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621章 武帝弒師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621章 武帝弒師往事字體大小: A+
     

    當時秦楓和童淵為了穩住呂奉先,承諾呂奉先不僅可以列土封疆,成為第八家諸侯國,而且聖裁武院只是名義上掌控,該國可以稱臣不納貢,擁有絕對的自治權。

    不過這都是私底下的密約,見不得陽光。

    如今呂奉先卻是故意要秦楓當著眾多聖裁武院強者的面承認。

    這樣一來,如果秦楓失信於他,無異於會毀掉他的儒君清名。

    但不談他攔截武帝歸來的計劃能否成功,秦楓只要說出這句話,本身就會惹來無數的麻煩。

    如果說秦楓之前是將七國的利益給出賣了,接下來的一句話,等於是將聖裁武院的利益都給出賣了。

    秦楓是澠池盟主,在中土人族整體利益上考量,的確可以做出部分權力的渡讓。

    甚至可以選擇各國割讓一部分領土出來再建一國。

    這也是在澠池大會時,各國搶破腦袋都要去爭澠池盟主的原因之一。

    因為這也屬於澠池盟主的職權範圍之內,雖然不太合理,但畢竟合法。

    但秦楓在聖裁武院,連聖裁武院長老都不是,哪裡有資格越俎代庖,決定呂奉先的一國與聖裁武院的關係?

    這是當年童淵作為聖裁武院首席長老,以及聖裁軍元帥的身份,與呂奉先做出的約定。

    以童淵當時的身份來看,做出這樣的承諾還有一個繞不開的前提,就是要取得其他聖裁武院長老的同意,尤其是聖裁武院執政官帝女的支持。

    這已經是有些越俎代庖的越權行為了。

    如今童淵至尊又已經埋骨妖界,死人不會說話,如果秦楓給這一條也給答應下來。

    就算帝女對於秦楓可以理解,其他聖裁武院的長老絕對會極度地反感,甚至認為秦楓還沒有控制聖裁武院,就行使起了聖裁武院的權力。

    再加上武家之內,一些勢力即便在秦楓立下這等大功之後,對於秦楓是儒君轉世的事情,還心存芥蒂。

    更兼秦楓這麼做,又不是直接為了中土人族存續……

    以前他獨斷專行,都是為了對付妖祖和鬼尊這樣的大敵,如今與呂奉先達成妥協,要對付的卻是聖裁武院的創始人武帝。

    無論如何都有以公謀私之嫌?

    如何能叫他們心裡沒有疙瘩?

    呂奉先見秦楓不搭話,不禁冷笑了起來:「怎麼?秦尊感到很為難?」

    「還是說,當初承諾的事情,不打算認賬了?」

    秦楓想到這裡,淡淡說道:「你在中土建立的諸侯國,自然是比照七國諸侯一樣,你還想要怎麼樣?」

    呂奉先哪裡想到秦楓會突然不認之前的條款,登時就動怒道:「秦楓,當初你與本座可不是這樣約定的?想不到你們儒家人也如此狡詐!」

    秦楓直接繞開了呂奉先的話,竟是用傳音入密對呂奉先警告道:「呂奉先,你不要得寸進尺了!」

    「如你能阻止林淵降臨,好歹還可以得到一國封地,讓你與子孫後代錦衣玉食,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

    「如你不能阻止武帝降臨,我手中亦有你與我們密謀時的留影寶珠。」

    秦楓嘴唇微啟,傳音說道:「以武帝的脾性,你覺得,他會怎麼針對你和你身後的家族?」

    「我們現在同舟共濟,你不要得寸進尺了!」

    呂奉先哪裡會想到秦楓居然拿自己跟他們密謀時的留影寶珠進行威脅,登時也是啞火了。

    因為他與秦楓的約定,其實是一個隨時有可能失效的約定。

    他與秦楓爭執的焦點,也不過是一旦計劃成功,他的報償問題。

    但如果沒有能夠阻止武帝降臨……

    秦楓不過是把一個硬幣的反面亮給了呂奉先看了一看。

    以武帝當初寧可錯殺萬萬,都不願意放過一個的冷酷性格。

    絕對不可能對與秦楓密謀,阻止自己降臨的呂奉先心慈手軟。

    這樣的代價,呂奉先是絕對承受不了的……

    想到這裡,呂奉先的目光稍稍遲疑,只得轉而岔開話題說道:「帝君星艦前往妖界死星是因為……」

    哪裡知道夢小樓實力超群,又是天生神異,早已聽到了秦楓與呂奉先的傳音入密,就乾脆是要讓呂奉先下不來台,故意說道。

    「呂奉先,你為何話說到一邊,又故意岔開了話題去?」

    「之前說我夫君言而無信,這是何意?」

    夢小樓乾脆就仗著自己是婦道人家,咄咄逼人道:「你可知儒家人最看重的是什麼?」

    「最看重的是自己的清名,你這般污衊我夫君身為儒君的名譽,無異於毀傷他的性命!」

    「你倒是說說,我夫君如何的狡詐,當初又是如何與你約定的?」

    呂奉先聽得夢小樓這樣咄咄逼人的催問,只得頭皮發麻,一時騎虎難下,只得尷尬笑了笑道。

    「夫人息怒……」

    「本座之前考慮的事情太多,有些想岔了……」

    接著他看了秦楓一眼,用吃了蒼蠅一般的語氣承認道:「是……是我信口開河,錯怪秦尊了。」

    秦楓哪裡能不知道是夢小樓故意要呂奉先難堪,不過也樂得她為自己扳回一城,反倒豁達地說道:「沒事的,我與呂尊長期有嫌隙,難免還會存有敵意,這點小錯漏,不算什麼的!」

    帝女聽得這一對極品夫妻倆一唱一和,把呂奉先耍得啪啪打臉,原本很想笑,但是一想到武帝即將降臨,心裡的情緒又是異常地複雜了起來。

    就在這時,呂奉先看向眾人,繼續說道:「帝君星艦去妖界死星,是去接武帝陛下和荒天道的……」

    「接荒天道?!」

    如果說之前眾多武家強者對對付武帝,還不是特別積極的話,聽到「荒天道」三個字的時候……

    幾乎同時都打了一個激靈。

    「武帝陛下跟荒天道聯手了?」

    「經過妖界一戰,荒天道怕是已經恨我們中土人族入骨,他如果回來,中土人族必遭滅頂之災啊!」

    「武帝陛下要把荒天道帶回中土?他……他瘋了嗎?」

    秦楓聽得武帝林淵與荒天道聯手,也是眉頭蹙然皺起。

    雖然武帝林淵與荒天道,讓他對抗武帝的正義性大增。

    但是一個荒天道,一個武帝林淵分開來,單獨對付,都已經讓秦楓感覺到十分地棘手了。

    若是這兩個秦楓最後的大敵竟然還聯起手來了……

    這可就……

    秦楓正思量著,呂奉先已是說道:「武帝陛下要求帝君星艦到達妖界死星邊緣的時候,開啟傳送陣台,他的一道元神分身將會附著在荒天道的身上,將他們一起帶出妖界死星的引力範圍。」

    呂奉先的神武光身看向眾人,緩緩說道:「諸位都知道,帝君星艦之所以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就因為它的防護屏障非常堅固……」

    「在完全充能的情況下,即便是中土世界里全盛時期的武帝陛下,也無法打破。」

    「所以說,在帝君星艦撤去防護屏障,開啟傳送陣台的時候,是我們動手突襲的唯一機會!」

    帝女點了點頭說道:「帝君星艦上的傳送陣台諸位應該都見過。」

    「本宮將人族武者從粉碎爆裂的諸天戰場中拉回來時,使用的就是傳送陣台……」

    「從開始充能到完全充能完畢大概需要兩個時辰。」

    帝女又說道:「撤去屏障到傳送陣台開啟,大約是半刻鐘的時間。」

    秦楓聽得這話,分析說道:「也就是說,我們有兩個時辰可以做突襲帝君星艦的準備工作。」

    「真正潛入帝君星艦的時間是半刻鐘?對嗎?」

    半刻鐘,換算成後世的時間,還不到八分鐘。

    就連準備時間的兩個時辰,換算成後世的時間,也只有四個小時。

    可以說是十萬火急,緊迫至極了。

    帝女點了點頭說道:「這還只是樂觀的估計,如果我母后早就做好了準備,提前預備好了部分的能量給傳送陣台的話……」

    「充能的時間,最短可以縮短到一個半時辰。」

    也就是說,最多四個小時,最少三個小時,武帝就會帶著荒天道從妖界死星脫困而出,重新回到中土世界。

    一時間,在場的眾人皆是面色各異,各有所思。

    結果還是鬼谷子的一句話點破了重重迷霧,說出了一個真相。

    「如今童淵至尊已經作古,老夫就是在場年歲最大的真武至尊了。」

    「其他幾位至尊可能不但沒有與武帝林淵對抗過,甚至還得到過他或者他麾下強者的提拔照拂……」

    「不然的話,你們也不可能成為如今的真武至尊,武家棟樑。」

    鬼谷子緩緩說道:「老夫長年以來,都不願意臣服於武帝林淵的統治,在武帝統治的早期,也支持過隱世宗門對抗聖裁武院的叛亂……」

    「甚至為此還跟白起交手過好幾次,互有勝負。」

    鬼谷子追憶說道:「你們以為每次屠宗,屠城都是嗜殺殘忍的白起個人所為嗎?」

    鬼谷子搖了搖頭說道:「那你們就太天真了!」

    「一個隱世宗門,一座城市,少說也得十幾萬人,全部殺光,雞犬不留,一次又一次地屠殺過去……」

    「就算是殺雞殺牛,也要殺得吐了。」

    「而且中土世界就這麼點強者,能夠有實力發動叛亂的,哪個不是赫赫有名的強者?」

    「甚至有不少都是我這樣,與聖裁武院,甚至跟白起都有關係的朋友。」

    鬼谷子看向眾人緩緩說道:「就比如最先起義的百鍊劍宗,是在武帝落魄,被劍神門追殺時收留他的宗門……」

    「其中甚至還有他的授業恩師百鍊劍聖,難道沒有武帝的命令,白起就敢殺武帝的授業恩師了嗎?」

    「他有幾個腦袋,他難道吃了妖尊的膽子不成?」

    鬼谷子沉吟說道:「所以說……」

    「白起不過是不折不扣地執行武帝的命令而已,他是武帝手中最鋒銳的劍,也是最忠實的鷹犬。」

    鬼谷子看向眾人說道:「如果你們感覺武帝會顧惜當年對你們的教導,栽培之恩,對你們幫助秦楓的事情,既往不咎……」

    「老夫勸你們還是死了這麼一條心吧!」

    「武帝連自己授業恩師都可以殺,何況是你們這些徒子徒孫?」

    「在他看來,弟子不過是地里的韭菜,割了一茬,還有一茬,再培養一批就是了!」

    鬼谷子用拐杖「咚咚」地敲在地面之上,堅定地說道:「若是武帝林淵重臨中土,老夫就下定決心,與他廝殺到流盡最後一滴血而死!」

    他被身邊的弟子孫濱扶住,嘴角扯動,冷笑道:「反正老夫這一條命也不剩下幾年了,能換他一處外傷,就已經夠本了。」

    「若是換了一條胳膊,一條腿,那可就賺大了!」

    「老夫九泉之下,也會笑出聲來的!」

    聽得鬼谷子的話,眾多武家強者皆是面面相覷,有的確實心內打了想得到武帝諒解,甚至借著武帝歸來上位的武者,更是心事被人看破,惶恐不安地低下頭來。

    今天,能夠立在這鎮海宗議事廳里的每一個人,有的跟秦楓一起征戰過妖界,有的人跟秦楓共事過,就算什麼都沒有,當年也支持過秦楓的一系列舉動。

    總是會留下一些把柄,若是武帝確實降臨,又斬殺了秦楓。

    恐怕會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將他們連帶他們的家人,親人一起殺絕。

    呂奉先深吸一口氣,說道:「所以諸位請速速決斷,立刻派出強者趕往帝君星艦,阻攔林淵帶著荒天道逃出妖界死星……」

    「否則我們所有人恐怕都凶多吉少!」

    說到這裡,呂奉先忽地就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就算今天在這鎮海宗的議事廳里的所有人都要被誅滅九族。

    有一個人卻有很大可能會安然無恙。

    那就是帝女林芷妍。

    武帝是她的親生父親,虎毒不食子。

    即便她一直與秦楓並肩作戰,被武帝追究責任的也極小極小。

    偏偏帝女如今還是聖裁武院的首席執政官,如果沒有她的首肯……

    聖裁武院的諸多強者,除非公然反叛聖裁武院,不然還真的沒有辦法擅自進行這樣大規模地行動。

    而且他們襲擊的目標,不是別的什麼東西,而是武帝傾盡心血打造出來的,作為聖裁武院象徵的帝君星艦……

    他們要攔截的對象,則是帝女的父親武帝林淵!

    看著議事廳裡面色陰沉,一言不發的帝女林芷妍。

    幾乎所有人的心都懸了起來。

    究竟……這位武帝陛下的親生女兒,會做出什麼樣的決斷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