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591章 你,獨守祖靈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591章 你,獨守祖靈淵!字體大小: A+
     

    妖界,祖靈淵。

    一柄材質如玉的長劍,斜刺如淵底。

    一封書卷交叉而立,白玉書簡如階梯層層而下,直達幽冥。

    正是當年武帝林淵與儒君秦曉楓立下的書劍封印。

    一書一劍,鎮十萬狂魔。

    亦在千年之後,被秦楓拚卻百年壽數,修復完成。

    對於人族來說,這是足以誇耀萬世的偉績豐功。

    對於妖族來說,卻是足以銘刻萬古,刻骨銘心的恥辱大恨。

    深淵之下,十萬妖族大能的哀嚎,無時無刻都在醞釀著足以撕碎整個世界的恨意。

    一道血色光華,自遠方疾射而來。

    驀地飛入到了鎮魔淵上方,一座浮空宮闕之上。

    那宮殿懸浮在半空之中,以黑曜石和不知名的血色晶石鑄造而成。

    血色光華「嘭」地一聲,重重摔打在宮闕外的堅硬地面之上。

    只見渾身殘破鎧甲的巴洛薩,用手撐住地面,大口地吐著血。

    即便他關鍵時刻,捨棄無盡堡壘遁走,但無窮雷劫匯聚而成的力量,何其可怕?

    他又在那麼近的距離,能夠撿回一條命來,已是依託了妖界天道附體后強化的力量了。

    「師尊……」

    巴洛薩將頭深深埋在地上,用戰戰兢兢的語氣道。

    「無盡堡壘,失守了!」

    宮闕之內,回答巴洛薩的是長時間的沉默。

    他在考慮對巴洛薩的懲罰?

    還是他無法接受自己費心心血打造出來的無敵堡壘,居然會被攻破?

    亦或是,他清晰感受到了自己即將到來的末路?

    只是,一貫思維敏捷至極的妖祖,這一次思考的時間,似乎太長了一些。

    就在巴洛塞都覺得有些心慌,忍不住要開口發問的時候……

    宮闕之內,傳來了妖祖的聲音。

    全不似幾天之前,在無盡堡壘的黑幕之後,那一副威風八面,睥睨蒼生的精氣神,留下的只是如同一個風中殘燭般的虛弱聲音。

    「其他人呢?」

    巴洛薩心內陡然一跳,但依舊故作鎮定道:「所有妖祖護法,妖尊,妖神,妖神,妖王全部為了保護妖祖陛下,守衛無盡堡壘,粉身玉碎了!」

    殿內,妖祖的聲音,平淡之中卻難以掩飾自己內心的無法撫平的痛苦。

    「也就是說你隻身逃了回來?」

    巴洛薩聽得這話,額頭之上,冷汗直冒。

    他的確是在妖月的影響之下,對其他妖祖護法和妖尊痛下殺手。

    但如果擊殺了秦楓,這樣的舉動,自然是會既往不咎,甚至重重有賞。

    關鍵的是,沒殺掉秦楓,只誅殺了一個童淵。

    雖然童淵也是中土人族西北方面軍的統帥,又是人族聖裁軍的主帥,聖裁武院的資深長老,地位也不低。

    要是擊殺了童淵,可能妖祖也會重重有賞。

    但不怕不識貨,只怕是貨比貨。

    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只不過擊殺了童淵,那就不僅無功,而且有過了!

    臨陣當前,戕害同僚,不管出於目的,都罪大惡極!

    他趴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從額頭上滾落下來,呼吸急促得好像即將接受酷刑的罪犯。

    殿內,妖祖似在等待著他的辯解。

    終於,他大著膽子,開口道:「弟子一想到,若是弟子也,也陣亡在無盡堡壘……」

    「師尊就要孤身一人,對抗人族大軍……弟子實在……實在是,心內不安!」

    巴洛薩能夠以稀薄至極的龍族血脈,爬到妖祖親傳,最強妖祖護法的高位,不僅依靠著自己的努力,更有著超凡的情商。

    果然,原本殿內傳來冰冷肅殺的寒氣,消融了許多。

    「軍前很多事情,也不是你可以決定的……」

    「你有這樣一份心,從百萬軍中搏殺回來,已是不易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

    距離無盡堡壘隔著黑幕的那一次不過短短兩天的時間……

    妖祖卻好像是蒼老了兩千歲。

    這樣虛弱而劇烈的咳嗽,何曾像一個號令億萬妖族,征戰諸天萬界的強者模樣。

    「師尊……您,您可要注意身體啊!」

    巴洛薩關切道。

    「咳咳……」

    妖祖咳嗽的聲音更劇烈了。

    說到底,卸下了一切的權勢,除去了一切的裝飾,偽裝也好,強勢也罷……

    妖界之主,終究也只是一個老人而已。

    從天妖時期,到妖界撞中土,到與武帝、儒君鬥狠鬥智斗勇,到如今與轉世儒君、真武聖脈的秦楓對抗……

    他一肩扛之,獨力至今。

    誰也不曾想過,他又會不會有疲憊,老去的一天?

    妖祖的咳嗽之聲,斷斷續續,持續了半晌,甚至讓人以為他下一刻就會咯出血來。

    許久,他方才沙啞地說道:「你一人獨守祖靈淵,替為師做護最後一次法吧!」

    「祖靈淵內,為師留下一處保持祖靈淵十萬英靈生命活力的大陣,你可用之……」

    「以此禦敵!」

    巴洛薩微微一驚,妖祖卻是咳嗽著說道。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此乃危急存亡之秋,不要計較這些小節了!」

    巴洛薩聽得這話,心裡「咯噔」一下。

    妖祖終於要放棄被書劍封印鎮壓的十萬妖族大能了!

    但他心內又是略微有一些激動。

    能夠維持十萬妖族大能千年來生命活力的大陣。

    其中蘊含的能量,可想而知。

    威力恐怕與無盡堡壘不相上下,若是使用得當……

    也許真的可以起到絕地翻盤的效果。

    正當這時,他的身體如遭電擊,猛然抽搐。

    下一刻,一幅完整的陣圖伴隨著強大的力量如蠻牛闖進他的識海之中。

    這讓他頭疼欲裂,卻是興奮萬分。

    「這……這就是祖靈淵的最強大陣嗎?」

    「簡……簡直鬼斧神工啊!」

    巴洛薩以頭觸地,沉聲說道:「弟子在,必不會有一個人族越過祖靈淵一步!」

    他抬起頭來,看向宮殿之內,不由地問道:「師尊,您是有什麼足以斬殺秦楓的大陣大術要準備嗎?」

    回答巴洛薩的卻是高天穿過宮闕的呼嘯風聲,颯颯而過,不留痕迹。

    任由巴洛薩跪在大殿之外,再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進入妖界的第十日,妖祖討伐軍從濟源出發的第二十日。

    聖裁軍主帥,西北方面軍統帥,真武至尊童淵犧牲於無盡堡壘。

    此戰壯烈的人族武神四十人,武聖一百三十人,天武者三千人。

    天武境以下,普通人族武者三萬人,妖族戰士三萬人。

    其中大部分天武者是無法承受雷劫的威力,或被雷霆反噬而死。

    人族武者和妖族戰士的死亡,主要是血煙長矛的衝擊波造成的。

    但禍兮福所倚,經過這一戰,吸收雷劫力量,晉陞突破的人數也非常可觀。

    風七月通過妖界雷劫完成第八次涅槃,又通過《天道圖》的人族天道雷劫完成第九次涅槃,終於邁入了真武至尊的境界。

    趙子龍,孫濱,梅蘭竹菊四公子亦成為真武至尊。

    虛無一,趙日天,秦嵐等秦楓世家強者都邁入武神境界。

    即便是嚴武,雖然因為底子虛弱,又貪酒好色,身體很虛,被雷劫劈的半死,但好歹沒死,也吊著團隊的車尾,通過做拖油瓶到了神武境。

    至於晉陞武聖的天武者,更是不計其數。

    歡喜與憂傷,新人的崛起與老人的離去,交織成一幕幕五味雜陳的悲喜劇。

    無盡堡壘的廢墟之上,秦楓劈下一截無盡堡壘的斷壁殘垣,以念力雕琢為一座紀念石碑,聳立在廢墟的正中央。

    正面所書是「妖祖討伐軍英靈紀念碑」,反面則是秦楓精心書寫的祭奠悼文。

    最下方的位置,密密麻麻,都是每一個壯烈犧牲者的名字。

    原本眾多武者想要為童淵單獨立墓,卻被秦楓婉言拒絕了。

    「生盡其忠,為世人所知,死後都是一抔黃土,又何必與其他忠魂,分出三六九等!」

    他旁邊的趙子龍也說道:「師尊以前帶兵打仗,一向愛兵如子,與士兵同甘共苦,若是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也是不希望給自己特殊待遇的!」

    眾人見秦楓與趙子龍都很堅持,便不好再說什麼了。

    於是,陣亡將士們的遺物與童淵舊時所穿的衣物鎧甲一起,都埋在了紀念碑之下。

    至於陣亡將士們的遺骨,原本眾人都要求就地下葬,卻也遭到了秦楓的拒絕。

    「妖族將士魂歸故土,自是無可厚非。」

    「但是……隨我出征的人族將士,我豈可叫他們做他鄉之鬼!」

    所有將士遺骨,秦楓全部裝入了生機秘境之內,以秘術封印,要帶回到中土下葬。

    眾人感動萬分,自是不提。

    妖祖討伐軍主力與西北方面軍合龍,雖然第一戰就陣亡了童淵這樣一位領袖級的將帥,但並不妨礙兩軍士氣高漲,在越過無盡堡壘的廢墟之後,向著妖界的最終戰場鎮魔淵前進。

    進入妖界的第十四日,也就是妖祖討伐軍的出發的二十四日。

    被妖族稱為祖靈淵,被人族稱為鎮魔淵的巨大裂谷,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寬達萬丈,深不見底,長約千里的巨大裂隙之上。

    除了矗立千年,以天晶石鍛造的書劍封印之外。

    還有一座以黑曜石和血色晶體鑄造的浮空宮殿。

    就在宮殿的正前方,祖靈淵之上,一道身後如白骨妖蛇展開翅膀的人影,懸浮空中,雙手不斷結著詭異的印記,口中吟誦不知名的經文。

    雖然隔著足足有數十里,趙子龍依舊怒火中燒,咆哮出聲!

    「巴洛薩!還我師尊命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我的神秘老公
    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