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991章 平天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991章 平天策字體大小: A+
     

    面對風紀的疑問,秦楓卻是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如果這一場戰爭真的爆發,將會沒有一方是贏家,所有人都是輸家!」

    秦楓又道:「道門與大易聖朝的矛盾將會變成完全不可調和,大易聖朝絕對不可能再關閉大陣,而道門就需要儘快攻破易京毀掉大陣……」

    「你說,這樣會是什麼樣一個結果?」

    風紀沉吟道:「那必是生靈塗炭,民不聊生吧?」

    秦楓卻搖了搖頭:「大易聖朝和道門擁有這個世界最強的力量。他們如果爆發不死不休的衝突,整個世界都會被他們毀掉的。」

    「可我們現在能怎麼樣呢?」

    風紀沮喪道:「本以為師尊你說服了易皇,一切就會結束。卻根本沒有想到,這些道門的人會如此卑鄙下作,背信棄義……」

    「區區七天時間都等不得嗎?」

    秦楓搖了搖頭:「事已至此,現在抱怨道門的人,也毫無意義了。」

    「也是我考慮失周,若我不以獻《道典》的名義,易皇根本不可能見我,說服易皇和大易聖朝更是無稽之談……」

    「但我既然以獻《道典》的名義,大易聖朝之中難保沒有道門的姦細,恐怕也會將此事報給道門中人,他們以為我背叛了道門,也是在所難免的……」

    秦楓沉吟道:「前後都是死路,若是在這裡乾耗七天,根本於事無補,為師所以才選擇放手一搏了。」

    風紀惋惜地捶胸頓足說道:「只可惜這些道門的人,都是豬腦子,他們只要再多等上一天時間,就會發現大陣停止運轉了,師尊你成功了啊!」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聽得風紀的話,秦楓反而有些釋然,反過來寬慰他道:「也許南華宮主本就想借刀殺人,除掉我也未必……即便沒有我獻《道典》這件事情,他恐怕也會找出種種理由,促成我被大易聖朝殺掉這個意外吧!」

    風紀不禁切齒道:「這等為了個人恩怨,置整個道門,天下百姓於不顧的人,簡直該千刀萬剮!」

    秦楓卻又說道:「我之前在龍殿上與易皇所說,人性有善有惡,但天道是平等的。天地不仁,萬物都是芻狗,他們作惡,也一定會有報應的。」

    風紀嘆了口氣說道:「師尊,如今我們也只能是說說罵罵,逞口舌之快罷了。我們被軟禁在這裡,如籠中之鳥,根本什麼都不做了!」

    「什麼都做不了嗎?」

    秦楓淡淡苦笑道:「是啊,人力已至窮時,難道說只能祈禱這上蒼……」

    就在這時,風紀卻忽地靈光一閃:「師尊,您有沒有辦法運轉天機儀?」

    秦楓聽到風紀的話,卻是犯了愁。

    雖然道尊留下過《道典》可以運轉天機儀的遺訓不假,但所謂的《道典》不過是一部後世婦孺皆知的《道德經》,《道德經》怎麼可能運轉天機儀?

    但旋即秦楓用右手在額頭上「啪」地輕輕拍了一下。

    《道德經》,講的都是天地至理,道法自然,天道有常,為何就不能運轉天機儀?

    他當即側過身來,對風紀吩咐道:「風紀,為我研墨!」

    「研墨?」

    風紀微微一愣,卻秦楓已是轉過身來,手腳麻利地從桌上抽出了毛筆,白紙和鎮紙等一干文具出來,最後又把一方硯台甩給了風紀笑道。

    「你忘記了?我只有一隻手,我怎麼磨墨?」

    這一下風紀更是一頭霧水。

    「這……這等關鍵的時候,師尊您要筆墨紙硯幹什麼啊?」

    「難道您又要再把《道典》默一遍出來嗎?」

    風紀憋在肚子里的話,差點就脫口而出了。

    「這有啥用啊!」

    但秦楓卻不與風紀解釋,而是甩動衣袖,直接在這宮殿內伏案坐下,僅有的右手抓起毛筆,下筆如有神助,提筆就寫了起來。

    白紙之上的標題,卻不是《道典》而是……

    平天策!

    《天帝極書》對於秦楓的試煉,從四字祭文,開啟儒道修鍊之路,引來天賜慧星起,就一直是圍繞正心、誠意、修身、齊家的順序。

    「碧血丹心」四字祭文乃是正心。

    「君子知不可為而為之」乃是誠意。

    「經世之道貴乎格物」乃是修身。

    「大復仇論」乃是討論的親疏有別,兼論治國之道。

    治國之道乃是儒家的終極課題之一,所以秦楓在墨家小世界中又再做「儒道兩道異同」,加以論述。

    儒、墨之間已做過了比較分析。

    儒、墨、道俱為百家中的翹楚顯學……

    所以秦楓大膽地做出了猜測。

    如果這個機制沒有問題的話,道家小世界破關的關鍵,應該就在自己能不能集合自己的經世致用之道,寫出治國平天下的文章來。

    可能這才是可以催動此方小世界的天道,運轉天機儀的關鍵。

    在這種近乎雙輸的死局之內,也只有藉助天道力量凝聚的天機儀,可以扭轉這一切了!

    想要寫出文章來催動天機儀,這樣的舉動,如果在風紀看來,簡直是荒誕不經,痴人說夢。

    秦楓自然不會去跟風紀解釋這一切。

    只是落筆如雲煙,奮筆狂書了起來。

    好在秦楓之前在說服易皇的時候,等於已是形成了自己關於儒家和道家融合治國的觀點,只不過還不夠具體,語言也不夠凝練。

    同時,與自己經世致用的觀點,結合得也不強。

    並不能成為《經世集》中,秦楓自己的證道之基。

    他必須要儘快形成足以打動此方小世界天道的驚世文章!

    就在秦楓「唰唰」地落筆,時間一個時辰,一個時辰飛速流逝之時……

    「前線捷報,聖朝大軍先鋒擊潰道門蟻附逆賊三萬人,斬首兩萬!」

    「前線捷報,大軍側翼先鋒擊退雲笈宗逆賊進攻,斬首一萬!」

    「前線捷報,聖王御駕已到中軍,我軍收復所有失地!」

    聽到一道道捷報,通過易京城內的擴音法陣傳遍全城。

    在一旁等待的風紀,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複雜起來。

    「但願是大易聖朝報喜不報憂,若是戰局這麼順利的話……」

    「那道門肯定會以為我們提前賣了要起事的消息給大易聖朝,我們太一教在清涼山的人,豈不是要……」

    「師娘她豈不是會……」

    風紀著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來來回回地踱步走著,秦楓卻是在旁面色如常,沉吟思索著什麼。

    這一下風紀反而更著急了,轉過身來,就拍在了秦楓的桌上,就差吼起來了:「師尊,您是愛師娘的吧?」

    「為何現在師娘有危險,您卻不管不顧,不聞不問,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

    秦楓緩緩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擋在桌前的風紀,沉聲說道:「不要打擾我著書!」

    「師尊!」

    風紀這一下是真的吼起來了。

    秦楓再次把目光放回到了筆下道:「你這樣做,不但不能幫助他們,只會將他們陷在更危險的境地里!」

    只有秦楓知道,《經世集》的文章,每晚上一息著成,夢小樓陷入的危險就多上一息。

    原本的計劃被道門擅自的行動所徹底打破。

    他比任何人都擔心自己的新婚妻子。

    所以他沒有選擇!

    「雖然我意識到了,儒與道可以融合用來治國,儒家與道家關於平天下的方略,也有相似之處,都認為不應利用武力,應以善以德讓人歸化……」

    「但儒家與道家關於治國的分歧,卻是很大……」

    「關於可教化與究竟可以將人教化到何等程度上……界限太過模糊了。」

    秦楓此時雖然心急如焚,但思路卻不能有絲毫的偏差,否則極容易功虧一簣。

    面對風紀不解的眼神,秦楓識海之內已是驚濤駭浪,狂卷而起。

    「道家認為人人追求個性,完善自我,就可以達到和諧盛世……」

    秦楓喃喃自語,分析道:「但缺陷就是,人人恣其所欲,社會反而會變得混亂無序……」

    「儒家認為,人人知禮儀教化,為他人為社會,為集體獻身,就可以達到人人友善的和諧盛世。」

    「但缺陷也十分明顯,那就是個體存在的價值被集體價值所掩蓋泯滅,人也被教化改造成一樣的人,連自我的個性都沒有了……」

    「這樣的社會很有可能是披著盛世畫皮,其下皆是偽君子蠅營狗苟的腐朽世界。絕對不可能是理想的和諧盛世!」

    秦楓想到這裡,終於擱筆下來,沉思起來。

    「究竟,界限是什麼,尺度又在哪裡?」

    就在秦楓沉吟思索之時,太一教,清涼山上已是萬里無雲,飛劍光華灼灼,晃得令人睜不開眼睛來。

    雲端之上,一人聲音如黃鐘大呂,響徹四野。

    「太一教掌門秦楓,賣道門同仁以求榮,泄漏道門舉事之機密,以換得自身榮華富貴……」

    「導致我道門弟子蒙受巨大傷亡!」

    「其行可恥,其心可誅!」

    那人聲音殺氣騰騰,竟是讓清涼山內的禽鳥都紛紛振翅亂飛,走獸更是慌不擇路,倉皇奔逃。

    「為懲戒道門最大叛徒秦楓……」

    「清涼山上,無分人畜,雞犬不留!」

    話音剛落,只聽得一聲嬌喝響起。

    「師父,若如此,請將我也一併殺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