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60章 方運試秦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60章 方運試秦楓!字體大小: A+
     

    書山幻界之內,秦楓召喚出的斬妖者,以一抵二,輕鬆斬殺兩頭聖級戰詩生靈的同時……

    戰詩《擒王》效果發動,失去了三名稷下學宮進士保護的荀文彧瞬間就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死亡的威脅!

    他被秦楓用戰詩《擒王》給鎖定了!

    荀文彧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但他猶自強作鎮定,張口呵斥道。

    「劍來!」

    一聲清喝,舌劍已驀地飛回他的身前,旋即劍光如織,層層疊疊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劍網,將他密密麻麻地護在中間。

    可就在他的「繭」還沒做好,秦楓的舌劍已經殺到了!

    舌劍在口誅筆伐文心的加持之下,如真的利劍一般,一往無前,穿刺而去。

    此時稷下學宮另外三名至聖傳人,召喚玉門關的進士已倒地吐血,擋下刑天斧的進士,筋斷骨折,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

    唯有連續召喚出金甲斬妖者和銀甲飛將的進士,情急之下,猛地噴出一口丹心碧血,做了最後一搏。

    《易水歌》的荊軻,《出車》中的銀甲戰車,《白馬篇》中的白馬遊俠,《猛虎行》中的虎妖王,《老將行》中的老將,所有還能召喚的戰詩生物,被他一齊召喚了出來!

    他傳承的文心,顯然是「多多益善」、「得隴望蜀」這等增強戰詩召喚生物的文心。

    他想要用這些戰詩生物幫荀文彧擋下這必殺的一劍。

    可是這哪裡來得及?

    沒等這些戰詩生物完全現形,劍過,密密麻麻的劍網直接如蛛網碎裂開來!

    就在這時,荀文彧突然雙膝一軟,直接五體投地,跪倒在了地上。

    「我認輸,我認輸了!」

    「請您高抬貴手,不要殺我!」

    看到這一幕,不止是稷下學宮眾人,所有七國的儒生都驚住了。

    處在優勢,就飛揚跋扈,一旦處在劣勢,立刻俯身求饒。

    雖然為人所不齒,但的確是當下最正確的選擇。

    儒家講究身正道直,究竟仁義道德,如果荀文彧這般跪地求饒,秦楓還將他擊殺,不僅會受到群儒的抨擊,自身也會受到影響。

    若不求饒,荀文彧必然是身首異處的下場。

    果然,秦楓的舌劍,懸在荀文彧的喉頭前一寸,驀地停住。

    「嗡」地一聲,舌劍如有靈性,發出不甘的劍鳴。

    只要荀文彧再晚求饒一息時間,秦楓完全就可以直接取下他的性命,最後推說一句「刀劍無眼」了事。

    此時的荀文彧,卻哪裡有半點決鬥失敗者的沮喪,反而嘴角微微上揚,如是在譏誚秦楓一般。

    進士文位在半聖文位的儒者手下保住了性命,雖然半聖氣得牙痒痒,卻不能取他的項上人頭,豈不也是一件得意的事情?

    按照規則,稷下學宮五人對戰燕國這名假面詩狂,現在三人無力再戰,一人投降,以假面詩狂半聖文位的可怕戰力,皇甫奇翻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除非皇甫奇手裡有《春秋書》或者戒子尺,這等儒聖文寶,否則絕無可能越級擊敗燕國的假面詩狂……」

    觀戰的秦國儒士首領分析說道:「皇甫奇必沒有這兩件東西……」

    「若他有,他的弟子荀文彧不可能不知,也就不可能跪下向燕國人乞求饒命了。」

    旁邊的秦國儒士紛紛點頭道:「如此看來,此次儒道戰詩比拼,塵埃落定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此次戰詩比拼再沒有波瀾時,荀文彧卻冷笑了起來。

    「雖你有半聖文位,卻依舊殺不了我,真是可笑……」

    他似是感覺到不說點話,挽回一下面子,以後在七國之內,文名怕是要臭不可聞了。

    「待我突破半聖之日,必跟你將今日乞命之辱,十倍討還!」

    話音剛落,燕國眾人皆是大罵了起來:「要跟我們燕國立生死狀的也是你,立了生死狀,死到臨頭,跪地求饒的也是你,反過來還污衊我們燕國欺辱人……」

    「簡直是顛倒黑白的無良文人,稷下學宮皆是你這等敗類嗎?」

    張澤沐更是一邊咳嗽,一邊低聲罵道:「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怕遭報應嗎?」

    荀文彧得意出聲道:「君子能屈能伸,報仇十年不晚,有什麼好遭……」

    「噗哧!」

    荀文彧的話還沒有說完,一截虎爪猛地從他身後襲來,一爪穿心,用力一刨,將一顆活蹦亂跳的人心都給扯了出來……

    荀文彧看著身前血肉模糊的窟窿,難以置信,雙眼睜得如銅鈴一般巨大,就這樣向前一倒,斃命在了地上!

    只見原本戰詩召喚出來,一直立在荀文彧身後的一頭虎妖王,突然偷襲荀文彧得手。

    下一秒,虎妖王咆哮一聲,化為墨跡消散開來。

    從虎妖王失控襲殺荀文彧,到虎妖王化為墨跡,不過眨眼功夫。

    這一連串的動作,都只在電光石火之間,別說是書山幻界外的人,就連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戰詩生靈失控,這種事情,的確有可能會發生,但失控后還殺了人,殺了人立刻就粉碎消散開來……

    這一切也太巧合了一點!

    甚至那名書寫《猛虎行》戰詩,召喚出虎妖王的儒生都是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情況。

    沒等他反應過來,旁邊的皇甫奇已是提起筆來,戰詩《擒王》瞬間發動,立刻就將他給綁得跪倒在了地上。

    「此事你若不給方聖一個交代,恐怕你家九族都要代償血債了!」

    只有立在荀文彧對面的秦楓,搖了搖頭,低聲說道:「自作孽不可活。」

    「若你不嘗試激怒我,我也不會要你的狗命!」

    秦楓在挑戰天賜探花時,戰勝了陸機的殘魂,並得到了他心悅誠服的敬佩,從而識海中有一座陸機雕像。

    擁有陸機雕像,天道就默認秦楓是陸機的傳承人,可以控制所有通過《猛虎行》戰詩,召喚出的虎妖王。

    荀文彧這等無恥文人,通過跪地求饒,讓秦楓沒有辦法明面上殺他。

    那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並沒有什麼不妥。

    畢竟秦楓不是迂腐的儒生,以直報怨,也是他一貫秉持的道,這並不相違背。

    只能說苦了那個召喚出虎妖王的進士儒生了,這口鍋,他怎麼樣也得背下來了!

    此時此刻,書山之靈看向陣台上還站立著的秦楓和皇甫奇,開口問道。

    「兩位還要繼續一戰嗎?」

    言下之意十分明顯,連書山之靈都看出了,皇甫奇的實力與秦楓,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再斗下去也不過是負隅頑抗,自己找死罷了。

    皇甫奇只得長嘆了一聲,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閣下實力超群,願賭服輸!」

    書山之靈正要宣布戰詩比斗一戰的魁首就是燕國時……

    忽地又一道人影投射在了整個書山幻界的上方。

    居然是一身純白儒服的方運!

    「之前這方運說,無人可以干涉書山幻界,他自己卻可以將投影進入其中……」

    眼尖的百里清風低聲分析道:「剛才在書山學海,偷襲老師的,肯定就是這狗方運!」

    丁毅卻是做了一個別說話的手勢,低聲說道:「別說話,方運必是為難我們燕國而來的!必要時刻,我兩人定要上去幫忙……」

    百里清風被丁毅把話給打斷了,看了這冰塊臉一眼,心裡卻是嘀咕道:「澤沐老師的老師,那就是我的師祖了,實力那麼彪悍,還需要我們兩個上去幫什麼忙啊?」

    只見懸浮在書山幻界上方的方運幻影,聲如洪鐘,大聲說道:「閣下儒術超群,必然身正道直,行事光明磊落……」

    方運說完前面一句話,話鋒頓時一轉。

    「卻為何拒不說出自己的真實姓名,生死狀的簽名也用的古字,還戴著面具,不以真實面目示人……」

    「汝究竟是何人,又是何等身份?」

    方運繼續詰問道:「鬼道中人亦能假扮成鬼儒,亦能使用戰詩,不懼浩然正氣,莫非閣下是鬼道中人,才不敢以真實面目示人?」

    「還是說你們燕國勾結鬼道,達成了什麼協議,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聽得方運居然把「鬼儒」這盆髒水,直接潑在了假面詩狂和整個燕國身上,整個燕國的儒生本就對這位稷下學宮的「新儒聖」沒有什麼好感,此時更是破口大罵了起來。

    「你才是鬼儒,你全家都是鬼儒!」

    「你們找了一堆至聖傳人過來,實力碾壓其他國家,就是公平競爭……」

    「被反打臉了,就是人家國家勾結鬼道,你們稷下學宮這雙重標準也太明顯了吧!」

    不止是燕國,與齊國無甚交情的各國儒生也紛紛抗議了起來。

    方運卻根本不管這些非議,從衣袖之中取出一把通體散發出青銅光澤,上有文曲星光流轉的寶尺來。

    「此為儒聖信物,戒子尺!」

    「現在,我以儒聖名義命令你,立刻摘下面具,告知真實姓名,否則就以燕國勾結鬼道為由,取消燕國所有的儒道成績,並報請澠池大會,六國一同制裁燕國!」

    看到方運拿出了戒子尺,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還要制裁燕國,「哄」地一聲,所有的儒生這一下都炸鍋了。

    就連稷下學宮眾儒也覺得方運的手段欠妥了。

    「方聖何來這樣的把握,就知道那個蒙面人是鬼道中人?」

    「倘若不是,弄巧成拙的話,我們稷下學宮的聲望可就……」

    「方聖到底是在賭什麼啊?賭那個假面人不敢摘下面具嗎?」

    聽得方運的話,秦楓冷冷地笑道:「方運,你真是好大的威風……」

    「若我不是鬼道中人,你今日當眾污衊我燕國勾結鬼道,又當如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