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30章 不是儒聖,勝似儒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30章 不是儒聖,勝似儒聖!字體大小: A+
     

    距離澠池大會還有三天的時間,洛城變得越發熱鬧起來。

    兩件轟動洛城的大事,一直被人們津津樂道。

    凌雲閣上,中土七國前來洛城的迎門榜最終揭曉。

    結果出乎了幾乎所有人的意料。

    也爆了所有洛城賭坊的冷門。

    從迎門榜自從設立以來,榜單上從來都存在感極弱的燕國,居然一躍成為了榜首。

    洛城百姓三十多萬,近二十萬人都去北門迎接燕國大軍了。

    比一貫強勢,暫居第一的秦國整整多了四萬人!

    這項紀錄也是迎門榜有記載以來最高的一次記錄。

    相比較之下,最慘的就是齊楚聯軍了。

    齊國、楚國兩個大國與稷下學宮聯手而來,居然都沒有分到十萬洛城百姓去迎接。

    直接墊底!

    看到這凌雲閣的迎門榜,韓國武聖姬良差點沒笑出聲來。

    真是只有更衰,沒有最衰,齊楚聯軍和稷下學宮因為跟作為魁首的燕國幾乎同一時間到達,直接導致了成績慘不忍睹。

    原本以為自己要墊底的韓王和姬良,眼見著名次一下子就從倒數第一變成了倒數第三,七國之中的整數前五了!

    這簡直是韓國從迎門榜有史以來,第一次進入前五,這簡直是跨時代的進步不是嗎?

    雖然韓國君臣都清楚,這前五到底是怎麼來的……

    但也是前五不是?

    雖然迎門榜的魁首沒有什麼獎勵,但整個洛城百姓對於魁首國的支持,就是最大的獎勵。

    這就要說到第二件讓洛城街頭巷尾熱議的事情了。

    稷下學宮的新儒聖方運和文武全才的燕國太尉秦楓,究竟誰的文采更高的討論……

    可以說在這兩人來到洛城之前,與此相關的爭論就已經開始了,偏偏無巧不成書,就在這一天,兩人來到洛城的同時,都寫了一首詩。

    一首是方運的《赴澠池舟中作》,一首是秦楓的《洛城贊》。

    更有兩人各自的支持者,將兩人的詩作謄抄得滿城皆是,徵集城內的世家名儒和官員對兩人詩文的意見。

    雖然兩派爭執不休,皆說兩人的詩文各有利弊,但最終判定的結果,卻是完全的一邊倒。

    「如果秦楓詩只有前四句,不如方運詩,但偏偏秦楓詩后四句將寫景、懷古、抒懷言志三種詩文雜糅一體,堪稱千古奇文……」

    「方運詩豪氣干雲,卻無有大志,空有氣魄,美中不足,實在可惜……」

    這樣就完全沒有可比性了!

    「秦楓雖然不是儒聖,此詩文卻是力壓儒聖,勝似儒聖!」

    當住在諸聖殿的方運,聽說秦楓居然在同一天也寫了一首詩文,居然還力壓了自己的得意之作時,氣得把手裡的至聖文寶都險些要砸了!

    「豈有此理,秦楓簡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先奪我迎門榜第一,又壓我詩文,可惡,真是可惡!」

    他在屋內,悶聲發火,如同一頭兇猛的惡獸,哪裡還有半點儒道聖者的風度風雅?

    就在這時,那一張他隨著攜帶的墨紙之上,如同黑血般的墨汁慢慢凝聚成了人形,就這樣立在紙面之上,看著方運,眼神之中流露出輕蔑之意。

    「你是假儒聖,他是真儒聖,他的詩文蓋過你,豈不是再正常不過了?」

    「若是你的詩文,比他要強,那不是反而奇怪嗎?真不知道你這個冒牌貨,不爽個什麼勁!」

    聽到這鬼道小人的嘲諷,方運登時就火冒三丈道:「要麼你幫我解決掉秦楓,要麼你就不要給本聖在這裡廢話啰嗦!」

    那鬼道小人立在紙上,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幫你除掉秦楓,去掉你儒聖之路上最大的障礙,然後再讓你成為我們鬼道最大的障礙?」

    鬼道小人斂住笑意,陰聲道:「我們這是有毛病嗎?」

    「要麼你憑藉自己的本事,扳倒秦楓……」

    「要麼你隨我去平頂山的滅靈梓宮見鬼尊陛下……」

    方運聽得這鬼道小人把「見鬼尊」的事情,舊事重提,不禁警覺了起來。

    鬼道小人尖聲笑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嘗試把秦楓的身份透露給武家的人……」

    「免得弄巧成拙,引火燒身!」

    方運聽到這話,忽地想到了什麼……

    正要開口,忽地門外的稷下學宮弟子通報道:「齊王陛下求見!」

    方運急忙抬起手掌,浩然正氣運於掌間,猛地朝紙上的小人按去!

    鬼道小人也是一抖披風,身體驟然前倒,化為一道詭異的黑紅色墨跡倒在紙上。

    與此同時,齊王與齊國的鎮國武聖姜還珠一齊走了進來。

    兩人都與方運沒有見外,緩緩在客廳兩側的鑲玉象牙圈椅上坐了下來。

    方運還沒開口,齊王就先說道:「方聖,今次前來是想跟你議一件事情……」

    姜還珠接著說道:「如今儒道復興,一國的儒道實力也是國力的一部分,我們準備促成從今次的澠池大會起,將儒道也納入國力比拼的項目之中!」

    「楚國、趙國、魏國皆已經同意了我國的提議……」

    「明日的洛城七國初會上,就要將這件事情在會上表決了!」

    「根據澠池大會的慣例,任何提議,只要不違背人族整體利益,不損害特定一國的利益……」

    「七國之中,只要有四國同意,便可提出,五國同意,就可以強制實行!」

    「往日里,齊國不想得罪秦國,又與楚國相互敵對拆台,所以才遲遲沒有讓促成此事……」

    姜還珠說到這裡,看向上首一言不發的方運道。

    「此番終於天時地利人和,萬事俱備,就等方聖這裡表態了!」

    方運聽得這話,雖然他之前也猜到這次齊國邀請稷下學宮前來,絕對不是觀禮這麼簡單。

    讓儒道納入國力比拼,對於整個儒道的發展,必然是有巨大的好處。

    甚至有可能促成各國恢復中斷千年的科舉考試,幫助儒家增加大量的儒生基數。

    基數大了,出人才的幾率也就更大了!

    但凡事都是有利有弊的雙刃劍,如果將儒道實力納入中土七國的國力比拼之中,就等於變相承認七國的儒家人是中土七國諸侯的一部分。

    即便千年之前,末代儒君的弟子,也就是稷下學宮實際的掌控者鄒春秋就曾經向武帝表示恭順,稷下學宮一直以來也都是與聖裁武院平級的待遇。

    即便待遇上千差萬別,但至少名義上是這樣的。

    也就是說,這樣一來,就要儒家再降一級,與中土諸侯平級了。

    因為稷下學宮不再代表整個儒家的最高象徵,而僅僅代表齊國了。

    齊王看到方運的方向,知他在糾結考慮,不禁笑了笑說道:「方聖作為儒家的新儒聖,寡人怎可指使方聖為寡人而文戰?至於稷下學宮的其他人,他們或生於齊國、或住於齊國,為我齊國效力,也無可厚非不是?」

    這句話也算是保全了方運以及儒家的最後一絲顏面。

    姜還珠也說道:「如今秦楓大勢已成,只有方聖能助我國成為澠池大會的盟主,才能夠壓制下他……」

    「方聖也不想秦楓這種公然與稷下學宮做對的惡徒,順風順水,飛黃騰達不是?」

    可以說姜還珠的話,擊中了方運的軟肋。

    「燕國如今已視齊國為心腹大患……」

    「稷下學宮亦將秦楓視為儒家公敵,此為雙方共贏之策。」

    姜還珠說到這裡,忽地笑了起來:「而且在澠池大會中加入儒道比試,又是一個秦楓不可能拒絕的提議。」

    「眾人皆知,秦楓手下不僅有個儒術高強的張澤沐,第一個將儒家人編入軍中與武者配合的也是他……」

    「儒道實力算入國力比拼,看起來與他有利,但以秦楓那點儒道家底,哪裡會比得過傳承數千年的稷下學宮呢?」

    「那他一旦同意儒道實力算入國力比拼,等於就是支持我們大齊成為澠池盟主……」

    姜還珠自信滿滿地笑道:「這看起來是一杯美酒,實則變成了有鴆毒的毒酒,他還非喝不可!」

    方運聽到姜還珠的話,心中總算放下了最後一絲猶豫,開口說道:「好吧,本聖贊成兩位的提議,但本聖還有一事,要與兩位求證。」

    齊王和姜還珠聽得方運應允,正是喜出望外,別說是一件求證的事情,就是十件也答應得。

    稷下學宮願意代表齊國出戰澠池,參加儒道國力比拼,等於齊國這儒道還沒有比,就已經把魁首收入囊中了。

    澠池大會盟主,已經完成了一大半了!

    如何能不叫這一直謀划著盟主之位的兩人激動的?

    「方聖但說無妨。」

    方運微微點了點頭,開口問道:「太子是哪一國的賓客?他此番到澠池,為何而來?」

    聽到方運的提問,兩人皆是微微一愣,但還是姜還珠老辣,知道太子跟方運也有讎隙,笑著說道。

    「太子一向自詡是武帝陛下的傳人,此番澠池大會,估計是來觀禮的,當然,也不排除是來睬人的。」

    姜還珠捋著花白鬍須說道:「以老夫與太子打過幾次交道,也算有些交情,以老夫對太子的了解……」

    「方聖請放心,太子要對付的人,絕對不是我們……」

    「甚至有可能跟我們還是同一條戰線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