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436章 「客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436章 「客機」字體大小: A+
     

    秦楓雖然在藥材商店一頓「買買買」之後,口袋裡的金銖總共只有一萬出頭了……

    但見獵心喜,這樣的便宜,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佔啊!

    他正要答允說「一萬金銖就一萬金銖」。

    哪知史耀錢竟是自誇了起來,「奴家所以跟他討價還價,最後一千金銖就把這琴拿下來了……」

    「這事都過去快十年了,這琴一開始奴家還把它放在廳堂里擺著,期待有冤大頭買回去……」

    「你猜怎麼著,果不其然,那廝哐奴家,連個問價的人都沒有……」

    「奴家就把這琴扔庫房裡一直落灰到今日了!」

    這一下秦楓在心裡簡直要樂得笑出聲來了。

    但他還是綳著臉說道:「這樣吧,我家裡想放點別緻的擺設,你這古琴賣相倒不錯……」

    「五百金銖處理給我吧!」

    這一下史耀錢可驚住了。

    「秦公子啊,你怎麼比奴家還黑呦!」

    「好歹給奴家一個成本價啊!」

    秦楓笑道:「你這東西放在庫房裡,怕是連五百金銖都沒有,還佔地方……」

    「要是有個蟲叮鼠咬的,把好的賣相都破了,那可真是一錢不值,只能拿去劈柴了……」

    史耀錢剛想爭辯幾句,卻看得秦楓指著瑤琴上的一個蛀洞笑道:「你看,這已經有蟲洞了,你還想放多久啊?」

    史耀錢湊上去看時,果見瑤琴的琴面上有一塊漆都掉了,可以明顯地看到一個發黃的蟲洞……

    若是較真起來,已經算是把這瑤琴的賣相給破了!

    這精明商人想到,下次不知道還有哪個冤大頭會看上這把破琴……

    要是真砸在手裡,放庫房生蟲,最後劈了當柴燒,那一千金銖當柴火燒了,做的飯,這吃起來心可得滴血啊!

    只好割肉止損了!

    當即開價「八百金銖」。

    秦楓見他鬆口,哪裡還有再讓步的道理,乾脆堅守五百金銖的底線,別說一個金銖,一個銅子都不多,盡顯真武學院第一大奸商的本質!

    果然,幾番交鋒之後,這不男不女的死人妖只能掛著一張哭喪臉,捏著嗓音說道。

    「好吧,既然秦公子是奴家的大主顧,又誠心想要,那就五百金銖割愛給您吧!」

    秦楓心裡差點沒笑翻了!

    因為他知道,作為古琴,在製造之初,就經過特殊的特殊的工藝加工,根本不會有蟲洞……

    所謂秦楓指給史耀錢看的「蟲洞」,不過是瑤琴上梧桐木天然的凹槽紋路而已!

    若是史耀錢知道真相,估計會哭暈在廁所里吧!

    卻說秦楓收了古琴進須彌戒指里,才出江山閣,卻把另外一個活寶貝給拿出來了!

    看著睡眼惺忪,被自己從《天帝極書》里抖出來的鯤鵬大鳥,秦楓輕輕一腳踢在了它圓滾滾的肚皮上笑道。

    「該出來幹活了!」

    「干?幹活?幹什麼活?」

    此時一臉懵逼的鯤鵬看著不懷好意地秦楓,一下子就生出一股背脊心發涼的惡寒來。

    「你……你這是要幹嘛呀!」

    「我……我是公的呀!」

    片刻之後,秦楓坐在一頭翼展三丈的大鳥背上,舒舒服服地飛離了雲中天闕。

    雖然偶爾有進出雲中天闕的武者十分疑惑地看著這頭翅膀跟身體幾乎都不協調的大鳥,好奇這是什麼奇怪的新品種……

    但好在雲中天闕作為三院七國的商業樞紐,來來往往的人極多,林子大了,稀奇古怪的鳥也就多了!

    大家最多也就是看上一眼,卻也沒有人去管秦楓的閑事了。

    而這鯤鵬雖然長得比較喜感,本事卻不小,雖然達不到《逍遙遊》里扶搖直上九萬里的速度……

    不過從雲中天闕到西北居庸關,接引秦楓的天武者御劍飛行,全力之下尚且花了三四個時辰……

    鯤鵬一邊載著秦楓,一邊跟他嘰里呱啦地吐槽,居然只飛了兩個時辰就到了!

    秦楓算了算距離,差不多趕上後世客機的速度了!

    當然了,如果這艘「客機」不會一會吐槽秦楓重,一會吐槽秦楓奸詐,壓榨它的血汗,充當苦力的話……

    這次旅行的體驗應該會好上許多!

    卻說秦楓穿過居庸關,很快就回到了赤城縣境內。

    隨後秦楓回到了邊軍旅的駐地。

    除了徐語嫣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秦楓外出。

    就連軍營之中與秦楓最親近的徐語嫣,也只知道秦楓需要出去幾天,但不知他具體去了哪裡。

    待到秦楓回到住所,原本他還想試試看那把瑤琴的效果,誰知剛剛坐下來……

    得知秦楓「出關」的消息,鍾離跋,楊洋,李九,班超竟是一下子都湧進了屋裡來了!

    秦楓看得他們緊張的模樣,不禁皺眉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我才閉關幾天,都發生什麼事了?」

    秦楓一發問,這幾個人竟是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不敢說話……

    被秦楓一問,反而不敢說話了!

    這一下他更加確定,邊軍旅肯定出大事了!

    但想必不是這幾個自己親信的責任,秦楓便開口說道。

    「你們但說無妨,這件事情,我知道責任必不在你們身上,說吧!」

    最後還是楊洋仗著自己跟隨秦楓時間最長,低聲說道:「大……大人,我們的戰馬……」

    「我們的戰馬都沒有辦法用了!」

    秦楓聽得這話,「倏」地一下就站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戰馬不能用了?

    那豈不是代表,邊軍旅的騎兵都報廢了!

    這怎麼打仗?

    「怎麼搞的?」

    眾人見到秦楓驚愕的模樣,也是一個個面帶愧色,最後還是楊洋開口說。

    「昨天晚上,所有的戰馬都拉稀了……而且當場就有十幾頭戰馬脫水而死……」

    「到了今天,又死了二十頭!」

    班超接著說道:「這麼多的戰馬同時出毛病,要麼是馬瘟,要麼就是有人投毒……」

    「以我從軍的經驗,這絕對不是馬瘟!」

    鍾離跋也說道:「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班頭領,我們在給戰馬的豆餅里發現了疑似瀉藥的『毒黃蓮』……」

    「顯然是我們軍中的姦細,給戰馬下了瀉藥!」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