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564章 我受夠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564章 我受夠了!字體大小: A+
     

    呂承天看著面前的秦楓,嘴巴長得足以吞下一顆鴕鳥蛋。

    「這……這怎麼可能?!」

    「我是妖祖護法,我是妖界最強者之一,他們怎麼可能拋棄我!」

    「妖祖陛下怎麼可能容許他們拋棄下我!」

    呂承天大叫了起來:「秦楓,你休要騙本座,本座不是獃子,你一定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

    他又朝著秦楓腳邊,笑得嘴巴都合不攏的小灰和二哈道:「你們這兩頭雜毛畜生,肯定是幻象對吧!」

    「是你拿出來擾亂本尊心智的幻象,至於現在捆著我的繩索,一定也是假的,哼……」

    呂承天的話還沒說完,小灰就蹦起來,一腳直接蹬在了他的大嘴上。

    「幻象你奶奶!」

    緊接著還是覺得不解氣,又抬起翅膀,噼噼啪啪,左右開弓,瞬間就把呂承天扇成了豬頭。

    呂承天被小灰揍得鼻血長流,哭喪著臉道:「你這禿毛雞,你等著,你等著本尊掙脫出來!」

    「本尊要把你開膛破腹,紅燒,清蒸,再加上花椒和孜然粉!」

    說話之間,「咕嚕」一聲輕響,二哈很不好意思地捂住肚皮,咽了咽口水。

    「哎呀,不好意思,本尊居然聽餓了!」

    二哈的話音未落,小灰登時就像是被掐了毛的公雞一般,撲扇著翅膀追著二哈又咬又啄。

    好在這些天,一鳥一狗的胡鬧劇已上演了無數次了,大營里無論是人族還是妖族,都已經見怪不怪。

    只有幾個倒霉鬼被這兩個畜生撞翻在地,嘟噥著爬起來,罵上了幾句。

    看到眼前的畫面,又感受著左右邊臉頰上火辣辣的痛感,呂承天終於不說話了。

    秦楓笑了笑說道:「你要是覺得這繩索是幻象……」

    「你倒是可以掙扎著試試看,只不過,我向你擔保,你一個手指頭都動不了!」

    呂承天沉默了,良久,才開口道:「他們為什麼要拋下我!」

    秦楓想了想,開口解釋說道:「我並不知道他們轉移大軍離開,退往無盡堡壘的時候,為什麼要把你給丟下來。」

    秦楓見到呂承天面如死灰,全然不似剛才趾高氣昂的模樣,一本正經地說道。

    「也許他們以為你已經被我斬殺了,因為我的確是變成了你的樣子,去試圖破壞妖天鎮壓大陣的!」

    「當然了,這個可能性很小,因為你只要沒死,你的氣息,他們不可能察覺不到。」

    秦楓稍稍停頓,又說道:「也有可能,他們會覺得你鬧出來這麼大的岔子,回去也是一死,所以把你丟下來,讓你自生自滅了!」

    「當然,還有可能在他們看來,你至始至終就並非是他們不可或缺的夥伴!」

    「並非是我挑撥離間你們的關係……我只是說出了我認為可能的幾個猜測而已!」

    秦楓的話音落下,呂承天終於黯然地低下了頭。

    「我知道!」

    未等秦楓再說什麼,呂承天已是頹喪道:「妖族裡面也分三六九等,甚至比你們人族裡分得還要細……」

    「身為驢妖,哪怕我奮力修鍊,用盡一切手段,成為了妖祖護法,依舊還是免不了要被他們嗤笑和排擠!」

    「我不敢對抗他們,因為他們會一齊排擠我……」

    「而且巴洛薩也一點都看不起我,因為他的血統出身也不好,他只有不停地通過踩我來提升自己的地位!」

    「其他妖祖護法也都是順著他,狐假虎威地欺辱我!」

    呂承天用快要哭下來的聲音道:「我討好他們,給他們送東西,甚至送漂亮的女妖給他們當爐鼎,他們又說我是賤骨頭,沒骨氣!」

    「我在中土鏖戰,為了一點戰功,差點跟童淵拼得同歸於盡……」

    「可結果呢……」

    不等秦楓接話,呂承天自言自語,喋喋不休道:「我出征在外,他們搶奪了我三塊領地的徵稅權,趁著我無功而返,又讓妖祖收回了一塊領地……」

    「最後生身果還是我自己花錢買的……」

    彷彿是數百,上千年的積怨,終於找到了宣洩的出口,這頭驢妖尊竟是潸然淚下,痛哭道。

    「受夠了,我真的是受夠了!」

    「秦楓,落在你手裡,我也沒想過能再活著了!」

    「你殺了我吧!」

    「只求你給我一個體面的死法,也不要分食我的屍身,我只有這最後一點要求了,一點都不過分,對吧!」

    秦楓看到呂承天這般模樣,自然也知道他飽受了妖界之中的種族歧視之苦。

    天生是驢妖的出身,讓他即便是取得了九成九的妖族,都無法企及的成就,成為了全妖界僅有十人的妖祖護法。

    他的強勢,也只是針對比他實力低微的妖聖、妖神和妖尊而已。

    對於同樣是妖祖護法的其他「高貴」種族,即便他付出再多的努力,都永遠是低賤的「蠢驢」。

    這樣的絕望甚至比人族當中的門閥世家,甚至武脈品級還要無力。

    庶民有可能會遭遇武者的欺辱,武者又會遭遇世家的欺辱,世家弟子遇上足以掌控一國,或者世俗宗門的門閥,又會被虐……

    門閥遇到隱世宗門或者聖裁武院強者的後裔子息,也只能自認倒霉。

    但是無論是門閥世家,還是聖裁武院,只要一個人能夠擁有超群的實力,或者有足夠的本事,是完全可以超越這些層級的。

    就比如秦楓,既非門閥也非世家,如今全中土的門閥、世家、諸侯都要以他馬首是瞻。

    若有聖裁武院或者隱世宗門的強者,感覺自己家世代都是真武至尊,血統高貴,要來拿捏拿捏秦楓世家,那隻能證明,他腦子進了水,而且還是不少的水。

    至於武脈,只能證明一個人先天的潛力,並不能代表他後天的努力,以及最終的成就。

    但妖界卻完全不一樣。

    生為驢妖,即便成為了妖祖護法,都永遠是被人拿來取笑的話柄。

    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

    這樣的悲觀與憤懣,積壓了數千年,可想而知。

    秦楓看向呂承天,緩緩說道:「呂承天,你可有想過,要改變這不公平的一切!」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
    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廢土崛起陰倌法醫變身透視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