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426章 方雲且聽我一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426章 方雲且聽我一言字體大小: A+
     

    面對方雲的喝罵,秦楓身邊的其他獄卒,伸手就要去拽皮鞭。

    「你這將死的儒狗!」

    「廷尉大人來看你,是可憐你,施捨你,你竟不知感恩戴德,簡直不知死活!」

    那皮鞭甫剛抬起來,已是被「啪」地一聲,被秦楓攥在了掌心裡!

    那獄卒登時惶恐不安,差點跪了下來:「屬下該死,屬下該死!」

    秦楓鬆開手,卻不生氣,淡淡一笑道:「退下吧,把牢門打開……」

    獄卒當時就愣住了。

    「把牢門打開……」

    秦楓重複道。

    「我想與方祭酒好好聊一聊……」

    獄卒聽到秦楓的話,登時就愣住了。

    「廷尉大人,這儒狗不止一次痛罵過您,還說要將您食肉寢皮……」

    「您這樣做,實在太危險了!」

    秦楓依舊堅定道:「違抗上官,處玥刑,斬去雙足,你們最好想清楚了!」

    聽得秦楓的話,其他獄卒登時面如土色,慌忙打開了掛在方雲牢門上的大鎖。

    未等這些獄卒反應過來,秦楓已是一腳邁進了彌散著腐臭的牢室之內。

    也不管地上還有骯髒的臭蟲和跳蚤,就這樣盤腿坐在了牢室的地上。

    他抬起手來,朝著身後擺了一擺。

    「都退下吧!」

    獄卒們只得退後幾步,但秦楓旋即又喝道。

    「離我百丈之外……」

    「違令者,以抗命罪論!」

    這些獄卒們只得往後退了百丈之外,又退回到了陰暗之中。

    在這樣一間孤孑的牢獄里。

    一位法家高官,一位儒家祭酒就這樣相對而坐。

    方雲的眼中瞬間掠過了一絲訝異之色,但很快就被他目光之中的輕蔑給徹底沖淡。

    「秦楓,你膽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你不是說要砍下我的腦袋當尿壺嗎?」

    「你難道不怕我用牙齒咬開你的喉嚨嗎?」

    聽得方雲的話,秦楓盤腿坐在他的面前,笑了笑說道:「孔聖有言曰,暴虎馮河之輩,吾不與也!」

    「方祭酒畢竟是儒家首領,不可能這般粗野的……」

    方雲稍稍一愣,旋即敵意依舊佔了上風。

    「秦楓,你究竟想要跟我說什麼?」

    「如果你是來在我死前,來奚落我的話,請你免開尊口!」

    方雲說到這裡,不禁聲音提高,冷冷喝道:「無義而生,不若有義而死……我,雖死猶生!」

    「你法家的嚴刑峻法,可以毀滅我的肉體,卻不可以毀滅我的思想……」

    「悠悠萬載之後,青史即便成灰……」

    他咬牙切齒道。

    「也會記住我方雲,而不會記住你秦楓,你這條法家李思的走狗!」

    秦楓笑了笑說道:「千秋萬載,自有公論……不過,方祭酒且聽我一言!」

    方雲微微一凜,秦楓卻是繼續說道:「方雲你究竟是為何而赴死?」

    方雲眉頭微微皺起,端正身形,沉聲說道:「我乃是以己身之浩然正氣,抗議暴秦的嚴刑峻法,抗議暴秦篡改禮法,讓天下不寧!」

    方雲的話音未落,秦楓已是笑道:「天下之變,毫釐不歇,天下之不變,唯『變』耳!」

    「制度應當符合社會的實際,而不應該拖社會實際的後腿……」

    秦楓的話音未落,方雲已是直接打斷道:「禮崩樂壞,導致天下千年戰亂,民不聊生,前車覆轍尚在,難道不應該分封四海,以定天下,恢復周禮嗎?」

    秦楓第一世是大學生,第二世是儒君,此世又成為稷下學宮祭酒,閱書無數,在來說服方雲之前,當然就已經做好了自己的準備。

    「在儒家提出『禮』之前,堯舜先王又是如何治民的?」

    「上古五帝所在的時代,難道不是萬民生息,安居樂業的時代?」

    秦楓淡淡說話,卻是聲如雷霆在方雲耳邊炸開。

    「如果『禮』是創建萬民生息,和平盛世的先決條件。」

    「那在禮之前,為何會有治世?」

    方雲霎那之間,就被秦楓給問住了。

    但他何等機敏,瞬間反應了過來,辯解說道:「堯舜雖然不知『禮』,但其心其行與『禮』暗合,這才能夠開創太平盛世……」

    哪知秦楓又一句話懟了回去。

    「孔聖著《禮記》乃是為了恢復堯舜治世,昔日的光華,你竟說堯舜五帝之心之行,與『禮』暗合,簡直就是顛倒因果!」

    方雲被秦楓這句話一吼,登時就愣住了,半晌,他方才低聲吼了起來。

    「秦楓,我犯不著被你這頭李思的狗教訓!」

    「分封制,就是恢復周禮,不復周禮就是取亂之道,就是暴.政!」

    「我等為天下蒼生,視死如歸,必是儒家千秋青史光輝一頁,我等必將流芳百世,必將……」

    方雲越說越激動,秦楓卻是越說越冷靜,冷冷一句話就頂了回去。

    「孔聖著《春秋》的宏願是什麼?」

    方雲被秦楓一噎,剛才還慷慨激蕩的話音,戛然而止。

    「當然是天下蒼生安居樂業,國泰民安,對不對?」

    秦楓緩緩說道:「那麼只要能讓百姓安居樂業,只要能讓國家長治久安,就是儒家的初心,就是孔聖的宏願,對是不對?」

    「忘記了初心,只追求分封制的形式,究竟是對孔聖的繼承,還是對儒家的背叛!」

    被秦楓猛然還擊,方雲的神色驟然一變。

    他顯然沒有想到,往日里高高在上的法家李思高徒,居然對儒道有如此精深的理解,登時就將他給驚住了。

    但他依舊不願意認輸,思忖片刻,沉聲說道。

    「暴秦採用那麼殘酷的刑法,民動輒得咎,若是還能安居樂業,長治久安……」

    「即便有一種制度,像『禮』一樣,可以讓民安居樂業,但絕對不會是殘酷的秦法!」

    秦楓此時卻是一語中的,鞭辟入裡。

    「相比於守法,守『禮』更難,因為『禮』對個人道德的要求實在是太高了……」

    「相對而言,守法則是最基本的要求,人人守禮難,人人守法卻是不難。」

    秦楓看向方雲緩緩說道:「如果王子犯法甚至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在秦法面前一視同仁,你感覺,這秦法,還苛刻,還殘暴嗎?」

    方雲登時就愣住了:「天……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這……這怎麼可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
    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