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50章 *******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50章 *******字體大小: A+
     

    姜雨柔此時也覺得心中詫異。

    雖說方運改變了書山的地圖,可能對稷下學宮有利,可對其他各國也應該還是公平的……

    擁有張澤沐、冷雲飛、百里清風和丁毅,以及堪比稷下學宮的進士數量,使得燕國儒道陣容,絕對不遜於其他五國。

    就算是耽擱了一下,也不可能耽誤了這麼久吧!

    但她還是安慰燕王說道:「必是其中有了什麼波折,但後來居上,也還是有可能的!」

    聽得姜雨柔的寬慰,燕王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就當是善意的謊言好了。

    忽然雲端上有人喊了起來:「你們看,燕國的儒生出現了!」

    只見其他各國都是排成一字長蛇陣前進,唯有燕國儒生是抱成一團前進的……

    原本這些燕國的儒生分成三個部分,不斷地換人抵擋著書山中的奇風,其他各國諸侯都是不得不佩服秦楓的謀划能力。

    「看來燕國儒生的實力都比較平均,所以秦楓才讓他們輪流阻擋奇風,幾個帶頭者專心破題目過關……」

    「像稷下學宮派出的人,實力最強的接近半聖,最弱的才到秀才文位,根本沒有辦法用這樣的戰術……」

    「但這陣形最大的弱點,就是必須要一起行動,如果改變陣形,分散開來,只會比一開始排出一字長蛇陣還要消耗念力……」

    「只可惜他們的運氣不好,估計是鑽進書山裡迷路了,不然不會浪費這麼多的時間。」

    姜雨柔卻在幻界上方看到了一絲異樣。

    燕國眾儒的念力消耗都差不多,唯獨張澤沐的念力十分虛弱,幾近枯竭,就好像被人抽空了一般,甚至由百里清風攙扶著才能前進。

    姜雨柔再看對面空行樓船上的方運,竟看向下方燕國眾人,臉色微微一變,似還感覺有些驚訝。

    這一切都佐證了姜雨柔的猜測:「書山幻界里,一定發生了什麼!」

    到了書山碼頭,張澤沐看了一眼文舟,竟是盤腿坐了下來,就要寫詩文召文舟。

    從上方的幻界來看,張澤沐剛剛打開板甲里的文房四寶,攤開紙張就噴了一大口血出來。

    自是把冷雲飛、百里清風和丁毅,以及一干秦府儒士都給驚住了。

    眾人皆是阻止張澤沐寫詩,但張澤沐卻是盤腿坐在地上,厲聲制止了眾人的行動。

    就在眾人驚愕的瞬間,他略做思考,立刻提筆書寫了起來。

    右手握筆一邊寫,左手一邊拿著雪白的帕子捂著嘴,劇烈地咳嗽之後,白帕之上,必定一大攤鮮紅的血跡……

    僅僅從幻界外來看,都感覺揪心難受,更何況是此時身體受著璀璨煎熬的張澤沐?

    張澤沐握筆的手不斷地顫抖,但他的眼神卻是越來越堅定。

    隨著詩文一個字一個字寫下,眼看就到了最後一句,就在這時,張澤沐筆鋒一抖,旋即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哇」地一口鮮血狠狠噴在了白紙之上,如桃花,瞬間開遍整張白紙!

    「污卷了!」

    周圍燕國儒生皆是面露惋惜之色,甚至張澤沐的徒弟,百里清風都心疼地抱住師父,失聲痛哭了起來。

    這張澤沐幾乎用命寫出來的詩文,被血污所染,等於是廢卷了。

    白寫了!

    「從剛才的架勢來看,應該是一首不錯的詩文,即便喚不來第一艘文舟,至少也可以喚來剩下最快那艘文舟,但詩文已被鮮血所污……」

    沒有下場的各國丞相皆惋惜道。

    「除非再寫一首詩文,才有可能喚來一艘文舟……而且還要跟現在所做這一篇不同……」

    「但以這人的身體狀態,恐怕是再能寫出另外一首同樣出色的詩文來了!」

    就連秦王都有些惋惜地遺憾說道。

    「燕國今次書山試煉,真是多災多難……」

    嬴政則陰沉說道:「方運剛才必然不是僅僅改變了書山的路線,肯定對燕國儒生下了黑手……」

    就在這時,秦國眾人不遠處的齊國武聖姜還珠卻忽地冷笑了起來。

    「我們武家向來成王敗寇,弱肉強食……」

    「最終的勝負才是最重要的!」

    「你們身為武家人難道不明白這樣的道理?」

    聽得這話,一些對齊國沒什麼好感的諸侯則紛紛嘲諷道。

    「說得好像你們齊國已經贏下了儒道比拼一樣!」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哼,大話說得太滿,小心閃了舌頭!」

    姜還珠捋著白須不說話,身邊的齊國丞相正要開口,忽地有人驚呼了起來。

    「你們看幻界里!」

    「這……這好像是浩然文輝,大道之光?」

    沒有下場的稷下學宮眾儒皆是驚愕大叫了起來。

    「不用文鏡,文光自現!這是浩然文輝,大道之光!」

    「燕國竟有儒生能寫出蘊含『大道之光』的詩文……」

    「天哪,這可是僅次於天地異象的詩文寶象……」

    更有稷下學宮的人心神失守,嫉妒如狂:「我稷下學宮人傑地靈,數千年執儒道牛耳,為何此文不是出自稷下人之手?」

    幻界之內,燕國眾人也是驚呆了!

    只見張澤沐咳在紙上的鮮血全部化為丹心碧血,不但沒有讓詩文變成污卷而作廢,反而……

    不需文鏡,點點文光匯為接天光柱,伴隨浩然紫氣衝天而起。

    停泊在書山碼頭的所有文舟,此時就好像陷在急流漩渦之中一般,拚命地搖擺起來。

    再沒有之前愛理不理的做派,就好像是在焦躁不安地等待著此詩主人的挑選一般!

    只見整個幻界之上,浩然正氣化為郎朗書聲,沉吟誦道。

    「力微任重蒙不棄,再竭衰庸恐難支。」

    「*******,其因禍福避趨之!」

    詩句吟下,在場哪怕粗通文墨之人,瞬間就被詩文中雖知獨木難支,卻仍為國家利益,生死置之度外,赴湯蹈火,禍福不避的英雄氣概所折服!

    「此詩名為《決死詩》,當真一股苟利國家,生死可與的決死之志,沛然其間……」

    「我讀之亦心中震撼,而且此詩作者非是嘴上說說,身體力行,佩服佩服……」

    一詩折服諸侯眾人,就連稷下學宮眾人都不得不讚歎道。

    「此人若不隕落,日後至少也是一位儒道亞聖!」

    「浩然文輝,大道之光,實至名歸!」

    位列第一,速度最快的文舟驀地如離弦之箭,破開學海驚濤,停在書山碼頭之前。

    就在這時,近乎脫力的張澤沐,驟然借著詩文傳出幻界的霎那,使用舌綻春雷,聲如雷霆傳出一句話來!

    只一句,就如巨石投靜水,在七國諸侯與稷下學宮眾人間激起滔天波瀾!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