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270章 不想死就跑起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270章 不想死就跑起來字體大小: A+
     

    譚鵬一直以來都是秦楓的小弟,秦楓說這話,倒也合適……

    韓嵩雖然論輩分還要比秦楓長上一輩,此時卻也是大喜道。

    「好,就依秦聖!」

    當即,兩人徹底放開自身的磅礴氣息,滔天雷霆頓時漫天而下。

    嚴武這下徹底自暴自棄了,捂著腦袋,哭號了起來。

    「老大,我跟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

    「你幹嘛要弄死我啊!」

    「老大,讓我再您身邊做條狗腿子也好啊!」

    「我兒子還沒斷奶的啊!」

    此時此刻,盤腿坐在虛空上的秦楓不顧身後滾滾而下的雷霆,聲如驚雷,厲聲喝道。

    「嚴武!」

    「我只是告訴你一個道理!」

    「武道之路,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臨陣對敵,非生即死!」

    「為了讓你們不被別人斬殺,只有自己逼自己去提升實力!」

    話音落下,漫天雷霆已化為雷海轟然而下。

    先劈在了秦楓的身上,旋即粉碎的雷光化為碎屑,如瀑布傾瀉而下,倒灌進神文「嚴」字訣劃出的空間之中。

    如果說劈在秦楓身上的雷霆,是決堤的洪水,此時經過他阻擋后粉碎的雷霆,已是化為湍急的水流,處在了韓嵩,譚鵬都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尋常如秦楓這般神武境的武者,為門下弟子做劫主,最多也不過是分流一些雷劫力量,甚至為了防止引來天雷,除非遇到特彆強大的雷霆,才會出手幫助分擔。

    正常的雷劫都讓弟子自己承擔,美其名曰:「試煉」。

    哪裡有像秦楓這樣,直接自己獨立承擔了,再把粉碎的雷霆力量直接給手下人淬體用的?

    經過秦楓分解后,這樣強度的雷劫,哪裡是在渡雷劫?

    簡直就是在用雷光洗澡,淬鍊身體一般。

    韓嵩和譚鵬甚至臉上都出現了陶醉的表情。

    可饒是這樣,嚴武依舊被電得「哇哇」鬼叫,東扭西歪,大呼小叫。

    看到這一幕,立在神文「嚴」字訣的外圍,負責護法的韓雅軒和趙日天都是對看了一眼。

    兩人不約而同地看了嚴武一眼,嘆氣道。

    「這才是成聖雷劫,要是是成神雷劫,嚴武會不會直接被劈死了啊?」

    「這身體素質,恐怕尋常的天武者都比他要強啊……」

    就在這時,秦楓驀地冷喝道:「嚴武,你的神行武脈呢?」

    「本事都忘到你姥姥家了嗎?」

    「不想死,就跑起來!」

    聽得這話,外面的趙日天和韓雅軒都是一驚。

    秦楓叫嚴武幹嘛?

    跑起來?!

    他要嚴武跑起來躲雷劫嗎?

    就在這時,嚴武挨了一道雷霆,電得渾身抽搐直哆嗦,只得橫下心來,大聲吼道。

    「跑就跑,誰怕誰啊!」

    「老子就算是個胖子,也……也是個身手矯健的胖子!」

    當即,人影在雷霆之間,穿梭而過,道道殘影,居然真的以毫釐之差,躲過了一道道落下的雷霆。

    就在這時,秦楓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看天空道。

    「時間不多了,儘快結束掉吧!」

    他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厲色,驀地就釋放出了一絲自己的氣息。

    僅僅是一絲氣息夾雜在韓嵩,譚鵬和嚴武的氣息之間。

    整個曠野的上空驀地就雷霆閃爍,狂雷盈野。

    道道雷霆如開天之劍,紛紛朝著位於三人最上方的秦楓攢射下來。

    「只有這麼點實力嗎?」

    秦楓嘴角不屑冷笑。

    「比起我自己的雷劫來,真是弱到不堪一擊啊!」

    ……

    與此同時,聖裁武院之內。

    雖然這次開會的地點不是中央議事大殿,但例行議事大廳里,也是擠滿了自發前來的各路武者。

    畢竟今天這是聖裁武院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要在例行議事會議上討論七國之中,兩國的鎮國武聖人選。

    而且趙國和齊國還都是大國。

    兩國的鎮國武聖,完全可以左右整個中土的局勢。

    但越是這樣,就越讓很多武家人感到憂心忡忡。

    「秦楓已經做了澠池盟主,齊國和趙國長期與秦楓和燕國敵對……」

    「現在不僅被他擊敗了……連鎮國武聖的人選居然都是由秦楓提出來的。」

    「秦楓的弟子是秦國的太傅,秦楓的准岳父蒙義重是秦國的太尉,秦國沒有武聖,還不是以秦楓馬首是瞻?」

    「這樣一來,豈不是說,中土七國實際意義上,已經被秦楓一人給控制了?」

    「武帝陛下的天下就是建立在澠池會盟之後,對中土七國的降服控制之下的,這豈不是要變天了?」

    但也有人持樂觀的態度。

    「秦楓身懷武帝陛下的武脈,若是視為武帝陛下的傳人,亦不為過。他降服七國,與武帝陛下降服七國又有什麼差異?」

    「就算他是稷下學宮的祭酒,但他的武脈也是武帝陛下的。」

    「沒錯,只要他還有真武聖脈,他就是武家的人。」

    然而就在這時,坐在前方長老議事席上的幾名長老,也是用傳音入密彼此交流著什麼。

    「無論如何,也要狙擊下秦楓的一個人選。」

    「沒錯,聖裁武院畢竟不是秦楓的,不能讓他予取予求!」

    「若是開了這個先例,萬一以後他把整個中土七國的鎮國武聖都換成了自己的親戚故舊,為之奈何?」

    「那我們聖裁武院可就真的變成聾子的耳朵了!」

    「此時絕對不可以發生!」

    雖然童淵,項籍,墨紋錦這些或聲名遠播,或擁有實權的真武至尊,不出意外,都在聖裁武院長老之列。

    但根據武帝遺訓,聖裁武院長老在例會時,必須佩戴面具,不得主動暴露自己的身份,以此來保證所做裁決,公正無私。

    所以並不能直接對應出,哪一位強者對應了哪一位長老。

    少頃,只聽得喧嘩的全場肅靜了下來。

    一襲黑衣黑甲的帝女緩緩走入殿內。

    其他聖裁武院長老紛紛朝著帝女作揖行禮,隨後方才再次入座。

    帝女的目光環顧全場,驀地就在聖裁武院長老缺了一個的位置上定住了。

    「秦楓呢?怎麼還沒有來?」

    雖然帝女嘴上不說,但心裡卻清楚得知道,這個空缺的位置,肯定是秦楓的……

    「這個傢伙在幹什麼呢?」

    「我不是叮囑過他,不要遲到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