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606章 妖祖與秦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606章 妖祖與秦楓字體大小: A+
     

    巴洛薩見自己呼喚妖界天道,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登時就慌亂了起來。

    「師尊,救我!」

    巴洛薩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也就是妖祖,對於他的求教,回答的只是沉默。

    「師尊……求您救救我!」

    巴洛薩此時渾身浴血,眼眶之中都不停地有血水湧出來。

    「我是您最忠心的弟子啊!妖祖陛下……」

    就在這時,立在巴洛薩身後的秦楓驀地就感受到了十分危險的氣息。

    「唰!」

    彷彿是光線的折射一般,一枚光刃驀地從巴洛薩面前的虛空穿梭出來。

    「咔」地一聲輕響。

    細小刀芒自額前射入,腦後穿出!

    霎那之間,花白腦漿與朱紅鮮血四濺。

    剛才還呼喊求救的巴洛薩瞬間腦袋像一枚破爛的西瓜,爆裂開來。

    若不是秦楓情急之下,側過臉來。

    剛才的刀芒可能在穿透巴洛薩頭顱的瞬間,也可以擊穿他的腦袋。

    但無論是巴洛薩自己還是秦楓,都難以相信,巴洛薩居然在最後會死在妖祖的手裡。

    秦楓原本準備用青玉劍斬殺巴洛薩,為童淵至尊復仇,不曾想到,卻被妖祖捷足先登了。

    「難道他要收割巴洛薩的力量?然後與我決一死戰?!」

    就在秦楓鬆開手來的瞬間,沒有任何的異象,巴洛薩的無頭屍體,就好像成百上千普通戰死的屍體一樣。

    二十幾息時間過後,方才「咔嚓」一聲脆響,砸落在了鎮魔淵的深處。

    這麼高的距離,真武至尊,都要粉身碎骨。

    「一切,就這樣結束了?」

    只聽得宮殿之內,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秦楓……」

    「你可敢進來與本座說說話嗎?」

    之前,秦楓與妖祖幾次交手,他給秦楓的感覺都是張狂霸道,不可一世。

    將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裡,但此時此刻,他的語氣卻沒有了張狂與霸氣。

    他像是一個孤獨又多疑的王者,最後只留下一個煢煢孑立,坐在自己的王座上。

    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眼前站著的,只有秦楓這個兩世輪迴,時時刻刻都在與他做對的對手!

    當然,這一切也有可能只是掩飾惡毒陷阱的偽裝。

    秦楓進入宮殿的時刻,就會有一個他無法躲避的陷阱將他粉碎。

    就在這時,夢小樓,秦弒,秦傲等人同時御空而來,圍在了秦楓的身邊。

    「我們隨你一起進去吧!」

    夢小樓御空而立,淡淡說道:「若是有事,也好相互有一個照應。」

    秦弒也說道:「妖祖心狠手辣,詭計多端,誰知他會做出什麼樣瘋狂的事情來。」

    從深淵裡姍姍來遲,緩緩飛出來的呂承天將牛二和小灰,二哈放在地上,對著秦楓喊道。

    「秦尊,千萬不要上妖祖的當!」

    「他連自己的弟子殺起來都毫不眨眼,怎麼可能對你客氣?」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若是他對你出手,要玉石俱焚,可就麻煩了!」

    妖祖出手擊殺巴洛薩的一幕,秦楓剛才看得清清楚楚。

    自然知道他不會是個善茬,呂承天追隨妖祖多年,所說的話,肯定也有一定道理。

    「若是明知會有巨大的危險,還要進入其中跟妖祖談判……」

    「確實有一點太愚蠢了!」

    秦楓在心內下了決定,正要開口拒絕。

    「秦楓……」

    妖祖的聲音雖然虛弱,卻還是難以掩飾他的嘲諷之意。

    「本祖以百名妖尊截殺你時,你不害怕……」

    「本祖坐擁數億精兵悍將時,你亦不曾害怕……」

    「本祖如今不過煢煢一人,不過殘軀一具,難道你反而害怕畏懼,不敢上前了嗎?」

    他冷笑一聲:「兩世儒君,武家至尊之名,當真言過其實!」

    立在秦楓身後的蒙攸月警覺道:「你這狡猾無比的妖怪,休要對秦楓使什麼激將法!」

    「你的這些陰謀詭計,在秦楓面前,根本不值一曬!」

    聽得蒙攸月的呵責,浮空宮殿之內,妖祖的聲音笑了起來,在空蕩蕩的鎮魔淵上方不斷回蕩,叫人覺得毛骨悚然。

    「白白被天道利用,還自以為是的蠢物……」

    妖祖的聲音帶著奚落道:「若是你連這點膽量都沒有,也就不配知道真相,白白做一個枉死鬼好了!」

    聽得妖祖的話,眾人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道先生」違抗命令,擅自進攻鎮魔淵的事情來。

    「道先生呢?」

    秦楓低聲對身邊的夢小樓問道。

    所有人都茫然地搖了搖頭。

    「亂軍之中,就不見了……」

    饒是秦弒見多識廣,此時也是大驚道:「這道先生,真的是中土世界的天道?」

    他雖然一直在巴蜀方面軍暗中監視道先生,但秦楓跟他說的,只是猜測,不想此時居然能夠坐實……

    「中土天道不是一直眷顧哥哥嗎?」

    「為什麼要在這妖界里暗算哥哥?」

    秦嵐也是困惑不解地問道。

    「要不,我隨你進去……」

    夢小樓堅定說道:「縱他下手,我死也與你在一塊罷了!」

    就在這時,妖祖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本祖只與你一人相見!」

    「不要想著硬闖,這座宮殿本身是一件本祖從天穹外尋得的混沌靈寶……」

    「這裡面任何一扇門,一條路,都是虛空裂隙……」

    「縱是武帝進來,也要被困上十年百載……」

    妖祖的語氣之中帶著一絲自豪。

    「你們若是不信,大可以身犯險……」

    「至於秦楓……」

    「你若沒有膽量,便不必進來了!」

    秦楓看了看懸浮在半空中的宮闕,在心內已是重新做了決定。

    「中土人族天道是敵是友,意味不明,妖祖又似乎知道不少隱情。」

    「就算要為四大天妖向他復仇,也要進得了這浮空宮殿才行……」

    雖然秦楓也知此事有點危險,但還是朝眾人露出一個笑容后道:「諸位放心,我去是就來!」

    「不可……」

    夢小樓正要拉住秦楓的手,卻被秦楓輕柔地掙脫開來,轉過身來笑道。

    「如今我已是真武境九層,妖祖想要對付我,除非跟我玉石俱焚!」

    「妖祖是中土人族大害,以我身為人族除一大害,亦是人生快事!」

    秦楓邁步而出,浮空宮闕周圍的陰森妖氣,頓時主動讓開一條道,周圍常年纏繞的藤蔓植物也像是有靈性一般散開。

    踏過長長的過道,秦楓卻是敏銳的感覺到,越往裡妖氣反而是越弱?

    來到主殿,大門緩緩打開,秦楓緩緩走上台階進入主殿,只見一道身影正倚靠在陰影的王座之上。

    若說這不是萬妖之祖,而是一個病重將死的尋常妖族,甚至是一個老人,都會有人相信。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聲,由遠及近,徐徐而來。

    那坐在王座上的人影,側過身來,看向面前的秦楓。

    那是一雙幽深的眼眸,在看向秦楓的瞬間,讓被他凝視的人像是被深淵環繞一般。

    秦楓雖然與妖祖交手了很多很多次,但這一次,才算是見到了他的原貌。

    他的身後生著一對如龍的骨翼,如蛟的尾巴,左臂是一截龍爪,右臂則是虎爪……

    除了一枚人首,幾乎秦楓所能想到的強力妖族,身上的部分,都出現在他的身上。

    上一個,秦楓遭遇這樣的怪物,還是在軍都山城時見到的前大燕鎮國武聖劇無意!

    「劇無意通過將身體改造為半人半妖,突破了人族最多千年壽元,武聖最多五百壽的限制,恢復了身體的活力……」

    「難道說,這妖祖,也是如此嗎?」

    似是看穿了秦楓眼神之中的思緒,妖祖徐徐說道:「你的猜測,已經與真相,所差無幾了!」

    秦楓聽得這些,又開口問道:「那你,究竟是誰?」

    妖祖的嘴角咧開,露出的卻是猙獰的笑意。

    「無盡歲月之前,我與你一樣,都在中土……」

    「然而天道不仁,屢屢暗算人族,甚至用最陰險的手段奪走了我的一切……」

    妖祖的聲音,帶著深深的怨恨,卻也帶著無盡的追憶。

    「我的子民,我的社稷,甚至我的妻子,都被天道一一奪走……」

    「我能夠依仗的,只有我自己一人,只有我一個人的力量!」

    「所有的人被都蒙蔽了,都陷在天道的陷阱里,無人願意相信我……」

    「也無人肯在乎我!」

    妖祖如是要將心內的狂躁與憤懣以吼叫的形式發泄出來。

    「吼!」

    他像是一頭受傷的雄獅,卻終究只是一聲低吼,聲音又沉默下來。

    「你能體會我的孤獨與怨恨嗎?」

    妖祖的聲音顫抖著:「誰也無法體會我當時的孤獨與怨恨!」

    「我恨這天道狡詐,恨這天道不公!」

    他抬起帶著利爪的手指,戳向天空,隨後又指向自己。

    「我也恨,恨我自己的軟弱,恨我自己有眼無珠!」

    「恨我不能早發現這一切……」

    聽到這裡,秦楓心內對於妖祖猜測的幾個身份,均一一被他推翻,他沉默不語,在靜靜等待著妖祖說下去。

    「後來我衝擊飛升之路,不是為了超脫這個世界……」

    「我只是為了斬殺那無道的蒼天,用自己的雙手,為我自己,為人族討回一個公道!」

    妖祖的聲音低沉而痛苦:「可是當我來到飛升之路的盡頭……」

    「我看到的卻是一個叫人啼笑皆非的大騙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