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63章 方運認慫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63章 方運認慫了!字體大小: A+
     

    只有秦楓自己知道,大道浩然筆和《蘭亭劍帖》這兩件自己前世的遺物,都自己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和作用。

    他的目的當然不是逼方運跟自己動手,而且以秦楓對方運的了解……

    雖然方運藉助稷下學宮的至聖文寶,也許可以跟擁有宇級武技的秦楓平分秋色,甚至略高出不能公然使用神文和戰詩的秦楓一籌。

    但諸聖殿堂慘敗的陰影還在,在那麼大的優勢下,尚且被秦楓擊潰……

    所以方運短時間內,絕無膽量再與秦楓決一死戰。

    秦楓的醉翁之意不在方運的性命,而在自己的兩件遺物上。

    就在雙方對峙之時,立在秦楓的姜雨柔身前的白衣人猛地一抬手,手中血煙長矛竟化為四條血煙凝成的蟠龍,在澠池上方逡巡遊弋,監察四方。

    「若在秦楓與方運決鬥之時,有任何人動手阻撓……」

    「刀劍無眼,生死不論!」

    聽得白衣人的話,冉閔也是冷笑一聲,收起雙刃鋒矛,冷冷說道:「老子懶得管這兩人的死活……」

    「倒是你這廝究竟是什麼來頭,這樣護著秦楓?你是樂毅那老鬼?」

    白衣人冷笑出聲反嗆道:「我又不是你祖宗,你管我是誰?」

    冉閔堂堂執法堂的堂主,聖裁武院長老級別的強者,被這白衣人一句話竟是嗆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冉閔自覺丟了面子,但想到那白衣人神秘莫測的出手,一招就擋下了自己的雙刃鋒矛,跟他動手,自己有多少勝算也不清楚,他只得壓下了心中的忿忿,靜靜等待著事情的發展。

    就在冉閔忍下一口惡氣時,方運終於認慫了。

    他幾乎是咬牙切齒道:「行,秦楓,算你厲害!」

    「本聖今日失算了,但這兩件東西,皆是稷下學宮的至寶,鄒聖之師,先代儒君,只留下三件遺物大道浩然筆,《蘭亭劍帖》和《經綸書》,此皆是儒門至寶。」

    「若是全部給了你一個武家人,成何體統?」

    秦楓自己清楚得很,前世所做的《經綸書》,其實質內涵也是經綸時務,經世致用,僅僅是他晚期悟道,所思尚淺,甚至還不如他今世所做的《經世集》,只不過徒然寄託了他前世的兩顆上品文心罷了。

    大道浩然筆和《蘭亭劍帖》,他卻是無論如何要討回來的!

    面對方運這個儒君遺物,不可輕予的託辭,真是呵呵。

    方運都把鄒聖軟禁在監星台,強奪了春秋筆和戒子尺,還會顧忌儒君秦曉楓的遺物?

    騙鬼吧!

    秦楓旋即冷笑道:「大道浩然筆和《蘭亭劍帖》非是給我,乃是給燕國的國子監保存供奉……」

    「儒家向來團結,天下儒道一家,大道浩然筆和《蘭亭劍帖》,存在於稷下學宮,還是大燕國子監,不過是左手換到右手而已,難道不可以嗎?」

    秦楓又補充道:「你可是誣陷燕國勾結鬼道在先,慫恿執法堂殺我在後,任何拿出來一條,身為燕國太尉,今日我都有理由跟你下生死決鬥!」

    「要麼交出兩件儒君遺物,要麼決一死戰,休要拖泥帶水,速速決定!」

    方運聽得秦楓的話,再看冉閔和太子都是一副作壁上觀,甚至樂見其成的模樣,姜還珠、趙括兩國武聖也害怕惹來一身騷……

    畢竟秦楓現在領導的燕國,就是一頭狂獅,給他正當的理由,他誰不敢打?

    方運想到這裡,只得捏著鼻子說道:「只能給你們大道浩然筆,《蘭亭劍帖》乃是儒門劍修至寶,其中蘊儒君大人,儒劍合一的奧義,不可輕予……」

    哪知秦楓冷笑道:「說兩件儒君遺物就是兩件……」

    秦楓板著臉的模樣,差點把旁邊的旁邊的姜雨柔給逗笑了。

    「這等大是大非的問題,休要討價還價,若不想給,那就打一場好了!」

    秦楓話音落下,姜雨柔再也忍不住,「噗哧」一聲掩口笑了起來,眾目睽睽之下,拉了拉秦楓的衣袖低聲笑道:「有你這樣的嗎?不給就打,你打劫啊?」

    秦楓卻是依舊冷著臉笑道:「儒家也說,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難道只准儒家人蠻不講理,不許我們武家人蠻不講理嗎?」

    說完,他看了看方運已經黑到底的臉色,縱聲大笑:「沒錯,我們武家人就是一群『能動手,不吵吵』的粗人,不是你們這些動口不動手的君子,你若不交出兩件儒君遺物,那就動手吧!」

    「我不過是個通道理的粗野武夫,也不想跟你再廢話了!」

    秦楓這話雖然說的粗鄙,但在場的除了稷下學宮,全部都是武家人,反倒引起了各人的共鳴,除了與秦楓有宿怨的趙括和姜還珠,皆是放聲大笑了起來。

    都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說的就是方運,何況他還沒有道理在他這邊。

    又說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說的就是秦楓,何況秦楓還不是一般的有文化,轉世儒聖,滿腹經綸的流氓,就問你們這些滿口仁義道德的儒家偽君子怕不怕?

    方運聽得秦楓的話,開口說道:「好,本聖答應你,澠池大會結束后,讓人送到燕國的國子監!」

    秦楓卻冷笑道:「眾人皆知你這次為了顯擺,稷下學宮珍品皆隨身攜帶,難道單獨沒帶儒君的兩件珍寶嗎?」

    「現在就拿出來吧,否則,就不要怪我這個粗人動粗了!」

    秦楓說這話的時候,哪裡還有半點儒雅的燕國太尉模樣,說他是一個攔路搶劫的強盜都不為過。

    可方運又能怎麼樣呢?

    不給,跟秦楓打一架?他有多少勝算,他也不知道……

    反正在諸聖殿堂里,在擁有十本至聖典籍的基礎上,他都已經被秦楓完敗過一次,靠得黑火才逃得性命……

    如今秦楓奪來了十本至聖典籍,本身又進位儒道半聖,他哪裡還有什麼勝算?

    如果還有其他人願意跟他同仇敵愾,方運還可以拉來一起對付秦楓,可奈何沒有啊!

    秦楓抓住方運的這次失算,已經徹底把他給孤立了。

    「秦楓,你這般要挾我們儒家,不怕遭報嗎?」

    方運終於忍不住咒罵道。

    秦楓冷笑:「交出來吧,我不怕!」

    天道好輪迴,要報應也是報應方運這樣的人才是!

    「這句話我也送給你,你這般陷害燕國與我,你都不怕遭報,我怕什麼?」

    方運終是被秦楓駁得啞口無言,抬起手來,念力包裹住兩件東西,隔空推給了秦楓。

    秦楓伸手接住,觸手只看了一眼,就從念力波動上認出了自己前世的兩件心愛之物。

    大道浩然筆和《蘭亭劍帖》,錯不了,也假不了!

    秦楓順手將這兩件東西,交給身邊的姜雨柔說道:「姜夫子如今是大燕的國子監祭酒,這兩件儒君遺物,就交由她來保管吧……」

    「秦楓替燕國儒生,謝謝方聖贈予的至聖文寶!」

    看到秦楓這不懷好意的笑容,方運氣得肺都要炸了,牙齒咬緊,用氣得發抖的聲音說道:「秦楓,今日之辱,本聖日後必要你萬倍奉還!」

    「呵呵呵……」

    秦楓仰天而笑,旋即目光看定方運,冷冷說道:「方聖這話,本太尉已聽過不止一次了,無妨,我等著你!」

    方運聽得秦楓的話,立刻意識到秦楓上一次聽到這話,是在諸聖殿堂里……

    一想到自己當時不僅丟了十本至聖典籍給秦楓,還損失了不少黑火逃命,方運只覺得氣急攻心,喉嚨發甜,一口鮮血正要從胸里湧上來,硬是被他拚命咽了下去。

    旁邊隨侍的儒生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都驚得變了臉色,紛紛上前扶住方運,出言討好勸慰。

    「方聖息怒!」

    「方聖,聖體要緊啊!」

    「何必與這等武夫一般計較……」

    「方聖,您被這樣的人氣吐血了,不值得啊!」

    方運原本還壓下一口鮮血,聽了這最後一句話,一下子沒忍住,在七國諸侯面前,「噗」地一大口鮮血噴在空行樓船的甲板之上。

    本來還沒有發現,這一下,七國諸侯都知道了。

    繼來澠池時,方運的《赴澠池舟中作》被秦楓的《洛城贊》壓下一頭之後,又輸一仗,直接被秦楓刺激得口吐鮮血,可謂是一敗塗地!

    「這稷下學宮的儒聖,心胸不寬啊……」

    「連一個秦楓都可以把他給氣成這樣……」

    「秦楓在武家新秀里,還算好說話了,遇到桀驁不馴的太子,估計得把他活活氣死!」

    聽得這些細如蚊吟的議論,方運掙扎著站了起來,一把推開身邊圍著自己的眾多儒者,氣鼓鼓地拂袖進樓船的內艙去了。

    就在這時,書山幻界之內傳來書山之靈,清朗的聲音,傳遍整個澠池。

    七國諸侯,七國大軍,乃至不遠處的洛城數十萬百姓都聽得一清二楚。

    「本屆澠池大會,書山學海魁首為齊國、儒道殿堂魁首為燕國,戰詩對決魁首為燕國……」

    「恭賀燕國成為七國儒道實力之最!最終贏下了澠池大會有史以來,第一場七國儒道戰力比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