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378章 我就不講道理,怎麼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378章 我就不講道理,怎麼了字體大小: A+
     

    方運聽得錦衣貴公子的話,淡淡一笑說道:「你處處總不能被你妹妹一個女人比下去吧……」

    「若是你父王駕崩,將王位傳給你妹妹,那不等於是把燕國上上下下一起打包送給秦楓了嗎?」

    錦衣貴公子遲疑了一下,趕緊說道:「夫子所訓,正是我丹若明所思所想。」

    丹若明有些憤憤地說道:「他秦楓當初不過是無家可歸,寄養在鍾離世家的外甥,他父親也不過是流浪七國,如喪家之犬般的浪客……」

    「身份卑微,血統低賤!」

    「如果不是先王和父王好心收留,拔擢他們父子,哪裡有秦楓世家的今天!」

    「如今大燕全地,百姓莫不只知秦楓而不知父王,對於王室更是不甚尊敬……」

    「偏偏父王還像是喝了迷魂湯一樣,對那秦楓聽之任之,言聽計從!」

    「若是再這樣下去,這燕國不知何時就要改姓秦了!」

    方運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說道:「若明,你有此心,日後必然能夠成就大事!」

    「燕王驁一直以來青睞你妹妹丹青羽,若是一時糊塗,將王位傳給她,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只要本聖在西北邊荒誅殺秦楓,丹青羽不過是從龍的蜻蜓,逐水的浮萍……」

    「龍已死,水已涸,她要麼嫁做她人婦,要麼終老長白山,豈能再有一爭王位的實力和能力?」

    方運說完,丹若明登時大喜道:「若夫子當真助本王子做成這件大事,若明必盡誅秦楓世家九族,迎夫子為大燕國師,日夜聆聽您的訓誨!」

    方運聽得丹若明的表態,不禁笑了笑說道:「若明王子,大事成就之前,此事只得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休要再叫旁人知曉……」

    「更不得走漏半個字的風聲,以免惹火燒身!」

    丹若明自是說道:「學生自有分寸,不會圖一時口舌之快的!」

    ……

    天狼星力籠罩之下的西北邊荒莽莽,咫尺嚴寒。

    大元城外依舊是百萬大軍團團圍困,氣氛森然。

    但塔樓之上,一團羊絨被褥之內,卻是獨有一番春意。

    雪白的頸背,如一條毛茸茸的狐狸,纏在身下男子的懷裡,容不得他起來動彈絲毫。

    秦楓見她抱得這麼緊張,感受到羊絨里健美而性感的身軀,想起昨夜的風流荒唐,只覺得旖念叢生……

    但這大軍圍城,顯是不能恣情享樂,他剛想起身,卻是被懷裡一雙毛茸茸的小手拽得根本動彈不得。

    偏生這母狼的手勁極大,秦楓一時怕弄疼了她,還真奈何她不得。

    秦楓只得側過臉來,附在她的耳邊說道:「戰事吃緊,還是早些起床的好……」

    哪知鐵木真似是與他故意為難似的,叫聲忸怩,笑著說道:「昨日交兵,不分勝負,今日一早,你卻是要高掛免戰牌不成?」

    秦楓昨日上了她的激將法,今日又怎能再在一個跟頭上絆兩次跤,自是說道:「將士軍前半死生,你我作為將帥,實在是不該……」

    哪知鐵木真湊在羊絨被窩裡,輕聲笑道:「誰管他半死半生,是死是生……」

    「若與你死在一處,縱使是立時死了,我倒也情願了!」

    「省的跟你那些鶯鶯燕燕去爭了你去!」

    言罷,不由分說,已是將被子一蒙,頭也鑽進了被褥里,一雙手在羊絨里四下亂撞,摸索了起來。

    秦楓苦笑道:「你這母狼,怎的不講道理……」

    鐵木真卻是在被裡,含含糊糊說道:「我本來就是蠻夷啊,就不講道理了,怎麼了……」

    秦楓只覺得臍下一凉,心裡暗叫不妙,卻又聽得這母狼在被裡得意笑道。

    「你若再絮絮叨叨,不叫我盡興了,當心我叫你的小兄弟同歸於盡!」

    正當這時,忽地望樓之下,「蹬蹬」的腳步聲接連響起。

    鐵木真立刻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似的趕緊去拽毯子身邊的衣物,秦楓也是暗叫不妙,趕緊手忙腳亂的穿起衣服來。

    待到傳令兵跑上望樓的時候,只見外罩戰袍,內襯皮風衣的鐵木真,正倚在欄杆上,與身邊的狼妖說著些什麼……

    雖然氣氛十分融洽,但那傳令的狼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比如,氣氛很舒緩,為什麼鐵木真大人說話的聲音總帶著一股好像驚魂未定的顫音?

    比如,明明外面冷的要命,為什麼鐵木真大人的臉上密密麻麻地都是汗珠呢?

    還有就是,這空氣之中為什麼彌散著一股難以名狀的奇怪味道呢?

    就好像是……

    就在那狼妖不由自主地嗅著鼻子的時候,鐵木真終於忍不住動怒了。

    「你是來彙報什麼事的?」

    「有話快說!」

    狼妖趕緊趴了下來說道:「公主殿下,城外大軍有狼霸先派出的使者求見!」

    「使者?」

    鐵木真和秦楓皆是微微一驚道:「城外百萬大軍雖然遭遇了不小的挫折,但元氣未傷,優勢尚在,為什麼要派使者來我們軍中?」

    秦楓又問道:「使者可有說明來意?」

    傳令狼妖道:「使者說希望與您談一談合作的事情!」

    「合作的事情?」

    鐵木真的目光頓時就變了。

    「他不是奉了妖祖的命令,要來取我的腦袋嗎?」

    「他跟我有什麼好談合作的?」

    秦楓也是笑道:「難道要『與羊謀膏,與虎謀皮』不成?」

    鐵木真又問道:「那使者還說什麼話沒有?」

    那傳令狼妖又說道:「狼霸先說,同為狼族,不應該同室操戈,同族相殘!」

    聽得這話,秦楓和鐵木真皆是皺起眉頭來。

    「難道說,昨天一仗,把各族聯軍打得內訌了?」

    秦楓想了想說道:「要說昨天損失最慘的就是饕餮妖國,妖龍都損失了五頭,鬧起情緒來,也是難免的……」

    「但是內訌,應該還不至於吧?」

    鐵木真卻說道:「若是狼霸先真的有反心,對於我們現在的情況,卻是大大地有利啊!」

    秦楓也點了點頭說道:「反正只是一介使者,見便見上一面也無妨的!」

    「若是連使者都不敢見,反而是顯得我們怯懦了!」

    鐵木真剛剛說完,傳令狼妖剛走,秦楓懷裡的徽章卻是驀地振動了起來。

    秦楓低下頭來一看。

    果然,是父親秦弒寄來的信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
    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