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598章 妖界地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598章 妖界地心!字體大小: A+
     

    寒冰,雷霆,劍雨失去了阻滯,直接朝著陣台最中央的眾人劈落下來!

    就在這時,秦楓的武力湧入丹田的裂隙,激活了天妖窮奇的聖血。

    「哄!」

    熊熊烈焰,瞬間化為九色,纏繞秦楓的周身。

    正是《天妖斗戰訣》中天妖窮奇的絕技浴火神軀!

    武力轉化為妖力的激發之下,寒冰瞬間融化,劍雨瞬間被澆鑄成鐵水,滴落下來。

    至於雷霆雷火則被九色神火瞬間同化,眼看著就要爆裂開來,四頭屍魔化的天妖護法下意識地抬起了手來格擋。

    但劇烈的爆炸卻沒有到來。

    九色火焰烘托之下,秦楓立在陣台之上,宛如太陽神一般。

    帶來了這漆黑地宮之中,幾乎從未有過的光芒與熱量。

    「這……這是……」

    「窮……奇大人的絕技!」

    屍魔化的夔牛,果然還有靈智,登時就用自己的一條腿,跪了下來。

    「跪,跪下來了?」

    小灰的嘴巴張得足以塞下一隻鵝蛋了。

    秦楓見夔牛失去了對自己的敵意,反手使出天妖饕餮的絕技烈龍妖斬。

    當即,熾焰火龍隨劍盤繞而起,朝著霜螭身側的空隙斬去!

    「嘭!」

    烈焰燃燒,龍嘯九天,屍魔霜螭的目光登時也古怪了起來。

    「饕……饕餮,大……人!」

    在稍稍的遲疑之後,霜螭竟然也弓下身體,照著秦楓低下了頭。

    「又跪下一個?!」

    小灰和二哈都是驚住了。

    尤其是小灰,這次的嘴巴足夠塞下一個鴕鳥蛋了!

    秦楓側過身來,身影一個閃爍,已是施展出天妖檮杌的絕技八荒履極,身影驟然出現在劍獅的身後。

    反手一劍,用劍背劈在了它的背上。

    這一劍抽出的力道極大,劍獅瞬間砸在了周圍的石壁之上,但看到秦楓施展「八荒履極」來去自如的身影,劍獅已經乾癟發黃的眼球瞬間就凝住了。

    「檮……檮杌……」

    它掙扎著從石壁上脫身出來,面向秦楓,低下了自己的頭。

    四頭屍魔護法,此時此刻,只剩下一開始就敗於秦楓之手的人狼了。

    秦楓冷冷看了他一眼,這頭天妖混沌的護法,登時就低下了頭。

    顯然,秦楓連施展「混沌妖體」,證明身份的過程都省去了。

    「我擦擦,又跪下一個……」

    小灰大驚叫道。

    二哈更是驚訝得嘴巴都合不攏。

    「四個都跪下了!」

    至於旁邊的牛二,則已經嚇傻了。

    他在這積水潭這麼長的時間,只知道獸靈不敢靠近這裡,哪裡直到水潭周圍沉著四頭妖尊大圓滿境界以上的屍魔?

    要是當時就知道的話,他怕是每天擔驚受怕,嚇都給嚇死了!

    看到秦楓不費吹灰之力就降服了四頭妖尊大圓滿級別的屍魔,呂承天也是一臉不相信地看著秦楓。

    「秦……秦尊,您怎麼會有這樣的手段?」

    如果是巴洛薩降服了這幾頭天妖護法,呂承天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偏偏秦楓一個人族降服了這幾頭天妖護法。

    這就好像是一個妖族成為了人族的稷下學宮祭酒一樣,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秦楓卻是沒有理會呂承天的驚愕,看向四頭屍魔說道:「我知你們忠心耿耿,護衛這處陣台……」

    「你們也看到了,我身具四大天妖的聖血……」

    「我既到此地來,也絕非是巧合……」

    秦楓看向低著頭,對自己表示恭順的四頭屍魔道:「替我將這法陣開啟吧!」

    「不拿到最終的秘密,我是絕對不可能回去!」

    四頭屍魔聽得秦楓的話,對看了一眼,只聽得「蹭」地一聲,四頭屍魔的身上,四道烈焰驀地就升騰了起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

    呂承天警覺地盯著這四頭燃燒的屍魔。

    大鳥也是驚愕得合不攏嘴。

    「有話不能好好說嗎?」

    「怎麼一言不合就自焚啊?」

    然而就在這時,四道烈焰燃燒著四頭屍魔的軀體,竟是化為紫、藍、赤、黃四色火焰,順著他們巨大的身軀如岩漿鐵水澆鑄進大陣台之上。

    四個方向,就好像有四支蘸滿丹青的墨筆,一齊向著陣台最中央點染過來。

    「咔」地一聲輕響,原本露在陣台最中央的獸首驟然下陷。

    「哐哐哐哐……」

    一連串機關沉降又升起的聲音,原本光滑的陣台驟然塌下又凹起。

    二哈驚叫著抱住了半空中秦楓的大腿,以驚慌失措的表情看著下方不斷變換的陣台。

    就在這時……

    「嗖嗖嗖!」

    一圈柔和的光華從陣台里湧出,迅速包裹住眾人,在一狗一鳥一牛的驚叫聲中直接拉扯到了陣圖之內!

    地宮之上,青銅陣圖緩緩復原,四團燃燒得灰燼,徐徐跌落。

    奇怪的是,這四頭屍魔,任一頭都是妖尊大圓滿實力,銅皮鐵骨,血如珠玉,水火不侵。

    卻是自己都燒成了灰燼,徹底消失在了地宮之內。

    片刻之後,光芒散開,秦楓還沒有來得及睜開眼睛,就感覺到熱浪化為炎風滾滾襲來。

    睜開眼看了一眼,秦楓就是眉頭一跳。

    從機關陣台傳送下來,映入秦楓眼帘的是滿目的熾焰之海。

    以及翻滾沸騰,不斷飛濺上來的深紅岩漿!

    「這是……」

    「妖界的地心?」

    沒等秦楓反應過來,只聽得一鳥一狗的驚叫就響了起來。

    「這……這是要把本大爺給烤了嗎?」

    小灰拚命撲扇著翅膀,偏偏它的尾巴上被一條大狗拉著,滑稽的是,大狗的尾巴上,一頭牛妖又拚命地拉住。

    一狗,一牛,都是被小灰一頭鳥拽著,此時更是搖搖欲墜。

    秦楓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就聽得小灰一身尖叫。

    「抽,抽,抽筋了!」

    「本大爺的腿抽筋了,你這死狗太重了啊!」

    生死關頭二哈登時咆哮了起來。

    「別撒手,別撒腿啊!」

    「我下面可還有一條命的啊!」

    「啊!」

    未等秦楓出手相助,只見小灰被二哈和牛二拽著,慘叫一聲,一齊朝著岩漿里摔了下去!

    「小灰……」

    秦楓和呂承天剛要出手,只聽得「嘩啦」一聲巨響。

    熔漿之中濺起陣陣火星,一條鐵鎖橋緩緩從岩漿底部升了出來。

    「錚!」

    「砰砰砰!」

    小灰,二哈和牛二直接就落在了這岩漿上升起來的鐵鎖橋上。

    雖然這一鳥,一狗,一牛被鐵鎖燙得齜牙咧嘴,嗷嗷直叫,牛二的衣服都燒著了,但好在性命不虞了。

    秦楓和呂承天此時也是鬆了一口氣。

    「我就說,那四頭屍魔應該不會送你到這死路上來!」

    正說話之間,呂承天抬起手來,指了指遠處說道:「秦尊,您看那邊……」

    秦楓順著呂承天的手指望去,只見極目之處,正好是獸靈攀爬出去的峭壁。

    這整個岩漿之海,就立在峭壁對面不遠的地方。

    「也就是說,這個傳送陣台,直接把我們送到懸崖的對面來了!」

    呂承天又指了指岩漿里四通八達,秘密的鐵索橋說道:「您再看這些鐵索橋,四通八達,但似乎只有我們這條升起來的鐵索橋才是活路。」

    「若是從峭壁那邊直接飛過來,可能要被帶進死路里去。」

    秦楓聽得呂承天的話,笑了笑說道:「我一開始就知道,這裡應該不是死路。」

    「若這裡是一處死地,那四頭屍魔應該巴不得我們跳進去才好呢……」

    「哪裡會大費周折,驅趕我們離開?」

    就在這時,鐵索橋的中斷,一道散發光芒的環形拱門出現了。

    其他鐵鎖橋之前所引之路,卻是無盡深淵吞噬一切。

    「看來,每次正確的門出現,就要清理一批走錯路的倒霉鬼……」

    秦楓身邊的呂承天說道:「還好我們是跟了秦尊一起來的。」

    秦楓卻是正色說道:「不要掉以輕心,都跟好我了……」

    「這地方應該沒有我們之前想的那麼簡單。」

    鯤鵬看著滾燙的岩漿以及搖搖晃晃的鐵索橋,撲扇著翅膀,又撒起歡來。

    「來,跟著本大爺走,別慫!大爺罩你們!」

    走出光華,秦楓眼前,又出現了長長台階。

    前方是幾級向下的台階,再往後便是一條長長的走廊。

    只不過與進來時候,青銅質地的台階和甬道不同。

    這裡長廊的材質,明顯似玉似石,而且遠比青銅堅固。

    小灰看了看這牆壁上的礦石,又伸出羽毛颳了一點粉末,湊在鼻子旁邊聞了聞,登時就驚叫了起來。

    「九天玄玉!」

    「這是可以做通靈兵器的九天玄玉!」

    小灰一驚一乍,眾人皆是回過頭去,看向這頭大鳥。

    秦楓聽得「九天玄玉」,只覺得有些耳熟,開口問道:「九天玄玉又怎麼了?」

    小灰聽得秦楓的話,做了一個誇張的表情道:「尊主大人,你居然問我怎麼了?」

    「你看看你手上的闕武劍,萬象冥鐵珍貴不珍貴?」

    「跟九天玄玉比起來,萬象冥鐵就是廢鐵,你知道不?」

    小灰憤憤不平道:「這種東西,隨便拿出來一塊,都可以讓修鍊者打破腦袋了。」

    「這裡居然有人用九天玄玉砌牆,你說這事誇張不誇張?」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
    神級升級系統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升邪我的18歲女鬼未婚妻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