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596章 未知的歷史,淵下的地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596章 未知的歷史,淵下的地宮字體大小: A+
     

    聽得秦楓又要以身犯險,屏風之後的夢小樓已是轉了出來,勸阻道。

    「夫君,你不是之前說好,準備激發書劍封印來鎮壓獸靈嗎?」

    「怎麼又要去鎮魔淵下面的地宮冒險?」

    秦楓沉聲說道:「書劍封印鎮壓獸靈,終究是外力,我若沒有辦法,只能耗費大量的力量去鎮壓獸靈,那我與巴洛薩之戰,就會被動……」

    「何況巴洛薩之後,我可能還要與妖祖決戰……」

    「那可是我前世與林淵聯手,都不能擊敗的強者。能夠不浪費力量,我應盡量不去浪費自己的力量……」

    秦楓沉吟道。

    「這個世間,從來都是一物降服一物……」

    「獸靈雖橫行一世,但必然也有自己的弱點和軟肋。」

    「能夠運用這個世界的力量來鎮壓獸靈,何樂不為?」

    他又對著夢小樓笑了笑,寬慰她道:「如今我的實力,你難道還不清楚?」

    「除非是巴洛薩放棄主持鎮魔淵的陣法,對我出手,否則誰能傷得了我?」

    聽得秦楓自信的話語,夢小樓心內的不安雖然壓下了許多,但還是假裝有些不屑地潑秦楓冷水道。

    「切,誇你幾句,你就又飄了?」

    「四天之前,誰在無盡堡壘差點被人用一根長矛給戳死了?」

    秦楓聽得這話,只覺得心內一痛,臉色也黯淡了許多。

    「童淵至尊的血債,我一定會要他們血償的!」

    他又轉過身來,對著牛二問道:「牛二,你需不需要先休息一下,然後帶我去你墜落的那處地宮?」

    牛二此時見到秦楓已是激動萬分,渾身都充滿了幹勁,激動道:「不用,不用,我現在就可以帶您去,我現在就……」

    「咕咕咕……」

    雖然牛二渾身充滿了幹勁,但就在這時,肚子卻是不爭氣地「咕咕」叫了起來。

    秦楓和呂承天皆是笑了起來。

    「好好去吃上一頓吧,再睡上一覺……」

    秦楓拍了拍自己老部下的肩膀說道:「不要為難你自己的身體,今晚子時,我們再出發!」

    牛二被秦楓這樣一說,原本布滿了猙獰傷痕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如以往那般憨厚的神色來。

    「好……好的呢,狼楓大師!」

    秦楓又笑著關切道:「還有,記得只許吃七分飽,你好久不吃正常的食物了,慢著一點吃,別樂極生悲了!」

    牛二被人帶下去休息,呂承天把目光又收了回來,低聲對秦楓道:「秦尊,就你跟我去嗎?」

    秦楓想了想說道:「人多口雜,而且驚動其他人也不好,就我們去好了……」

    「記得傳令給全軍,堅守陣地,不許擅自出戰……」

    「萬一巴洛薩趁著我們疏忽大意,用獸靈襲擊我們大營,那可就糟糕了!」

    他又想了想,取出《天帝極書》抖了一抖,只聽得「咚咚」兩聲悶響,一鳥一狗直接就被他從書里抖了出來。

    尤其是二哈,被小灰一屁股坐在背上,當即就「嗷」地跳了起來,正要張嘴去咬小灰,這兩頭魔寵卻是被秦楓一手一個給按住了。

    小灰給按住了腦袋,二哈則直接被秦楓合上了嘴巴!

    只見二哈嘴巴給秦楓用手箍住,一雙小前腿拚命地蹬著,要打小灰,又夠不著,真是滑稽得要死。

    「呱,尊……尊主大人?!」

    秦楓抬起手來,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說道:「一會子時,你們跟我一起走一趟!」

    「嘎?去哪裡?!」

    小灰多嘴多舌的毛病又犯了。

    呂承天笑道:「去祖靈淵底下!」

    二哈不禁傻笑了起來:「去幹嘛?祖靈淵那不就是妖族埋死人的地方嗎?」

    「去盜墓發財啊?」

    「那好,那敢情好,汪!」

    小灰聽得盜墓,也是兩眼放光撲扇著翅膀,興奮道:「好好好,找到寶藏我們九一分怎麼樣,我九你一!」

    「蠢狗你說怎麼樣?」

    「本大爺童叟無欺,對你不錯吧!」

    聽得這兩個活寶的對話,秦楓無奈地聳了聳肩說道:「盜你們個頭的墓啊!」

    「到地宮去,記得不要亂動亂碰,別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得秦楓說得這麼兇險,大鳥眼珠子一轉,趕緊諂媚笑道:「尊主大人,本大爺……不,我還有一爐丹藥沒煉好呢,就今晚開爐,能不能……」

    「能不能不去啊!」

    秦楓眼睛含笑,雙手背在身後,如笑面虎一般:「一百爐丹藥和跟我下地宮,自己選就是了!」

    「你知道的,我秦楓一向都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

    ……

    子夜時分,距離鎮魔淵懸崖百里開外,荒涼的戰場邊緣,夜色之中驀地一陣漣漪扭曲。

    五道身影同時從虛空中走了出來。

    一身夜行衣的銀髮男子,一個方面大耳的驢臉青年,一頭穿著白袍的牛妖,還有一條大狗和站在大狗背上的灰鴿子。

    這怎麼看怎麼不搭的組合,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了荒原上。

    「狼楓大師,就是這裡了……」

    牛二俯下身來,指著不遠處的沙丘說道:「我出來的時候,就是從這邊的一處甬道爬出來的……」

    「現在好像塌了……」

    秦楓聽得這話,抬起腳,輕輕踢了踢二哈道:「挖開!」

    二哈雖然一臉不情願,但還是老老實實地跑到沙丘旁邊,手腳並用地挖了起來。

    旁邊的小灰看到二哈灰頭土臉的樣子,自豪感油然而生,撲扇著翅膀在二哈旁邊叨叨個不停。

    「挖快點啊,蠢狗,你沒吃飯嗎?」

    「挖土你們最在行了,狗如其名,土狗,哈哈哈!」

    「嘎」

    冷不丁小灰就被秦楓隔空一個巴掌,直接被扇得臉都撞在了沙丘上了。

    「少廢話,你跟二哈一起挖!」

    迫於秦楓的淫威,小灰只得飛了下來跟二哈一起苦哈哈地挖起沙土來。

    但這兩頭魔寵都是天生神力,很快就清理出一處缺口來。

    沙土之中露出來的半截出口,一看就是迥異於周圍環境的青銅材質,周圍還有神秘的花紋……

    「看來是錯不了了!」

    秦楓與呂承天對看一眼,牛二就自告奮勇道:「狼楓大師,我來帶路!」

    牛二在前,秦楓和呂承天在後,大鳥和二哈在最後,這五人小隊就順著甬道慢慢往裡走去。

    最接近地面的一大段路徑,還可以踩到腳下的沙土,越往裡走,地上的沙土就越稀薄,只有厚厚的積灰。

    秦楓與呂承天各自手裡掌著一個夜明珠,只見甬道周圍皆是雕滿了各式各樣的壁畫。

    與妖靈城甬道內的壁畫有些相似,但即便呂承天作為妖祖護法,秦楓作為兩世儒君,居然都無法讀懂這些壁畫意思。

    最要命的是,這些壁畫大多是刻在青銅甬道周圍,大多都已經鏽蝕。

    想要仔細看,怕也看不出來什麼了。

    秦楓一開始還停下腳步看了幾幅,但無功而返之後,也只得放棄了研究的念頭。

    牛二在前,帶著秦楓好不容走道了青銅甬道的盡頭,夜明珠照耀之下,映入眼帘的卻是一片更加宏大的景象。

    「一座青銅鑄造的城市?」

    秦楓遠遠地看著青銅甬道盡頭,懸崖之下的城市驚訝道。

    「牛二,你上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嗎?」

    牛二搖了搖頭說道:「我上來的時候沒有夜明珠,什麼都看不清楚,只是順著獸靈的腳印上來的……」

    他又指了指不遠處另外一側,遍地雜亂的腳印說道:「獸靈從那個方向出去了,走不遠就是絕壁了。我上不去,就退了回來……」

    「這處甬道是我聞著空氣里的濕氣,好不容易找到的……」

    秦楓也知道,有出口的地方,空氣都比較新鮮,牛二正是憑藉這知識,爬了出來,救了他自己的命。

    但是端詳著眼前這座鎮魔淵下面的青銅城市,說大也不算大,說小,卻也足足有十幾里見方,算是一座中等城市了。

    在夜明珠的映照之下,遠遠可以看見其中,商鋪,倉庫,甚至祭壇,神社俱全。

    但均表現出了遠超於現在妖族的設計水平和建設水平。

    「這樣的設計水平,不遜於上古的人族了。」

    秦楓心內想著,懷著僥倖心理,用念力將整個青銅城鎮都探查了一遍。

    結果卻是讓他大失所望。

    城裡除了物件以外,莫說是生靈,連遺骨都沒有留下。

    「難道是祖靈淵斷裂時,被埋在地底下的城鎮?」

    呂承天在一旁說道:「我們妖界的歷史是斷代史,妖祖之前的事情,誰也不知道……」

    「就算有傳說,也是虛無縹緲,甚至匪夷所思……」

    「最有名的傳說,也就是四大天妖,畢竟他們被標榜為四大妖國皇族的祖先。其他就都不知道了……」

    「也許這就是一座被掩埋的城鎮而已,秦尊不必覺得奇怪了。」

    呂承天開口解釋,秦楓也就點了點頭,讓牛二在前面繼續帶路,朝著他被困的積水潭找去了。

    找積水潭倒是有沒有多麻煩,從青銅城鎮出來,只不過又順著地底下自然擠壓而成的岩石道路走了一陣子,就聽到了「滴滴答答」的水聲。

    顯然是地層里有地下暗河流過,從石縫裡滲透出來,匯聚到窪地,形成了地下的積水深潭。

    順著水聲,很快,一面大約十頃的水潭,映照在出現在了秦楓等人的面前。

    牛二看了看下面的水潭,轉過身來說道:「狼楓大師,下面就是我掉下來的水潭了……」

    他又指了指上方如斧劈刀削的懸崖說道:「上面太高了,我爬不上去,也不知道有沒有出口,可能是我命好,砸在了什麼地方,滾到水潭裡的也說不定。」

    秦楓留心去看,卻沒有發現有陽光投射下來,這水潭依舊是幽暗一片。

    小灰聽得這話,不禁笑了起來,得意道:「就這麼點高,也叫高?」

    「瞧本大爺飛上去幫你們看看……」

    說著小灰就撲扇著翅膀「啪啪啪」地飛了起來,朝著積水潭上方的峭壁飛去。

    「高嗎?哈哈,哪裡高了……」

    小灰一邊飛還一邊得瑟,就在這時……

    「你別亂跑……」

    秦楓剛想阻止小灰,陡然……

    「滋滋滋!」

    「轟隆!」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幽暗雷霆光華帶著磅礴大力,竟是朝著半空中的小灰徑直轟了下來!

    小灰驚叫,旋即慘叫著被劈落到了水潭之中!

    「這裡有禁制大陣!」

    秦楓和身邊的呂承天幾乎都是驚叫了起來。

    「難怪獸靈不敢靠近!」

    小灰落水,只聽得這大鳥嗆了一口水,正撲扇著翅膀要游上去……

    「轟隆隆隆……」

    整個積水潭底下竟是天搖地動,如機關緩緩升起一般。

    不,不是如同機關緩緩升起,而是整個積水潭的潭底都在緩緩升起!

    只不過須臾時間,整個潭底,一座青銅鑄成的陣台徐徐升了起來。

    小灰驚魂未定地抱著陣台最中央的一個青銅獸首。

    小灰居然要死不死,被禁制雷光打落深潭,居然直接扒住了陣台最中央的機關,這才誤打誤撞開啟了潭下的機關陣台。

    「真是有夠鳥屎運的!」

    二哈撇了撇嘴說道。

    大鳥推了推機關,興奮地大叫了起來:「尊主大人,你們看,本大爺就知道這裡有機關……」

    「你看吧,哈哈哈,本大爺果然是一個機關術的天才啊!」

    它得意地大笑,但是很快它就尷尬了。

    「喀拉喀拉喀拉!」

    無論這頭自詡為機關術天才的大鳥,怎麼搬弄那隻青銅獸首,整個大陣居然都無動於衷。

    也就是說,青銅陣台雖然升起來了,但卻根本無法啟動。

    這可就叫人覺得很尷尬了。

    這大鳥還拿翅膀不停地拍了拍這青銅獸首,嘀咕道:「這是不是壞了啊?」

    「不要這麼不給力的啊!」

    「本大爺難得吹一次牛逼,不要這麼打臉好不好啊!」

    「獸兄,給點面子行不行的啊!」

    「本大爺也是要臉的,好不好的拉……」

    就在這大鳥喋喋不休的時候……

    陡然,在陣台外側的秦楓驚叫了起來。

    「小灰,危險……」

    「快離開那個陣台!」

    「快閃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神級升級系統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升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