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09章 方運,你不配做儒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09章 方運,你不配做儒生!字體大小: A+
     

    盤繞金龍的闕武劍,劍身之上,十四字《丹心詩》,正氣磅礴,氣吞萬里!

    面對著伴隨著武帝虛影一劍斬下的滔滔血煙,一聲龍吟,從秦楓的劍上吼出……

    人未到,劍未到,秦楓與武帝虛影的大力已到!

    萬里之內,澄澈正氣與滔滔血煙如兩頭絕世凶獸,迅速地搏殺起來!

    仗劍在手,秦楓穿雲而過,在與武帝虛影對劍的瞬間,他的右手注入武力,左手將識海念力也完全注入。

    念力與武力,在這一刻,合二為一!

    武道與儒道,在這一刻,渾然一體!

    原本《墨子劍法》的殺招「墨點江山」,此時在秦楓的手中施展出來,已完全脫離了原本《墨子劍法》的範疇,成為了儒武合一,威力巨大的獨創劍招!

    與秦楓在蒼穹戰場施展時相比,當時的秦楓已今非昔比。

    當時的他,武道不過地武境,如今卻已是足以逆天伐聖的天武境十層。當時的他,儒道不過區區舉人,如今卻已通過了天道半聖試,新千年的第一位天賜榜眼。

    當時的他,不過是真武學院中的一介學員,如今的他,已是統御數十萬大軍的燕國太尉。

    當時的他,是逃犯之子,鍾離世家的外甥,如今的他,是大燕國柱,秦楓世家的創始人!

    武家的震天戰吼,儒道的郎朗書聲,同時出現在秦楓的身後。

    這一劍似從千年前而來,劃過千年時光,終於從過去來到了現在!

    沾染了丹青碧血的闕武劍對上武帝虛影屠戮千千萬儒生的殺儒劍……

    「錚!」

    整個諸聖殿堂之內,一聲刺耳的劍鳴,蓋過了所有儒者讀經的吟唱!

    旋即,血煙凝成的殺儒劍上,一道清晰可見的裂紋從劍尖傳導。

    就好像是被砸破一點的冰面,整把血跡斑斑的殺儒劍,迅速地崩解開來!

    先是殺儒劍,再是武帝虛影握劍的雙手,旋即肩膀,胸膛,身體……

    方運以《殺儒詩》召喚出來的武帝虛影,就好像被砸碎的玻璃,一寸一寸,一尺一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崩潰著。

    「不……這不可能!」

    方運看著面前漸次粉碎的武帝虛影,絕望地大吼了起來。

    「這是專門針對儒道中人的殺儒戰詩,你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破掉殺儒詩!」

    那血煙中的武帝虛影,似也認出了秦楓的真實身份,抬起手來,拼盡全力朝著秦楓一掌拍去!

    但強弩之末,不能穿稿,那一隻血煙大手,還沒有拍到秦楓的面前,就已經被秦楓一劍整齊地劈開!

    秦楓雙手握劍,舉過頭頂,從血煙凝成的武帝虛影身體里穿刺而去!

    血煙消散,秦楓手中的盤龍浩然劍再次變回闕武邪劍和騰龍金筆。

    他換為右手持劍,左手一把握住騰龍金筆收回衣袖之中。

    但秦楓手中的劍卻沒有絲毫的停滯,筆直地朝著下方的方運斬去!

    秦楓的身影快如飛鴻,手中長劍迅如雷霆,方運一介儒生,哪裡躲得開?

    「騰!」

    秦楓單膝點地,右手握住闕武邪劍,還保持著向下揮砍的姿勢!

    闕武劍漆黑劍鋒之上,一串殷紅的鮮血,還泛著血泡,被闕武劍貪婪地吮吸著。

    在秦楓的身後,方運臉色慘白,吃驚地看著一道從肩膀向下一直劃到腹部的劍痕。

    一道細密的血線從傷口裡滲出的鮮血,姍姍來遲。

    秦楓的聲音如同冰冷的判決一般。

    「方運,你不僅三番五次意圖害我,與我的家人……」

    「是非不分,認賊作父……」

    「我本不應該讓你死得這麼輕鬆!」

    「但我與你不同,你雖折磨我,斷我十指,我卻不以折磨你為樂!」

    方運聽到秦楓的話,彷彿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不顧身上不斷擴大的傷口,大聲吼道。

    「秦楓,你是在羞辱本聖嗎?本聖,我……我豈會……」

    秦楓的聲音依舊冷酷如判決。

    「你不配做儒生,黃泉之下,枉死在武帝手下的千萬儒生,不會放過你的……」

    秦楓「咔」地一聲,輕輕將闕武劍推回須彌戒指之中,淡淡說道。

    「你好自為知吧!」

    秦楓彷彿聽到了方運的身體里,傷口正在逐漸擴大撕裂的聲音。

    可就在這時……

    「哧哧!」

    方運的身體里,突然傳來火焰吞噬肉體的聲響來!

    就在秦楓轉頭去看的瞬間,只見一團漆黑的火焰,從他的胸膛里飛竄出來。

    方運平靜地轉過身來,看著面前的秦楓,嘴角上揚,帶三分邪氣!

    但是那一團漆黑火焰竟是越燒越旺盛。

    「黑火?」

    「他身體里怎麼還有黑火?」

    秦楓正要拿出自己的黑火護身符,正要吸掉方運體內的黑火,阻止方運。

    方運卻帶著恨意笑道。

    「秦楓,今日我逃的性命,他日,這恥辱要你秦楓世家滿門來還!」

    「我方運在此立誓,你我之仇,不死不休!」

    話音落下,黑火瞬間吞噬了方運的身體,留在諸聖殿堂里的,只剩下遍地灰燼,經風一吹,劇烈地飛揚了起來。

    秦楓抬起手來,用力一撥,浩然罡風頓時就將灰燼掃盡。

    方運的蹤跡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顯然,方運並不是被黑火燒死。

    他應該是有特殊的遁法,離開了。

    「還是讓他給跑了!」

    秦楓雖然感到有點可惜,但想來方運敢進這諸聖殿堂,必然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能夠將他重創,又奪來了十本儒道至聖的典籍,對於秦楓來說,已經是讓方運大出血了。

    秦楓撤去身上《俠客行》戰詩的效果,卻有些沮喪地發現,自己被斬斷了十根手指卻還是沒有恢復的跡象。

    他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

    「儒道還可以通過念詩來完成吟唱,可武道沒有雙手十指可該怎麼辦?」

    如果真的被方運廢掉了十根手指,秦楓恐怕就只有重金求買生身果這樣的妖界奇珍,或者看看大鳥鯤鵬有沒有什麼黑玉斷續膏這樣的太古偏方了。

    可就在這時,秦楓猛然感覺到識海之中一陣劇烈的刺痛。

    彷彿識海里有一個漩渦,像針扎似的瘋狂地抽取著他的念力一般!

    這讓他不禁踉蹌,下意識地抬起手來,捂住自己劇痛的識海。

    可就在捂住額頭的瞬間,秦楓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他努力睜眼去看時,只見原本被齊掌削斷的十指,此時已是重新長了出來。

    就連原本被方運斬斷的半側手掌上的傷痕,都消失不見了。

    如同秦楓的雙手,從來沒有遭受過足夠留下殘疾的攻擊一般。

    要說遺留下什麼傷害的話,那就是秦楓現在識海還劇痛無比,就好像整個都被抽幹了一般。

    「難道在這諸聖殿堂內,我所遭受的所有傷害,都可以通過消耗念力來抵消?」

    秦楓捂住自己的額頭,感受著識海中可怕的消耗,苦笑道。

    「僅僅是修復我的十根手指頭,居然就消耗了差不多一大半的念力,這代價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想來,這應該也是諸聖殿堂讓儒者知難而退的方法。

    闖入探花、榜眼和狀元書院,雙方極有可能會爆發文斗,而半聖文位之後,戰詩詞的威力又非常巨大。

    即便能夠僥倖獲勝,也很有可能損傷到肢體。

    將送到諸聖殿堂來的儒道翹楚,在諸聖殿堂內交由天賜探花、榜眼、狀元的魂念斬殺,或者傷殘,必然不是諸聖殿堂中先賢的所願。

    「所以,我們進入諸聖殿堂的人,在其中受到的一切傷害,都可以用念力來代償……」

    「但是需要消耗大量的念力,而一旦消耗了大量的念力,等於也是讓挑戰者知難而退,下次再來挑戰了。」

    目前秦楓的狀態就是這樣。

    「這樣的狀態,可沒有辦法繼續挑戰天賜狀元了啊……」

    「不過與失而復得的十指相比,還是巨大的收穫啊!」

    秦楓想到這裡,繼續回到了諸聖殿堂中的榜眼書院,重新取得了榜眼書院的所有權。

    然而他召喚出儒道之門,一步跨出,邁回到了中土世界之中。

    正在進行著天道進士試,抓耳撓腮,不知該如何撰寫文章的張澤沐,一看到秦楓回來了,當即撲了上來。

    「師尊師尊,您回來了?」

    「您闖到哪一關了?您成為天賜探花了嗎?」

    面對張澤沐的追問,秦楓淡淡笑道:「有點可惜啊……」

    「沒有成功嗎?」

    張澤沐怏怏地說道:「也是啊,這些天賜三甲,很多都是千年不出一個的人物,都是當時儒道中的最強者……」

    「師尊你與他們相比,有點差距,也是難免的,畢竟來日方長,您一定能……」

    秦楓看到張澤沐似是怕自己灰心,不停地說好話安慰自己,頓時覺得有些好笑。

    「我的意思是,有點可惜,我在諸聖殿堂出了一點狀況,沒能一鼓作氣奪下天賜狀元……」

    「才拿到了天賜榜眼,沒有能夠一鼓作氣,連中三甲,著實有點可惜!」

    秦楓話音落下,眼前的張澤沐只覺得眼珠子都要被嚇得掉在地上了。

    「天……天……天,天賜榜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