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619章 武帝,林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619章 武帝,林淵!字體大小: A+
     

    就在眾人不知所措的時候……

    就在這時,忽地一襲殷紅紗裙擺動,一道人影已是香風盈盈,緩緩走來。

    「想必這位就是真兒妹妹了吧……」

    「我經常聽秦楓提起你的名字,終是得見一面,果然是傾國傾城!」

    哪裡知道,鐵木真瞄了夢小樓一眼,不咸不淡地秦楓問道:「這是哪一位啊?」

    秦楓看了看夢小樓,又看了看鐵木真,笑著說道:「這是我的結髮妻子,夢小樓。」

    鐵木真雖然在妖界時,就做好了秦楓可能還有妻室的準備。

    妖界氣氛開放,觀念也不如中土這般保守,遇到喜歡的男人也不一定要結成眷侶。

    可是,真正聽到秦楓介紹夢小樓說是自己的「結髮妻子」時,一抹失望之色還是難以抑制地浮現在了她的臉上。

    「我的天哪,這是爭風吃醋要打架的節奏啊!」

    一旁的嚴武嘴巴都長得老大了。

    「老大這回是要後院失火啊!」

    不止是嚴武,很多知道夢小樓潑辣性格的將領,也都是為秦楓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誰都看得出來,秦楓與這美艷的妖族公主關係非同一般。

    她又對夢小樓出言不遜,這是要引戰啊!

    哪知,夢小樓似是沒有發現這異樣,也不曾追究剛才她對自己的無理,淡淡說道。

    「聽聞真兒妹妹在西北邊荒時,不惜捨身救下秦楓的性命,自己反倒險些被妖祖殺死……」

    「這一份勇氣,我亦十分敬佩。」

    「如今看到你安然無恙,我也安心了。」

    秦楓聽得夢小樓的話,心內也是篤定了許多,知道她是給自己留了面子。

    他剛要跟鐵木真介紹夢小樓,卻聽得鐵木真朝夢小樓拱了拱手說道:「原來是秦夫人,剛才唐突您了。」

    她又看了秦楓一眼,對著夢小樓笑道:「我與秦楓是當年在戰場上的對手……」

    「彼此也曾以性命相搏,後來惺惺相惜成為的朋友。」

    他笑了笑說道:「只是朋友而已,秦夫人大可放心。」

    說罷,她朝著秦楓和夢小樓拱了拱手說道:「多謝秦尊陪我聊天散步,我有些困了,就回去休息,不打擾諸位了。」

    妖界眾人,尤其是西北邊荒的妖族戰將們,自狼一劍以下,哪個不知道鐵木真對秦楓情深義篤,此時此刻,看到她拂袖而去,皆是愣在了原地。

    反倒是夢小樓感覺在意料之中,朝著秦楓看了看,動了動嘴型道:「帝女找你。」

    秦楓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

    他與鐵木真是生死相托,而且又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自是不好辜負她。

    怎麼偏偏她才醒來就跟夢小樓慪上氣了。

    這真是叫秦楓兩邊為難呢……

    片刻之後,鎮海宗的會客廳之內,帝女還不曾到,與帝女同住的眾女卻已經都到了。

    只見韓雅軒忙裡忙外地為大家煮茗沏茶,全沒有半點齊國的鎮國武聖和秦楓正妻的架子。

    反倒是蒙攸月拉住韓雅軒,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悄悄說著什麼。

    另外一側桌子上,秦嵐坐在風七月的旁邊,逗著五彩小鳳凰玩兒。

    小鳳凰身邊又坐著聖武學院的墨紋錦和手搖一柄摺扇,一身白衣綸巾,做男裝打扮的菊公子。

    一身紅裙的夢小樓才跨進門來,蒙攸月就閉了嘴,拉了拉韓雅軒的衣袖,哧哧地笑了起來。

    看到這丫頭神神秘秘的模樣,秦楓便在她身邊的席位上坐了下來,低聲問道:「小辣椒,你又在商量什麼陰謀詭計呢?」

    蒙攸月就是「哧哧」地壞笑,也不說話,秦楓正詫異之間,只見一身寶藍色裙裝的韓雅軒跪坐在了他的面對,玉指纖纖為秦楓奉了茶。

    未及秦楓用茶,韓雅軒的一句話卻是差點讓他被茶水給燙了嘴。

    韓雅軒笑著說道:「攸月姐可關心秦尊了呢……」

    「攸月姐說,我們姐妹們當中又多了一個,可要早早地把你分配好,不要到時候爭出什麼矛盾來……」

    秦楓剛放下茶碗,打算為自己辯解幾句,就聽得蒙攸月有些酸溜溜地說道。

    「你還特地隻身跑到西北邊荒去救過她……」

    「你們還能什麼都沒發生嗎?」

    蒙攸月撅起嘴來說道:「你是不是在妖界的時候就跟她好過了?是不是的?」

    不得不說,秦楓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

    之前他的四位妻室,雖然也有不和睦的地方,但畢竟她們都在真武學院就是舊識。

    彼此之間也算是知根知底,了解對方在秦楓心目中的位置,也尊重彼此對於秦楓的感情……

    但是陡然增加了一個鐵木真出來,這個平衡立刻就被打破了。

    雖說現在人族與妖族之間已沒有什麼間隙,但是陡然在四位人族的妻室中間,又多了一位妖族的美人,還是讓蒙攸月她們感到有些難以接受的。

    至少蒙攸月和夢小樓看起來是這樣,溫柔如水的韓雅軒似乎反倒是樂見其成的。

    就在這時,夢小樓也走了進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與秦楓有些生氣,直接就坐到對面的墨紋錦那去了。

    須臾,其他聖裁武院的強者陸續到來,三院七國,各大隱世宗門的諸多強者亦一一現身。

    整個會客廳里,頓時更加熱鬧了起來。

    很快,一身白衣的帝女自裡屋而出,見到秦楓與大家雜然而坐,也沒有坐在上首的位置,就與眾人混坐在了一起。

    帝女剛剛坐在,秦楓已是開口問道:「帝女殿下,這麼著急召大家前來,是有好消息要告知大家嗎?」

    一身白衣的帝女點了點頭。

    雖說是好消息,但她臉上卻是不曾有絲毫的喜悅,著實叫人有點詫異。

    「帝君星艦……找到了!」

    帝女話音落下,眾人皆是微微一愣。

    難怪帝女高興不起來,帝君星艦被帝女的母親洛神劫持走,已經有接近一個月的時間了。

    洛神還用帝君星艦的主炮差點滅殺了秦楓。

    以洛神犯下的重罪,一旦帝君星艦的位置暴露,母女兩人的一戰是絕對不可能避免的。

    「帝君星艦終於在天穹外被找到了?」

    秦楓詫異道:「他們不是應該在虛空裂隙之中嗎?」

    「難道出了什麼意外,主動暴露了他們的位置?」

    聽得秦楓疑惑的聲音,眾人面面相覷,旋即就有人猜測道:「難道說……洛神想要讓武帝陛下復臨中土的事情,已經成功了?」

    帝女緩緩說道:「我們的執法堂今早接到了一條傳訊,暴露了他們的位置。」

    「同時還暴露了他們行進的一個路線。」

    「原本我們以為是一個陷阱,誰知道一個時辰之後,執法堂居然真的在那封傳訊上寫的行進路線上發現了帝君星艦!」

    別人會詫異帝君星艦上出了內鬼,秦楓自己卻是很清楚地知道,這內鬼不是別人,必然就是野心勃勃的呂奉先。

    只可惜當年知道呂奉先是內應的人,只有秦楓與童淵。

    如今童淵已經埋骨於妖界的無盡堡壘,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就只剩下秦楓了。

    「那……」

    秦楓沉吟道:「帝女殿下的意思是什麼?」

    帝女看向眾人,徐徐說道:「我不太理解他們的行為,所以想聽一聽諸位的看法……」

    未等眾人發問,帝女已是說道:「他們駕駛著帝君星艦朝妖界死星的位置去了!」

    「什麼?!」

    霎那之間,秦楓等諸多強者都是變了臉色。

    「他們去死星幹什麼?」

    ……

    妖界,死星,無窮無盡的黑暗深處。

    一道如蠻荒巨獸般的人影,被層層疊疊的石塊死死壓住。

    巨大的引力,讓這些尋常的石塊,每一塊都彷彿有億萬鈞的重量,鎮壓在他身上的同時,還在不斷地有周圍的隕石,甚至是星辰被吸攝吞噬進來。

    不停地砸落在那頭怪物的身上。

    「秦楓,帝舜……」

    「中土人族天道!」

    「本座,本座要殺了你們!」

    慘叫夾雜著歇斯底里的哀嚎,不斷地在漆黑寂靜的幽暗之中響起又熄滅。

    「本座要扒你們皮,拆你們的骨,本座要生吃你們的肉!」

    「啊啊啊,縱把你們挫骨揚灰,已難消本座今日之恥,今時之辱!」

    荒天道拚命地掙扎著,但即便他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卻也只能讓龐大的身軀挪動幾分,想要從這死星的深處脫困,無異於痴人說夢。

    「本座要出去,本座……本座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啊啊啊,本座出去后,要殺光中土所有的人族……要……」

    荒天道的話音未落,只聽得死寂的黑暗之中,忽地一道人聲,輕蔑地響了起來。

    「這就是曾經稱霸中土的荒天道嗎?」

    「居然已經頹喪到這樣的程度了嗎?」

    聽得虛空之中傳來人聲,荒天道的目光登時變了。

    「人族,我要殺光你們所有的人族!」

    憤怒使得失去了理智,但是旋即……

    一個念頭如冷水狂潑在他狂熱的頭腦上。

    「這裡是妖界死星的最深處,怎麼可能會有人族?」

    「就算有當時被吸進來,半死不活的人族強者,那必然是自顧不暇的……」

    「那也完全不可能這樣好整以暇地跟本座說話才是……」

    荒天道循著那聲音望去,霎那之間,他看到了自己完全難以置信的一幕。

    一道人影,光焰萬丈,身穿九重黃金鎧甲,懸停在半空之中,氣勢如熾熱的紅日。

    正是武帝林淵!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