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53章 不會是那個怪物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53章 不會是那個怪物吧!字體大小: A+
     

    雖然趙國憑藉著楊素在聖裁武院的地位,總算保住了一絲顏面……

    但書山學海墊底,趙國儒生連進入第二階段文比和戰詩對決的資格都沒有了。

    也就是說,現在趙括完全不用考慮儒道的問題了,考慮了也是白考慮。

    他已經可以提前去準備明天的軍力比拼了。

    當然了,儒道比拼,趙國只得了可憐巴巴的一分,也就是說……如果明天的軍力比拼,趙括麾下的趙軍再陰溝裡翻船,沒有發揮正常,很有可能趙國這次會成為澠池大會的墊底!

    不僅曾經的強趙變成「弱趙」,成為三院七國的笑柄,趙括也會被永遠釘在恥辱柱上不能翻身了。

    畢竟史官不是不長眼睛,趙國由盛轉衰,侵略燕國的易水關大戰就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趙括根本逃不脫干係的!

    不過讓趙括略微感到一點點心理平衡的就是燕國在書山幻界的損失也很慘!

    冷雲飛和張澤沐基本上喪失了繼續作戰的能力,就靠燕國剩下的大貓小貓兩三隻,即便第二輪不像第一輪會直接淘汰掉最後一名,燕國的名次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至少燕國這次儒道比拼不會再給齊國找麻煩了!」

    趙括在心裡這樣安慰自己說道:「齊國與趙國是聯盟,齊國成為澠池盟主之日,就是我們趙齊兩國宰割瓜分燕國之時!」

    卻說韓國儒生磨嘰了半天,才用詩文打動了兩艘文舟中較慢的那一艘,慢慢悠悠地渡過學海,到了第二道試煉的地點儒道殿堂。

    此時,其他五國都已經到了。

    整個儒道殿堂,最中央有一座可以聯通書山幻界內外的陣台,陣台周圍是一片開闊的廣場。

    廣場之上,層層疊疊都是由書籍壘成的環形看台,越向外越搞,最高處,比起易水關的城牆還要高……

    書牆之上,不時有幾道峨冠博帶,衣袂飄飄的人影立於其上,似真似幻,不知是千年前儒者留下的身影,還是其他什麼……

    看到燕國的儒生好不容易來了,最先到達的稷下學宮眾儒生皆是嘲笑著說道。

    「你們若再不來,我們怕是一覺都睡完了!」

    「下屆澠池大會,應該設立一個過關時間的,超過時間直接取消資格……」

    「就是啊,五國儒生等你們一國,這架子真是大得嚇人了!」

    雖然沒有可以大量恢復念力的文寶,但先到的儒生,可以先行休息,稍微恢復一些念力和體力,這就是書山學海試煉領先的諸侯儒者可以享受的福利了。

    也就是說,最後一名達的時間越晚,可以容許他們休息的時間就越長。

    整個儒道殿堂可以說是韓國儒生皆是面紅耳赤,羞愧難當,待到他們在廣場上自己一國的區域站定,只見儒道殿堂最中央陣台上,一團浩然紫氣升騰起來,緩緩凝成一道人形。

    那人一身白色儒服如雪,戴一副白絹面具,手握一卷不知名經書,徐徐從陣台中央走了下來。

    雖然不知此人究竟是何人,但僅僅這一舉手一投足,就有一股浩然正氣,沛然而出,令人心生敬畏。

    那白衣人看向眾人,用如同吟誦古文的語調說道:「各位儒生,某乃儒道殿堂文使,主持此次文會!」

    眾儒聽得這話,便知此人應該是書山之中的浩然正氣誕生的書靈,哪裡還敢有半點的不敬,紛紛作揖還禮道:「夫子請受弟子一拜!」

    白衣人環顧全場說道:「文會開始之前,汝等可自行選擇,是由吾為汝等恢復念力,還是為汝等接引一位同伴入此地相助?」

    「二者不可得兼,只可選其一,由書山學海魁首開始,依次速速選擇!」

    聽得白衣人說,可以為他們恢復念力,百里清風當即就激動地搶問道:「我師父這樣的情況,也可以恢復念力嗎?」

    白衣人面具下的眼神閃過一絲慍色,似是反感百里清風這無禮的行為,他看了一眼被百里清風扶住,面色慘白,幾乎昏厥的張澤沐后說道:「只能恢復念力,不能修復識海損傷……」

    不能修復識海損傷?

    聽得這個判斷,燕國眾儒不禁愕然道:「難道張夫子恢復不到以前了嗎?連書山之靈,都說沒有辦法恢復他的念力了嗎?」

    白衣人沒有再接燕國眾人的話,轉而對稷下學宮眾人問道:「齊國儒生請速做抉擇!」

    皇甫奇拱手笑道:「無須考慮,請為我等恢復念力!」

    白衣人點了點頭,手中無名竹簡「咔」地一聲輕響,霍然展開,頓時浩然紫氣溢散而出,瞬間包裹住齊國眾人。

    原本因為通關書山學海而略顯疲憊的眾多稷下學宮儒生,頓時精神振奮,一個個都容光煥發起來。

    白衣人替稷下學宮眾人恢復完念力,便側過身來,看向張澤沐等人,冷冷開口道:「書山學海榜眼請速下決定……」

    張澤沐、冷雲飛、丁毅和百里清風皆是躊躇了起來。

    很明顯,冷雲飛和張澤沐兩人都是識海損傷,而不是念力消耗……

    也就是說,就算選擇恢復念力,這兩人的戰力也得不到恢復。

    可是接引一個夥伴進來……秦家軍這次本來就是沖著儒道比拼魁首來的……

    除了姜雨柔因為身份原因不宜參加以外,進士文位以上,全體出動都在這書山幻界里了。

    接引一個同伴進來,能接引誰呢?

    就在這時,書山之靈忽地開口說道:「燕國儒生,有一人在書山外,要求入內,要不要接引他入內,請速做決斷吧!」

    「有人要入內?」

    聽得這話,張澤沐和冷雲飛皆是一驚,彼此對看一眼:「難道是……姜公主要進來了?」

    百里清風聽說姜雨柔要進來,臉上一下子就有神了:「太好了,如果姜公主進來,那這一場就真有的打了!」

    「師父,我們不要恢復念力了,讓姜公主進來吧!」

    聽得這話,這邊齊國稷下學宮的眾儒皆是愕然。

    姜雨柔是誰?

    鄒春秋最欣賞的小弟子,也是皇甫奇的小師妹,雖然皇甫奇比姜雨柔早入門,但儒道造詣還真的沒有多少把握壓下她……

    否則他也不會對自己這個小師妹如此忌憚了。

    「師父,姜雨柔會為了燕國跟齊國鬧翻,到書山來跟我們對決嗎?」

    立在皇甫奇身後,一名顴骨高起,面容清瘦的青年儒者低聲詢問道。

    皇甫奇看了看燕國眾儒,低聲開口道:「她不敢的……畢竟她的母妃還在齊國,母妃的家族也在齊國……」

    「齊王應該現在是覺得對一個女孩子家,不好做得太絕……清妃的家族,也還有利用價值……」

    「但她如果為了燕國,壞了齊王澠池的大事,她的母妃,必是要遭殃的……」

    聽得這話,荀文彧不禁困惑道:「既然不是姜雨柔,那燕國還有什麼人?還有何人能與我們記稷下學宮抗衡?」

    跟在荀文彧身後的一名素衣儒生卻是小聲嘀咕道:「該不會是那個怪物吧?」

    「怪物?」

    皇甫奇正覺得奇怪,只聽得那素衣儒生說道:「我曾經聽去燕國遊歷的詩狂洛子商說過,燕軍凱旋那晚的文會上,曾有一個戴著面具的神秘人,先罵碎了趙國儒生趙子航的鎮國詩,又寫了一首鎮國詞,奪得魁首……」

    「當場跟他文斗的五人,除了洛子商以外,四人的識海都碎了!所以洛子商回來之後,都說此人是碎海怪物……」

    「原本他恃才傲物,誰都不放在眼裡,經此一事,性格大變,再不敢與人比詩了!」

    聽得這話,皇甫奇眉頭不禁擰了起來:「如果燕國真有這樣的儒道強者,不可能這般籍籍無名才是……你也說了,當日那人戴了面具,會不會是秦楓在裝神弄鬼?」

    荀文彧聽得這話,也是點頭說道:「秦楓確實有些詩才,若解釋為是他在裝神弄鬼,倒可以解釋得通了……」

    「行啊,若是秦楓身為一個武家人,敢下場跟我們比詩,我就好好地讓他開開眼。叫他看看跟我們稷下學宮真正儒家人的差距……」

    「若那人不是秦楓,那無所謂,此人必不是我們的稷下學宮的對手……」

    荀文彧從袖裡取出一把水墨摺扇,好整以暇地扇著,言語充滿不屑:「區區一個洛子商,『詩狂』的稱號也不過是別人恭維他的而已,豈能代表我們稷下學宮的實力?」

    荀文彧說完,稷下學宮眾人皆是縱聲大笑。

    「不愧是儒君之後的儒門第一劍修,文彧當真有儒君當年的風采!」

    「就是,我等稷下學宮乃是儒道正統,窮鄉僻壤的北國蠻子,哪裡能了解?」

    這邊燕國眾儒聽到稷下學宮指桑罵槐,暗笑燕國儒生是「北國蠻子」,個個皆鬚髮盡張,義憤填膺……

    若不是這些秦家軍儒士令行禁止,紀律森嚴,恐怕都直接用戰詩跟這些齊國儒生下生死狀了!

    張澤沐與冷雲飛對看一眼,一齊開口說道:「我等放棄念力恢復機會,請為我等接引一位同伴入書山幻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