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儒武爭鋒 » 第301章 你要為秦楓保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儒武爭鋒 - 第301章 你要為秦楓保密!字體大小: A+
     

    就在秦楓在儒道小世界里,著手準備去縣城時……

    中土世界之中,朱良辰卻與身為鬼尊特使的劉家大總管見了面。

    「特使大人,我的確感受到了秦楓身上的浩然正氣,此事千真萬確!」

    「在秦楓離開后,我特地去探查過……」

    「王鵬驕以及被秦楓殺死的四人,屍體俱以化為灰燼……」

    「如果不是儒道的浩然正氣,不會有這麼激烈的反應!」

    朱良辰看到大總管居然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急忙追著說道。

    「大總管,不如我們將此事想辦法告知五位旗主……」

    「雖然不知道秦楓的儒道力量從何而來,但是儒武兩道,自千年以前就已對立……」

    「五位旗主必然會樂於為武家除掉秦楓這個隱患!」

    聽到朱良辰的話,大總管冷哼一聲,陰森笑道。

    「朱良辰,你動動腦子行不行?」

    「你如何解釋你發現秦楓有浩然正氣這件事?」

    「你自己的屁股也不幹凈,而且五位旗主並非鐵板一塊,即便有些人不滿秦楓用他們的賞賜收買人心……」

    「但秦楓此時已是真武學院在蒼穹戰場的希望象徵,你要他們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朱良辰又道:「那我們可以密函向聖裁武院告密!」

    「聖裁武院一直以來對儒道十分警惕,不可能對秦楓沒有動作!」

    鬼道大總管卻只是冷笑不語。

    那笑聲讓已經變成鬼道中人的朱良辰都覺得心裡發毛。

    他語氣微微一窒道:「難道……就這麼算了?」

    鬼道大總管搖頭道:「以本座的預測,真武學院應該會跟秦楓在蒼穹戰場結束后,秋後算賬……」

    「可秦楓是絕對活不過蒼穹戰場的!」

    「所以你不僅不能去揭發他,你還要為他保密!」

    「至於聖裁武院,你更不用想了!你覺得他們更痛恨儒道,還是更痛恨天生克制武道的鬼道?」

    「這樣吧……」

    「你以無上鬼尊為名,發一個誓,除了本座以外,你不能再對任何人吐露任何一個字!」

    「否則陰鬼武脈破碎,永世墮入地獄,不得超生!」

    朱良辰聽得大總管的話,只能照著發了一個毒誓,十分鬱悶地走了。

    朱良辰才走,鬼道大總管就笑了起來。

    「雖然儒家新聖賢在楚國,秦楓這小子不可能是那引起天賜慧星和文曲星照的傢伙……」

    「但也極有可能是儒道中無師自通的天之門生……」

    「鬼尊大人還指望用他的浩然正氣飼餵饕天鬼王,若是讓他被武家除掉……」

    「不是太可惜了一點嗎?」

    ……

    儒道小世界中,秦楓帶著弟子張澤沐乘坐牛車來到了繁華的大澤縣城。

    大澤縣有三十萬人口,僅有十萬居於五鄉之內,另有二十萬都在大澤縣城。

    秦楓若要儘快完成教化百萬民眾,甚至兩百萬民眾的目的,大澤縣城的縣學是他繞不過去的一個坎。

    秦楓坐在牛車上看著周圍繁華的街市,但見這儒道小世界雖然人人只為自己,但商業卻是極端地繁華。

    縣城之內車水馬龍,人人摩肩擦踵。

    但是……

    制假售假,坑蒙拐騙,卻也無所不用其極,幾乎牛車每走過一條街,都能看到店鋪門口有糾集起來爭鬥的人群。

    秦楓身邊的張澤沐苦笑搖頭道:「禮義廉恥,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這畸形的繁榮之下,卻滿滿是賺足黑心錢后留下的累累白骨!」

    秦楓卻不說話。

    片刻之後,牛車來到了縣學門前。

    相比秦楓寒酸的鄉學儒館,縣學就要氣派多了。

    朱漆高門,坐西朝東。

    門后建築青磚黛瓦,前門、庭院、大門、二門、講堂、藏書館、客房依次居中軸線而建,皆建有風火山牆,氣派無比。

    秦楓剛下牛車,便有儒服童子迎了上來,帶著師徒二人到客房休息。

    步過中庭時,秦楓卻看到了一個有意思的事情。

    中庭開闊,中間設一講壇,庭院周圍卻是編植梧桐。

    此時已經是初秋,其他地方的梧桐葉已經發黃墜落了,但這中庭的梧桐樹卻是翠綠如初!

    看到秦楓駐足停留,那儒服童子便笑著解釋道:「老師是在看樹夫子嗎?」

    「樹夫子?」

    儒童接著說道:「傳說此方中庭曾經有大儒在此講道,這些梧桐樹有感於儒道力量,樹冠齊動,樹葉落光……」

    「但是一天之後,隨即新芽長出,四季如生……」

    「永不落葉!」

    「除非是再聽到大道之音才會落葉……」

    儒童笑著說道:「不過啊,這只是傳說,我們這年紀最大的老師都從來沒見過樹夫子落過葉呢!」

    傍晚,縣學開清水文宴招待秦楓與張澤沐。

    席間果蔬繽紛,瓊漿玉液,珍饈美味,幾乎把在鄉村儒館教書,安貧樂道的張澤沐都給嚇到了!

    「夫子,這哪裡是縣學的清水文宴,富家巨戶的宴會也不過如此!」

    「這縣學奢靡之風,簡直令人咋舌!」

    「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我看我們還是早些離開這是非之地的好!」

    與張澤沐的惴惴不安相比,秦楓卻是坦然而坐,淡嘗酒食。

    「縣學開這種宴會,必是有所陷阱……」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是縣學儒館給我師徒二人開的鴻門宴啊!」

    「哼,那就做一回劉邦又如何?看看他們想搞什麼花樣!」

    果然,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忽地縣學的副學正持觴而起,說道。

    「今日清水文宴,既有新科茂才張澤沐在場,還有張澤沐的授業恩師秦楓夫子……」

    「真是花好月圓,高朋滿座,老夫詩興大發,賦詩一首,拋磚引玉如何?」

    所謂拋磚引玉其實就是由他起頭,讓在座眾人各做一首詩的意思!

    頓時滿堂應允之聲,那副學正慢慢吞吞地起身,由儒童奉上筆墨紙硯,揮筆寫下一首七言律詩。

    「孟學士,此詩對仗工整,言辭精緻,說的居然正是今日清水文宴之盛況,想必是一揮而就,頃刻即成……」

    「孟學士高才,佩服佩服!」

    一眾宴會群儒無不交口陳贊。

    秦楓一看那孟學士得意模樣,便猜此人應是提前打好了腹稿,一會必會叫張澤沐寫詩……

    「張澤沐一心鑽研儒道,詩文必不如他這處心積慮,雕琢出來的腹稿……」

    「到時他便可以此為借口,抨擊張澤沐,乃至我們師徒,學有瑕疵,打擊我師徒二人的聲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