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637章 對林淵的制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637章 對林淵的制裁!字體大小: A+
     

    中土人族天道無奈地點了點頭。

    「這樣的負荷之下,沒有當場崩潰,能夠活著,已經是幾乎不可能達到的奇迹了!」

    秦弒等人皆是關切問道:「那他究竟能不能再醒過來?」

    「幾率有多大?」

    「需要我們做什麼嗎?」

    面對所有人關切的目光,中土人族天道又嘆了一口氣:「生死有命,一切在天……」

    「可惜的是,我們除了照顧他的起居,其他什麼都做不了了!」

    聽得這話,人群中的扁素心忽地開口問道:「不對啊,秦楓不是有一枚雷霆元種嗎?」

    「不是可以增加百年壽元嗎?為什麼不讓他服下?」

    隔著雪白的面紗,眾人都能夠感受到扁素心的關切與擔憂。

    「對啊,老大手裡不是有當時你送給他的雷霆元種嗎?」

    但旋即人群里的嚴武眉頭就皺了起來,他看著中土人族天道狐疑道:「老大婚禮上給他送禮的,是你吧?」

    「不會是荒天道變成你的樣子,來送了個假的吧?」

    「那他媽可就坑爹坑大了!」

    面對嚴武的質疑,中土人族天道有些無奈地說道:「婚禮上的,的確是我,不是荒天道……」

    「那枚雷霆元種也是真的,不是假的。」

    聽得這話,連一向不緊不慢的譚鵬都焦急了起來:「那你趕緊給老大用啊!」

    「你這是要急死我們啊!」

    就在這時,中土人族天道又搖了搖頭:「雷霆元種是用來在壽元耗盡的情況下續命用的……」

    「秦尊如今的狀態,並不是壽元枯竭,而是識海粉碎……」

    「所以雷霆元種並不能讓他醒來,只是為他增加一百年的壽元。」

    這時,帝女忽地又想起了什麼,低聲疑問道:「可是,你既說他耗盡所有壽元,以身為世界,為什麼他還能活著?」

    中土人族天道淡淡笑道:「這就是吉人天相了。秦楓捨身取義,以身化世界,反而讓自己與這新生的中土世界同化同生……」

    「世界不滅,他就不會死去。」

    聽到這話,帝女又趕緊問道。

    「那他如果隕落了呢?」

    中土人族天道沉聲說道:「那我將代行他的職能,直到我的能量也耗盡,就是這世界的終結了。」

    「如今我的力量經此一劫,也大不如前,如果秦尊隕落,我最多也就為中土世界再支撐百年時間……」

    聽著這話,人群中的夢小樓不禁喃喃道:「也就是說,秦楓除非被人殺死,否則也許會成為這下位世界中,唯一一位天地同壽,近乎不死不滅的『人』?」

    秦嵐卻是將臉輕輕靠在哥哥冰冷的面龐上,哭著說道:「天地同壽又如何?不死不滅又如何?」

    「就算受億萬人尊崇景仰,頂禮膜拜……」

    「如果是一個再也醒不過來的哥哥,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

    她淚水清漣,哭聲叫人心碎:「我只是想要一個,以前那樣的哥哥!」

    一邊的蒙攸月也實在看得心酸,輕輕將秦嵐摟到自己懷裡,強忍著悲痛,柔聲安慰道:「嵐嵐,秦楓這傢伙一定會沒事的……」

    「你怎麼捨得丟下我們大家呢?」

    她忍著自己的淚水,輕輕撫著秦嵐的面龐道:「嵐嵐,你可要堅強起來啊……」

    「畢竟,你是他秦楓的妹妹啊!」

    秦嵐聽到蒙攸月的話,便知道她是告訴自己,不要忘記她是秦楓妹妹的身份。

    如果秦楓真的醒不過來了,秦嵐也要當仁不讓地扛起秦楓世家的大旗。

    至少在姜雨柔腹中的孩子順利出生,到成年之前的這段時間,都是如此。

    人群中,一身漆黑鎧甲的帝女林芷妍,遠遠地看到秦楓如今變成這般模樣,也覺得心中刀絞,黯然神傷之下,正要迴轉身來,獨自離開。

    忽地被一個人叫住了。

    「帝女殿下!」

    林芷妍的腳步一時停住了。

    「姨娘……」

    喊住林芷妍的正是夢小樓。

    夢小樓見帝女這樣稱呼自己,也是淡淡笑了笑說道。

    「芷妍,秦嵐畢竟閱歷還淺……」

    「秦楓昏迷的這段時間,中土世界依舊由你來管理吧!」

    林芷妍聽到夢小樓的話,慚愧地低下頭來,輕聲說道:「秦楓會變成現在這樣,中土會變成如今這樣,都是因為我父……不,都是因為武帝。」

    「我又如何能夠再以武帝之女的身份來管理這中土世界?」

    「這不合適,實在是不合適。」

    卻在林芷妍連連擺手推辭的時候……

    一雙如凝脂般的玉手,不由分說地握住了她的手掌。

    夢小樓用不容置喙的語氣,長聲說道:「林淵是林淵,林芷妍是林芷妍……」

    「秦楓不曾因為你是林淵之女,就對你復仇加害……」

    「他不曾將你當作仇人的女兒來對待,你又何必為難你自己呢?」

    她看向面前目光驚愕的林芷妍,緩緩說道。

    「你還記得秦楓在前往妖界時對你說的話嗎?」

    「如果他去妖界不能歸來,或者隕落於妖界,就由你代替他成為中土之主!」

    林芷妍一時驚住了,夢小樓說的話,的確是在濟源城定下妖祖討伐軍作戰方略時,秦楓對她說的話。

    當年眾人不過以為秦楓是未雨綢繆,以防萬一……

    甚至認為不過是秦楓拿來安林芷妍之心的笑談。

    此時此刻,在夢小樓的口中說出來,卻是那麼地莊重嚴肅。

    讓林芷妍一時都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夢小樓卻是攥住了她的手,輕聲說道:「我相信,即便秦楓事先有留下過這麼安排的話,他必然也會做出跟我一樣的決定!」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秦楓的路,他未盡的事業,終究要有人幫他繼續堅守下去的!」

    聽到夢小樓話音里的悲涼之意,林芷妍也終於忍不住抱住了她。

    「姨娘。」

    「都是我不好,我如果能早點阻止我爹和我娘就好……」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

    夢小樓卻是抬起頭來,看向天空,喃喃自語道:「他說過,他會回來的……」

    「秦楓他,他一生從來都不失信於人!」

    ……

    此時此刻,天外天之上,上位世界里。

    重重玉宇瓊樓,一座座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宮闕,到處紫氣蒸騰,瑞氣蒸騰。

    最中央的位置,無窮無盡的星芒匯聚過來,形成一柄足足有一座世界大小的劍身幻影。

    如幻似真,屹立於重重宮闕的最中央。

    而在這巨大的劍影之下,一座開闊到令人一眼望不到頭的廣場之上。

    到處都是一根根的高接青冥的巨大劍形雕塑。

    肅殺劍意似無處不在,籠罩全場。

    奇怪的是,這麼巨大的浮空廣場上,卻只有寥寥十幾個人立在其上。

    其中十幾名青年,有男有女,卻是皆穿劍裝,手握重劍,凝神戒備地盯住被雙手反綁,立在廣場最中央的金甲武者身上。

    如果此時有中土強者在場,一定會發現這十幾名青年男女無一例外,實力都超過了他們所能認知的上限。

    甚至超越一擊毀滅中土世界的武帝林淵元神。

    但被這十幾名強者圍在最中央的,渾身被金色繩索纏繞的金甲男子,卻是依舊凜然布局,昂頭而立,嘴角甚至還帶著不屑的冷笑。

    須臾,一道如銀河般的天幕從巨劍上方緩緩垂下。

    一道高約萬丈的模糊人影緩緩從天幕之中走出,雖然容貌看不真切,卻還是挾著滔天壓力,覆蓋整座浮空劍台。

    那立在金甲男子身後的武者猛地抬起一腳,狠狠蹬在金甲男子的膝蓋上。

    「你這戴罪之人,見到了帝使大人,還不跪下!」

    金甲男子被這一腳蹬在膝蓋上,終是不甘心地半跪了下來。

    只聽得他身後的年輕強者朝著天幕上的人影,拱手道:「帝使在上,弟子是此方世界,昭明劍域的刑名長老……」

    「今日叨擾帝使,乃是有一件罪大惡極之事向您稟告,請您定奪!」

    天幕上的人影不曾說話,等那刑名長老說下去。

    「我域弟子林淵,逆亂時間長河,私自下界,並毀滅了一顆下位世界的生命星辰……」

    「他雖然為防此事敗露,將私自下界的元神分身在下位世界銷毀,一度也確實瞞住了我們……」

    刑名長老義正嚴詞大聲說道:「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做下這等要案,自是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

    「沒多久,我們刑名堂就發現劍域外的時空軌跡有異常,似是被人動過了手腳……」

    「我們順藤摸瓜,果然就將這大奸大惡之徒給抓了出來!」

    刑名長老朝著天幕上的人影拱手沉聲道:「他私自前往下界,本來就已經是犯了域內的重罪,僅這一條就足以被廢掉元神,開除弟子名籍了。」

    「更兼他毀滅一顆生命星辰,視人命為草芥,更造下殺業無數。」

    「按照我域刑名,毀滅生命星辰是頭等重罪,當受萬劍穿心之刑罰!」

    他見天幕上的帝使一言不發,又躬身請示道:「十八年前,乃是帝使保舉林淵直接加入我們昭明劍域……」

    「故域主示下,叨擾上界帝使,請您最終定奪!」

    「但這兩宗都是我域重罪,若姑息養奸,怕難以服眾,懇請帝使裁決!」

    天幕上的人影看了看義正詞嚴的刑名長老,又看了看半跪在地上,依舊昂著頭的林淵,忽地冷冷一笑。

    「一顆下界的生命星辰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刑名長老聽到帝使的話,霎那之間就驚住了。

    「帝使大人,下位世界的生命,難道就不是生命嗎?」

    「殺了數億人,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天幕之上的帝使冷冷說道:「井底之蛙一般的小輩,有人居住的生命星辰,本質上與其他星辰有什麼區別嗎?」

    「我們上界手段,一擊之下也不知道可以毀掉多少顆生命星辰,難道你還打算清算我們上界不成?」

    刑名長老聽得這話,似是感到忿忿,大聲爭辯道:「可是林淵這個傢伙,毀掉的是自己曾經所在的生命星辰!」

    「這與弒殺父母,又有什麼差別?」

    「帝使大人,您怎可如此黑白不分,姑息這等大奸大惡之人!」

    話音落下,只覺得一股大力驟然鎮壓在他身上,讓那名刑名長老臉色頓時蒼白如紙,險些就是一口鮮血要噴了出來。

    「小輩,注意你跟本座說話的語氣!」

    天幕上的人影,聲音倨傲冷峻道。

    他看向雖然半跪在地上,但嘴角已是扯得要笑出聲來的武帝林淵說道。

    「林淵,雖然毀掉個把個生命星辰,並算不得什麼大的罪過,不過……」

    帝使的話音一轉,徐徐說道:「你逆轉時間,私自前往下位世界,卻是放在任何一界都是難以擺脫的重罪……」

    聽得帝使的話,刑名長老身後的弟子趕緊補充說道:「帝使大人,按我域刑名,私下前往下位世界應廢掉元神,除去弟子名籍,還要……」

    「呱噪!」

    那名弟子還沒有說完,已是被天幕上的巨大人影隔空抬手,直接狠狠地扇飛了出去,重重撞擊在了廣場巨大的劍柱上,不由得面如金紙,大口吐血。

    「這……這……」

    刑名長老哪裡想到這位上界的帝使居然隔空出手,一言不合,直接傷人。

    「閣下欺人太甚了吧!」

    他身後的副長老剛要發作,「嘭」地一聲,又是狠狠倒飛出去,大口地吐著鮮血。

    此時此刻,被刑名堂眾弟子束縛的林淵已是冷冷站起了身來,得意地看向驚得目瞪口呆的刑名長老看了一眼。

    殺機冷冷。

    只聽得天幕之上的人影緩緩說道:「林淵,你私自下界,罰你封印於極寒劍域百年,潛心閉關。」

    「禁足百年期間,不得離開極寒劍域半步,你可服從這樣的處罰?」

    原本要廢掉元神,除去弟子名籍的重罪,到了這名帝使嘴裡,就這樣高舉輕放,僅僅處以閉關禁足百年,就這樣算了。

    「殺了生命星辰幾億人,就罰禁足一百年……這算什麼狗屁懲罰!」

    刑名長老氣血翻騰,卻聽得高天之上,一道聲音環繞整座劍域,徐徐道。

    「林淵既然是上界看中的人選,那就依帝使的意思辦吧!」

    「本域主,也沒有什麼意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