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556章 秦楓怎麼可能會儒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556章 秦楓怎麼可能會儒術!字體大小: A+
     

    姜雨柔剛剛轉過身,走回到觀星台最高的一層監星台上。

    這邊坐著的另外九名執法堂武者就炸開了鍋!

    「怎麼可能不是儒術!」

    「該死的,鄒春秋這老小子該不會是偏袒那傢伙了吧!」

    「若是我們武家有秘術,可以強化一整支隊伍……」

    「早就把妖族趕回去了!」

    那為首一人,卻是抬起手來,制止了其他九人的喧嘩。

    「鄒春秋既然說不是,那就不是……」

    他看向眾人說道:「不過,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我們再通過其他的方法去求證即可……」

    「正好稷下學宮對我們聖裁武院早有不臣之心……」

    「到時候這也是我們制裁稷下學宮的證據之一!」

    但是旋又有人問道:「只是冬海大人,當世還活著的人裡面……」

    「只有這鄒春秋見過真正的儒術……我們又該去找誰求證呢?」

    就在這時,從觀星台上又走出一個十二三歲的儒童,對著下方的十名聖武者說道。

    「鄒聖有旨,幾位大人公事了卻,還請儘快離去!」

    「儒門清修之地,不喜不速之客!」

    聽得這話,領頭的執法堂武者冷哼了一聲,對身後眾人說道:「我們走吧……」

    「老傢伙下逐客令了!」

    九人冷笑說道:「憑藉武帝陛下開恩,才苟活至今的老東西……」

    「還真把自己當一個人物了!」

    「這假仁假義的稷下學宮,老子一刻也不想多呆的!」

    待到九名執法堂的聖武者化為九道光華離地而起,觀星台頂,坐在木質輪椅上的鄒春秋終於開口了。

    「雨柔!」

    垂手侍立在旁邊,一身素白儒服的姜雨柔拱手應道。

    「徒兒在這。」

    一頭花白頭髮,牙齒已掉大半的鄒春秋看了看四周,忽地開口說道。

    「大音希聲!」

    一語落下,口含天憲,頓時整個觀星台內的聲音不再泄漏出去一絲一毫……

    外面的聲音也不曾有絲毫聲音傳得進觀星台里!

    這就是儒道聖者的威能!

    口含天憲,言出法隨!

    一點都不弱於武道的聖武強者!

    怎奈何儒道在儒聖秦曉楓之後,並無武帝儒聖級別的強者,面對武帝的實力碾壓……

    這唯一的儒聖弟子--鄒春秋,只能選擇屈服於武帝的威勢之下!

    儒道修鍊之路斷絕千年,造成如今儒道僅有鄒春秋一位聖者,中下層空空蕩蕩的局面……

    莫說是聖者,連一個進士都沒有!

    按照武帝的推測,鄒春秋壽元終結,儒武兩道的爭鋒就會以武家奴役儒家為結果,全面勝利!

    若不是秦楓接連觸發聖道異象,將大批儒家人提升到了秀才文位,儒道的勢力就更加衰弱了!

    雖然鄒春秋自己不說,不教,不傳儒術……

    但還是有聰明的儒家人開始偷偷把儒術拿起來了!

    鄒春秋看了看身邊的姜雨柔,緩緩開口說道:「那留影寶珠里小夥子,你認識的吧?」

    姜雨柔想了想,沉聲回答道:「是,師尊,他曾經是我在真武學院的學生……」

    她說到這裡,忽地想起自己離開真武學院時,給秦楓凰墜作為定情信物的事情,俏臉微微一紅,又補充道。

    「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師徒關係,只是我給他上過幾次課而已!」

    鄒春秋微微頷首,繼續問道:「他的品行如何,你了解嗎?」

    姜雨柔屏住呼吸,不說話。

    鄒聖又笑道:「但說無妨!」

    姜雨柔垂下頭來,低聲說道:「如果往好的說,他為人謙和,做事有禮有節,而且凡事有個底線……」

    「這一點倒是武者之中少有……」

    她又笑了笑說道:「不過若要往壞的說,他又有點恃才傲物,對強者,權貴都不放在眼裡……」

    「除卻這一點,倒是說不出什麼他的缺點來了!」

    「當然了,他重情重義,心腸必不夠狠,如果嚴格算起來,這也是他的缺點!」

    鄒聖聽得姜雨柔的話,不禁笑道:「徒兒,你說了他一堆話,卻說的都是好話……」

    「這小子當真如此完美無瑕嗎?」

    姜雨柔竟是點頭說道:「若是以武家的標準來看,可能還有所缺陷,但若是以儒家的標準來看……」

    「儒者本就有傲骨,兼有仁愛廉恥之心,倒是完美無瑕……」

    「唉,夫子,我也曾勸說他離開真武學院,乾脆投入我們儒門的稷下學宮……」

    姜雨柔看了看坐在木輪車上的鄒聖,似有難言之隱:「只可惜他有特殊的原因……」

    鄒聖顫顫巍巍地抬起雙手,轉動著木輪車的車軲轆,緩緩側過身來……

    他面對著自己這位風華正茂的女弟子,淡淡說道。

    「老夫說謊了!」

    「呃?」

    姜雨柔正不知道鄒春秋說的是什麼,這位當今儒道剩下的最後一位聖者……

    重複又說道,擲地有聲。

    「老夫對執法堂說謊了,那少年用的是儒術!」

    「噠噠噠……」

    姜雨柔在聽到這話時,竟是臉色煞白,不由自主地向後連退了三步。

    「怎……怎麼可能!」

    「秦……秦楓,他居然是……居然也是儒家人!」

    姜雨柔一下子撲到鄒春秋的輪椅之前,抓住他布滿起皺雞皮的手,喃喃說道。

    「夫子,您是不是弄錯了,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啊!」

    鄒春秋看到姜雨柔這般失魂落魄的模樣,不禁問道:「雨柔,你為何……驚慌成這樣?」

    「這少年身上難道有什麼天大的秘密不成?」

    姜雨柔低下頭來,咬著牙,呼吸卻是雜亂得如同奔馬:「我……我不能說!」

    「君子一諾,駟馬難追,我不能說的!真的不能說,夫子!」

    「否則我會害了他!」

    鄒春秋似是理解了姜雨柔的苦衷,淡淡說道。

    「老夫還以為你提前知道了他的身份……」

    「所以才給他通風報信,破壞了你師兄皇甫奇攪亂七國,以助我儒家復興的大計……」

    姜雨柔聽得鄒春秋的話,趕緊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這都是雨柔一個人的意思!」

    「請夫子恕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