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079章 酒不醉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079章 酒不醉人字體大小: A+
     

    先是一股熱血衝上腦門,緊接著秦楓只覺得耳朵發燙,繼而渾身都發燙髮熱起來。

    不是修鍊《天妖斗戰訣》時渾身仿若烈火煉金般的熾烈。

    也不是被窮奇國術士,重重火海包圍中,足以焚盡肌膚骸骨的烈焰。

    而像是一團火在他的身體里,從丹田小腹升起,到處亂沖亂竄一般!

    這感覺就像是……服用了什麼丹藥一般。

    但秦楓旋即意識到不對勁了。

    他因為使用《吞天神功》的緣故,丹藥已對他基本無效。

    因為碧血丹心文心的緣故,身正道直,便會識海永固,邪穢不侵……

    那這樣的感覺又是……

    忽地,一團嬌軀輕輕倚在他的懷裡,湊到他的耳邊,呵氣如蘭。

    「酒里下的不是什麼葯,只是妖界的金鈴陽草,大補元氣,可以利男……」

    「你大可不必擔心我對你下什麼毒……」

    秦楓聽得鐵木真的聲音時,只覺得耳根發麻,正不知這頭狼妖公主究竟要做什麼……

    「我說過,我們狼族有恩必報,有仇必報……」

    「諸天戰場,你不惜背負逆種罵名來救我……」

    「原本我以為,欠你的人情,此生你我各為其主,再無還上的可能了!」

    「只想與你春風一度,以後便是刀劍廝殺……兩不相欠。」

    聽得鐵木真的話,秦楓齜牙叫苦道:「你……你這又是何必呢?」

    哪知鐵木真竟是倚在他的胸前,用激蕩的語氣道:「原本妖祖已經下令,因為妖界靈氣衰退的速度越來越快,諸天戰場之後,待到書劍封印一碎,混沌妖國就要全民皆兵,無非男女老幼統統上陣,與人族決一死戰……」

    「本以為你我難免最後沙場決一生死,誰知,你竟……你竟有能夠容納妖界百姓生息的氣度。」

    鐵木真低聲說道:「我鐵木真平生不佩服任何人,如果說今日之前,我對你是欣賞,今時今日,我卻要說,我佩服你……」

    秦楓只覺得一雙修長的手指,慢慢地掠過自己衣物下的寸寸皮膚,輕輕地解開自己的衣裳,耳邊濕音軟語道。

    「我為西北妖族五十萬百姓,感謝你……」

    秦楓苦笑道:「你又何必對我這般……」

    鐵木真竟是輕輕扯下自己身上的輕紗,語氣嫵媚道。

    「怕你反悔,便向你給付些許定金罷了……」

    「畢竟你若回去,就是澠池七國的盟主,我若再去找你……豈不是要被人說你叛國逆種不成?」

    「中土人族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可以淹死你了……」

    秦楓深吸了一口氣,正欲推開懷裡的嬌軀。

    卻見這妖族公主邪笑道:「我知你別有妻妾,但也無妨……」

    「只要我大喊上一聲,人族澠池盟主,秦楓在這裡!」

    她的臉上還帶著一絲惡作劇的俏皮,輕笑道:「那你此生此世,都回不去中土了,難道不是嗎?」

    秦楓臉色發苦,只覺得身體里的那一團火也是燒得愈發地旺盛了起來。

    面前的狼妖公主卻是伸出修長的十指,層層剝開他的衣物,如撥弄琴弦一般,輕輕撫摸著少年年如蜀錦般的肌肉。

    她看向面前的少年,面色微紅,淡淡說道:「秦楓,我與你爭鬥至今,屢屢敗於你手……」

    「只有今時今日,你是我的俘虜,動彈不得……」

    「而我……是你的王!」

    她撩起輕紗長裙,倚著水榭的欄杆,緩緩坐在秦楓的腿上。

    雨聲清冽,滾落在荷塘之上,墜在荷葉之上,宛如珠玉。

    她輕輕湊下臉來,鼻息相聞,輕輕吻上了少年的唇。

    「但願此生,你我都不復兵戎相見。」

    大雨滂沱,萬籟俱寂。

    似是藥力最終發作,秦楓只覺得渾身的骨髓,骨骼,都像被內里的一團火給燃燒殆盡一般。

    身體里最原始的本能被點燃了。

    有詩曰:

    邸深人靜快春宵,心絮紛紛骨盡消。花葉曾將花蕊破,柳垂復把柳枝搖。

    金槍鏖戰三千陣,銀燭光臨七八嬌。不礙兩身肌骨阻,更祛一捲去雲橋。

    又道是:

    花兵月陣暗交攻,久慣營城一路通。白雪消時還有白,紅花落盡更無紅。

    寸心獨曉泉流下,萬樂誰知火熱中。信是將軍多便益,起來卻是三更鐘。

    雲消雨霽,晚霞彤紅。

    城下水榭之內,雖已是早秋,卻是別有一番春景氤氳不散。

    鏖戰多番,不覺已是夕陽西下。

    鐵木真如慵懶的貓兒一般,蜷在少年的懷裡,臉上還帶絲絲春意,卻是倚在欄杆,看著西沉夕陽,聽著淅淅瀝瀝的雨聲,睡意繾倦。

    一番宣洩之後,秦楓也覺得神情氣爽,殘有的一條右臂,輕輕環繞在少女的蜂腰之上。

    正情意繾綣之時……

    卻不覺手被少女輕輕拍開,卻是冷不丁被這母狼側過臉,狠狠地一口咬在了自己光潔的肩膀上。

    「嗷!」

    秦楓低叫了一聲,卻是被鐵木真狠狠咬住肩膀,整個肩膀都火辣辣地刺痛了起來。

    聖武境武者和妖聖,雖然都是血如鉛汞,骨如鋼筋,雖是鐵骨,卻不是銅皮,被鐵木真這一口,直接留下了一道血印,險些把一塊肉都給扯了下來。

    秦楓正疼得皺眉,卻見嘴上沾著血跡的狼族少女,竟是如惡作劇得逞一般,輕輕趴在他的胸膛上,得意地笑道:「叫你不會憐香惜玉!」

    「也叫你嘗嘗皮肉見血的滋味才好呢……」

    秦楓聽得少女的話,不禁詫異道:「你……你未曾人事?」

    妖族少女一對雪白的狼耳輕輕晃動,卻是嘟嘴嬌嗔道:「我雖原本有許配一門親事,但我未曾出嫁就做了西北妖族的族長……」

    「你以為還有人能夠做我的登榻之賓嗎?」

    少女依偎在秦楓的懷裡,嗔道:「我看起來,標準有那麼低嗎?」

    「當然就便宜你這個大壞蛋拉!」

    聽得這話,秦楓只覺心中一蕩漾,輕輕摟住佳人的纖腰,笑著說道。

    「下次注意,下次一定注意……」

    少女又齜了齜牙,方才說是放過了這自己的愛郎,不過……

    「楓,你之前說要找我幫你做事情?」

    「你現在可以說拉……人家肯定儘力幫你辦到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