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575章 必死於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575章 必死於妖……字體大小: A+
     

    就在這時,核心艙室的琉璃幕牆上,一道身穿銀白鎧甲,頭戴雀翎長纓的高大人影顯露出來。

    他抬起手來,輕輕敲了三下。

    洛神的臉上顯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色,似是惱怒這不識趣的人,攪擾了他與林淵交流的興緻一般。

    但她還是站起身來,臉上已是沒有了之前的脈脈含情,只有冰冷如刀的面容,她徐徐走到門口,推開艙門。

    立在她面前的,正是如今帝君星艦里的最強戰力呂奉先。

    洛神臉上如罩白霜,語氣之中帶著拒人千里之外的涼意。

    「怎麼了?」

    呂奉先的臉上尷尬地擠出一絲賠笑:「洛神殿下,事情是這樣的……」

    「這幾日有幽水宮的幾位至尊聯絡我,他們雖然降服秦弒,但並非心悅誠服,並願意做我們的內應。」

    洛神有些不耐煩地「哦」了一聲,卻聽得呂奉先道:「不知殿下能不能將開啟帝君星艦能量罩的許可權給我?」

    洛神聽到呂奉先要開啟能量罩的許可權,也是眉頭微微一皺,警覺問道:「內應便做內應好了,你要能量罩的許可權做什麼?」

    呂奉先笑了笑說道:「這兩個內應會假裝是雙面間諜,先進入帝君星艦,然後他們會給秦楓通風報信……」

    「他若是知道武帝陛下要歸來,必然不會不上鉤……」

    「但等他到來的時候,武帝陛下已經通過白起大人的身軀復生了……」

    呂奉先抬起手來,在脖子上輕輕一抹,殘忍笑道。

    「到時候,擒賊擒王,一了百了!」

    面對呂奉先的提議,洛神卻是眼光閃爍。

    她原本連白起都不是特別信任,更不用說去信任呂奉先了。

    但呂奉先現在畢竟是帝君星艦里最強的戰力,她也不能將他徹底得罪,她想到這裡,沉吟半晌道。

    「這兩人也未必可靠,待到林淵歸來……」

    「到那時,區區秦楓,在他面前,不過是跳樑小丑。」

    她轉過身來,緩緩說道:「呂奉先,你一片心意,本宮很是感動,多謝你了!」

    呂奉先只覺得憋了一肚子的話,都被洛神三言兩語給封住了,心裡正覺得煩悶無比。

    忽地,關起來的艙門,又徐徐被打了開來。

    原本已經進入核心艙內的洛神,竟入而復出。

    「呂奉先……」

    「臣在!」

    呂奉先沉聲回答道。

    「這幾日,可有接到什麼特別的傳訊?」

    呂奉先聽得洛神的話,一時不明所以,洛神就又問道。

    「就是發出信箋的人查不到,或者根本沒有發件人的信箋,有收到嗎?」

    呂奉先搖頭:「這幾日,帝君星艦都沒有收到任何的傳訊,畢竟我們躲藏在虛空裂隙之中,正常的傳訊也到不了我們這裡……」

    「至於我與幾位幽水宮的至尊,我是通過神武學院的秘傳真氣慧音進行溝通的,不會留下傳訊的記錄。」

    聽得呂奉先的解釋,洛神心不在焉,卻是喃喃自語道:「不應該啊……怎麼會如此久都沒有聯繫我們?」

    「難道說……那傢伙變卦了?!」

    呂奉先的耳朵何等地尖,登時就追問道:「殿下,您是要等誰寄來的信箋嗎?」

    「我幫您候著一點?來信了就來叫您?」

    面對呂奉先的殷勤,回答他的依舊是洛神一句冰冷的「不必了」。

    隨後核心艙門的大門再次重重關上。

    「咔」地一聲輕響,呂奉先的拳頭握的關節直響。

    「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臭婊子!」

    他濃眉皺起,琢磨說道:「想不到她居然不上當……」

    「果然,能夠讓洛城中立千年,不捲入七國烽火的女人。」

    「不僅僅只是靠著武帝的恩澤而已……」

    正當他有些一籌莫展的時候,核心艙外,長期沉默的一台靈寶,驀地響了起來。

    「叮咚,叮咚……」

    在寂靜的帝君星艦內部,如環佩相碰的清響,聽起來卻是詭異無比。

    這裡是虛空裂隙,根本不可能有傳訊進得來,可這傳訊到來的聲音卻一點都不像是幻覺。

    再說了,幻覺。

    能夠迷惑真武至尊的幻覺,那得要是多麼高超的強者才可以做到?

    呂奉先壓下了心內僅有的些許恐懼,緩緩走到了那台靈寶之前。

    他伸出手來,武力注入之後就是「滋滋滋」的電流輕響。

    隨後,一張信箋被從靈寶之內吐了出來。

    信箋詭異無比。

    只有上側無字,一片空白,中間有字,下側卻是漆黑墨團,如被墨汁潑灑,根本難以分辨說字跡。

    也就是說,呂奉先拿在手裡的信箋,只有中間部分有字。

    自然也沒有來信者。

    還當真是洛神所說的,詭異至極的信箋。

    但當他留心去看的時候,濃如遠山的眉頭更是一跳。

    因為中間的部分,字數不多,卻赫然寫道:「必死於妖……!」

    「必死於妖……」

    呂奉先在震驚之後,細細咀嚼,琢磨玩味道:「死於妖界,還是死於妖祖之手?」

    「如今在妖界的,不是秦楓嗎?」

    他的目光忽地森冷了起來。

    「原來我不過是想在秦楓手下,列土封疆,做個逍遙王侯……」

    「只可惜,天將降大任於我呂奉先,實在是推辭不去啊!」

    空無一人的核心艙外,呂奉先原本粗獷豪邁的笑聲,經過艙壁的重重摺射,竟是變得叫人毛骨悚然,滲人無比。

    他撫掌而笑:「秦楓如今帶著人族精英,俱在妖界,若他一死,中土誰能擋我?」

    「天與弗取,必受其咎……」

    「這是老天要讓我呂奉先得著這千載難逢的機緣!」

    他目光之中難以掩飾自己的激動。

    「我熬得太子被斬,白起病死,金胎白起陣亡……」

    「終於……終於被我等來了這個機會了!」

    「若再等到秦楓隕落……中土之中,誰能再是我呂奉先的對手?」

    「就說是獨尊天下,亦不是痴人說夢啊!」

    但他陡然又想到了什麼,目光森森一冷,看向封閉的核心艙室。

    裡面九轉引魂燈,燈影搖曳。

    映著盤坐在地,白衣如雪的洛神,以及冰冷金屬床榻上金胎白起的屍身。

    「於情於理,於公於私……」

    他咬了咬牙,低聲切齒道。

    「武帝都不應該再回到這個世界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
    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