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306章 什麼破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306章 什麼破詩!字體大小: A+
     

    小灰走後第二天,秦楓就聽說了一件事情。

    大成縣令回去之後,發了一篇痛悔自身問題的自省書,貼在縣衙的門口!

    一開始很多人都只當是笑話,在大雪天里撐著傘去縣衙門口看熱鬧。

    誰知這大雪當天晚上居然就驟然加大!

    別說是大成縣的五個鄉,就連縣城裡都壓塌了許多的房屋!

    尤其是縣衙附近的富戶民房,幾乎就沒有不被大雪壓塌的!

    這一下可把這些富戶們都給嚇住了!

    有的人咬咬牙,也學著縣令大人的樣子,找人寫了一份自省書,貼到了門前!

    可是這種治標不治本的辦法,似乎沒有用!

    第二天,雪還是下得很大!

    整個大成縣城裡,除了幾戶勤苦勞作,誠信買賣,積攢家私的富戶,家中受損不大,其餘各家房屋倒塌都是常事……

    甚至還有為富不仁的奸商在睡夢裡被掉下的房梁砸死的事情!

    自此,大成縣裡的富戶財主終於人人自危。

    不知是誰先帶頭把被自己趕到鄉下的老父母接回了城裡居住!

    接下來的幾天,這一戶人家果然就再沒有什麼災厄了!

    又有大戶人家開百家宴,宴請城內無家可歸的流浪漢……

    有大戶人家給窮家小戶贈送棉衣!

    果然這些人家也都沒有什麼大的災厄……

    等到了正月十五的時候,整個大成縣內竟是家家戶戶比大年三十還要熱鬧!

    很多富家都享受到了之前被他們忽略的親情,久違的天倫之樂,以及幫助他人的快樂……

    縣城裡的風氣很快傳到了鄉村,大成縣的富戶紛紛效仿,窮人家沒有東西可以幫助別人,只能對自己的父母兒女更加殷勤一些。

    這些情況傳到了秦楓這裡,他放下書,笑了笑。

    果然當天下午,大成縣令請秦楓去開止雪文會的邀請就來了!

    秦楓這次沒有猶豫,欣然允諾。

    等到他與張澤沐來到大成縣的儒館時已是正月十七的傍晚了!

    天色將暗,大雪自正月十五后,雖然沒有再加大,但地面積雪卻足足有一米……

    雖然有富戶接濟窮人,不至於有人凍死,但牲畜卻是凍死了許多……

    想來播種的春麥也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儒館眾人看到秦楓來了,心中也都不是滋味。

    畢竟他們連開了三次止雪文會,雪卻越下越大,現在請了這大澤縣的秦楓來……

    而且看現在的風雪,明顯比他們辦文會的時候小了一些……

    這秦楓是討巧啊!

    若他也不成功也就罷了!

    要是他成功了,以後大成縣儒館的臉還往哪裡擱啊!

    大成縣儒館眾人的態度,秦楓自是看在眼裡。

    他婉拒了大成縣令的招待,當即在儒館內擺好文案,先寫了一篇打好腹稿,例行公事的祭天文章,在火盆之中焚燒之後……

    與尋常止雪文會的長篇大論不同。

    秦楓揮毫潑墨,卻只寫了一首四句短詩。

    文辭也是簡單到幾如口語!

    「盡道豐年瑞,豐年事若何。」

    「大成有貧者,為瑞不宜多。」

    就這樣沒了!

    大成縣儒館的眾人差點沒笑得岔氣,就這樣一首詩短詩就能止住連下了快二十天的大雪?

    「這就是傳說曾經引起大道之音的鴻儒?」

    「大道之音就是這水準?我班上的孩子都能寫這種詩!」

    「最後兩句還有點悲天憫人的味道,可也掩蓋不了這首詩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土腥氣!」

    大成縣令也是十分尷尬,接過短詩,低聲問道。

    「秦師,還有別的文章嗎?」

    秦楓笑道:「我這首詩只是拋磚引玉,大成縣儒館高才滿座,不如各位都做一首如何?」

    大成縣儒館的人一個個都道是秦楓拖他們下水,口中紛紛道:「不敢不敢……」

    「豈敢與秦學正爭鋒……」

    其實心裡都在偷著樂……

    老子才不趟你的渾水!

    一個個躍躍欲試,就等著看秦楓的笑話。

    「沒有別的文章了,你將此詩貼在儒館門口吧!」

    這一下終於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了!

    但他馬上用袖子捂住嘴,只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響……

    隨後又是幾聲乾咳,努力偽裝出喉嚨不舒服的樣子!

    沒辦法,縣令大人叫秦楓是「秦師」,不能打縣令大人的臉嘛!

    可是詩寫成這樣,還恬不知恥地要貼到儒館門口!

    這秦楓得不要臉到什麼程度啊!

    正如大成儒館的人所預料的這樣,秦楓寫完詩,吃了一頓便飯,當晚就冒著雪離開了!

    秦楓才走,大成儒館里的人,就在學正家裡開起了慶祝酒會。

    觥籌交錯之間,眾人都是喝得酩酊大醉。

    「秦楓這是自知止不住大雪,把詩貼出去,連夜逃跑了吧!」

    「他也就只有招搖撞騙的本事了!」

    「要是他那首土不拉幾的破詩,可以止住大雪……老子……」

    「老子就把那首詩外加貼詩的牌匾,一起吃……吃下去!」

    眾人皆是哈哈大笑,又乾杯大口喝起酒來!

    可就在這時,忽有人迷迷糊糊地說道。

    「我怎麼聽得外面有人喊雪停了?」

    「不……不可能吧!」

    又有人嘟噥著說道:「還有鞭炮響,這大晚上的是幹嘛呢?」

    就在這時,忽地學正最喜愛的小兒子跑進堂里,大聲說道。

    「爹,雪停了,外面的人到處都在放鞭炮慶祝呢!」

    「您要不給我一個銀銖,我也買幾串家裡放了,沾沾喜氣?」

    這話一說,頓時大成縣儒館的眾人都是一驚,汗流浹背,冷汗直冒,酒已是醒了一大半!

    狂奔著奪門而出,只見夜空澄澈如黑水晶,哪裡還有雪花落下來?

    只聽得街上此起彼伏地都是放鞭炮的聲音!

    學正只覺得冷汗都在臉上變成瀑布了……

    「這……這秦楓,居然……居然!」

    就在這時,又有一個儒服模樣的青年,屁滾尿流地爬進門來,大聲喊道。

    「學正不好拉!」

    「縣城裡的人都說我們的儒館是騙錢的,要我們把學費退給他們!」

    「他們要把家裡孩子都送到大澤縣的秦楓那裡去!」

    「不給退錢,就要砸了咱們的儒館!把藏書和能用的東西都搬去大澤縣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