積蓄了三個月的力量,終於在這一刻派上了最重要的用途。

    一切都是鬼斧神工,令人嘆為觀止。

    ……

    此時此刻,姜雨柔所在的房間里,蒙攸月,韓雅軒,風七月,南宮幽若等等女子,皆是圍在姜雨柔的床邊。

    至於男人,無論是孩子的爺爺秦弒,還是作為孩子叔公的秦傲,還是虛無一,趙子龍等一眾叔叔和准「乾爹」,統統不得入內。

    不過這些臭男人也樂得自由,尤其是秦弒,聽得姜雨柔為秦家添了個孫子,高興地隨身夾著的摺扇都扔到了屋頂之上。

    「大家都來喝酒啊!」

    這幽水宮的宮主,外加中土第一殺手組織天羅殿的殿主,哪裡還有半點矜持的模樣。

    「老子有孫子了!」

    「老子請大家一起喝酒,今兒個咱們高興,百年陳釀的酒,咱們喝一壺倒一壺……」

    「哈哈哈哈!」

    身為叔公的秦傲也是大笑了起來:「大哥你去備酒,我去抓點野味,準備好菜!」

    眾人皆是哈哈大笑了起來:「你這鬼尊高手去打獵,不知道哪頭妖獸又要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外面男人們胡鬧得凶,房間里的女人們也沒閑著。

    別管這些女孩子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武將,是一國的女武聖,是殺人不眨眼的女殺手,還是心若冰心的女神官,此時此刻一個個都若母性泛濫一般,爭著搶著要姜雨柔的小孩子。

    甚至差點為爭著抱小孩鬧起彆扭來了。

    要說最激動的,當屬秦嵐和秦楓的母親鍾離靈了。

    秦嵐抱著襁褓里的嬰孩,笑得都合不攏嘴,不停地逗著眼睛都睜不開的寶寶說道。

    「臭小子,你該叫我姑姑知道嗎?」

    「要叫姑姑,要乖哦!」

    旁邊的鐘離靈看向還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如紙的姜雨柔,柔聲說道:「雨柔,我的好媳婦,你受累了。」

    姜雨柔蒼白的臉上,添上一絲紅暈,咬著有些乾裂的嘴唇,無力地說道:「母上大人,快別這麼說……」

    「能把秦楓的血脈帶到這個世上來,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夙願。」

    「這樣,就算他一直也醒不過來了,我也……」

    姜雨柔似是察覺到自己說了不吉利的話,驀地就噎住了話,側過臉來,默默地揩了揩淚水。

    眾女聽得這話,也如當頭一盆冷水澆下,剛才搶著要抱孩子的熱情勁兒,興奮勁兒全都沒有了。

    看到氣氛一時尷尬,在一旁照顧姜雨柔身體的扁素心趕緊起身來打圓場道。

    「雨柔才剛剛生產,體力消耗太大了,大家還是不要影響母嬰休息了。」

    「等過幾日再來看望不遲。」

    眾女也紛紛點了點頭,秦嵐也是依依不捨地將孩子放回到了搖籃之中,隨著眾人走了出去。

    扁素心將眾人送出房門,忽地冷不丁有人將她的面上覆著的紗巾一扯,露出面巾之下清麗脫俗的面容來。

    「你……你扯我紗巾幹嘛?」

    扁素心正要動怒,卻見動手抽她紗巾的人正是好姐妹韓雅軒。

    「雅軒,你又胡鬧,幹嘛要扯我的紗巾!」

    哪知韓雅軒「咯咯」地笑了起來:「素心姐,你以前因為給秦大哥療傷,耗盡生機之力變成老嫗模樣的時候,要用紗巾遮面,怕別人笑話你……」

    「一個月前,你不是從西北妖帝的天帝葯園裡,得到了一副陰陽何首烏服下了嗎?」

    「我想著你應該就恢復昔日容貌了,這不是怕你不自信要一直戴著面紗嘛……」

    說著,韓雅軒抖了抖手裡的面紗,逗著她說道:「你看你,素心姐,你不但恢復到以前的青春容貌了,還比以前更漂亮了呢……」

    說著她還忍不住在扁素心的臉上輕輕捏了一下,笑道。

    「我要是個男人啊,我肯定娶了你……」

    「幹嘛要一直戴著面紗呢!」

    話音未落,手裡的面紗卻是被扁素心劈手又奪了回去,不由分說地戴回到了臉上。

    正當韓雅軒都詫異的時候,扁素心卻是低聲說道:「他都不在了,我這容貌又能給誰看呢?」

    「我是形容枯槁如老嫗,還是美若天仙,又有什麼差別呢?」

    就在這時,忽地門外的蒙攸月驚叫了起來。

    那驚叫聲,簡直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沒錯,就是大白天見了鬼!

    只見蒙攸月的手指著前方長廊的盡頭,丹鳳眼驚訝得都睜得如有鵪鶉蛋大小了。

    眾人好奇之下,循聲朝著長廊盡頭望去。

    霎那之間,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驚住了。

    就好像時間停滯了一般,又好像有人對這走廊上的人都施了魔法。

    所有的人的動作表情都僵住了。

    直到扁素心和韓雅軒也將目光朝著走廊盡頭投去。

    只見,一道紅色衣裙,身姿搖曳的年輕女子,緩緩扶著一名身穿絲綢睡衣,拄著一根竹棍的男子,一步一頓,緩緩從走廊盡頭走來。

    那名男子面容消瘦,眼窩也因為飢餓而陷進去許多。

    至於渾身的關節膝蓋,更像是因為久卧床榻,不曾運動的關係,有些僵直。

    以至於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小夥子,竟是要像七八十歲的老人一般,要用樹枝做拐杖緩緩地前進。

    但他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頹廢病態的氣息散發出來。

    即便這具身體還脆弱不堪,但他的目光卻是堅毅如不可化開,亦不可粉碎的寒冰那般!

    在一邊扶著他的夢小樓,也沒有絲毫的不耐煩,就這樣扶著他,不徐不疾,一步一步地朝著走廊盡頭的廂房走去。

    下一秒,幾乎所有人都驚喜地叫出聲來。

    「秦楓!」

    「哥哥!」

    「秦大哥!」

    「你……你終於醒了?!」

    只聽得這一聲驚呼,院子外面的男人們也是一下子都驚住了。

    「秦楓醒了?」

    「這臭小子終於醒了?!」

    「真的假的,要是有人敢耍老子,老子是會打人的啊!」

    「快去看看,快進去看看!」

    「我們秦楓世家今日莫不是要雙喜臨門了嗎?!」

    可是當他們就要衝進後院來的時候……

    「鐺鐺鐺鐺」幾聲悶響,沖在最前面的嚴武忍不住大臉就撞在了夢小樓信手布下的屏障之上,半邊臉都腫得像小山似的了。

    但饒是如此,眾人還是聽到了秦楓的聲音。

    雖然不高,雖然氣若遊絲……

    但的的確確是秦楓自己的聲音。

    「諸位,我已無恙了……」

    「勞煩大家擔心了!」

    一時間,整個大澤聖院都沸騰了起來。

    沒有任何人下令,一道道光芒已是忍不住衝天而起,徑直朝著大易聖朝,大秦帝國,西北妖國,以及聖裁武院和各大宗門,三大學院的方向衝去!

    更多的人拿出了信箋,忍著激動,用顫抖的手寫下了傳訊信箋。

    「秦尊醒了!」

    一時間,成為了在這一時間寫下的最多的信箋,在整個中土世界不脛而走。

    前後不過十幾息的時間,先是無數道光影從大澤聖院中飛出。

    又是無數道光影從大易聖朝,大秦帝國,西北妖國,以及聖裁武院和各大宗門,三大學院向著大澤聖院的方向急速飛來!

    然而此時,被眾女簇擁在姜雨柔床邊的秦楓,卻是艱難地俯下身體,顫顫巍巍地從姜雨柔的懷裡接過了這新生的男丁,忍不住將他抱在自己懷裡,用鬍子茬兒輕輕地觸碰著他嬌嫩的肌膚。

    姜雨柔在調整了好久的呼吸之後,方才從秦楓蘇醒的巨大驚喜之中回過神來。

    她看向身邊那抱著孩子的男子,眼神裡帶著的皆是蜜意與柔情。

    「秦楓,你看這孩子多像你啊……」

    姜雨柔笑著說道:「你有沒有想過……」

    「這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又是你秦楓世家的長房長孫……」

    「你給他取什麼名字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