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57章 你可敢簽生死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57章 你可敢簽生死狀!字體大小: A+
     

    以一人之力,獨戰稷下學宮五名儒道強者?

    怎麼可能?

    就在燕國眾儒愕然之時,稷下學宮的荀文彧等人卻是不屑地笑出聲來。

    「不過寫出了一首鎮國詩,就以為自己是新儒聖了嗎?」

    「即便方聖在此,恐怕也不會託大到說要獨戰我們五人!」

    荀文彧更是一貫毒舌地冷笑道:「狂妄自大到自己幾斤幾兩都不知道,也真是可悲啊!」

    秦楓也不說話,徑直走到儒道殿堂最中央的陣台之上,雙手抱肩,淡淡說道:「要戰便戰,何需多言?」

    「莫非你們稷下學宮都有這種喜歡在比斗之前先侮辱對方一番,然後自己打自己臉的奇怪癖好不成?」

    秦楓這句話,可以說一下子就戳中了之前荀文彧等人的痛處,也讓他們的怒火驟然升騰了起來。

    「你找死!」

    「燕國鄉野之人,也敢大放厥詞!」

    「這場戰詩比拼,你可敢跟我們簽生死狀?」

    面對稷下學宮四人的挑釁,秦楓一拂衣袖,語氣淡然:「你們若不後悔,便下生死狀便是了!」

    書山之靈旋即說道:「戰詩對決環節,的確可以下生死狀,雙方可願意在比斗中生死各安天命,而且絕不追究對手責任嗎?」

    「我等自是願意!」

    荀文彧等人皆是齊聲應道。

    只有皇甫奇一言不發,原因無他,因為他感覺到事情有點蹊蹺。

    面前這假面人,明明可以帶上兩個進士一起參戰,為什麼要讓他們不要上台?

    這沒有辦法解釋,除非是他自身的實力,根本無懈可擊,帶上這兩個進士反而有了被對方攻擊的漏洞,而他如果出手相救,不但幫不上忙,反而拖了他的後腿。

    可究竟是誰有這樣的實力,可以同階對抗五名進士呢?

    但皇甫奇心裡清楚,除他以外的四名進士,都是儒道至聖的後人,都有傳承文心,實力相當於准半聖,即便是方運恐怕以一擋五,不藉助文寶都很困難。

    究竟這蒙面人有什麼依仗,竟敢如此託大?

    除非是鄒聖親至,否則何至於……

    書山之靈看向皇甫奇問道:「你呢?可願意跟這燕國儒生一決生死?」

    皇甫奇想了想,他本不欲與這蒙面人一決生死,但只聽得身邊的弟子荀文彧催促道:「師尊,您該不會是害怕了吧?」

    「皇甫師叔,您是鄒聖親傳弟子,齊國稷下學宮的儒生首領,您可不能……」

    「生與義,不可得兼,捨生取義者亦是無可奈何,師叔,何況我等絕不會輸啊!」

    聽得身邊四個進士的慫恿,尤其是自己弟子荀文彧的話,皇甫奇只得說道:「我沒有意見!」

    書山之靈點了點頭,「咔」地一拉書卷,頓時六張生死狀從書簡中飛出,飄然懸浮在六人面前,其中文意大概便是:「此番戰詩對決,生死各安天命,乃是我的本意,我本人家人、親朋、師長皆不得向殺傷我之人復仇尋仇,若違此誓,復仇尋仇者必遭天道譴責,黃泉之下,我亦不瞑目」云云。

    荀文彧等四名至聖後人心高氣傲,取出各自的毛筆,就簽上了名字。

    儒道的生死狀,作用與武家的心魔大誓有些相似,但武家是違背誓約后,心中會生出心魔,影響自身。

    儒道則更加直接,生死狀一旦焚燒祭天後,就會載入天道,一旦違背,就肯定會報應。

    皇甫奇是儒武並立時期的鄒春秋弟子,自然知道其中利害,自是慎之又慎,從不提生死狀的事情,哪裡有這四名至聖傳人這麼放肆無忌,連生死狀都敢簽。

    但此時皇甫奇已是騎虎難下,只能提筆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這邊秦楓看了看稷下學宮五人,也從袖中取出紫金浩然筆,卻沒有簽上自己的名字,而是呵出了一口浩然氣在紫金浩然筆上,頓時浩然正氣化為一個圖章穩穩蓋在了生死狀上。

    皇甫奇趕忙留心去看秦楓蓋下的圖章,想要看清楚這蒙面人究竟是什麼名字……

    可這圖章上印文似字似畫,哪裡看得出究竟是什麼字?

    只有秦楓知道,這是他用浩然正氣,通過《天帝極書》寫出的「秦楓」二字的神文。

    連秦楓自己都不是太能看得清楚。

    這皇甫奇又哪裡能看得清楚明白?

    「閣下高姓大名?」

    皇甫奇看到這圖章,不禁開口問道。

    秦楓早就料到了他這一手,淡然開口道:「燕國鄉野之人,我又是燕國區區無名之輩,哪裡能入得閣下法眼,又何必問我姓名?」

    本來稷下學宮的人說燕國是鄉下人,秦楓乾脆將計就計,直接就用這句話給懟回去了。

    你不是說我們燕國是鄉下人嗎?我在燕國都是一個無名之輩,你幹嘛還要問我的姓名?

    尷尬,真尼瑪尷尬啊!

    皇甫奇碰了一鼻子的灰,身後的荀文彧卻是嘀咕說道:「師尊,該不會他故意簽的是假名吧?這是欺瞞天道,要遭天譴的吧?」

    皇甫奇也是皺眉說道:「不可能是假名,否則他都寫不上去,否則寫了別人的名字,故意不守約,豈不是可以害到其他人?」

    「這字非篆、非隸,也不似上古文字,有可能是其他我所不認識的文字,不過你們要當心了,這人古怪得很。」

    面對自己師父的提醒,荀文彧卻是不以為然:「裝神弄鬼,哼,等會就把他打回原形!」

    然而就在這時,忽地楚國方陣當中,一名首領模樣的儒生對著秦楓大聲問道:「你手中的可是我同窗趙子航的紫金浩然筆?」

    秦楓一想,這紫金浩然筆的確是他在燕京的凱旋文會上得到的彩頭,另外一件彩頭是錦繡玲瓏步搖,是一件發簪,他當時就贈給姜雨柔了。

    他現在是假面詩狂的身份,自是不可能用騰龍金筆,所以想低調地拿個紫金浩然筆出來,誰知道居然還出事了!

    只見那楚國的儒生首領,一身熾焰紅衣,身高七尺,虯髯鬍須,看起來如武者一般,他越眾而出,一邊朝著秦楓走來,一邊說道:「我那同窗摯友趙子航,燕國回來之後,識海破碎,萬念俱灰,很快就去世了……你要麼將紫金浩然筆交還給我,併當場寫一篇祭奠文章,燒給子航兄,以慰其在天之靈……」

    「要麼我楚國士子熊霸,今天就跟你在這儒道殿堂里一決生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