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27章 《赴澠池舟中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27章 《赴澠池舟中作》字體大小: A+
     

    儒聖地位在諸侯之上,即便鄒春秋為了表示對武帝的恭順,正式場合都稱「儒君」或「儒道聖者」,但七國諸侯哪一個敢對鄒聖說,請鄒聖賦詩一首?

    儒家最講究上下有別,尊師重道,此舉等於一下子犯了儒家的兩個忌諱,簡直就是踩了七國文官的底線。

    即便儒家沒有強大的武力,但是七國文官皆出稷下學宮,文官不集體罷官讓這個諸侯國家行政機構徹底癱瘓才怪了!

    可今時今日,齊王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要請新儒聖方運,賦詩一首。

    這簡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可偏偏現在稷下學宮與齊國王室又是盟友關係,這猝不及防的下馬威,還真是叫人一時難以適從!

    「方聖這……」

    皇甫奇等人還沒說完,方運已是抬起手來,笑了笑說道。

    「難得今日齊王有此雅興,本聖看到這樓船綿延千里,也是蔚為壯觀,也是胸懷激蕩,迫不及待想要賦詩一首!」

    方運居然為了維護與齊國的盟友關係,主動服軟,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下。

    非是齊王要我賦詩一首,而是我本來就詩興大發,想要寫上一首,這樣一來,稷下學宮的臉面上就好看多了!

    聽得方運這樣巧妙地回答,齊王一時也拿他沒有辦法。

    心裡只得琢磨,這個年輕的儒門新聖方運,雖然年紀還不到十八歲,卻真是一顆聖人的七竅玲瓏心,想要壓他服軟,還真的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齊王抬起手來,笑著說道:「好,來人,為方聖擺上筆墨紙硯!」

    「不必了!」

    誰知方運抬起手來,一張三尺書案從袖中飛出,穩穩落在面前,旋即一副紙卷自動展開,筆墨、硯台、鎮紙,筆洗一應俱全。

    鶴羽浩然筆。

    龍腦千金墨。

    飛龍翱天硯。

    虎踞鎮紙。

    沉香筆洗。

    任何一件都散發著強大的浩然正氣,清一色全是儒道至聖文寶!

    拿出一件,都足以叫儒道中人實力大漲,若是時時品玩琢磨,還可明悟開竅,也許還能突破儒道文位境界。

    若是拿出一件來,就足以讓人稱羨不已。

    可像方運這樣,一下子拿出來六件,除了寫字的紙不是,連帶著那架展開的書案都是儒道至聖文寶,就有點暴發戶的感覺了!

    一時間齊楚兩國的國王也是驚呆了。

    就好像有一個以為家道中落的世家子弟,一出手,全套的真武至尊用過的靈寶,那叫一個氣派!

    方運感受到了齊楚兩國君主詫異的目光,自是得意萬分,此時樓船已漸漸靠岸,他躊躇一番,不過片刻就信心滿滿地下筆寫道。

    「雲海碧波卷嵐山,艨艟萬乘破浪來。」

    「豪飲千樽人不醉,看遍洛城百花開!」

    詩名為《赴澠池舟中作》。

    一筆落下,方運一揮而就,轉而就將鶴羽浩然筆投入沉香筆洗之中,端起手邊酒樽,酣飲一口,等待著他人的點評。

    果然……

    在短暫的驚愕之後,先是稷下學宮的人,再是樓船上齊楚兩國的王公貴族,最後才是齊王和楚王,一齊都驚住了。

    「方聖此詩氣度極大,立意壯闊,如氣吞萬里一般!」

    「萬乘戰船,千樽不醉,百花齊開,這等用於詩中,當真是非凡人的氣度!」

    「其中用典頗為考校,稍稍雕琢一番,就是一首傳世戰詩啊!」

    齊、楚兩國,許多出身稷下學宮的政客也是抓住機會,吹捧方運道。

    「關鍵此詩還是方聖臨時起意所寫,放眼中土,往前千年,往後千年,恐怕無人能及得上方聖的才華了!」

    旁邊有人見這馬屁拍得響到別人都拍不下去了,當即翻起臉來,嚴聲道:「方聖本來就是千年來第一位聖者,什麼叫往前一千年,王后一千年第一人,本來就是第一人……」

    「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不要說話!」

    聽得這話,眾人皆是哄堂大笑了起來。

    齊王也不知是否真心地贊道:「方聖詩中豪情意滿,想來對我們此次澠池之行,無比看好,寡人也覺得心中甚是歡喜,似是要成就一番前所未有的大業一般!」

    旁邊的楚王聽到齊王的話,臉色微微一變,本欲開口誇上方運幾句,竟是轉而一口悶酒飲下,再不說話了。

    顯然,方運為拉攏齊國,以詩文諂媚齊王的行為,明眼人都看在眼裡,只是不說罷了!

    齊王身邊一身白衣的齊國武聖姜還珠捋著白須,笑著說道:「我等未到洛城時,此番澠池大會,齊楚兩國與稷下學宮聯袂而來的消息就已經在洛城傳開了……」

    「再加上方聖寫得這一首好詩,想來今日洛城東門,來迎門的百姓,要人山人海了,洛城之內要萬人空巷了!」

    聽到姜還珠的話,樓船上的眾人皆是哈哈大笑,氣氛好不融洽。

    可就在船隊靠岸時,一名洛城百姓打扮的探子飛速跑到了樓船上,看了看見楚王,楚國武聖項羽生,稷下學宮的方運都在,只得上前,附到齊王的近侍旁邊,悄悄說了一些什麼,旋即就向著齊王行了一個禮,逃命似的跑下樓船去了。

    就在眾人困惑不解時,那最得齊國寵幸的近侍鐵青著臉,低下頭湊到了齊王的耳邊說了一些什麼。

    下一秒,齊王火了!

    「開什麼玩笑?前來東門迎門的還不到十萬人?」

    就算是齊國、楚國單獨前來,也不可能只有不到十萬人來迎門吧?

    這是怎麼了?

    聽到齊王的話,外罩鶴氅,內穿熾炎金烏鎧甲的項羽生皺眉道:「不可能吧,洛城人口近三十萬,怎麼樣也不可能只有不到十萬人吧!」

    齊國武聖姜還珠也困惑道:「澠池大會又是洛城三年一次的盛事,幾乎不可能有人熟視無睹……」

    他心裡琢磨道:「雖然齊楚兩國在澠池的影響力不如周邊的趙魏韓三國,也不如秦國……但是稷下學宮在洛城的擁躉眾多,怎麼樣也不止十萬人吧?」

    剛才還志得意滿的方運,在樓船上,看到洛水畔,洛城東門外,稀稀拉拉的人群時,也感覺自己被人狠狠潑了一盆涼水,從頭澆到腳。

    「我等特地選了澠池大會快要開始的時間,就是不想與這四國同時到達洛城,分掉了來『迎門』的人數,怎麼還是撞上了……」

    「去看看是不是有其他諸侯也跟我們差不多的時間到了……」

    齊王下令道。

    「去看看來的是哪一國的諸侯……」

    片刻時間,近侍就跑了回來,開口第一句就是:「來的是秦……」

    齊王旁邊的齊相以及眾大臣皆是一臉喪氣道:「秦國?真是運氣差,居然跟秦國時間撞到一塊去了!」

    楚王身邊的武聖項羽生也無奈地說道:「遇到秦國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迎門一事,就算暫時輸了秦國一陣也是無可奈何之舉……」

    「在迎門榜獲得魁首,雖然有助於提升在澠池大會的士氣,但並不計入評分,趙魏兩國也都有迎門榜魁首,在澠池大會被秦國後來居上的先例,倒也不見得就是輸了!」

    眾人聽得楚國武聖這樣說,也都是紛紛點頭。

    齊王斟滿樽中酒,笑著對楚王拱手道:「來來來,楚王吉言,澠池大會,鹿死誰手,尚未可知,休得漲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還請滿飲此杯!」

    齊王身邊的內侍也頤指氣使地對著來稟告的人說道:「起來吧,今日大王心情好,一會你去領一個金銖的賞錢!」

    可就在這時,那跪在地上的近侍一張小白臉嚇得都綠了。

    「起來啊,還愣著幹什麼?」

    只見那回來稟告的近侍,聽得這話,直接把頭埋得跟低,幾乎貼到了甲板上了。

    「陛……陛下,來的不是秦國……」

    「不是秦國?那是……」

    近侍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

    「是秦楓啊……燕國的秦楓來了!」

    「哐當」一聲,齊王手裡盛的滿滿的酒樽翻倒在甲板上。

    剛才還洋溢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別問為什麼姜雨柔是齊國公主,齊王在聽到秦楓名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會一下子僵住。

    齊國和燕國現在是死敵了!

    趙國和燕國本來就相互敵對,這也就算了。

    像齊國這樣,原本是盟友,結果反手給燕國,尤其是給秦楓捅了一刀,關鍵還沒有捅死的……

    反目成仇,更是仇上加仇!

    燕國能讓齊國好過?

    秦楓能讓齊王好過?

    「燕國的秦楓?」

    楚王也是暗暗吃了一驚,「寡人雖知道洛城裡有一些說書人,在講秦楓的故事,但人氣也絕對達不到吸走洛城大半百姓的地步……」

    「是不是中間出了什麼岔子?」

    坐在楚王旁邊的方運在聽到「秦楓」兩個字時,臉上竟是不經意間抽搐了一下,按在書案上的手,用力摁在桌角。

    「該死的……秦楓!」

    方運身邊的皇甫奇看到方聖有些失態,急忙鼓舞他說道:「方聖,秦楓即便迎門榜上名噪一時,您今天這一首《赴澠池舟中作》,光芒卻無人能掩……」

    「秦楓以燕之國,方有如今之勢,您卻全憑自己的才華本事,該更勝一籌才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