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1075章 諸天戰場留的傷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1075章 諸天戰場留的傷口字體大小: A+
     

    鐵木真被秦楓這一提醒,方才抬起手來,摸了摸臉頰邊一處深可見骨的傷口,淡淡笑道。

    「諸天戰場時,留下的傷口……」

    「怎麼?這傷口難道如此醜陋,竟讓狼楓大師都給嚇住了嗎?」

    只見鐵木真原本如白玉無暇的面容之上,右邊臉頰,一道傷口自唇邊向上,一直劃到顴骨。

    如果從女性審美的角度來看,就好像是完美瓷器上開得一道裂縫。

    自是讓人惋惜不已。

    但配上她現在這戎裝,卻倒是別有一番沙場征伐,百戰餘生的壯烈之感。

    雖然鐵木真的武技,實力,軍略,皆是不凡。

    但也許是太過美貌的緣故。

    之前的鐵木真,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套上了鎧甲,做做樣子的嬌氣公主。

    配上這一道略有些猙獰的傷口,方才顯得更像一尊戰場上的指揮若定,擋者披靡的女戰神。

    聽得鐵木真的問話,秦楓方才發覺自己有些失敗了。

    要知道他化妝的狼楓,之前根本沒有見過鐵木真,若是一眼看出她跟以前面容的區別,未免也太令人生疑了。

    秦楓當即笑道:「並沒有,只是之前聽聞族長大人是妖界少有的美女,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鐵木真聽得秦楓的話,自是笑道:「若我臉上不曾添這傷口,狼楓大師說這話,我還願意承認……」

    「只是如今,怕是說得有些違心了一些吧!」

    她緩緩走到地圖旁邊,一張交椅上,甩動披風,緩緩落座,看向面前的秦楓,如在審視獵物的母狼,又好像只是漫不經心地回憶說道。

    「諸天戰場,不知多少絕代強者,把性命都給丟了,我不過添了一道傷口……」

    「已經崑崙天保佑,給了我十二分的幸運了!」

    聽得鐵木真的話,秦楓忽地想起了什麼開口問道:「在下只是不太明白,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我們妖界連生身果這樣的奇珍都有,修復一道傷痕又有何難?」

    「為何族長大人卻偏要在臉上留著這一道傷痕呢?」

    聽得秦楓的疑問,鐵木真忽地輕笑,手指輕輕按在了交椅的扶手之上,似笑非笑。

    「我是希望自己不要忘記一些諸天戰場里的事情。」

    「狼楓應該知道,我們狼族一向恩怨分明。」

    「諸天戰場里,有人欠我的債,我欠別人債,沒有徹底還清之前……」

    「我又怎麼可能輕易就讓我自己忘卻?」

    她抬起手來,輕輕撫著臉上的傷口,似乎已沒有了痛覺般地說道:「人族有句話叫做『好了傷疤忘了疼』,不知狼楓聽過沒有……」

    「只有傷疤的痛還在,才可以提醒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

    秦楓聽得鐵木真的話,只聽得「有人欠我的債,我欠別人債」,心頭不禁「咯噔」一下。

    「難道鐵木真所說的是,因我在諸天戰場拚死護她,不惜跟人族同族作戰,是她認為欠了我的人情?」

    只聽得鐵木真笑道:「題外話說的有點多了,狼楓大師還請坐吧!」

    她說著抬起手來,輕輕拍了兩下。

    兩名同樣美貌的狼族侍女便捧著金盤過來。

    盤內盛著兩杯散發著馥郁的飲品。

    「大師,我這裡有人族帶來的茶粉製成的羊奶茶,不知大師喝不喝得習慣……」

    秦楓聽得這話,也是在鐵木真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捧過金盤上的飲品,點頭道:「能夠品嘗到人族運來的珍品,自是恭敬不如從命了。」

    就在秦楓坐下的時候,目光趁機往身後的地圖上掃了一眼。

    頓時就看到了叫他覺得費解的一幕。

    所有羊皮地圖上,燕國西北方面的軍隊都已收縮到了妖界裂隙點的位置了。

    也就是說,鐵木真在燕國對人族採取了絕對的守勢。

    而且從塗改的痕迹上來看,應該是新改不久,反倒是混沌國與檮杌國的邊境,新添了很多處代表兵團的標誌。

    「西北妖族雖然在軍都山城被我重創,但實力仍然還在……」

    「根本不需要採取這麼徹底的守勢,難道是……」

    「她覺得我的隕落,她有責任,出於愧疚,才撤回了在燕國邊境的兵團?」

    看到這些,秦楓心中倒是更加有想要告知鐵木真自己的真實身份的想法了。

    躍躍欲試,他甚至在想,鐵木真若知,面前的狼楓就是秦楓,那時的表情,該會何等的豐富了。

    鐵木真見秦楓只是飲茶,卻不說話,便直接挑開了自己的話題說道。

    「聽說狼楓大師會我們狼族王室秘傳的妖技『殺、破、狼』,不知此事是否是真?」

    秦楓見鐵木真問及這件事,心念一轉,乾脆開口說道:「是的,不過我的『殺、破、狼』是劍技,並不是狼族王室的刀技,這一點族長大人是知曉的吧?」

    鐵木真見秦楓大大方方地承認了,反而微微一愣道:「此事我也的確有所耳聞,但狼楓大師究竟又是從何處得到了這劍技?」

    「而且我們王室,也從未有記載『殺、破、狼』三秘技,有劍技的版本,這又是怎麼回事?」

    秦楓笑了笑說道:「若族長對此事這麼感興趣,不如由在下為族長施展看看如何?」

    「有何不同,想來一看便知!」

    鐵木真聽得秦楓的話,也是點頭道:「承蒙狼楓大師沒有敝帚自珍,自是樂意至極。」

    秦楓便順水推舟道:「但這劍技乃是我的機密,還請屏退左右,讓我僅施展給族長一觀!」

    聽得秦楓居然要趕走護衛,佩著刀劍獨自與鐵木真相處,無論是門外的侍衛,還是門內的內侍,皆是悚然大驚。

    「公主殿下……」

    「族長,千萬不可!」

    「狼楓實力極強,連妖龍都不是他的對手……」

    「若她對您不利,後果不堪設想!」

    「這狼楓來歷不明,又是檮杌國的臣屬,檮杌國與我們混沌國又是世仇,這太危險了!」

    聽得眾人的勸阻,鐵木真卻是淡淡一笑,氣定神閑地抬起手來,堅定道。

    「下去吧!」

    「我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

    「若被人傳出去,連看狼楓大師舞劍,都要左右在側,寸步不離地保護。」

    「哼,豈不是要被某些宵小之輩給笑掉牙齒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