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11章 天賜榜眼是我方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11章 天賜榜眼是我方運!字體大小: A+
     

    方運說到這裡,冷冷笑道:「你們以前一直不知道真正的儒聖是誰,如今你們不是終於知道了嗎?」

    七寸高的黑衣人陰森道:「你以為你真的斷了他的十指嗎?你這個蠢貨。」

    「諸聖殿堂里有你們儒家歷代眾聖的加持,在結束挑戰時,任何傷勢都可以通過消耗念力來修復。」

    「死了除外,當然了,正常進入諸聖殿堂試煉的儒家人,充其量也就是在挑戰中,不堪打擊,碎掉了識海……」

    「死是肯定不會死的!」

    「所以你只有在諸聖殿堂里將秦楓擊殺,才能起到作用,哼,什麼斷了他十根手指,他不過消耗一點念力而已。」

    七尺高的鬼道黑衣人,站在發黃的紙張之上,刻薄笑道:「你這個蠢貨,跑進諸聖殿堂里,給人家送了整整十本至聖典籍……」

    「然後又秦楓狠狠揍了一頓,像一條狗似的,消耗了那麼多的黑火,夾著尾巴逃了回來。」

    「若不是知道你肯定跟他不是同夥,我簡直都懷疑你是在幫他了。」

    「儒家新聖做成你這樣,也真是夠窩囊的了!」

    聽得那鬼道小人所說的話,方運頓時惱羞成怒,猛地抬起手來,掌心帶著一股浩然正氣,狠狠朝著紙上拍去!

    「嗖!」地一聲,那七尺高的黑袍小人驀地消散開來,躲開了方運拍下的浩然正氣,方才重新聚合了起來。

    「呵呵,想不到你的臉皮這麼薄,自己做的慫事,還不允許別人說嗎?」

    「而且你不要忘記了,我現在是跟你共生的,勸你不要自己找苦吃!」

    聽得黑衣人的話,方運只得壓下了心裡的怒氣,冷冷說道:「你的本事呢?你的本事就是在我需要你幫助的時候,一個勁地對我落井下石,冷嘲熱諷嗎?」

    黑衣人冷冷哼了一聲,抖了抖肩膀道:「你能夠進入諸聖殿堂,難道不是我的本事?好好的一盤棋,被你給下成這樣……」

    「恐怕是誰,都要像我這樣發火吧!」

    方運聽到鬼道小人的話,用鼻子重重出了一口氣道:「為什麼你們鬼尊不出手?以鬼尊的修為,秦楓能活到明天嗎?」

    「就算是從整個鬼道的長遠利益來看,只要能夠擊殺秦楓這個儒家的新儒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是值得的吧!」

    鬼道中人又笑道:「除掉一個新儒聖秦楓,然後豈不是正中你的下懷,讓你成為真正的儒家聖人?」

    「我與你是一條戰線的,你們鬼道怎的無端污衊人的清白!」

    方運剛剛爭辯了一句,鬼道小人就陰森地笑了起來:「儒家有一種天憲法則叫做『洗心革面』,可以洗去之前所有的文位和修為,等於回頭重修……」

    「到時候你把鬼道印記一洗,誰能拿你怎麼辦?」

    「你既成為名副其實的新儒聖,儒道上下定然會全力培養你,不消十年,你不僅可以回半聖文位,甚至可以更進一步……」

    「嘖嘖……」

    鬼道中人咂嘴笑道:「這如意算盤,可打得真是響啊!」

    方運被鬼道小人,一語說中了心中最後的計劃,頓時臉上閃過一絲惶恐不安之色,但他旋即就將這抹惶恐給按捺了下來。

    「你的想象力可還真是豐富……我對鬼尊絕無二心!」

    鬼道中人邪笑道:「現實永遠比想象跟精彩不是?」

    「那你可敢跟我去滅靈梓宮面見鬼尊陛下?」

    方運聽得「滅靈梓宮」四個字,竟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戰,鬼道妖人見他不接話,頓時輕蔑地笑了起來。

    「說什麼絕無二心,真是屁話!」

    方運正要爭辯,卻見那七寸長,站在紙上的鬼道妖人探手入懷,取出一篇被他抓在手裡的小文章遞給方運說道。

    「這是秦楓通過天道半聖試的文章,你拿去背熟。」

    「至於他斬獲天賜探花和天賜榜眼的文章,由於受到諸聖殿堂的保護,我沒有辦法得到……」

    「當下之計,你也只有繼續演下去了!」

    方運聽得這話,接過那七寸小人,手裡如同一小塊方糖大小的書卷,注入一些月華之力,變成了書籍大小。

    一眼就看到了書卷的標題正是《儒墨之辯》。

    方運不禁皺起眉頭來。

    儒墨雖然一度是稷下學宮裡最興盛流行的學派。

    但因為墨翟後來叛離稷下學宮,投入武帝的麾下,大批墨家學生亦隨墨翟叛出稷下學宮,拋棄儒道轉修武道……

    這批墨家學生就是武道三大學院,現在的天下第一學府--聖武學院最初的雛形。

    儒家雖然辯贏了墨家,也將墨家學派幾乎趕出了稷下學宮,但卻輸掉了後來的一切。

    也正因為這段不光彩,甚至可以說是儒家被打臉的歷史,所以墨家一直都是稷下學宮裡避諱莫深的學派。

    秦楓為什麼會寫一篇儒家與墨家的《儒墨之辯》來呢?

    就在這時,方運忽然聽得遠處,由遠及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鬼道妖人也是低聲提醒道:「有人來了!」

    說完,他便整個身體好像是融化的黑蠟一般,五官身體驟然熔化,依舊化為了一灘在紙張上的漆黑墨跡。

    說是遲那時快,就在這時,門外一身黑色儒服的皇甫奇,急急忙忙地推門進來。

    他們看到方運一手持著書籍,倚在靠近窗檯的書桌前,仰頭看著天空中文曲凌月的異象。

    他的臉上沒有絲毫的驚訝之色。

    甚至還帶著淡淡的笑意。

    看到這一幕,跟著皇甫奇進入到方運房間里的儒家弟子都驚住了。

    「難道……難道說……」

    皇甫奇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情緒,用盡量鎮定的語氣,開口問道。

    「方……方聖,這天地異象是……」

    皇甫奇的話還沒有說完,方運已是面帶謙遜的笑意,起身說道。

    「這文曲凌月異象,的確是我觸發的!」

    面對房間里,所有儒者驚愕到幾乎不相信的眼神,方運又說道。

    「我通過了天道半聖試,進入了諸聖殿堂,只可惜力有不逮,只奪得了天賜榜眼……」

    「所以觸發了文曲凌月的異象,若是能夠一舉奪魁,成為天賜狀元,恐怕整個中土儒道,會有更大的提升也未可知!」

    方運說到這裡,周身氣息故意將念力擴散出去。

    半聖文位的儒者,念力強度遠超儒家進士,而且一言可以化天憲,講道之時,有時還會觸發天花亂墜的效果。

    方運說到這裡,故意將念力外放,頓時整個房間的半空之中,真的有一朵朵粉白小花飄落下來。

    落在皇甫奇等人漆黑儒服的身上,無比地顯眼。

    他似是怕這些儒生不相信,又抬起手來,將手裡的《儒墨之辯》遞給皇甫奇說道。

    「這是我寫的,得以通過天道半聖試,進入諸聖殿堂的應試文章,你們看看,學習學習吧!」

    皇甫奇接過那一篇文章,形同痴獃一般。

    他之前一直懷疑方運是假貨,不拆穿他,只是為了維護他自己在稷下學宮裡的顏面。

    他需要的,只是一個聽他擺布的傀儡方運。

    可方運自從在三星堆古蜀帝宮,取得黑火歸來之後,聲望日隆,甚至連皇甫奇,都感覺到,自己很多時間,已經明顯不被方運看在眼裡了。

    所以這次他才要趁著天地異象,故意帶著身後的親信弟子,出其不意來查方運的書房。

    想要抓住他是假儒聖的證據,讓他乖乖地聽自己擺布,做自己的提線木偶。

    哪裡知道,事情居然是這樣的!

    方運居然真的是儒門新聖?

    而且還是天賜榜眼?

    這……這一出該怎麼收場啊?

    沒等皇甫奇表態,他身後原本對皇甫奇,忠心不二的儒家弟子們已是看著飄散的亂墜天花,紛紛跪了下來。

    「恭喜方聖,賀喜方聖成就天賜榜眼!」

    「有方聖在,中土儒道大興,指日可待!」

    「方聖在上,請受我等一拜!」

    方運感受到這些原本效忠於皇甫奇的儒門弟子,那種發自眼底的狂熱崇拜。

    他又看了看呆愣在原地,仿若木雞的皇甫奇,嘴角掛上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稷下學宮裡,以後只會有我,方運一個主人!」

    「皇甫奇,你這不安分的老狗……待我完全整合稷下學宮,一定要給秦楓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想到這裡,方運忽地就想起之前在諸聖殿堂里,不僅被秦楓擊敗,還被奪走十本儒道至聖典籍的事情來。

    一想到此事,方運只覺得心中氣血翻騰,竟是「哇」地一聲,喉嚨發甜,噴出一大口鮮血來!

    看到剛才還談笑風聲的方聖,突然一下子就吐血了,旁邊的儒家弟子都是驚住了。

    短暫愣了數秒之後,一個個驚得七手八腳地沖了上來,扶手的扶手,端茶的端茶,搬凳子的搬凳子……

    「方聖,您這是……您這是怎麼了?」

    「方聖,難道是您在諸聖殿堂里,消耗了太多的體力?」

    「聖體要緊啊,方聖!」

    只聽得被眾人扶著坐下來的方運,竟是喃喃地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來:「秦楓……你是我的心障了!我一定要,我一定要……殺了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