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974章 秦楓真的隕落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974章 秦楓真的隕落了!字體大小: A+
     

    看到這一幕,帝女側身對北斗星君問道:「星君,不如再次運轉武陣如何?」

    北斗星君聽到帝女的話,頓時反應了過來,點了點頭說道:「傳送武陣倉促運轉,的確是會有偏差……」

    「如果秦楓未死,玉牌未碎,再次施展,就一定能將他給傳送回來。」

    童淵和墨紋錦也點頭贊成道:「當務之急是救出秦楓,不管他是武家還是儒家,為中土人族奮戰並不假,都是人族的精英戰力,不可輕棄。」

    「而且只有秦楓歸來,三方對質,諸天戰場的真相才能夠水落石出!」

    說到這裡,童淵看向白起一方的真武至尊們說道:「諸位,如果想還白起大人一個公道,還是聯手再次開啟武陣的好!」

    「為了區區一個武聖,開啟一次傳送武陣,真是天大的架子!」

    「諸天戰場自有以來,亘古未有之事!」

    「荒唐……」

    項籍等人雖然心頭忿忿,但也只得照做。

    可就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中,武陣的光芒亮起半個時辰,再次熄滅。

    只不過多召喚回來了幾句還佩戴著玉牌的人族武者屍骨。

    秦楓的身影卻根本未曾出現。

    生不見人,死亦不見屍。

    帝女當即令人去指揮室取來了與玉牌相連的石碑。

    眾人在看到石碑的霎那,頓時驚住了。

    秦楓的名字,穩穩地落在石碑的第一名上,後面的積分,更是第二名孤天寒,也就是太子的十倍以上。

    但秦楓的名字卻是暗淡無光,沒有一絲一毫的武力波動。

    「這是何意?」

    眾多真武至尊頓時都愣住了。

    「人沒死?還是人已經死了?」

    「若是人沒死,玉牌還在,那就肯定可以傳送回來……」

    「即便人死了,玉牌只要在,也有可能會把屍首傳送回來。」

    「若是人沒死,玉牌不在了,那應該是名字粉碎,不計算名次……」

    「這又是何意?」

    眾人俱是交頭接耳道:「人沒死,玉牌也還在,可是卻召喚不回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啊!」

    帝女看向與玉牌相連的石碑,沉思許久,方才說道:「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秦楓在諸天戰場里,做出了有利於整個人族的貢獻,就如那次蒼穹戰場里的情況一樣……」

    「也許是諸天戰場的星辰碎裂,妖族也蒙受了巨大的損失,此事或許真的是秦楓促成,這份功績就全部算到了秦楓的頭上。」

    「石碑有靈,因此銘記他的功績,並沒有將他除名,實則……」

    聽到這裡,童淵,墨紋錦等人皆是嘆息道:「實則秦楓已經隕落了嗎?」

    帝女無奈地點了點頭:「否則,不能解釋,為何他明明活著,卻不能被傳送回來。」

    她又看向秦嵐,鄭重問道:「你留影寶珠所錄,絕對真實對嗎?」

    秦嵐拚命點頭道:「絕對真實!」

    帝女搖了搖頭說道:「那便必然是這個緣由了。受了那麼重的傷,即便沒有當場死去,在虛空之中,也絕無生還的可能……」

    「秦楓,可惜了!」

    話音落下,秦楓世家眾人之中,一片哀嘆之聲。

    雖然眾人皆知道,在那樣的情況之下,受到那樣可怕的傷勢,絕對沒有可能存活下來。

    但若要他們接受這樣的現實,談何容易?

    呂奉先聽得這話,得意笑道:「既然秦楓已經隕落,那這事,便是一樁無頭公案了。」

    「太子指責秦楓是儒武雙修,為報當年儒武宿怨,勾結妖族鬼道,滅殺諸天戰場武道精英……」

    「方運又指控太子師徒內通鬼道,引狼入室,養虎為患。」

    「秦楓世家雖指正白起出手襲擊秦楓,但白起大人又分明一直與所有人在一起……」

    有人分析說道:「三方都有漏洞,此事怕是只能暫時擱置……」

    「畢竟任何一方都沒有足夠的證據,實在是可惜。」

    帝女惋惜地點了點頭,看向秦嵐道:「秦嵐,你哥哥在諸天戰場對人族立下大功,但武家歷來重視生者,賤視死者,也沒有給死者賞賜的先例……」

    「今日之後,就由你繼承秦楓世家的家主之位……」

    「本宮見你也有了聖武境實力,燕國武聖,澠池盟主之位,就不用再通過遴選了,也由你直接繼承吧!」

    秦嵐聽得由自己來繼承秦楓世家,只覺得心內酸楚,眼眶裡淚珠不停地打轉。

    「十六歲的少女,哪裡能夠承受得住天下第一世家,這樣的重擔?」

    「繁花著錦,烈火烹油的一場富貴,終究是到頭了嗎?」

    「盛宴已矣,終有盡時,秦楓世家終是曇花一現,可惜可惜。」

    在場的其他人也是紛紛搖頭。

    帝女出言寬慰道:「秦嵐,你哥哥對人族有大功,本宮在此保證,任何人都不會欺壓秦楓世家……」

    「一切待遇如故,你且安心。」

    說到這裡,帝女看向白起師徒,以及呂奉先等一干人等,用略帶威脅的口吻道:「若被本宮發現,有人用些明槍暗箭的卑劣手段,休要怪本宮不講情面。」

    白起師徒自是不答話,氣氛剎時就有些尷尬了起來。

    帝女又看向參加諸天戰場生還的一百多名武者說道:「積分獎勵的氣運,應是由天道直接轉化給勢力與個人,其他的獎勵,憑上交的天晶石來換取,一切如舊,還有……」

    「以聖裁武院的名義,為所有戰死者發布訃告,告慰戰死英靈。」

    方運聽得帝女的話,眉頭皺起,嘀咕說道:「太子師徒內通鬼道,暗算秦楓之事,就此揭過了?這樣嚴重的罪行,難道就……」

    出人意料的是,帝女淡淡說道:「此事真實性有待商榷,還是等證據確鑿再說吧……同樣的,秦楓是儒武雙修之事,諸位也起個心魔大誓,嚴守秘密吧!」

    「人死不能復生,恩怨情仇都已蓋棺定論,此事就此塵埃落定吧!」

    方運剛想爭辯,帝女又道:「這是武家內務,不勞方聖費心了!」

    「聽說稷下學宮此次也損失了三十名儒家半聖,本宮會以聖裁武院的名義,送上一份感謝狀到稷下學宮,感謝儒道對人族的犧牲和貢獻。」

    說到這裡,帝女略微抬手,直接下了逐客令:「方聖請回吧!」

    方運本還想爭取什麼,看到呂奉先,項籍等武家至尊,皆是面色不善,只得拂袖而起,落回到自己的空行樓船之上,朝著齊國稷下的方向飛遠了。

    當夜,所有參戰武者在洛城落腳休息。

    諸天戰場之中,武家精英遭受重創的消息,已是通過徽章傳訊,口口相傳,不脛而走。

    整個中土武家都陷入了一片凄風苦雨之中。

    聽聞連澠池盟主秦楓都隕落在了諸天戰場之內,七國之中,除了趙國楊素和齊國姜還珠之外,皆是深表哀悼。

    尤其是身為秦國太傅的張澤沐,更是哀哭斷腸,水米不進,整夜慟哭,都無法上朝處理政務了。

    消息才傳回燕國的秦楓世家時,留守在燕京的姜雨柔只覺得天都塌下來了。

    但她仍是強作鎮定,不斷安慰自己說是偽報,一定是哪裡是弄錯了。

    直到聖裁武院正式的訃告送到了秦楓世家,她在看到秦楓的名字之後,才「呀」地一聲,兩眼發黑,天旋地轉,一頭栽倒在了椅子上。

    不只是秦楓世家,燕國上下,也有無數的人如喪考妣,晝夜哀哭,甚至燕國太學有儒生不飲不食,甘願隨秦楓而去。

    燕王更是罷朝三日,舉國祭奠秦楓,以及秦楓世家隕落於諸天戰場的強者們。

    跟秦楓一同在諸天戰場罹難的,還有燕離城和景天明兩名之前與他亦師亦友的真武學院長老。

    在三星堆古蜀帝宮跟從秦楓的三名真武學院長老,此時此刻,就只剩下姬澄宇一人了。

    秦楓世家在失去了家主秦楓之後,又失去了兩名聖武者。

    遭此重創,原本天天都有人前來投奔,踏破門檻的秦楓世家,也終於冷落了起來。

    而且秦楓世家裡,還少了一個很關鍵的人。

    大掌柜夢小樓不見了,沒人知道她去了哪裡。

    秦楓世家所有的生意,都交給了陳小炊和諸葛小亮打理。

    就在整個武家都沉浸在痛失一代精英的苦痛中時……

    聖裁武院一處宮殿之內。

    帝女端坐上首,一名身穿漆黑鎧甲,佩戴劍獅徽章的虯髯大漢立在下首,拱手彙報著什麼。

    「白起大人應該是修鍊了太古魔功中的『先天金胎神功』,另外培養了一尊分身。」

    「因為修鍊此功的特徵之一,就是必須長年處在極寒之地,而白起大人千年來,基本都閉關在落雪秘境,應是此理。」

    聽得虯髯大漢的話,帝女點了點頭道:「先天金胎神功,雖不如吞天神功和乾坤再造功和其他的太古神功那般變化多端,威力強悍,但勝在穩紮穩打……」

    「只要選一件靈物,徐徐溫養,就可以再培養出一個自己來,甚至體質由於是天生靈物,還會比本體更強,雖然壽命尤有盡時,但也可以規避千年的壽限……」

    「即便本體壽元枯竭,分身也可以繼續存在,甚至說……如果有鬼道的移魂秘法,還可以將本體意志挪移到分身上,繼續存活!」

    帝女說到這裡,立在下首的虯髯武士沉吟開口道:「所以殿下懷疑白起大人與鬼尊做的交易,是要移魂秘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