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274章 項籍算什麼東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274章 項籍算什麼東西字體大小: A+
     

    聽得這粗暴的指責,韓嵩只覺得臉色一僵,胸膛起伏,正要發難,忽地立在秦楓身邊的韓雅軒冷聲道:「閣下這般通過污衊我一個女孩子的清白,來抹黑韓信世家,當真是不遺餘力……」

    「難道閣下堂堂一個聖裁武院的長老,用這等卑劣手段,就不覺得羞愧難當嗎?」

    那聖裁武院的長老聽得韓雅軒的話,驀地就冷笑了起來。

    「呦呦呦,你們韓信世家,當婊子還想要立牌坊不成?」

    那出言的聖裁武院長老,目光環視全場,聲音卻是尖酸刻薄,得意洋洋道。

    「在座的誰不知道,你在真武學院時,就與秦楓勾勾搭搭,做當眾親吻這等出格的事情……」

    「別說是真武學院人盡皆知,這等有傷風化的事情,我們聖裁武院都有所聽聞!」

    「三星堆古蜀帝宮歷險歸來后,更是長期滯留在秦楓世家……無名無份,一個未曾出嫁的大姑娘,就這樣滯留在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府邸上,這不是犧牲清白,以色事人,又是什麼?」

    聽得這話,不只是韓嵩,趙日天,甚至連跟在後面的嚴武和譚鵬都是氣得發抖起來。

    嚴武更是氣得一邊捂著肝,一邊用污言穢語罵罵咧咧起來。

    韓雅軒更是氣得臉色發白,他本是如水柔順的女子,此時竟也是咬住嘴唇,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秦楓聽得那人的話術,也是暗暗心驚。

    聽聲音,那聖裁武院長老似乎是項籍,但項籍何曾有這等機敏的心思?

    居然還知道繞過秦楓,直接對韓嵩發難。

    而且韓嵩確實是藉助了秦楓的影響力,也是在秦楓的幫助下得到了丹藥,又得到了秦楓為他做劫主的幫助,才勉強到了聖武境。

    他不像趙日天,話根子硬不起來,心也確實存有愧疚之情。

    對方的話術就是重在攻心,韓嵩若是羞愧難當,自當辭去齊國的鎮國武聖一職,自是落入了對方的圈套。

    倘若厚著臉皮,應下了鎮國武聖之職,也必然名聲狼藉,被說成是靠出賣女兒色相換來的鎮國武聖之位。

    輕則鬱鬱寡歡,嚴重的話,直接一命嗚呼都是有可能的……

    這些話實在是歹毒至極。

    秦楓眉頭一皺,冷冷說道:「本聖與韓姑娘在真武學院就已相識……」

    「本聖當時不過是真武學院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弟子,有什麼權,有什麼勢,值得韓信世家的明珠委屈自己,處心積慮,以色相來事本聖?」

    「再說了,本聖與韓姑娘彼此皆有好感,男未婚,女未嫁,為何不能在一起?」

    「況且,這好像是本聖的家事,也不關閣下什麼事吧?」

    誰知道那聖裁武院的長老,竟故意挑刺道。

    「秦楓,你與韓雅軒是不是真情實意,這個只有你們自己清楚……」

    「我指責的人,不是你,而是韓嵩……」

    「韓嵩你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靠女兒上位的話柄,我若是你……」

    「從韓信世家數百年的聲望考慮,寧願推辭掉齊國武聖之位,也不會讓韓信世家的清譽蒙塵!」

    「否則九泉之下,你有何面目見韓信世家歷代家主?」

    聽得那聖裁武院長老咄咄逼人的話語,韓嵩雙拳握緊,骨節發白,氣息急促,似是隨時都要爆發,急促的心跳就又好像下一秒就會中斷掉一般。

    他似是要做出什麼艱難的決定了。

    「父親大人……」

    韓雅軒看著身邊陷入巨大痛苦抉擇中的父親,她驀地捏住他的手,大聲說道:「我留在秦楓世家,是我一個人的決定,與我父親毫無關係……」

    「我父親雖然得到過秦楓的幫助,但也只是因為他不贊成人族內戰,早早從齊國下野隱居……」

    「這一點與秦楓與民生息的思想不約而同!」

    聽得韓雅軒的解釋,那發難的聖裁武院長老忽地冷笑道:「哦?是嗎……」

    「你把黑鍋攬過去就有用了嗎?」

    「你一個人的決定,那就是你父家教不嚴咯?」

    「堂堂韓信世家的大小姐,還沒成親就沒羞沒躁地住到男人家裡,一住還住了這麼久……」

    「想來男未婚,女未嫁,孤男寡女同在一個屋檐下,總會做出許多好事來……」

    「那可真是有辱韓信世家的家風啊!」

    話音未落,韓雅軒已是用顫抖的聲音,艱難說道:「我與秦聖自真武學院相識,彼此雖心照不宣,但『發乎情而止乎禮』,從未越雷池一步……」

    「閣下這般以己度人,還能更卑鄙無恥一些嗎?」

    誰知那聖裁武院的長老聽得這話,竟更加來勁了起來。

    「哦?發乎情而止乎禮?」

    隔著面目,那人陰森笑道:「那韓姑娘的意思是,你至今沒有與秦楓有過苟且之事,你還是完璧之身咯?」

    聽得堂堂聖裁武院長老居然在這等公眾場合,說著這般不堪入耳的話,帝女以及坐在聖裁武院長老席上的女長老墨紋錦皆是厭煩起來。

    「這位長老,請你說話的時候,注意一下時間和地點!」

    帝女強壓著怒氣,提醒道。

    「聖裁武院的議事廳,不是浮浪之人云集的茶館花樓!」

    哪知那長老竟是有恃無恐道:「這不是要拿出來討論嗎?」

    「怎麼?之前還說要大家開口發出不同的聲音,這一會,還不讓本長老說話了嗎?」

    那長老得意道:「既然韓姑娘說自己跟秦楓發乎情止乎禮,那你未曾出嫁,就肯定還是完璧之身……」

    眾人聽得這話,皆是覺得陣陣刺耳。

    這聖裁武院的長老該不會是要韓雅軒當眾證明自己是處女吧?

    這可怎麼證明啊……

    難道要……當眾……

    此時韓雅軒也是面色發白,緊咬薄唇,似是在做著劇烈的心理鬥爭。

    那聖裁武院長老則冷冷笑道。

    「若你能夠證明這一點,本長老就姑且承認,韓嵩未曾靠你來上位,你與秦楓的關係並不曾……」

    話音未落,只聽得整個聖裁武院議事廳內,狂風倒灌,端坐在長桌一角的一人,驀地眼神森冷。

    他猛地一拍面前的長桌,氣息如吞吐山河日月,爆吼之中傳遍四野。

    「項籍,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本聖與雅軒關係還需要你來承認?」

    「況且,我秦楓的家事輪得到你來管嗎?你有資格管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