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994章 這天地之間,道最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994章 這天地之間,道最大!字體大小: A+
     

    囚禁秦楓和風紀的偏殿之內,驀地就湧進來數十名內侍。

    隨著一聲唱諾,搖曳燈影之下,一身龍袍的青年緩緩走了進來。

    易皇!

    易皇走進殿內,在眾目睽睽之下,朝著桌案上的秦楓,拱手作揖道:「秦掌門,請教朕治國理政!」

    大易聖朝群臣驚愕萬分。

    風紀驚愕萬分。

    只有秦楓安之若素。

    「陛下距離聖王的德行,不是又進了一大步嗎?」

    「知天意,畏天道,惜百姓,慎兵禍,不對道門趕盡殺絕而和解休兵,各自生息,陛下做得已經足夠好了。」

    「您的德行已變得如此卓越,這並不是靠我的功勞啊!」

    易皇知道秦楓是在推辭,甚至躬身行禮道:「請秦掌門不要推辭,國師之位,非您莫屬!」

    秦楓淡淡笑道:「陛下,秦楓是鄉野之人,住不慣瓊樓玉宇,吃慣了粗茶淡飯,吃不慣珍饈預玉食……」

    「喜歡了自由自在,過不了官場這些關門過節,還請陛下不要再勉強在下了。」

    氣氛一下子就僵住了。

    大易聖朝的國師,即便是其他三個實力道門的掌門來,也不一定能爭到。

    這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甚至百萬人之上的高位,秦楓竟棄之如蔽履?

    但是……

    易皇聽得秦楓嚴詞拒絕,定了定神,笑道:「朕差點忘記了,秦掌門是道門中清靜無為,無欲無求的一脈。聽說當年道門先賢不願意接受帝王的禪讓,去河邊洗了自己的耳朵……」

    「朕這麼做,的確是玷污了秦掌門的耳朵了。」

    風紀聽得易皇的話,竟是覺得心內惶恐,易皇的姿態是不是放得太……太低了。

    秦楓點了點頭,正要離去,易皇卻是直接跪了下來,沉聲道:「請秦師授朕儒道合一的治國方略!」

    秦楓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易皇身後「嘩啦」一片跪倒在地的聲音。

    易皇又誠懇道:「秦師不願接受聖朝的高官厚祿,但請您為天下蒼生著想……」

    秦楓嘆了口氣,終於點頭道:「陛下,當記一句話:『無為,則無不治』,當為聖王為四海垂範。」

    秦楓言罷轉身穿過匍匐跪倒在地的大易聖朝君臣,風紀亦步亦趨跟了上去。

    須臾,一道寒光劍影自易京城出,遠赴清涼山而去。

    ……

    清涼山上,篝火之中,無數南華宮服飾的弟子,與山民混雜在一起。

    有的幫助撲滅山火,有的幫助砍伐大樹,修繕房屋,也有人負責治療傷者。

    剛開始時,山民們對於南華宮弟子不僅排斥,甚至存在敵視,還起了不小的衝突。

    但南華宮弟子們往往自知有愧,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依舊為山民們重建家園。

    最終山裡人的淳樸勝過了宗門間的仇恨,整個清涼山上,到處都是熱火朝天,重建家園的景象。

    就在這時,一直安逸地卧在梯田裡吃草的青牛緩緩抬起頭來,朝著空中發出「哞哞」的叫聲。

    忙著重建家園的山民聽到老牛的叫聲,紛紛抬起頭來。

    「難道是秦掌門回來了?」

    「掌門回來了嗎?」

    果然,黎明之下,霜寒劍影飛掠而過。

    在眾人的驚嘆歡呼之中,載著秦楓和風紀的飛劍徐徐落在平地之上。

    風紀看到清涼山上一片狼藉,已是淚水不停地從眼眶裡流淌出來。

    與此同時,秦楓剛剛走下飛劍,一道赤色人影已是迫不及待地撲入到了他的懷裡。

    哽咽之中還沒說話,秦楓已是貼在耳邊,低聲關切道:「有沒有受傷?」

    夢小樓貼在秦楓的胸膛上,輕輕捶著,帶哭腔道:「你還說我?我都為你擔心死了!」

    「你怎麼能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去啊?」

    「萬一你真的……」

    秦楓卻是抬起右手,直接將面前的嬌軀貼在懷裡,淡淡說道:「我身正道直又有何懼,小樓,你多慮了。」

    懷中佳人卻是嘟噥著含混說道:「誰信啊,騙子,你就是個大騙子,以前是,現在也是!」、

    秦楓剛想爭辯,只覺得唇上一凉,旋即又帶來了陣陣沁人的香甜,從唇上到舌尖。

    令人根本無法分開,也不想分開,只願此生此世都在一起那般。

    這兩人旖旎的舉動,很快就惹來了周圍人的注意。

    就有梳著小辮的小孩子吮著手指,好奇地問道:「哥哥姐姐在做什麼啊?」

    「幹嘛要抱在一起啊?咦,他們是在相互喂吃的嗎?」

    山民聽了這話,皆是調笑道:「小孩子不懂,別瞎問,以後你就明白了!」

    旁邊的人聽到皆是會心一笑,更不用說去打擾這對甜蜜的情侶了。

    須臾天明,眾人忙碌了一整晚,俱各睡下休息了。

    秦楓剛哄著夢小樓睡下,風紀卻是敲門進來了。

    看到風紀的模樣,似有心事,欲言又止,秦楓看了一眼剛熟睡下的夢小樓,指了指門外說道:「有事找我?那我們除出去聊聊吧……」

    簡易的棚屋之外,松林之下,秦楓立住腳,看向身後的風紀道。

    「這裡只有我們師徒了,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山風呼嘯而過,風紀卻是欲言又止。

    秦楓見到他這般模樣,抬起手來在自己這徒兒肩上推了一把,激將道:「大易皇城之內,高手林立,也不曾見你這般支支吾吾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嗎?」

    風紀被秦楓這話一激,心下一橫,開口說道:「師尊,雖然弟子知道這樣問十分失禮,但……」

    「嗯?」

    風紀又深吸了一口氣,大著膽子說道:「為何這麼多年了,您都不把操縱天機儀這麼重要的道法傳授給自己,難道您還不信任弟子嗎?」

    聽到風紀的話,秦楓不禁笑了起來。

    這一笑,風紀心裡更沒底了:「師尊為何發笑?難道您覺得弟子計較這些事情很可笑?」

    「但弟子兢兢業業跟隨您這麼多年,可曾有過半點怨言,您怎能……」

    秦楓從來不曾將小世界里的人物,當作是假人,都把他們當成真實的人類,因為他們不是冰冷僵硬的人偶,而是一個個真實的人……

    有喜怒哀樂,也有怨憎愛恨,這一點從小世界里走出來的張澤沐等七進士,墨家長老江水流等人,完全可以證明。

    結合三世的知識經驗,秦楓更願意相信中土世界是更高一級的世界,無論儒道小世界、兵家小世界、墨家小世界還是眼前這個道家小世界,都不過是次一級的世界而已。

    裡面生活的也是活生生的人。

    因為在秦楓看來,天外之天,是不是也該算是中土世界的上級世界呢?

    既然大家都是這天道下的螻蟻,又有什麼分別呢?

    對於風紀的不解,秦楓能夠體會諒解,不禁笑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看到秦楓這麼平靜,風紀反而緊張了起來:「師……師尊,你,你不覺得生氣?」

    迎著山風,秦楓笑得更大聲了。

    「有什麼好生氣的。我若是帶藝投師,找了個師父,兢兢業業這麼多年,結果發現師父藏了一招殺手鐧居然一直沒教我……」

    「要我,我也會氣得半死,要跟他來理論啊!」

    聽到了秦楓的話,風紀雖然忍不住被逗笑了,但還是臉色難掩失落。

    「師尊,那你為什麼不將操縱天機儀的道法傳授給我?是我還不夠優秀嗎?」

    聽到風紀的話,秦楓又拍了拍風紀的肩膀,笑道:「不是因為你不夠優秀,而恰恰是因為太優秀了……」

    秦楓說完,風紀更是不解起來。

    「師尊,您的意思,弟子不懂!」

    秦楓看向遠處晨曦中的山林,淡淡說道:「風紀,你說說,這個世間最大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風紀聽到秦楓問這麼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雖然覺得有些轉移話題,但無奈但也只得思索了片刻,開口答道:「北冥有魚,其名為鯤,化而為鳥,其名為鵬。」

    「鯤可覆壓幾千裏海域,莫有能敵者……」

    「鵬則背負青天,扶搖而上九萬里,振翅翱翔一日千里……」

    「想來,鯤和鵬,就是這世間最大的東西了吧!」

    聽到風紀的話,秦楓卻是不以為然道:「那鯤魚覆壓的海域,大鵬背負的青天,豈不是比他們還要大的東西嗎?你不是看過《道典》嗎?怎麼會沒有所悟呢?」

    被秦楓一說,風紀不禁皺眉道:「那最大的就應該是蒼穹了吧?畢竟海在天下,天圓地方,天宇籠罩萬物,最大的應該是天!」

    秦楓卻依舊搖頭,沉吟說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天地亦是萬物之屬,難道這世間最大的不應該是道嗎?」

    「這……」

    風紀剛想爭辯,秦楓已是繼續說道:「大易聖朝那抽取天地靈氣的大陣,在人力看來幾乎無可匹敵的東西,天機儀運轉之後,只瞬間就徹底毀壞消失了。」

    「你也聽到那些山民所說的,南華宮主這樣頂尖的修鍊者,在『道』面前,連一合之力都沒有……」

    「與道相比,我們一切的努力都是螳臂當車,都是不自量力。」

    秦楓望向遠山說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就是這樣的意思。」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