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917章 秦楓滾出來給個解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917章 秦楓滾出來給個解釋!字體大小: A+
     

    聽得如此囂張的話語,軍都山城上下的軍民皆是憤慨起來。

    「哪裡來的瘋狗?」

    「居然敢到我們燕國來撒野!」

    「秦聖的名諱是可以給你們這樣叫的?」

    尤其是軍都山城值守的軍隊,已是用弩炮和強弩直接對著天空開火了。

    但是這種程度的攻擊能夠傷到武神級的強者嗎?

    答案當然是不可能!

    那屹立在雲端的神武境強者,輕蔑冷笑,不過是對著軍都山城的值守隊伍輕輕吹了一口氣。

    所有射向天空的弩箭和弩炮紛紛如雨落下,砸得城樓上的燕軍將士頭破血流,鬼哭狼嚎。

    「來者不善,快開城防大陣!」

    就在城樓上的班超等人意識到不對勁,大聲命令要開城防大陣的時候……

    「秦楓,你就是這樣做縮頭烏龜武聖的?」

    雲端之上,一名身穿雪白羽衣的中年武者,雙手搭在身前,冷聲嘲諷。

    話音剛落,雲層之上,又是幾道聲音,男女都有,紛紛說道。

    「哼,什麼狗屁七國無雙的武聖……」

    「遇到我們天一宗四大護法,居然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是啊,就會躲在城樓里做縮頭烏龜!」

    「仗著武帝陛下有禁令,我們不會對聖階以下的普通人動手不是嗎?」

    那羽衣男子冷冷笑道:「秦楓,你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有本事你這輩子都躲在城防武陣里……否則,哼哼!」

    「只要你敢踏出城防武陣一步,老夫就斬了你為我等的徒兒報仇!」

    就在這時,又是幾道強大的神武境氣息臨到。

    卻是一個聲音森冷的女人嗓音說道:「白羽生,你若動手,可也算上哀家一個!」

    「我那孫女死得不明不白,之前哀家還覺得納悶,原來是遭了這小兔崽子的毒手!」

    白羽生聽得這話,不禁笑道:「虹宗主,天一宗與你西山宗,關係向來不錯,兩家也差點就結成了親家,你若要合力出手,自是再好不過了!」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到時候,聖裁武院也說不得我們什麼了!」

    一直在大都督府內的秦楓聽得這些人的對話,眼神不斷閃爍,驀地就捕捉到了什麼信息。

    「虹宗主?」

    「孫女……」

    難道是真武學院赤旗主虹影?

    那白羽生所謂的「差點結成親家」,說的是真武學院的白旗主林朔?

    林朔不是武帝的侄子嗎?所以代管武帝的金令,這神武境的白羽生又是哪裡冒出來的?

    難道說,這次真的把七國的幕後控制者,聖裁武院中真正掌控權力的一批人給引出來了不成?

    秦楓想了想,還是縱身飛起,落在城防武陣之外,立在白羽生之前,冷冷說道。

    「天一宗,西山宗,你們兩大宗派高手齊來燕國,有何貴幹?」

    白羽生和虹無雙看到秦楓居然敢出來,反而微微一愣,還是虹無雙先開口道。

    「你這小畜生自己做的事,還需要問我們有何貴幹嗎?」

    白羽生聽得虹無雙開口,也是幫腔道:「三星堆古蜀帝宮,你謀害我徒弟林朔,此事證據確鑿,你休想抵賴!」

    秦楓聽得「林朔」的名字,更證實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不過,證據確鑿?

    呵呵,你以為老子是三歲小孩?

    秦楓動手殺人是在三星堆古蜀帝宮的烈焰之徑,目擊者只有三位真武學院的天武長老,鬼也不見一個,屍骨又都被毀去了。

    你有個鬼的證據啊!

    嚇唬誰呢?

    秦楓登時冷笑道:「證據確鑿?你們栽贓陷害,可也有點水平好嗎?」

    說著秦楓就攤了攤右手,冷冷說道:「證據確鑿,那證據呢?」

    白羽生被秦楓這一激,頓時語塞,但神武境強者的威壓還在,當即漫天威壓朝著秦楓壓來,他幾乎咬牙切齒道:「若不是你殺了我徒兒林朔,何以林朔和虹影兩名聖武者反而殞命,這跟了他們兩人一起進三星堆古蜀帝宮的三個天武者卻活了下來?」

    虹無雙接著冷笑道:「而且偏偏這三個天武者都在真武學院與你有故舊,前幾日還幫你一起應對了妖族的入侵,這又如何解釋?」

    虹無雙見秦楓不說話,便面帶冷笑,步步緊逼道:「而且整個真武學院,進三星堆古蜀帝宮的人,除了這三個人都死了!」

    「這不是你殺人滅口,想要死無對證,又是怎麼回事?」

    「正是,之前真武學院還發現三人的本命靈牌碎了,結果人居然還活著……」

    「若不是你蓄意造假,又怎麼可能發生這樣的情況?」

    隱藏在雲層之中的諸多宗派強者,紛紛聲討呵斥道。

    頓時軍都山城上方的雲氣纏繞縱橫,就彷彿是有人在用天地靈氣在向著秦楓絞殺發難一般。

    聽得這些來自宗派的強者,咄咄逼人的言語,秦楓卻是不慌不忙,氣定神閑地回答道。

    「首先,這三人的本命靈牌,碎與不碎,我不知情。」

    「本命靈牌說到底也不過是一件人造的靈寶,出一些差錯,也是完全正常不是?」

    「說不定他們的本命靈牌就是出現了故障,所以人還活著,而所有的本命靈牌卻毀掉的原因。」

    聽得秦楓的解釋,眾多強者都安靜了下來,似是要聽秦楓說完。

    「當年我的確化名易容,進入三星堆古蜀帝宮,但無非是為了奪寶方便……根本沒有做他想!」

    「當時我不過天武境實力,你們居然指控我殺害了兩名聖武境的強者!拜託,不是一名,是兩名!」

    「你們感覺我一個小小的天武者殺得死他們?」

    秦楓苦笑道:「他們不來找我麻煩,我已經覺得很好了,行嗎?」

    「狡辯!」

    聽得秦楓的辯詞,當即白羽生就冷喝了起來:「簡直是信口雌黃!」

    「你本身就有逆行伐聖的實力,你剛剛突破天武境時就差點斬殺了一頭九幽蛟聖!」

    「你如何不能逆行伐聖?」

    沒等秦楓爭辯,白羽生身旁的虹無雙又說道:「前幾日,你還斬殺了妖神劇無意,你也不過才是聖武境入門的實力吧!」

    「你連逆天伐神都可以做到,何況逆行伐聖?」

    聽得虹無雙的詰問,秦楓又笑了起來,而且這次笑得放肆極了。

    「諸位,如果你們認為,我真的有逆天伐神的實力本事,那我幹嘛要在這個跟你們這一群武神磨嘴皮子?」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不是更好?」

    「你們跟我要一個說法,那我幹嘛不用拳頭給你們一個說法?」

    「如果我真的有逆天伐神實力的話,何必跟你們比比?」

    聽到秦楓的話,前來幫腔的諸位宗派強者也是一齊語嘶。

    秦楓說的錯嗎?

    還真的是一點都說不上是有錯!

    說到這裡,秦楓又抬了抬手,對白羽生和虹無雙說道:「還是那句話,兩位不拿出證據來,就想讓我認罪,恐怕也太欺負人了一些!」

    「那秦楓也就只好去聖裁武院參上一筆了!」

    「到時候倒要看看,聖裁武院究竟是幫親,還是幫理!」

    說到這裡,宗派眾人,方才只能狠狠地咬了咬牙,離開去了。

    唯獨白羽生和虹無雙似乎很不滿意,兩人都是狠狠地剮了秦楓一眼,方才化入風中,離開了。

    「諸天戰場,小子,你小心一點!」

    看到神武境的強者陸陸續續離開,秦楓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這些躲在七國之後,秘密操縱者終於要現身了嗎?」

    可以說,數千年來,活躍在台前的七國,不過是七個強大宗派在世俗的代表罷了。

    可以這樣理解,那就是諸侯管理普通人,而宗派管理武者。

    這些管理武者的人,才是這個中土世界最黑暗,也是權力最強的一批人。

    很多世家的家主,以及卸任的武聖,為什麼下落無蹤,有的人明明還有十幾年才到壽元極限,卻著急立刻去修行。

    說到底,還是這些隱修宗派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中土七國里,聞所未聞的功法,武技,天材地寶,延年益壽的法門。

    可以說,對於很多武聖和家主來說,進入這些隱修宗派,才算是真正意義上修鍊的開始。

    在紅塵中的熬煉打拚,不過是進行修鍊的前奏而已。

    據說當年的武帝,最頭疼的勢力,也就是這些隱修宗派,寄生於三院七國的幕後,掌控著一切,甚至能夠與權傾天下的武帝掰腕子。

    武帝不得以才建立了聖裁武院,等於是分出去了一部分自己的權力。

    看起來是把權力給了七國,以及十三席聖裁武院長老,其實,是把權力交了一部分給隱修宗派,什麼三院七國,不過是活躍在台前的,隱修宗派們的提線木偶罷了!

    而結果也是這樣,武帝在時,這些隱修宗派蟄伏了千年,然而一旦武帝飛升,這些隱修宗派很快就通過聖裁武院,攫取了武家的最高權力!

    而秦楓就這樣如彗星般崛起,一頭撞進了這些隱修宗派的勢力範圍之內。

    自然會引來他們的仇視與反擊了。

    就在這時,秦楓的徽章「嘀嘀」地響了起來,卻是夢小樓發來的信箋。

    內容應景到叫人可怕。

    「白羽生有仇必報,你當小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