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768章 雨柔追憶,小樓捧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768章 雨柔追憶,小樓捧心字體大小: A+
     

    武歷二零一七年二月的最後一天,就這樣在血與火中落幕了。

    秦楓得到了准許,處置所有參與暴亂的人,無論武者還是儒生。

    而秦楓對於兩者的懲罰都非常嚴苛。

    武者全部充入秦家軍中,戴上鐐銬作為敢死隊。

    儒生,只要殺傷過秦楓世家中人的,斬去左右手,割掉舌頭,卻不將他們殺死。

    他讓這些自以為學富五車,能言善辯的儒生們生不如死!

    不過其中卻也有溫馨感人的一面,在暴亂中,只是被其他儒生裹挾,並沒有出手傷人的儒生。

    秦楓只是將他們革除了國子監的學籍,就放他們回家了!

    其中很多參與叛亂的儒生,一個個都感激涕零,跪在地上,請求秦楓不計前嫌,讓他們加入秦楓世家贖罪。

    秦楓選了其中一些還不錯的苗子,用神文「心」字訣考察后,留在府內,暫時先監視看管,準備等確定這些人沒有問題之後,再擴編進秦家軍的儒士隊伍中來。

    秦楓之所以對暴亂儒生,以及前來相助的齊、趙兩國武者如此殘忍,是有原因的。

    因為秦楓世家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沉重了。

    即便扁素心已經全力施救,天武者青宗依舊在中午的時候死去了。

    與此同時,邊軍旅中不僅伍爾汗死了,連最初跟隨秦楓的班超都丟了性命。

    負責製作兵器的李光,在亂戰中丟了一條胳膊,從此只能安安心心做一個鐵匠了。

    太尉府侍衛傷亡更是過半以上,連府內的儒士,都折損了接近一半。

    大部分儒士不是死在刀劍之下,而是不停地使用戰詩,識海枯竭而死的!

    付出了如此巨大的傷亡,秦楓若還對這些暴亂者客客氣氣,以禮相待……

    不要說這些死傷者,看不過去了!

    秦楓自己都會良心不安!

    夜晚時分,粗茶淡飯,略備薄酒,所有秦楓世家的骨幹,紛紛走出了太尉府。

    人人皆執一盞明燈。

    不約而同地走到府前,在陳列著戰死者屍體的大道兩邊,為自己死去的好友親朋守靈。

    雖然畫面令人淚下,但卻沒有一個人哭出聲來。

    悲傷在秦楓世家中人的心中鬱結,對稷下學宮,齊趙兩國的仇恨,則越來越深了!

    此時此刻,一身素白儒服的姜雨柔也手持一盞青燈,從大門內走了出來。

    他一眼就看到了為青宗守靈的秦楓。

    雖然秦楓在真武學院時,曾經在大荒狩獵時,意圖害死秦楓……

    一度雙方也結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但即便是當時的敵人,如今想想也都是如同故人一般。

    青宗在蒼穹戰場反水之後,應黑旗主秦傲之名,來燕國幫助秦楓……

    在秦楓本體實力還未成長起來,手下天武境戰力奇缺的情況下,實在是雪中送炭。

    隨後出使魏國、易水關大戰,青宗都與秦楓並肩作戰,之前在真武學院的讎隙早已淡忘了。

    此時此刻,躺在秦楓面前,微弱青燈旁邊的,再不是那個在大荒狩獵時不可一世,與秦楓不死不休的天武長老青宗。

    只有與秦楓並肩作戰,同甘共苦的秦楓世家骨幹--青宗!

    雖然青宗的臉上蓋著白布,但穿胸而過的劍傷,窟窿里還可以看到凝固的血塊和破碎的骨骼。

    扎眼地就好像是噁心的傷疤。

    這是齊國飛熊衛的百步飛劍,出其不意的偷襲造成的。

    姜雨柔拎起裙角,緩緩朝著秦楓了過來。

    一路上秦楓世家的眾人,皆是自覺地讓開一條通路來。

    儒家人尊稱姜雨柔一聲:「夫子」或是「祭酒大人」。

    武家人則尊稱「雨柔公主」或者直接喊「家主夫人」了。

    經過燕京一役,姜雨柔對秦楓的感情,在數十萬燕京百姓的見證下,已明朗起來。

    很多事情,也就是挑破一層窗戶紙而已。

    本來秦楓前往三星堆古蜀帝宮時,留下的制度,就是姜雨柔、蒙攸月和夢小樓三女協助妹妹秦嵐去管理秦楓世家的制度……

    只不過沒有明說而已。

    此時即便喊姜雨柔一聲「家主夫人」,也並沒有什麼不妥的了。

    姜雨柔走到秦楓身邊,輕輕坐了下來,怯生生地拉了拉秦楓的手。

    在沒有感覺到對方抗拒的情況下,她感覺著掌心裡的溫度,終於大著膽子說道:「秦楓,我父王他……對不起……」

    秦楓當然知道,姜雨柔說的是齊國背盟的事情。

    這次如果不是齊王和齊國武聖姜還珠,背信棄義,與趙國一齊派出精英強者偷襲燕國……

    秦楓世家根本不可能蒙受如此巨大的損失。

    至少以青宗豐富的作戰經驗,絕對不可能隕落在這裡。

    但帝王家,血脈人情最是淡漠,姜雨柔自己同樣也是受害者不是?

    秦楓輕嘆了一口氣:「這事不怪你,不管你在不在這裡,他們該做的,還是會做的……」

    「帝王心術,從來就沒有子女的位置在心裡。」

    姜雨柔聽得秦楓的話,眼角微微抽動,雖然她也知道這說的是實話。

    但這未免太難以叫人接受了。

    秦楓見姜雨柔十分痛苦,便笑著開解說道:「世間萬事萬物,都是福禍相依的,你現在這般也不一定是壞事對不對?」

    「在真武學院時,你一度還以為自己會被當作政治工具,嫁給其他諸侯國的王子……」

    秦楓的笑意如和煦的春風道:「至少你現在不會再被擔心嫁到別國了!」

    姜雨柔聽得秦楓的話,只覺得心中一暖,將青燈擱在腳邊,輕輕倚在秦楓的肩膀上,用彷彿陶醉微醺的語氣,淡淡地追憶說道。

    「曾幾何時,在真武學院時……」

    「我還做過你的儒學老師,當時我在上面講課,你就在下面搗亂……」

    「曾幾何時,我以為你頑劣不可馴,朽木不可雕的時候……」

    「你卻跟我說『君子如神,小人如鬼』,竟令我對你刮目相看……」

    夜風之中,姜雨柔輕輕靠在了秦楓的胸前,用彷彿糯軟可口的恬淡語氣繼續說道。

    「曾幾何時,你在真武學院四處樹敵,我也不得不離開真武學院時……」

    「你跟我說,再見之時,你要成為叱吒七國的風雲人物,我只道你少年意氣……」

    說到這裡,姜雨柔的眼眶濕潤了,一滴一滴晶瑩的淚珠,竟是順著面頰滾下。

    「曾幾何時,以為此生,你為武家,我為儒家,緣吝一面,再見時也難免兵戎相見。」

    「誰曾想,今時今日,你我竟真的能這般在一起……」

    聽得姜雨柔的追憶,秦楓也是喟嘆一聲。

    「緣分之事,當真妙不可言!」

    「若是一年多以前,雨柔,你我身份差距天淵之別……」

    「今日之景,我不僅不曽想到,連夢裡也不曾想到!」

    是啊,不到一年之前,他的身份還不過是真武學院一名即將被趕出學院的廢物。

    當時姜雨柔貴為齊國公主,稷下學宮的高徒。

    如果說秦楓是癩蛤蟆,姜雨柔是白天鵝,甚至是鳳凰都不為過。

    短短一時間,秦楓已成為秦國太尉,執掌一國,更成為武家的絕世天才之一。

    此等身份,再配姜雨柔這齊國公主,已是綽綽有餘了。

    姜雨柔聽得秦楓的這番話,頓時霞飛雙頰,將頭埋在秦楓的胸膛里,用如同蚊吟的聲音,輕輕道。

    「我亦如是!」

    此情此景,甜蜜溫馨,但一直立在兩人身後的一名紅衣女子卻是側過身來,面上帶著尷尬的笑意。

    黯然神傷。

    「果然,還是這樣普通的姑娘,更適合他啊……」

    夢小樓左手提著青燈,只覺得說話的時候,眉頭一顰,右手竟是不由自主地捧住了心臟,半晌,方才苦笑著說道。

    「你還要傻到什麼時候啊?」

    「他是秦楓,不是那個秦曉楓……」

    「他的身邊,有那麼多好的女孩子,你該為他高興才是啊……」

    她說著說著,竟是眼淚如斷線墜子順著面頰滑落下來。

    「你真沒用啊,為什麼要哭啊……你又不喜歡他!」

    「你一直喜歡的是秦曉楓啊!」

    「你不記得了嗎?你拒絕林淵那傢伙的時候,你說過的……」

    「你此生只會愛他一個人的啊!」

    就在這時,忽地一道儒服身影慌慌張張地從朱門內奔了出來。

    才出門,一眼就看到了右手捧心,暗自落淚,美艷到不可方物的夢小樓。

    張澤沐抓在手裡的一疊文冊,頓時就全部翻落在了地上。

    連這大澤聖院,秦楓的首徒,潛心儒道的夫子,都在這一刻,被那股妖冶而凄楚的美給震驚了。

    夢小樓看到張澤沐,自知失態,急忙轉過身去,用衣袖擦乾淚水,轉移話題問道。

    「澤沐,你這麼慌慌張張的是幹什麼?」

    「出什麼事了嗎?」

    聽得這話,張澤沐急忙撿起地上散落的文冊說道:「是啊,出事了,出大事了!」

    夢小樓聽到張澤沐的語氣,不禁追問道:「大事?能有什麼大事?」

    「稷下學宮的方運親自寫了檄文,將太尉大人定為儒道公敵了!」

    「現在趙國學宮,楚國學宮,魏國學宮都已經響應了方運的檄文,斷絕了與燕國的交往!」

    「六國只有與燕國結盟的韓國和秦國還沒有表態,但估計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八萬年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廢土崛起陰倌法醫
    變身透視校花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