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64章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64章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字體大小: A+
     

    緊接著公布的是儒道比拼榜眼,齊國。

    探花是魏國。

    第四名是秦國。

    第五名是楚國。

    第六名是韓國。

    第七名是趙國。

    以往一貫名次還不錯的趙國墊底,不被看好的秦國儒士卻拿到第四,險些就進入三甲之列,著實叫人感到很吃驚。

    趙國儒生為什麼會墊底,原因不明,秦國儒士卻清楚得知道,這個第四是怎麼來的。

    楚國儒生首領熊霸不自量力,挑戰秦楓易容的燕國半聖燕無名,一招落敗,導致整個楚國在戰詩對決階段,直接失去了挑戰資格,積分墊底。

    不然剛剛建立的秦國儒士隊伍,要想得到第四名的好成績,絕對不可能的。

    書山之靈公布完這些,便翻身而起,化為一道浩然清風,包裹起整個書山學海幻界,離開了澠池,向天空升騰起來,飛走了。

    七國儒生一齊被傳送了出來。

    這時一直被困在書山幻界里的趙國儒生們才精疲力盡地探出身來。

    帶隊的趙國儒生首領,還沒說話,卻發現六國儒生都在嘲笑自己一行人。

    沒等他反應過來,趙括實在沒忍住,大發雷霆之怒,破口大罵道。

    「你都是吃屎長大的嗎?」

    「大趙在國子監養你們千日,就為一時之用,你們就派這點用場?七國墊底,你們不覺得丟人,我都覺得丟人!你們自裁謝罪吧!」

    難道要他們自裁謝罪,幾十名的趙國儒生頓時都驚呆了,當首一人趕緊解釋道:「趙聖息怒,息怒,請聽我等解釋啊!」

    「入書山幻界后不久,我們原來通關還很順利,但是突然之間天降一道雷霆,將他們全部擊昏,等我們醒來的時候,書山幻界已經結束了!」

    「趙聖,此實在非戰之罪,非是我等之罪,乃是有人下了黑手啊!」

    聽得趙國儒生們的哭訴,這邊燕國的眾儒,從張澤沐到冷雲飛,臉色都不對了。

    百里清風更是壓低了聲音對張澤沐說道:「張師,該不會襲擊趙國的那道雷霆……是你用『斗轉星移』文心,轉出去的吧?」

    張澤沐尷尬地咳了一聲,低聲說道:「當時事出緊急,為師也沒得選擇不是……而且善惡終有報,趙國多行不義,誰說這不是天意不是?」

    聽得這話,旁邊的丁毅以及燕國眾儒終於如釋重負,放聲大笑了起來。

    燕國儒生笑了,趙國儒生卻是哭喪了臉。

    「非戰之罪啊,趙聖啊,真的是非戰之罪啊!」

    「我等對大趙一片忠心啊!」

    「我家祖宗三代對大趙有功啊,趙聖……」

    都說成這樣了,趙括也不好真的叫這幾十名趙國儒生都當眾抹脖子了。

    只得捏著鼻子不做聲了。

    這時,秦楓抬手對白衣人拱了拱手,誠懇說道:「多次承蒙前輩相救,還請移步軍營帳中,小酌幾杯,讓我略表感謝!」

    白衣人擺了擺手,推辭說道:「山水自相逢,不必急於一時……」

    白衣人剛要拒絕,忽地一人說道:「閣下許久不見,別來無恙!」

    卻是御空立在洛神身邊,三大學院和各大宗派前來觀禮的一人。

    一身黑色衣甲,氣息深沉,眸如遠星,正是真武學院如今實際的控制者,黑旗主秦傲。

    那白衣人看了黑旗主秦傲一眼,原本堅決的態度竟是一下鬆動了,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那就到你行營里,歇歇腳吧!」

    眼見著,澠池大會第一天的儒道比拼落下帷幕,七國諸侯各自散去,籌備明日的武道比拼去了。

    就在這時,之前借給秦楓一支文寶筆的秦國儒生卻過來向燕國眾人拱手見禮道:「在下複姓司馬,單名一個仲字,幸得燕國同仁相助,大秦才能拿下第四名……」

    旁邊的秦國儒士也紛紛拱手道:「某等在洛城霽月樓略備薄酒,聊表謝意,還請不要推辭!」

    聽得秦國儒士們的話,旁邊的韓國儒生也湊熱鬧說道:「我等能夠不居七國墊底,也賴燕國同仁之功,還請允許我等請各位一桌,也表表謝意!」

    要說往年,只要是國力比拼,韓國和燕國,不是倒數第一,就是倒數第二,為了不當墊底,可沒少跟燕國扯皮。

    如今韓國人也是牆頭小草,一看如今情勢不同了,燕國強勢,立刻就上來沒羞沒躁地抱大腿了。

    張澤沐和冷雲飛倒是有君子心胸,拱手說道:「如此,那恭敬不如從命了!」

    倒是旁邊一直扶著冷雲飛的丁毅陡然發現了一點異常之處,詫異道:「冷丞相,您的氣息,識海的傷勢難道痊癒了?」

    冷雲飛被丁毅一提醒,趕緊內視一番,當即便撫須笑了起來:「燕國成為儒道比拼魁首,老夫當初不惜自傷識海,使用丹心碧血的大願得償,不僅識海恢復,而且念力強度更進一步,真是禍兮福之所伏……」

    聽得冷雲飛的話,百里清風趕緊對張澤沐問道:「師尊,那你呢?你好一點沒有?」

    張澤沐閉目內視了一會,緩緩開口說道:「識海還有一些損傷,不過已無大礙了,不過此番破而後立,倒是幫我破除了一直以來的瓶頸,想明白了不少的事情!」

    聽得兩人無恙,不只是燕國眾儒,秦國與韓國儒生也紛紛拱手道賀,皆說「天道輪迴,善有善報」。

    稷下學宮眾人卻是一個個垂頭喪氣,魁首沒拿到,還死了一個大有前途的荀文彧,晦氣得要命。

    雖然兩國分差僅有兩分,但作為中土儒道正統的稷下學宮,居然被鄉野之地的燕國奪走了魁首,本來就已經一敗塗地了。

    卻說秦楓給張澤沐等人放了假,讓這伙才子們到洛城裡好好風流一番,自己便回到了澠池的燕國行營之內。

    秦楓本想開門見山問一問白衣人,荊軻世家的事情,哪知道黑旗主與白衣人原本聊得十分投機,見到秦楓進來,話題便戛然而止了。

    接著三人就說了一些客氣話,白衣人又象徵性地喝了一盅酒,就起身告辭了。

    秦楓送那白衣人出了轅門,一襲白影就衝天而起,掠過澠池上方遠去了。

    看到秦楓似有話想問,立在他身邊的黑旗主淡淡開口說道:「他讓我帶一句話給你,澠池大會步步殺機,尤其是最後的大戰,切不可掉以輕心……」

    「他此番助你,已經招來了一些人的不滿,短時間內不可能再替你出手了!」

    秦楓聽得這話,微微皺眉道:「你們兩人認識?」

    「老相識了……」

    黑旗主的話,勾起了心中似乎深藏的回憶。

    秦楓不禁問道:「那他究竟是誰?」

    「他為什麼會乾坤再造功?」

    「他與樂聖又是什麼關係?」

    面對秦楓接連拋出問題,黑旗主只是笑而不語。

    「現在他的實力,你的實力,都還沒有到謎底揭曉的一刻……」

    黑旗主如長者一般,意味深長地說道:「再耐心等待一陣吧,以你們的進步速度,不會要太久的!」

    聽得黑旗主的話,秦楓本可以用神文「心」字訣,去讀黑旗主的心事,也許可以直接得到自己這些問題的答案。

    但他沒有這麼做。

    一路走來,黑旗主對秦楓,一直都是良師益友的角色。

    所做的事情也都是有益無害。

    他不覺得還沒有到時機的消息,那必然有他的考量。

    這時,四下無人,只有晚風習習從澠池上捲來。

    秦楓忽地開口問道:「黑旗主,聽聞您是鬼武雙修?」

    「鬼道有一本典籍叫做《度人經》,您可有聽說過?」

    聽得《度人經》三個字,黑旗主秦傲的目光悚然一驚:「你怎麼會知道《度人經》的事情?」

    秦楓與黑旗主秦傲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便把自己如何混入蜀山劍派的探險隊,進入三星堆古蜀帝宮后,陰差陽錯通過生死門,來到初代鬼帝土伯葬身的古殿,又如何救下土伯殘魂的事情,詳略得當地說了出來。

    黑旗主聽完秦楓的話,驚愕得合不攏嘴道:「我在鬼道時,初代鬼尊的下落一直不明,都以為他跨界飛升了,想不到居然在古殿遭遇了這等事情……」

    秦楓嘆了口氣說道:「當年睥睨天下的強者,暮年卻遭遇弟子的背叛,落得魂魄都不能轉世輪迴的凄慘下場,真是造化弄人。」

    秦楓又說道:「我是武者,這《度人經》於我並無什麼用處,就贈給黑旗主如何?」

    見到秦楓如此慷慨,居然將這等鬼道中人,可遇不可求的珍貴典籍直接相贈,黑旗主竟是一下子愣住了:「楓兒,你……你此話當真?」

    秦楓點頭,就要去須彌戒指里取紙筆,把識海里的鬼道《度人經》抄給黑旗主,卻被黑旗主輕輕按住手說道。

    「大凡珍貴典籍,一旦抄錄給別人,識海里的原作就會消失不見,以防功法外傳,濫傳」

    「我們鬼道認為,萬道皆彼此相通,你也不要太有門戶之見,不妨先看上一看,再給我……」

    「或許會有意外的收穫也說不定。到時候你再給也不遲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卻從秦楓身後的黑暗中猝然響起道。

    「你若將《度人經》給我,我保你燕國做澠池盟主,如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