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801章 君子心胸,足以容百家之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801章 君子心胸,足以容百家之言字體大小: A+
     

    聽得秦楓滔滔不絕的雄辯,董仲舒忽地淡淡一笑,有些艱難地從藏書室的地板上,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他的話看似輕描淡寫,實則機鋒暗藏:「儒者修君子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又有《論語》、《孟子》以修身,《詩經》、《尚書》、《禮記》、《易》和《春秋》以陶冶情操,明德明志……」

    董仲舒說到這裡,秦楓才陡然意識到了,自己未免太小覷這位兩個世界的儒道中,都擁有崇高地位的大儒了。

    與專事詩詞文賦的陸機不同,董仲舒的辯才,絲毫不在秦楓之下!

    「如此之多的書籍,窮盡畢生之力,都不見得能夠全部學完吃透,往往管中窺豹,坐井觀天,就自以為盡得儒家奧義,實則貽笑大方之家!」

    董仲舒說到這裡,話語之中已對秦楓隱隱有了鄙夷之意。

    「居然還有人鼓吹兼收並蓄……儒道之深奧,吾自認窮吾一生,學海之中,孜孜以求,亦不能探知全部……」

    「身為儒者,不鑽研君子六藝,不研讀儒家的經典,卻去看所謂諸子百家的學說和文集,這不是本末倒置又是什麼?」

    「倘若只讀了一點儒家的書,就自稱是儒者,然後又去看諸子百家的書,鼓吹諸如『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饔飧而治』、『兼愛非攻,人人平等,天下大同』之類的謬論……」

    董仲舒這裡批判的兩個思想,一個是農家,一個就是墨家,他們一度都是儒家統治地位的有力挑戰者。

    董仲舒說到這裡,用右手的書卷,拍打著自己的手心說道:「那究竟這些讀書人,是儒家的門徒,還是其他學派的門徒呢?」

    「儒者不讀儒者的書,不做儒者的事,不說儒家的話……居然還恬不知恥地說,自己是儒家的人嗎?」

    話音落下,整個藏書室內,安靜地連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聽得到!

    董仲舒似乎早已習慣了這等激辯之後,突然變冷的氣氛,以他一貫的經驗,這是對方理屈詞窮的徵兆,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即將獲勝了。

    這就是千年後的挑戰者嗎?

    實力真是不值一提啊!

    他轉過身來,看向秦楓,帶著淡淡笑意道:「閣下對此又有何高見?」

    秦楓聽得董仲舒的話,知道他是要自己親口承認服輸。

    董仲舒的辯才的確高明,他緊緊扣住了,身為儒家人,就應當讀儒家書,做儒家書,講儒家話……學儒家的君子六藝。

    只要緊緊扣住儒家人的身份,對方就很難還擊。

    誰敢說自己窮盡了儒家的學問?

    誰也不敢開這個海口,既然你連自己儒家的學問都沒有參悟透,吃透,居然還去學習其他諸子百家,你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這一頂天大的帽子扣下來,可以說,如果秦楓不出奇制勝,到目前為止,他所有可能的辯論言路,都已經被董仲舒給封死了。

    董仲舒見秦楓不開口,更是大笑了起來:「閣下剛才說兼收並蓄的百家之說時,不是滔滔不絕嗎?」

    聽出董仲舒言語說的鄙視之意,秦楓依舊淡淡一笑回答道:「董夫子,我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董仲舒笑道:「願聽閣下的高論!」

    秦楓看著這屋子裡滿滿當當的儒家書籍,忽而笑道:「請問董夫子,文王演易經,為何?孔聖寫《春秋》又為何?」

    董仲舒信口答道:「文王憐憫世人,生死愁苦深陷其中,不得自知,故引出易經之法,使人得以趨吉避凶。上可占卜國運,下可趨吉避凶,乃是為蒼生大計所做!」

    「孔聖見諸侯攻伐,禮崩樂壞,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民不聊生,於是著《春秋》,希望將天下恢復秩序與和諧,令百姓安居樂業,此也是為天下蒼生計的大胸懷!」

    董仲舒笑道:「你身為儒家讀書人,難道連這兩點都不知道嗎?」

    秦楓聽得董仲舒的話,他只說了一句話,頓時就將董仲舒給噎住了。

    「既然為天下蒼生計,為百姓安居樂業是所有儒道先賢的初心本意,那何必計較儒者是用了誰家的方略,誰家的方略呢?」

    董仲舒似是根本沒有想到,秦楓問他的話里,居然藏著這麼大的一個陷阱,足以讓秦楓絕地反擊,甚至一擊必殺!

    原本有些傲慢,甚至輕視秦楓的董仲舒,一時語塞,竟是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這……這怎麼可以呢?」

    「你是儒者,若你用別家的理念治國,你還是儒家嗎?」

    「你這簡直就是欺師滅祖!」

    面對董仲舒有些歇斯底里的反駁,秦楓越來越氣定神閑,淡淡說道:「若僅按照儒家的理念來治國,不做絲毫變通,不但沒有給百姓帶來好的生活……」

    「反而會給人民帶來更深重的苦難,那麼……我們儒生究竟是遵行了先聖們的儒道,還是毀掉了他們的儒道呢?」

    董仲舒氣急敗壞道:「信口雌黃,真是信口雌黃!你何曾見過有人以儒治國,將國治得民不聊生?」

    秦楓笑了笑說道:「春秋時,宋國篤信儒道,結果被楚國圍困時,還是墨家人捨身取義,挺身而出,才免去滅國之災……」

    「這樣的例子還少嗎?」

    董仲舒當即反駁道:「那是宋國上下,國小民貧!豈是儒道的過失!」

    秦楓又笑道:「就算宋國的國力不行,何至於作戰時,將軍被人砍斷了帽纓,因為『君子死而冠不免』,還用手扶起帽纓,結果被人砍成肉泥的事情……」

    「一個將軍尚且如此,何況整個宋國?」

    董仲舒一時愕然,卻聽得秦楓曬然笑道:「所謂君子,有吞吐日月之氣度,亦有捨身取義之豪氣……」

    「豈會拘泥於『君子死而冠不免』,白白枉費自己的性命……」

    「又豈會拘泥於是儒家之言,還是百家之言,只要百姓安居樂業,天下和諧,便是歷代儒聖的初心所在。」

    「重形式而輕本心,這等買櫝還珠,究竟是維護儒道,還是在僵化戕害儒道呢?」

    秦楓說完,對著董仲舒在這榜樣書院中的魂念,有些惋惜地搖了搖頭說道:「董夫子,我一直以為你是一位君子。」

    「但君子心胸,足以容百家之言!」

    「您卻一心想要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足見您根本不算一位真正的君子!」

    秦楓一語落下,整個榜眼書院之內竟似無聲之處,驚雷乍起!

    董仲舒的這一道魂念,只覺得整個耳畔都是「轟隆」的雷鳴。

    「噗」地一口鮮血,就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豎子……豎子欺我!」

    話音落下,整個天人書院內的陳設竟迅速地化解消散,就好像一張畫滿水墨的畫卷,被浸入清水中浸洗一般。

    無論是書院內的藏書,還是書院,甚至是面前的董仲舒,都好像沾在畫卷上的墨跡,迅速地消散開來!

    只聽得半空之中,一道滄桑古音沉聲道:「秦楓辯敗董仲舒,贈天賜探花,入住榜眼書院!」

    秦楓聽到這話,心中不禁長舒了一口氣。

    他之前已經做好了,董仲舒如果不能被自己辯倒,接下來如何與他交鋒的假設。

    不曾想到,自己最後的一句:「君子心胸,足以容百家之言!」

    居然有些意外地擊敗了這道董仲舒魂念的儒道根基。

    「想來是董仲舒後來也曾經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導致百家文集戕害殆盡之事,心懷悔恨……」

    「所以才會留下了暗疾,導致他才會被這句話給擊潰了。」

    只見秦楓面前的董仲舒魂念驀地化為一道清風朝著秦楓之前走來的探花書院方向飛去。

    天賜榜眼被降格為了天賜探花。

    與此同時,秦楓的識海之中,又好像是諸聖殿堂之中,那道滄桑古音又說道。

    「天賜榜眼,再贈你一枚上品文心--天人合一,望你加以善用!」

    那聲音甫一落下,秦楓只覺得識海之中「噗通」一聲,似是有什麼東西墜入了識海里一般。

    再去看時,只見原本漂浮著碧血丹心和才高八斗兩顆文心的識海當中,又一枚文心墜入。

    這文心仿若透明一般,似與周圍的一切融為一體,也沒有耀眼的光芒。

    倘若不是那蒼涼古音告知秦楓,這是一顆上品文心,秦楓自己都會以為,自己得到的不過是一顆下品文心。

    秦楓將念力附在「天人合一」文心之中,立刻就發現這枚文心的作用,居然是輔助武道修鍊!

    之前秦楓在儒道小世界和墨家小世界,都曾經進入到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境界。

    這是武道修鍊者一生夢寐以求的境界,在這種境界之中,不僅武技修鍊返璞歸真,極易突破。

    就連武道境界都有可能一朝頓悟,突飛猛進。

    可就是這樣武家修鍊者夢寐以求,可遇不可求的境界,居然在儒家中,一枚「天人合一」文心就可以隨時隨地做到了!

    如果不是秦楓儒武雙修,這一顆「天人合一」文心,雖然是上品,但絕對是一個雞肋文心。

    但他現在儒武雙修,這枚「天人合一」文心,簡直就是他可望不可求的珍品。

    價值甚至比秦楓之前得到的「才高八斗」文心還要更高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