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427章 毒殺韓非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427章 毒殺韓非子!字體大小: A+
     

    面對詫異到驚住的方雲,秦楓當然知道是因為自己從後世帶來的法治思想,實在是太過超前的緣故。

    方雲若是不覺得驚愕,那才叫奇怪呢。

    「這簡直是荒謬至極……怎麼可能天底下會有這樣的事情?」

    方雲喃喃自語道:「秦楓,你的這個觀點簡直是瘋了!」

    「君王犯法,難道也要剁去手腳不成?」

    「誰來監督天子,誰又能對天子斧鉞加身?」

    秦楓笑了笑說道:「閣下應當知道,法之目的是為了使民不敢違法,不想違法,最終不願違法,從而成為順民……」

    「任何刑罰只是手段,以法化民,才是目的!」

    「對天子亦是如此……」

    秦楓信馬由韁,侃侃而談道:「法非是要斬下天子的一手一足,而只是希望天子遵行法律,不要肆意妄為,為禍蒼生天下……」

    「只要天子知法守法,就算不成為明君,但至少不會成為昏君……」

    方雲聽著秦楓這有如天方夜譚般的理論,嗔目結舌道:「那誰來監督天子?這不切實際!」

    此時此刻,秦楓卻是抬起手來,指向方雲。

    「儒家人!」

    「秉持一顆公心的儒家人,最適合做皇權的監督者!」

    法家小世界的方雲,畢竟不是中土世界那個機杼百出,胸有猛虎的方運,此時也是悚然一驚。

    「你法家竟願意讓儒家來做皇權的監督者?」

    秦楓笑了笑說道:「荀況是李思與韓非子之師,又擔任過稷下學宮的祭酒,既是法家祖師,又是儒家巨擘……」

    「他曾經說過『不教而誅,則刑繁而邪不勝;教而不誅,則奸民不懲』……」

    「意思是,不教育人而只嚴厲地懲罰人,那麼刑罰就會繁多無比,而且姦邪之徒還是會層出不窮……」

    「如果只教育人而不懲罰人,那麼人民中的害群之馬,就無法被懲處……」

    秦楓淡淡說道:「法家目前的問題,就在於『不教而誅』,儒家目前的問題則在於『教而不誅』……」

    「若能兩者合一,何愁天下不治?」

    「只要天下百姓得以安居樂業,安享太平,誰家的思想,誰家的手段,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敝帚自珍的門戶之見,究竟是對先輩的繼承,還是背叛呢?」

    聽到秦楓的話,方雲也是愣住了。

    「你法家一向排斥儒家,恨不得將我儒道根絕,一勞永逸,以除後患……」

    「你竟肯讓我們儒家參政?」

    秦楓笑著說道:「儒家也好,法家也罷,以禮治國,以法治國,還不都是為了長治久安,為了天下百姓?」

    「若只是執著於一家的名利權勢,那便是對儒、法兩家初心的背叛,這是欺師滅祖!」

    秦楓的最後一句話,既是說給自己聽的,更是說給方雲聽的。

    果然,方雲在聽得秦楓的話之後,半晌不言不語,似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良久,他方才開口道:「那你要我做什麼?」

    「寫信給李思搖尾乞憐嗎?」

    秦楓笑了笑說道:「儒生有儒生的風骨,自是不可能讓您做這件事情的……」

    「不過我需要您寫一封信給陛下,贊成實行郡縣制。」

    方雲聽到秦楓的話,眉頭微微皺起,顯然是感覺到有些沒有面子。

    畢竟一直以來,稷下學宮的主旨都是要求秦王朝恢復分封制,恢復周禮。

    現在陡然變成了贊成郡縣制,恐怕全天下的人都會以為稷下學宮變節了,迫於秦王朝的壓力,折了自己的氣節,做了王朝的走狗。

    清譽是儒生的第二生命,甚至儒生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

    這樣的代價,實在是……

    秦楓見方雲似有猶豫,又開口說道:「個人榮辱與百姓蒼生相比,孰輕孰重,方祭酒心內自有一桿秤……」

    「畢竟,如果秦王真的焚書坑儒,天下儒生或視秦王朝為仇寇,或畏懼暴秦而敢怒不敢言……」

    「儒生監察帝王天子,教化百姓,就成了一句空話!」

    「所以請方祭酒務必忍辱負重於一時……」

    秦楓苦口婆心勸道。

    「即便背負一時的罵名,青史悠悠,也必會為方祭酒昭雪冤屈。」

    方雲一直堅毅的目光,終於動搖了。

    「可是,秦王受李思蠱惑,早已對儒道恨之入骨……」

    「僅憑我一人,怎麼可能……」

    秦楓抬起手來,指了指自己。

    油燈之下,他臉上的表情,成竹在胸。

    「方祭酒,接下來的一切,都請交給我吧!」

    此時此刻,廷尉府秘牢底層。

    穿過幽深的長廊,侏儒孟優的身後,立著三名廷尉府侍衛。

    一人托著紅漆托盤,上面盛著酒壺和幾樣精緻菜肴。

    另外兩人則抬著一件白布罩著的東西,搖搖晃晃著來到了秘牢的最深處。

    搖曳的油燈火苗之下,映照著韓非子那一張消瘦的面龐。

    孟優看了一眼坐在囚室內的韓非子,尖聲笑道。

    「韓非子,奉李相的法旨,我等該送你上路了!」

    韓非子聽得孟優的話,眉頭驟然皺起:「我的信箋,陛下是怎麼答覆的?」

    孟優登時就冷笑了起來:「你以為秦楓大人真會幫你送信不成?」

    「大人是消遣你玩的!你這獃子!」

    「大人的話,你居然當真了,哈哈哈……」

    「想不到你韓非子聰明一世,生死關頭居然也這麼好騙啊!」

    韓非子聽到孟優的話,登時就愣住了。

    「你……你說什麼?」

    「這……這怎麼可能?」

    看到韓非子大驚失色,大失所望的模樣,孟優的聲音尖利而得意地冷笑了起來。

    他接過身後侍衛遞來的白瓷酒壺,在三名護衛的保護之下,緩緩走進了囚室,對著韓非子獰笑道。

    「李相說了,你雖屢屢與他做對,不過他念在同門之情……」

    「不但給你留一個全屍,特許賜給你毒酒,還給你準備了入土安葬的棺材!」

    「韓非子,李相對你可真是仁至義盡了!」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孟優冷笑著一步步逼近過來。

    「這酒,是你自己喝呢?」

    「還是要我們餵給你喝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